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00章 彻彻底底,令人拍案叫绝!
    哗啦啦!

    浴室中,水声淅淅沥沥,沙莎正站在花洒下,将长发撩起,任热水顺着头顶流淌到她身躯每一处,一转头,她突然怔住,只见,苏叶天坐在床上,双手捧着后脑勺,静静通过透明玻璃,欣赏着自己沐浴的过程。

    外面能够看见里面,里面自然也能看见外面了。

    沙莎脸红到脖子根,低着头,拂拭身体的动作,变得不自在起来。

    此时此刻,枫林晚大酒店下方,唐火火,徐飞飞,史孟菲三人下车,抬头看着六楼606房间亮起的灯光,唐火火和史孟菲两人皆是一笑。

    徐飞飞则神色担忧,心想:昨晚我已经发短信告诉叶天事情原委,他为何仍旧决定踩这个坑?莫非,叶天他另有打算?但这也太冒险了吧,一个不小心,那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呵呵,看来事情比我想象地要顺利,等上头的信号吧,警察已经往这边赶了。”史孟菲笑道。

    “苏叶天,今晚,我看你死不死!”唐火火畅快不已。

    唰。浴室中水声停止,沙莎一动不动地站在其内半晌,终于缓缓拉开浴室的门,深吸一口气后走了出来。

    她没有披浴巾,脚下踩着拖鞋,双手遮住胸前,一直低垂着头。

    苏叶天后背倚在床头柜上,视线毫不客气地在沙莎身躯上下扫视着。

    “别光顾着看了,真色,你不洗吗?”沙莎嗔道。

    苏叶天一笑,从床上跳下,二话不说便脱起衣服来。

    “呀,平时看你挺瘦的,没想到,你还蛮,蛮强壮的,别,别误会,我说的是肌肉,虽然别的地方,也很……”沙莎面红耳赤道。

    苏叶天向浴室走去,路过沙莎身边时,“呀!”大手还在她的屁股蛋上掐了一下,留下一个通红手印,惹得沙莎花容失色。

    哗啦啦!

    浴室中,水声再次响起,苏叶天专心地洗了起来。

    沙莎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他在洗澡,你们到房间门口,十分钟之后冲进来吧!

    编辑好之后,她拇指按在发送键上,却迟迟没有发送,直到浴室中的淋浴声渐渐小了下来,她才一咬牙,发出了短信。

    然后,她快速将衣服穿在了身上。

    苏叶天走出浴室,见沙莎身上穿着衣服,神色诧异。

    “叶,叶天,这是我们的第一次,所,所以,我想留下点特别的纪念,算是我小小的任性,你,可以满足我吗?”沙莎羞涩地说道。

    “哦?什么样的纪念,说来听听啊。”苏叶天不动声色地问道。

    “那,那个,咱们来一场羞耻play吧,你,你假装暴徒,对我动粗,我则配合着你……”沙莎有些难为情地说道。

    苏叶天的目光,变得有些怪异。

    “叶天,你是不是觉得,我,我是个奇怪的女生,竟然提这种要求。”沙莎说道。

    “沙莎,说起来我还没有问过你呢,你,是第一次吗?”苏叶天审视着沙莎道。

    这个问题,苏叶天曾经到最后都不知道,现在他自然已经知道了,只是想听听沙莎怎么说。

    “我……你觉得呢?”沙莎目光变得复杂,反问苏叶天。

    “我觉得,你是。”苏叶天说道。

    “为什么呢?在他们眼中,我是很开放的。”沙莎诧异。

    “别看我这样,我经历过的女人,你根本无法想像。”苏叶天说道。

    “也就是说,你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吗?”沙莎面露失落。

    “也不能这么讲,起码这一世,本座还没有和任何女子,发生过那种事。”苏叶天认真地说道。

    “意义不明,但总之你是第一次对吧,那我也可以非常负责地告诉你,叶天,我从来没有和男生,发生过那种事,你将成为我第一个男人。”沙莎抬起头,神色坦荡地看向苏叶天。

    “哦,这样啊。”

    “所以,我刚才提出的小小要求,你觉得如何?”

    “可,但能不能劳烦你,现在先转过头去。”苏叶天神秘一笑道。

    “哦,好。”沙莎虽然感觉奇怪,还是将头转了过去。

    “好了,可以转过来了。”苏叶天说道。

    沙莎转过头,只见苏叶天竟已经穿上了衣服!

