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6章 叶天之怒,尔等承受不住!
    将唐芊儿送回房间之后,苏叶天便一个人再度来到那座大山上,因为他察觉此山灵气相当浓郁,在此地修炼事半功倍,他已经决定,今夜便将修为突破至炼气五重。

    炼气乃是三竦世界仙魔妖修士修炼体系中最下乘的境界,共分九重,此刻苏叶天所处的炼气四重,在‘量’上应与这地球上内劲武者的‘三花聚顶’相当,说白了,也就和唐冰儿在一个级别上,还不如唐龙和唐虎。

    但因苏叶天吸纳的是天地灵气,且仙魔妖三道融合,举手投足间显露的威力,足够碾压那所谓的宗师了。

    按照苏叶天的估量,那所谓的暗劲宗师,在气劲雄浑上,至少能抵得上修士炼气七重的境界,若是宗师本身功力也有高下,那宗师实力的巅峰,至多应不超过炼气九重。

    九重乃炼气极致,在其后修士要精进,便需‘筑基’,筑基之后,修士就真正脱胎换骨,不似凡人了,最显著的特征就是‘辟谷’,不需要进食,不需要睡眠也不会体力衰竭而死,且百病不生,千年不陨,在地球上已经是类似神仙般的存在,不过这些筑基才有的好处,苏叶天因其‘轮回天目’的崇高,此刻就已具备,他是个不能用常理来度量的存在,不管是人类世界的常理,还是三竦世界的常理……

    筑基之后,修途才算打了个地基,在那之后结丹,结婴,化神之后,种种不可思议应运而生,移山填海,斩天碎地无所不能,在三竦世界中,一名化神期强者,足以一己之力攻下一座没有化神强者镇守的星球,成为一方霸主,不过在茫茫修途中,那仅仅只是一小段路途罢了。

    原先苏叶天并不确定,这地球上是否还有其他修士存在,但那‘三代情灭蛊’,以及唐冰儿口中所说年代久远的古籍,都是修士存在的痕迹。

    修士因其个人实力强大,往往以武犯禁,视凡人如草芥,动辄奴役或杀戮,凡人世界若是被修士占据,那一切法度和秩序不攻自破。

    而地球此刻尚无这种迹象,所以苏叶天判断,地球上存在着其他修士,但他们的境界还未强到能以武力推翻现代文明的地步,怕是在韬光养晦,一旦实力足够,必会露出獠牙。

    这并不是苏叶天在杞人忧天,类似事情他已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甚至在他看来,这是理所应当的。

    若是发生在别的地方,他甚至都懒得管,但这颗地球,是他苏叶天诞生的地方,就算他走的再高再远,根也连在这里,所以哪里都行,只有这颗地球,不容其他修士染指。

    那么总有一天,他重生的魔神苏叶天,会在这地球上,与本土修士碰撞,在那天到来之前,必须尽快提升实力,以免阴沟翻船,让他重要之人蒙受损失,那将是他苏叶天最大的耻辱!

    下定决心后,苏叶天彻底进入了修炼状态,天地灵气从他的双掌和天灵盖涌入体内,并顺着仙魔妖三者经脉化成仙气,魔气,妖气,三气交汇于胸口,融合后下沉于丹田,化成了这世上至高无上,唯有苏叶天才身怀的‘真气’!

    “呼!”

    苏叶天张口吐纳,一道缠绕着雷霆的白练射向天际,将天空中浮动的云彩,都打散了一个角,那白练虽散,雷霆却在天际炸成滚滚闪电,伴随着雨水下落,苏叶天盘坐在大雨中,周身一丈方圆内却不被雨水滋扰。

    不知不觉,东方既白,苏叶天缓缓收功,口中吐出一口浊气,睁开双眼的瞬间,下了一夜的雨也停了,氤氲的雾气环绕在山涧,并伴随着空山鸟语,河涧蛙鸣,风景美不胜收。

    咯嘣,咯嘣!

    苏叶天舒展了一下筋骨,站起身来。

    “炼气五重了,此刻的本座,怕是能打得昨夜的本座落荒而逃呢……在炼气这个境界,五重到六重尚且容易,六重到七重却是个坎,在本座离开江南市之前,要到炼气六重才行啊,并且为七重做好一个铺垫才行,本座身怀仙魔妖三气融合的‘真气’,炼气七重即足以媲美‘筑基’,也就可以开始修炼那门三竦世界至强的炼体诀了,省得区区子弹还要以砂铁防御,上蹿下跳,未免有失风范,现在嘛,回去补个觉吧!”

    啪!

    雷光一闪,苏叶天已经出现在百丈之外……这速度,足以将昨日的他远远甩在身后。

    四海市,某废置仓库内,韩雅柔被绑在铁板凳上。

    啪!史孟菲一巴掌抽在韩雅柔脸上。

    “贱人,我再问你一遍,苏叶天那个废物在哪里!”

