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0章 此等玄机,非尔所能洞悉!
    唐家相亲会场北面,鬼炎目光幽深地看着陷入催眠中,眼神涣散的唐芊儿。

    “芊儿,你最喜欢的人,是我鬼炎,对吗?”沉吟片刻后,鬼炎施加暗示。

    “对,芊儿最喜欢的人,就是鬼炎你了。”唐芊儿眼神微微闪动,应声道。

    很好,事情和我想的一样,没有任何武学功底的唐芊儿,对我的催眠没有抵抗力,鬼炎心中窃喜。

    “那为了我,你可以做任何事情,对吗?”鬼炎进一步施加暗示。

    “对,只要是为了鬼炎,芊儿可以做任何事情。”唐芊儿眼神闪动中,再次点头答应。

    鬼炎脸上浮现出亢奋之色。

    “那好,成为我鬼炎的俘虏吧,用你的学识,你的身体,你在唐家中的地位,为我争取一切便利吧,首先,我需要成为唐家的女婿,现在我要你当众宣布,你我情投意合!”这一次,鬼炎甚至没有暗示,直接命令。

    唐芊儿的眼神突然浮现茫然和挣扎之色。

    这是,防卫催眠!?该死的唐家,果真小心,不过以我的催眠力,这种程度的防卫催眠,持续不了多久,鬼炎眉头一皱,目光扫视四周,突然神色剧变,因为后方苏叶天正大步向这边走来。

    是那个煞星!他发现了?不好,抓紧闪人!

    鬼炎当即起身,快步向会场门口走去。

    苏叶天看了一眼他的背影,停在了神色挣扎的唐芊儿面前,与她四目相对,双眼光华一闪。

    喀!唐芊儿登时从催眠中挣脱,满脸惊诧地看着眼前少年淡定的脸庞,煞白的俏脸上还挂满细密汗珠。

    “催眠术,大意了!”唐芊儿咬牙道。

    “哦?存在自知力,说明你对催眠并非完全没有抵抗力。”苏叶天淡笑道。

    “为了家族利益,爷爷曾请来军队中一位擅长催眠的专家,为我们唐家重要成员施加过‘防卫催眠’,在被人施加的催眠中,危害到家族利益时,‘防卫催眠’便会触发,唤醒当前催眠,不过我方才所中的催眠术太强力,那防卫催眠不足以抵消,如果不是你及时过来,恐怕我真是任人摆布啊!”

    唐芊儿心有余悸的同时,也震惊不已地看着苏叶天,想不到他不仅武力超群,只用一个眼神,就将那强力催眠抹除啊,这说明他还藏着太多不为人知的神秘。

    “方才对你施加催眠的男子,也是这江南市大家门的青年才俊之一吧?”

    “嗯,御三家之‘鬼’家三少爷‘鬼炎’,鬼家这个家族很特殊,家族中有善使奇异术法者,催眠术正是他们的强项之一,除此之外,据说还有法术,道术,总归邪门得很。”

    “鬼炎是吗?不选择身为长女但武力超群的唐冰儿,而选择不被人注意时,对没有武学底子的你下手,倒也是个精于算计之辈,只可惜有本座坐镇于此,任他机关算尽,也讨不得什么便宜。”苏叶天淡淡地说道。

    “你总是这样若无其事地抬高自己!既然你那么有本事,为何不现场将他擒住?反倒任他大摇大摆离去?”

    唐芊儿双眼盯着苏叶天问道,虽是在质问,但神色不是第一次见到苏叶天时的全然漠不关心了,要知道唐芊儿也不是瞎子,对一些事也看在眼里的。

    “呵,此举深藏玄机,非尔所能洞悉。”苏叶天深邃地说道。

    其实只是他懒得多管一些罢了,今日他已锋芒太露,故开始收敛,一张一弛,王者之道。

    “装模作样,不过,今天你成功让我记住你的名字了‘一叶障目的叶,一手遮天的天’,苏叶天,不错。”唐芊儿优雅地起身,深深看了苏叶天一眼,点头夸赞一句后,转身离去。

    苏叶天望着她优雅贤淑的背影,不禁感慨一笑。

    “感情,之前都没有记住我的名字吗?唐家三花,各有特色,甚是有趣啊。”

    “叶天叶天,不好了!大姐她不动了,你快去看看怎么回事!”唐蛮儿焦急地跑过来。

    不好,忘了把那个大姑奶奶的‘金敷术’解开!苏叶天一拍脑门。

    “解!”