    “叶天,你这是为什么!?”沙莎大吃一惊。

    “我说要找个地方休息,什么时候说要和你睡觉了。”苏叶天一本正经地说道。

    沙莎直接手足无措地愣在了那里。

    “可,可是,你就一点对我没有,那方面的冲动吗?”沙莎问道。

    苏叶天摇了摇头,沙莎心中升起一种无尽地挫败感。

    “这,这样吗?作为女人,我还真是失败透了。”沙莎面色苍白。

    “我的意思,不是这个,沙莎,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真的是心甘情愿地和我来到这里吗?你的心中,真的没有任何杂质吗?”苏叶天目光突然深邃。

    面对苏叶天的诘问,沙莎猛地怔住。

    之后,两人就这样无声地对视着,沙莎眼中闪过诸般复杂的色彩。

    “我……”她欲开口说什么,门外却传来一阵杂乱。

    喀!!

    门,开了。

    “我是警察,停止你的暴行!”一声娇喝从门外传来,苏叶天望去。

    “啊,警花姐姐,是你啊。”苏叶天意外道。

    “怎么,是你?”王姿淇眉头一皱,缓缓放下手中的枪。

    “啊,谭警官怎么也来了。”苏叶天对谭礼怀说道。

    谭礼怀看了看苏叶天,又看了看坐在床上的沙莎,神色怪异。

    “咳咳,接到群众举报,有人在这个房间中进行违背妇女意志的活动,听说受害人是学生,王警官高度重视,就赶过来了,唐小姐,解释一下呗,是你报的案吧!”谭礼怀看向门外有些不知所措的唐火火。

    她不知所措,是因为看到的场景,和想象中不一样。

    唐火火急忙求助地看向一旁的史孟菲。

    史孟菲眼神一转,大步上前,走到沙莎跟前,双手按住她的肩膀摇晃着。

    “沙莎,你,你没事吧!被,被欺负了吗?没事,现在已经没事了,警官们已经来了!你受了什么委屈,就放心地告诉警官,他们会为你做主的!!”

    一边说着,史孟菲还不住使眼色。

    沙莎神色剧烈挣扎着。

    王姿淇眉头逐渐皱起。

    “你叫沙莎是吧,我问你,眼前这个男人,是否侵犯了你!如果他侵犯过,或者意图侵犯,你尽管说,我绝不会姑息。”王姿淇义正言辞道。

    沙莎的手,摸向自己的臀部,那里……被苏叶天掐出一个掌印,若她愿意,那可以当作证据。

    “只要说了,你妈妈明天就能做手术。”史孟菲悄声耳语道。

    而苏叶天,此刻却如同局外人一般站在那里。

    沙莎闭上眼神,脑海中,这些天她和苏叶天之间的点点滴滴,还有自己的母亲在市医院重症监护室中与病魔交战的场景不住转换着,一方是如海市蜃楼般的甜美,一方是水深火热的现实,她的身心似要被撕碎!

    人们都不说话,等待着她的说辞,房间中的气氛,很是压抑。

    终于,沙莎紊乱的呼吸渐渐平息,脸上痛苦挣扎的神色亦平复,她睁开双眼,眼神坚定,显然已经做出了决定。

    看到这一幕,唐火火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嘴角终于勾起一抹笑意。

    强奸罪,哪怕是强奸未遂,足以让一个人彻底身败名裂。

    原本她不打算让警察介入,只想留住证据,以要挟苏叶天。

    但她此刻对苏叶天的恨意之强,光是这样并不满足,她要让苏叶天切切实实地被抓进去,受一番苦头,然后动用家族的力量干涉把苏叶天弄出来,以这件事要挟苏叶天,让他回到身边当家奴,同时在自己面前,再也抬不起头来。

    她已经忍了太久,等了太久,不惜布了这样一个局,终于等到了可以反打的时刻了!

    “没错,沙莎,就在这里,大声说出真相吧,我们都会为你做主的!!”唐火火神色凛然地对沙莎说道,就好似是真正的正义卫士一般。

    王姿淇重新摸出手枪,上膛,警戒,对谭礼怀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将腰间手铐解下,作着准备。

    门外,徐飞飞粉拳紧攥,脸上沁出汗水,她在担心,为苏叶天担心。

    苏叶天也抬起眼,深深注视着沙莎,他明知这是一个局,还是要踏入其中,与他魔神身份并不符合的一时兴起,认真投入地演这场戏,他也在等着一个答案,当然就算这个答案对他不利,他也能确保自己全身而退,因为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毫无城府的纯真少年。

    根据答案的不同,他的善后方案也将不同。

    在所有人翘首以盼之下,沙莎终于开口,说出了答案。

    “没有强奸这回事,苏叶天在这件事情中,完全是无辜的。”沙莎说道。

    “对!!把苏叶天这个强奸犯抓起……”唐火火突然兴奋,但猛然意识到了什么,表情彻底僵住了。

    “而且,我要跟警察认罪,我接受了唐火火,史孟菲这二人的收买,参与策划陷害苏叶天,并给苏叶天喝下奇怪的药水,企图诬陷他强奸我,所以,请把我们抓走,把叶天放走吧,他,是个真正的男人!我,爱他!”沙莎深吸一口气,补充道。

    屋里屋外,顿时静悄悄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