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5章 文韬武略,叶天谁与争锋?
    苏叶天悬于空中,俯视下方青山。

    “他想要干什么?”唐芊儿秀眉微蹙,抬头注视着苏叶天。

    唰!只见苏叶天屈指点在虚空,手速飞快,根本看不清动作,一枚枚光印从指尖飞出印到地上,相互勾结成一方阵图……

    “这,莫非是书上说的‘阵’?需要在风水学,堪舆学有极深造诣的人才能使出,苏叶天还懂这门学问?”唐芊儿惊讶道,她虽不习武,但眼界开阔,竟是稍稍看出所以然来。

    然苏叶天使的却不是起源自地球,稍稍有些道行的凡人,就可凭借一些媒介施展的简陋阵法,而是三竦世界仙族‘斗转星移阵法’,乃是仙族至高战阵‘周天星辰大阵’的基础篇,虽是基础篇,练成之后挪动星辰,召唤陨石丝毫不在话下,苏叶天此刻修为能发挥此阵万分之一的威能都不到,做不到那等地步,但搬区区一座山,想是不在话下……

    咻……!阵法构成后,苏叶天落在法阵阵眼处,身躯下蹲,双手结印之后按在了大地上。

    天地灵气速来,助本座开启阵法!

    簌簌簌!这山岚中的大雾开始流动,伴随着悦耳声响,阵纹光芒愈加璀璨。

    山巅上,唐芊儿只感觉心旷神怡,浑身毛孔都为之一畅,这是自然,她沐浴在浓郁的天地灵气中啊。

    吸纳足够灵气后,斗转星移阵法成功开启,苏叶天双手印法一变。

    轰!轰!

    地脉翻滚,似有一双无形大手,从地下托住青山。

    唰!苏叶天顶天立地,双臂向上虚托,大地震动更加剧烈。

    “地震了!?不,是苏叶天干的,他是怎么办到的!”山巅上,唐芊儿急忙扶住旁边的大树,以免失足摔落山崖,同时注视着下方。

    “起!”苏叶天爆喝一声,那屹立的青山底部竟是徐徐脱离地心引力的束缚,向高空抬升。

    “这怎么可能!”饶是唐芊儿,都被这一幕惊得双目圆瞪,合不拢嘴。

    那青山最终悬浮到空中十丈,底部连着土壤,数根,不断有碎石向下掉落着。

    而苏叶天,并不打算就这样结束,他二度发力,双手猛地向一旁掀去,就如同广播体操中的体测运动!

    “覆!”

    轰!那青山在半空掉了个个,头朝下,底朝上!

    唐芊儿猛地用手掩住了口,脑海中回荡着著名诗人苏叶天的金句!

    ——‘远看青山黑乎乎,上边尖来底下粗,有朝一日倒过来,底下尖来上边粗!’

    “竟然真的,真的倒过来了!”唐芊儿惊呼。

    “翻!”苏叶天双臂运转,如同乾坤大挪移一般。

    唰!那大山如同玩具,在天空中翻转盘旋,翩翩起舞……带起狂乱的风暴,吹得唐芊儿衣袂飘飘,若非她死死抱着骨干,就这娇弱的身子骨,怕是已经被刮上天当风筝了。

    唐芊儿已经震撼到不能动弹,怔怔望着苏叶天的背影。

    “落!”苏叶天双臂高抬后落下。

    轰!!青山落在地上,大地俱是一震。

    “呀~!”这震动太过剧烈,唐芊儿终于立足不稳,从山巅失足坠下。

    而那青山经苏叶天这玩弄一番,在半空中已经解体成数座小山,虽原璧归赵,但此山已不是彼山,地形已经被彻底改变了。

    苏叶天默默抬起手,将嘴角流出的鲜血拭去。

    以他现在的修为,就算借助仙族这法阵之力,要搬弄一座大山,也绝非易事啊,故被震得脏腑破裂,受了些小伤,但总体无碍。

    “想我苏婆诃凝聚黑暗本源之时,仅凭借肉身之力将三竦世界最大的黑洞玩弄于股掌,今日借助阵法加持,玩弄区区一座大山,竟略显勉强……果然还是尽快提升修为比较好,在回到四海市之前,争取将修为再提升两个档次吧。”苏叶天呢喃道。

    “如何?这大山在本座眼中,是不是如同玩物一般?”苏叶天沉声问上方道。

    但上方并没有传来任何回应,苏叶天抬头望去……只见,身后那座山峭壁延伸出的一棵孤松上,挂着一道白影,赫然是唐芊儿……

    她怎么跑到那里去了?莫非,是被山落下时的震动,震落山崖的?

