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97章 无量世界,至强炼体法诀!
    天域山庄,苏叶天浸泡在灵液中,进入炼气七重后,他用数天时间稳固境界,以免根基不稳,此刻境界已彻底稳固,他并没有急于向炼气八重冲击,而是为炼体做准备。

    所谓炼体就是淬炼肉身,人的血肉之躯看似脆弱,其实蕴含着无穷潜力,以炼体诀开发肉身潜力,使其不惧水火,不畏寒暑,万战无伤,万劫不灭。

    在地球上,武者也有许多强化身体强度的路数,金钟罩,铁布衫,统称横练硬功。

    但这些路数,没有数十年苦练积累很难奏效,练到极致,勉强抵挡手弩,手枪等武器,但碰上重火器便毫无用武之地。

    炼体的修士则不同,只凭借肉身之力,碎灭星辰,硬撼天劫,不在话下。

    眼下苏叶天,只要能无视人类世界的重火器就可以了,虽然他可以用诸般手段防御住重火器攻击,但若不动用那些手段,他此刻的肉身强度,连手枪子弹都挡不住,终归有所不便,所以老早便准备,待炼气七重,达到修炼门槛,就开始修炼那门至高炼体诀——《无量世界体》。

    第一重太初世界体,太初即原始,人体即原始,九山八海,聚一世界,便是太初世界体。

    九山在体表,四肢各一山,胸背各一山,头顶三山,成九山。

    八海在体内,五脏各一海,六腑各半海,合成三海,成八海。

    九山八海修成,太初世界体便成了。

    太初世界体之后,便是混沌世界体,由宏观入微,至圆满,每个细胞,便是一个太初世界,聚无量大数,成无量世界体。

    万丈高楼平地起,苏叶天此刻便是以太初世界体为目标。

    首先在体表修成九山,九山中头顶三山,必须在最后,其次是胸背二山,故必先从四肢修起。

    苏叶天首先选择的,是右手,也是他作为人类时的惯用手。

    从浸泡的灵液中踏出,苏叶天赤身**坐在高台上,双目闭阖,进入观想状态。

    观想是修炼此法的关键,想象一座万壑山岳,倾轧在右肩之上。

    喀!

    苏叶天右肩肩骨传来一声脆响,神色出离地痛苦,额头冷汗,大滴大滴滑落着,嘴角有鲜血溢出。

    “呀!叶天怎么吐血了,该不会是练功走火入魔了吧!!”在楼上注视着苏叶天的唐蛮儿惊呼一声,便欲冲下去,但唐冰儿却按住了她的肩膀。

    “蛮儿,不必惊慌,若不出所料,他应该是在进行传说中的观想修炼!”唐冰儿说道。

    “观想,那是什么!?”唐蛮儿惊诧。

    “所谓观想,便是用意念模拟实况进行修炼,需要极其强大的精神力,集中力,模拟的实况,甚至可以达到媲美真实的效果!比如在脑海中观想和人战斗,所受的伤势,可以真实反馈在**上。”

    “这是就算是宗师中的顶尖人物,要进行观想修炼,经过长久静坐,冥想,才能循序进入,他竟然坐下的瞬间,便进入观想状态,他精神力之强,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而且观想状态一旦被外力强行打破,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无论多么强的人,在观想时都必须选择一绝对安全安静之所,请信任的人护法,才敢进行,否则仇家和对头找上门来,自身难保,苏叶天真不知是心大,还是艺高人胆大。”唐冰儿肃然道。

    “啊,这么说,叶天岂不是有危险,快,我们要为他护法才行啊!”唐蛮儿说着,便走到屋外,手持两把软剑,小脸严峻地警戒着四周。

    也许这是多此一举,但也可见,唐蛮儿对苏叶天……用情已深。

    “唔!”苏叶天重重地闷哼一声,整个肩膀都皮开肉绽,鲜血大滴大滴流淌到高台之上,又顺着高台,流淌到地面,唐蛮儿和唐冰儿的脚下。

    “他到底观想修炼的是什么?如此夸张的效果!”唐冰儿惊愕道。

    “没想到叶天都这么强大了,却还这么拼命,他到底经历了多少,才有了现在的成就。”唐蛮儿美眸复杂不已,她开始意识到,苏叶天在人前的风光无限,恐怕也是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拼死拼活换来的。

    所以,蛮儿看向苏叶天目光,充满了心疼,她胸口起一下伏一下,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突然身子一个踉跄,一口鲜血狂喷了出来,软剑落地,身躯重重倒在地上。

    “三妹!!”唐冰儿惊呼一声。

    “别,不要惊扰到叶天,不,不要管我。”唐蛮儿瘫在地上,却用虚弱的声音,提醒唐冰儿。

    唰!

    苏叶天猛地睁开眼,从高台瞬身跃下,将唐蛮儿抱起,大汗淋漓的脸上,带着关切的神色。

    “你没事吧?”苏叶天问道。

    “对,对不起,都怪我,你练功到紧要关头吧,我却。”唐蛮儿虚弱地自责道。

    “好啦,比起这种小事,我更在意你的身体。”苏叶天说道。

    “抱歉,可以抱我回房间吗?我没有力气了。”唐蛮儿闭上了眼睛。

    唐芊儿,露娜小姐,阿宁都围了过来,复杂地看着苏叶天。

    苏叶天冲她们点了点头,平地跃起到自己的窗台上,将唐蛮儿,放在了自己的床上。

    哧哧哧!至这时,他血肉模糊的右臂,方才伤愈。

    在他的右肩上,出现一个轮廓较为模糊的山纹,当这山纹变得凝实醒目时,一山便成了。

    苏叶天站在床前,看着躺在床上已经沉沉睡去的唐蛮儿,双目流转金辉,聚焦其下腹,目光更显凝重。

    “三代情灭蛊已经濒临苏醒,照这样下去的话,恐怕下一次她情感大幅度波动时,这蛊就会彻底醒来,这一刻,终归是要来了吗?蛮儿。”

    苏叶天坐在床边,手掌拨弄着唐蛮儿额前的秀发,目光充满怜惜和复杂之意。

    他此刻已经预见到,自己和唐蛮儿,必将纠缠在一起的命运,他躺在唐蛮儿身边,紧贴着她,和衣睡去。

    翌日,阳光明媚,水木中学门口。

    “昨晚你们去哪了?为何不联络我们。”唐火火见到沙莎,不满地问道。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就在宾馆床上了。”沙莎说道。

    “什么!?宾馆,莫非,苏叶天已经把你给……”唐火火惊诧道。

    “不,他什么都没有对我做。”沙莎却复杂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