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01章 服服帖帖,让人无可挑剔!
    王姿淇和谭礼怀不善地看向唐火火和史孟菲。

    “沙,沙莎,你为什么要害我们!苏叶天威胁你了吗?”史孟菲急忙抓向沙莎的肩膀。

    “你别碰我,我已经受够你了!”沙莎激烈地甩开史孟菲的胳膊。

    “沙莎,为了苏叶天,你宁可不要你妈妈的命?”唐火火怨忿地盯着沙莎,她这话,也等于承认沙莎说的,都是事实。

    “我妈妈从小就教育我,无论遇到什么难处,都不能出卖自己的良心,而我却没有记住她的教诲,险些走上不归路,就算我用出卖良心换来的钱,给她做了手术,也只是让她蒙羞而已。”沙莎神色黯然地说道。

    “呵呵,浪女回头?少装纯,你也配?”唐火火红着眼眶道。

    “是啊,我不配,明明想着陷害叶天而接近他,结果……我却爱上了叶天,哪怕付出一生都无法挽回的代价,我也不愿继续欺骗他。”沙莎吐露了心声。

    我却爱上叶天,我却爱上叶天,我却爱上叶天,这四个字回荡在唐火火脑海中,让她彻底恼羞成怒。

    她找了沙莎这朵金丝雀去引诱苏叶天这个臭**丝,就是为了让他原形毕露,观赏他的丑态,但沙莎自己却沦陷了,这简直是对她唐火火,莫大的讽刺!

    “啊啊啊,臭婊子我打死你!!”

    唐火火彻底崩溃,拿起床头的台灯,就向沙莎打了过去,但王姿淇岂容她撒野?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手铐已经戴了上去。

    谭礼怀也给史孟菲戴上了手铐。

    “事情已经清楚了,两位就到警局去喝茶吧,还有这位沙莎,我们没有多余的手铐了,劳烦你自己跟我们上警车吧。”王姿淇冷艳地说道。

    “那是应该的。”沙莎冲王姿淇鞠躬。

    “放开我!你们凭什么抓我!我是唐火火,唐家的大小姐!”

    “呵呵,若你是唐家宗家的小姐,老实说我一个地方刑警小队长还真拿你没辙,但分家就算了吧,公检法的权威,可不是随便有点钱有点关系,就能挑衅的。”王姿淇毫不客气地说道。

    “咳咳!王警官,这些话不要明说啊。”谭礼怀在一旁提醒道。

    “苏叶天,有时间吗?不一起来坐坐吗?”王姿淇看向苏叶天。

    “额,我还是算了吧,还有点事情要办。”苏叶天摊摊手。

    “那好,你是这件事的受害者,按理说你也有义务配合我们调查,之后我可能会找你。”王姿淇说道。

    “那是自然的,我苏叶天身为一个合法公民,有义务配合警方进行调查,打击违法犯罪。”苏叶天人畜无害地说道,不过却惹来王姿淇一个大大的白眼。

    这时,沙莎走到苏叶天面前,冲他深深鞠躬。

    “叶天,对不起,我不配和你在一起,试用期已经结束了,我今后将退出你的生活。”沙莎忏悔着转身。

    “试用期结束了,之后就做朋友吧。”苏叶天说道。

    “我,可以吗?”沙莎难以置信。

    “可以的。”苏叶天说道。

    “谢谢。”沙莎泪水夺眶而出。

    王姿淇将三女带出房间,谭礼怀看了一眼苏叶天正准备出去。

    这时,一直在门口观望的徐飞飞也冲了进来,竟是不由分说,抱住苏叶天,在他脸上啵了一下,一旁谭礼怀都看呆了。

    “真帅,实在忍不住了,盖个章,嘻嘻!”徐飞飞俏皮地一笑,转身跑开。

    苏叶天脸上还粘着唇印,颇感无奈地摇了摇头,却见谭礼怀用一种极其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

    “谭警官,你这是?”苏叶天不解地问道。

    谭礼怀方才在脑海中想象着处决苏叶天的场景:这小子,太招人恨了,同样是男人,怎么差距那么大。

    没有说话,谭礼怀转身便要离开。

    “谭警官,若哪天四海市发生了银行抢劫案,出警时,切记,切记一定要穿防弹衣,带夹层的那种,不要为了想着在她面前耍帅,逞勇敢,就故意不穿!”突然,苏叶天对着谭礼怀的背影郑重地提醒道。

    当年一伙悍匪炸开了四海市银行地下金库,谭礼怀作为出警人员之一,为王姿淇挡子弹牺牲,原因就是没穿防弹衣。

    “莫名其妙!管好你自己吧!”谭礼怀步子一顿,皱眉道。

    “虽然你对我有敌意,想必也承认我这个人并不简单,这是为了你好,谭警官。”苏叶天再次嘱咐道。

    谭礼怀脚步再次一顿,未说话,快步离开。

    “呼,闹剧,终于结束了吗。”望着空旷的房间,苏叶天呼了一口气。

    接下来,他还有一个对方要去。

    市人民医院,苏叶天帮九层重症监护室中,沙莎重病的母亲,交纳了多达数十万的手术费,还留下了一些营养品。

    他老早就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当初在轮回之境中看到的故人结局中,就包括沙莎的。

    沙莎当时通过欺骗自己从唐火火那里得到了数十万的报酬,的确是治好了她母亲的病,却也从此堕落了,她习惯了出卖身体,来换取物质,最终……她染上了名为艾滋病的不治之症。

    得知真相后,沙莎的母亲上吊自身。

    沙莎痛不欲生,开始疯狂地报复男人,传播病毒,最终不得善终。

    那时苏叶天对沙莎就谈不上恨了,他早已看淡,但这结局,仍让苏叶天唏嘘不已。

    若沙莎仅是个唯利是图的婊子,苏叶天就算重生后再闲,也不可能浪费时间跟她演这场戏。

    他发动攻势,沙莎如预想的那般,对他动了真感情。

    但苏叶天并不确定,就算动了真感情,沙莎是否会选择站在自己的对立面。

    若沙莎仍旧选择为了钱,和自己对立,那任她自生自灭就是了。

    若沙莎选择放弃欺骗,站在自己这边,苏叶天拉她一把又何妨。

    当然,仅仅是作为朋友的立场。

    好马况不吃回头草,更遑论堂堂大魔神。

    “啊呀呀,果然如我所料,你偷偷来到医院,还把沙莎的医药费交了!”这时,转角处,徐飞飞突然蹦了出来,笑嘻嘻道。

    “又是你,怎么到处都有你啊。”苏叶天无语地说道。

    “啧啧啧,我喜欢上你了,成不!”徐飞飞俏皮一笑。

    “行了,这次又要告诉我什么?”苏叶天淡淡地说道。

    “啧啧啧,真是个不近人情的家伙,这次还是钱涛,他又要组织班级出游了,但这一次他弄了一艘游轮,要请大家去海上游玩,明摆了是想说:呵呵,苏叶天那个家伙,有辆红旗l5了不起啊?几百万罢了,游轮,他有吗?这次我一定让大家看看,谁才是最有钱最牛逼的人!”徐飞飞惟妙惟肖地学着钱涛口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