    “喂,你没事吧?”苏叶天问道。

    只不过,唐芊儿仍旧没有答复。

    唰!苏叶天脚下踩着砂铁飞盘飞到那孤松旁,只听得嘤嘤嘤的哭声。

    “你还活着吧,活着为什么不说话。”苏叶天奇怪道。

    “嘤嘤嘤,救,救我,快点想办法把我弄上去,快呀!”只见唐芊儿脸色苍白,双目紧闭,身体颤抖,声音无力。

    “你该不会是……恐高吧?”苏叶天摩挲着下巴问道。

    “知道还不快点救我啊!!”唐芊儿崩溃道。

    “没想到,你还有这等弱点啊。”苏叶天一笑,将唐芊儿扛着肩膀上,飞身上了山崖。

    原来,唐芊儿小时候曾失足摔下悬崖,虽大难不死,从那后却得了严重的恐高症,本以为已经治愈,但方才摔下悬崖时,童年阴影发作,让她吓得六神无主,魂飞魄散。

    回到山崖上后,苏叶天将唐芊儿放下,后者身躯如同烂泥般直接瘫在了地上,深深埋着头。

    “奇怪,怎么有股怪味啊……”苏叶天嗅了嗅,感觉奇怪,将手向后背一摸,好家伙啊,湿漉漉的一大片。

    “难道说……?”

    苏叶天低头,只见唐芊儿将头埋的更低了,侧脸红的欲滴血,不禁望她裙摆处望去,只见一泓‘清泉’正顺着裙口流到那纤纤细腿上,在土壤上汇成一大摊,还腾腾冒着……热气。

    喂喂喂,不是吧!苏叶天诧异。

    唐芊儿,这不近人情,曲高和寡的唐家二小姐,竟生生被吓尿了,还尿了苏叶天一背啊!

    这怕是能成为她一生的耻辱啊。

    饶是苏叶天,都因这意想不到的插曲惊在了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了。

    “苏叶天!我愿意跟着你走,今后你去哪我去哪,条件是这件事你必须烂在肚子里,永远不许对任何人提及,如果传出去,我唐芊儿一定会自行了断,就算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记住了吗!”唐芊儿眼神失去了高光,声音也低了好几个八度。

    “啊,其实不用因为这事跟我走,我是不会说的……”

    “我之前说了,只要你的诗让我眼前一亮,我就可以考虑跟你走,确实是让我眼前一亮,所以……”

    是啊,不仅是眼前一亮,甚至是胯下一凉啊。

    “好吧,既然这是你的决定,我选择尊重,现在怎么办,里里外外都湿透了吧,现在是夏天,这里荒郊野外又不干净,你一个弱女子又没有武功,很容易生病的,干脆……我帮你烘干吧。”苏叶天提议道。

    “不行!如果那样,我还不如同摔下悬崖,一死了之!”唐芊儿红着脸决绝道。

    “那你说怎么办?”

    “背着我回去吧,但是……不要让任何人看见,回到房间,我自己解决就行了。”唐芊儿的脸,红的欲滴血般。

    “那好吧。”

    苏叶天将软弱无力的唐芊儿背了起来,唐芊儿一双芊芊玉臂环在苏叶天的脖子上。

    “抓紧了。”

    苏叶天催动身法,向着唐家龙吟山庄快步赶去,同时悄然释放出暖暖的灵气,温暖着唐芊儿的身子。

    感受着体内沁入的暖流,唐芊儿的心终是安稳下来,神色复杂至极:这个男人的后背,可以给人无尽的温暖,这样的存在,书中,似乎没有……

    唐芊儿心中有了这等感触,不自觉闭上眼,将俏脸贴在了苏叶天后背上。

    此时此刻,离江南市相隔数百里的四海市,韩雅柔找到了一份在餐厅打工的新工作,忙碌到现在,公交车已经下班了,所以她和一个女子拼了一辆出租车回家。

    “也不知叶天怎么样了,有好好吃饭吗?身边又没有其他女孩子呢?真想快点再见到他啊……”

    韩雅柔落寂地望着窗外,心事紧锁,突然,她发现车子越走越偏僻,路线有些不对。

    “师傅……我家的方向,不在这边啊!”韩雅柔声音有些不安。

    那司机一言不发,就是开车,韩雅柔猛觉不妙。

    “停车,我要下车!!你再不停下,我就报警了!!”韩雅柔拍着车窗慌忙喊着。

    啪滋~!电弧一闪,韩雅柔被电晕了过去。

    旁边的女子放下收起电击器,点燃了一根狭长女士香烟,她赫然是史孟菲,唐火火的闺蜜。

    原来,自从被苏叶天撞见钱涛和史孟菲车震,为了不让丑事泄漏,钱涛和史孟菲这些天找了大半个四海市,甚至是找到了四海市当地一个有头有脸的街面老大‘蛇哥’帮忙,都没找到苏叶天的下落,但却顺藤摸瓜查到了那晚和苏叶天一起走的女子韩雅柔的个人信息,并知道了苏叶天和韩雅柔同居一段时间。

    为了逮住苏叶天,钱涛和史孟菲合计一番,便一起给韩雅柔下了这个陷阱,想着抓住韩雅柔,套出苏叶天下落,定不是难事,他们现在要去的,就是蛇哥的据点,另外,钱涛也在那里等候多时。

    “我就说怎么会有小贱人和苏叶天那种货色勾搭在一起,原来是个陪酒的小贱婢啊,苏叶天,你一定会后悔的,蛇哥可是开发区的黑面老大,捏你不跟捏个地瓜一样!”

    史孟菲冷笑着,内心已经浮现出苏叶天像哈巴狗一样跪地求饶的情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