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98章 彼时年少,看不清太多事!
    “你骗谁呢!孤男寡女在一个房间中,什么都没有做!?”闻言,唐火火身边的史孟菲皱眉道。

    “当时只有我自己在宾馆里,苏叶天已经离开了。”沙莎说道。

    “你确定他什么都没有做吗?”史孟菲眉头紧皱。

    “我自己的身体,我当然清楚!”沙莎确信地说道。

    “这苏叶天,该不会不行吧?”史孟菲目光怪异。

    唐火火皱眉正欲说什么,突然看见远处那辆红旗l5驶来。

    “你抓紧走,之后再联系!”唐火火急忙让沙莎离开。

    车停在校门口,苏叶天刚下车就看见唐火火不善地盯着自己,他对此早就习惯了,若无其事地从她身边走过。

    “苏叶天,你站住!”唐火火突然叫住苏叶天。

    “你又有什么指教?”苏叶天冷淡地回应道。

    “你现在住在什么地方!”唐火火问道。

    “荒郊野外,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说了你也不知道。”苏叶天说道,这也不算是假话。

    “呵呵,这样啊。我看你不会吃喝拉撒睡,都在这辆车里吧,若是那样,这车可真是高级流动厕所啊!”唐火火盯着苏叶天的红旗l5,阴阳怪调道。

    “啊呀呀,总比随地大小便要好吧,有的人啊,就是见不得别人好,以千金大小姐自居,嘴巴就跟厕所一样。”苏叶天摊摊手道。

    “你,你,你说谁嘴巴跟厕所一样,有种就把说清楚!”唐火火脸色难看。

    “唐火火,我没空和扯淡。”苏叶天感到无药可救地摇了摇头,不再理会喋喋不休的唐火火,双手插兜离开。

    唐火火望着苏叶天的背影,胸口起伏不定,显然是气得不轻。

    “火火,你怎么又沉不住气了,计划成功之前,不要去挑衅他,咱们之前不是商量好的吗?”待苏叶天走远之后,史孟菲方才问道。

    “我气不过!看着他春风得意的样子,我就气不过,明明是个下等人,偏要装模作样!!”唐火火咬牙切齿道。

    “好啦好啦,再忍忍,等咱们的计划一成功,他还不是要摆正自己的身份。”沉吟片刻后,史孟菲劝慰道。

    “嗯,听你的,我先不和他一般见识。”唐火火点了点头。

    经历昨夜的刺激,今夜沙莎再见苏叶天时,仍是心跳加速。

    “今晚不开你那辆摩托车了?”沙莎问道。

    “啊那个啊,昨晚从山坡上飞下来时,摔成废铁了。”苏叶天淡笑道。

    “啊,那你没受伤吧?”沙莎问道。

    “受伤,不存在的。”苏叶天邪魅一笑道。

    “那今晚,咱们去哪里玩呢?”沙莎问道。

    “就逛街吧。”苏叶天说着,已经牵住了沙莎的手,后者身躯一颤,脸颊绯红。

    两人就这样漫步在街道上,街上有很多好玩的地摊,还有各种好吃的小吃。

    苏叶天套圈一套一个准,地摊老板的脸都快扭曲了,惹得路人惊呼阵阵,沙莎也看得脸红心跳。

    两人还坐在路边的大排档,吃着人们眼中的垃圾食品,沙莎原本从不屑吃这些东西,不知为何,这次却吃得津津有味。

    路上还有不良青年的搭讪,沙莎眉头紧皱,表现出厌烦,苏叶天则用雷霆手段让他们滚蛋了,然后牵着沙莎的手,若无其事地离开。

    今晚的这些,都曾是第一世,苏叶天和沙莎相处那段时间,做过的事情,只不过两人心境和那时截然不同。

    那时完全是沙莎主导着节奏,苏叶天则十分木讷笨拙,但他当时是真心喜欢着沙莎,以为自己找到了真爱,仔细想想,当时沙莎的言行举止,全部都是演技。

    如此拙劣的演技,苏叶天却无法看穿,才因此吃了那么大的亏,开启了每况愈下的悲剧之年。

    但现在,情况完全反过来了,沙莎是真的十分投入,而苏叶天呢?他则只是为自己的一时兴起,在逢场作戏罢了。

    哗啦啦!天上下起了大雨,沙莎躲在一棵树下,苏叶天则去便利店中,买了一把伞,出来时,见沙莎站在医院门口,望着九楼的窗户,怔怔发呆。

    “怎么了吗?有什么你在意的地方吗。”苏叶天说道。

    “啊,没有,没什么。”沙莎猛地回过神来,一笑。

    “嗯,没有就好,时间不早了,今晚就到这吧,我送你回家?”苏叶天平静地问道。

    “额,我家离这里不远,自己坐车回去就行了,要不,你先自己回去吧,叶天。”沙莎似有心事地说道。

    苏叶天深深看了一眼沙莎。

    “嗯,好,这把伞你拿着吧。”苏叶天将伞递给沙莎。

    “好的,明天见。”沙莎从苏叶天手中接过伞。

    苏叶天转身离去,目光向街边停的一辆宝马m4一扫。

    那车上,坐着的正是唐火火,徐飞飞,史孟菲。

    “苏叶天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啊,看来,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唐火火嘴角一挑道。

    “苏叶天走了,咱们把车开过去吧。”史孟菲说道。

    滴滴。沙莎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苏叶天发来的。

    内容是——你的试用期,还有一天。

    沙莎猛地一怔,神色怅然若失,抬头看着医院九层,深深叹息一声。

    这时,一辆车停在一旁,车窗拉下,唐火火,徐飞飞,史孟菲目光各异地看向沙莎。

    “明晚,该实行我们的计划了,把苏叶天约到宾馆,我和火火带着警察在门外,快要办事的时候,你就喊强奸,我们冲进去,如果可能,保留视频证据,明白吗?”史孟菲说道。

    但不知为何,沙莎这次,却没有爽快地回应。

    “非,这么做不可吗?”沉吟良久之后,沙莎才说道。

    唐火火,史孟菲眉头俱是一皱,徐飞飞眉毛一挑。

    “如果你不想管你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等着医药费的老妈,可以选择不赚这笔钱的!”史孟菲指着医院九层某间窗户,说道。

    哗啦啦!

    冰凉的雨淋得雨伞哗哗作响,沙莎失落地站在原地。

    “我知道了。”沙莎红着眼眶回答道。

    “为让事情顺利进行,记得把我给你的那瓶药用上。”史孟菲嘴角一挑,车子开走,车窗关上前,徐飞飞深深看了一眼沙莎。

    滴滴滴。

    已经回到家的苏叶天,收到一条短信,是徐飞飞发来的,看完短信之后,苏叶天眉头微皱,回复三个字: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