    “我已经告诉你了,我不知道苏叶天去了哪里!你就算再怎么打我也没用!还有,叶天才不是废物!”韩雅柔却格外地固执道。

    “苏叶天那个废物,现在的联系方式是什么,告诉我!!”史孟菲再次发问。

    “不知道!他的手机丢了,离开时,也没有补办手机号码,之后也没有联系我,所以,我不知道,还有,叶天才不是废物!”韩雅柔仍不屈道。

    “贱人!”见她如此嘴硬,史孟菲更加凶狠地抽着韩雅柔耳光。

    四周凶神恶煞的黑衣男子们,冷冷地看着这一幕,而钱涛此刻正和一白衣男子坐在一起,那正是史孟菲之前说的‘蛇哥’,是四海市开发区有头有脸的大混混,本名为‘张金亮’,他被称为‘蛇哥’不仅仅是肩膀上纹着一条毒蛇,还有他那双凶戾的眼睛,让与他对视的人不寒而栗,就如同被毒蛇盯上一般。

    “孟菲……别扇脸了,这么漂亮的脸蛋,扇坏多可惜啊!”这时,钱涛幽幽地说道。

    “怎么?你对她有想法?这可是个陪酒女,上她还不如上我呢!”史孟菲回头说道。

    “呵……我打听了,这女的虽然陪酒,却不陪.睡,更重要的是,她是苏叶天的女人,上苏叶天的女人,感觉就不一样啊~”这时,钱涛阴翳地笑了起来。

    “你,你们若是敢乱来,叶天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他特别厉害的!你们这些人,根本就不够看的!”韩雅柔心中害怕,却并不屈服。

    “呵呵,蛇哥,听听,这女人竟敢瞧不起你和你的兄弟,你说该当何罪啊!”钱涛笑着问蛇哥。

    “这女人应该是真不知道那个小子的下落,不过……就算真知道,估计也不会出卖他,那苏叶天到底是什么人,能让她如此死心塌地?”蛇哥眉头一皱道。

    “什么人?屁本事都没有,窝囊下才的废人!若知道他在哪,我钱涛随便就踩得他叫爹,就是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才劳烦亮哥你啊~”钱涛乖张地说道。

    闻言,蛇哥便放下心来,就算苏叶天真是什么硬茬子他也不怕,毕竟蛇哥可是跟着那位三爷混得,三爷何许人也啊?本名龙三,这四海市地下世界公认的大佬啊!跺一跺脚,这四海市都要颤三颤的大人物,莫说是钱涛这个少爷,就算是钱涛的父亲,钱家家主钱海,都得对三爷客客气气的。

    “行吧……等找到那个苏叶天下落,我便去做了他~现在钱少爷要对这女的做什么就做吧,要我和弟兄们回避一下?”蛇哥淡漠地说道,好似杀人如屠狗一般。

    “呵呵,不急不急,等找到苏叶天,我要当着他的面,上了他的女人,才能算得上是爽快啊!”钱涛邪恶地笑着。

    听着二人的对话,韩雅柔也不禁瑟瑟发抖,内心期望苏叶天来救自己,但又怕他吃了亏,在恐惧和疲惫中,她晕了过去,与其同时,她脖颈上的玉佩,闪动了一下。

    江南市,龙吟山庄。

    唰!

    苏叶天猛地睁开双眼,眉头紧皱。

    这感觉……是玉佩,雅柔遇到麻烦了!

    苏叶天找到了唐麟,问他借来手机给韩雅柔打了过去。

    叮铃铃……电话音响了几十秒,方才接通,但那头没有说话。

    “你是何人?”苏叶天面无表情地开声,似乎已经知道那头并非韩雅柔。

    “嗬嗬嗬嗬,哈哈哈哈哈!!没想到真是你啊,苏叶天,你的女人在我这里,你要再不出现,我已经忍不住把她上了!!啧啧啧……你怎么看呢?”电话那头,传来了钱涛那不三不四的声音。

    “你在什么地方?”苏叶天面无表情地问道。

    “告诉你,你敢来吗?”

    “呵呵……少废话,赶紧说!”

    “四海市,涤纶场,蛇哥的地盘!蛇哥你听说过吧?开发区黑面的老大!你敢过来吗?不会吓尿了裤子吧,先告诉你……报警的话,那女人就死定了!”钱涛气焰嚣张道。

    “哦,蛇哥是吧,我知道了。”苏叶天冷漠地挂断电话。

    “抱歉了,唐麟,替我转告唐龙先生一声,我现在就得回四海市了!”苏叶天微冷地说道。

    “叶天先生,事情我大体知道怎么回事了,但您赶回去少说得明天了,不如交给我来处理吧。”唐麟想了想,却是平静地说道。

    “哦?你能处理的了?”苏叶天看了一眼唐麟。

    唐麟一笑。

    “叶天先生,我唐麟身为首长的警卫员,也负责处理唐家底下一些事务,这江南省除了江南市外的地市黑道势力,都由我总揽,那所谓的蛇哥,既然是混四海市的,那只要找四海市地下世界的瓢把子出面,事情就好说了……”

    苏叶天一想,也觉得有道理。

    “好,那就这么办吧。”

    唐麟从苏叶天手中接过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出去,电话接通的速度奇怪,只响一声就通了。

    “龙三,是我,唐麟。”唐麟淡淡地说道。

    “我,我当然知道是麟,麟爷您……叫,叫我小三就好了,麟爷打电话来,有何吩咐。”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带着惶恐。

    “龙三,四海市这一亩三分地,有蛇哥这号人吗?好像是混开发区的。”唐麟淡漠道。

    “蛇哥,啊……张金亮啊,他是我的小弟,他,得罪您了?”龙三当即咋舌,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不是得罪我了,是得罪我更上头的人了。”

    “更……更上头!?莫非,是唐龙老爷子!!”凳子翻倒,龙三声音带着浓浓的震怖。

    “不,不是首长,是首长的贵客,凭你的级别,还不够格知道,一个叫钱涛的小子,伙同他绑了那位先生的朋友,叫……韩雅柔,半个小时之内,我希望这件事能解决,否则,换掉你!”

    嘟!唐麟挂断了电话。

    “好了,叶天先生,请静候消息吧。”唐麟对苏叶天深深鞠躬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