    苏叶天屈指一点,唐冰儿身躯可以动弹了,不过她仍旧一动未动,只是一双大眼一眨不眨地看着苏叶天。

    “还瞪我干嘛,你现在已经可以动了啊。”苏叶天挠挠头道。

    唐冰儿还是没有说话,脑海中回想着自己被定住之后,苏叶天在相亲会场中那令人叹为观止的表现。

    “别动,给我老老实实看着!”苏叶天之前那霸气的呼唤,还响彻在心中。

    唉,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种招人恨又让人奈何不得的妖孽?罢了,苏叶天,我唐冰儿自愧不如你!唐冰儿在内心无奈地叹息一声,也是彻底对苏叶天服气了。

    “哼!姑且感谢你吧,替我打发了那群臭虫!特别是,莫子聪那只大臭虫!”唐冰儿话音虽不怎么友好,却破天荒地表示了感谢。

    唐蛮儿眼神一亮:太好了,大姐跟叶天道谢,说明断剑的事情,已经原谅叶天了!

    “这种无聊的相亲,就到此为止吧,我要去练武了。”唐冰儿说着起身向外走去。

    “叶天先生,相亲是否就此结束?”唐麟请示道。

    “结束吧,没什么好相的了,都不合格。”苏叶天说道。

    就这样,唐家遣散了滞留在此的青年才俊们,虽然相亲没有结果,但人们知道,自今日起,苏叶天这个名字,会连同其相亲会场上的惊异表现,必会借这些青年才俊之口,传遍江南市上流社会,并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被人们津津乐道。

    而这些,苏叶天可没空关心,他从没有刻意表现什么,只是做了些他认为的分内之事,另外让那些井底之蛙,稍稍见识下世界的广阔,仅此而已,他现在巴不得早点结束这边的事,回到四海市中,好好陪伴并孝顺自己的母亲苏叶,另外,了却一些当初生而为人时,那没有了却的遗憾啊。

    “果然,以大姐和二姐的性子,相亲什么的,根本是不现实嘛!”唐蛮儿和苏叶天并肩向外走去。

    “嗯,确实如此,真是麻烦啊。”苏叶天眉头微皱,相亲不成,那为了让唐冰儿和唐芊儿动情,就要采取其他措施了。

    但现在看,其他措施怕也困难重重,难不成,难不成,真得他苏叶天亲自出马搞定那两座冰山才行?

    唐蛮儿一直留意着苏叶天的神情,见他满脸深沉的样子,不禁心中好奇:又是一副心事重重,却让人琢磨不透的样子,真搞不懂都强到这个地步,到底还有什么烦心事能困扰到他呢?他的内心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呢?总想,多了解了解呢。

    “喂,叶天,你感觉,我,那,那个,怎么样啊?”唐蛮儿问道,但问的什么,连她自己都搞不懂。

    “哦,很舒服啊,力道轻重适中,手指还很灵活,以前是不是专门练过?我都差点想让你当我的侍女了呢!”苏叶天不假思索道,说的竟是之前唐蛮儿给他捶背一事。

    “嘎!”

    唐蛮儿的俏脸通红,如同被踩到尾巴的小猫咪一样。

    嗷嗷嗷!气死了气死了!这个大笨蛋之前怎么在大庭广众之下,提那种让人难为情的事情,若是只有两个人私下,本姑奶奶为他,捶,捶捶就罢了,但,但当时我为什么会对他的话没有抵抗力,鬼使神差地就上去了,难道,他真会什么妖法不成啊!

    “哼!叶天什么的果然最讨厌了!”

    这样赌气,唐蛮儿不觉放慢了脚步,刻意走在了苏叶天屁股后面,还用小脚气愤地踩着什么。

    “妖怪!妖怪!踩死你!踩死你!”

    仔细看去,唐蛮儿竟然在踩着苏叶天的影子泄愤呢!

    苏叶天并没有在意,背着手不紧不慢地向唐人饭荘门口走去。

    而此时此刻,距离唐人饭荘数百米远的一栋摩天楼天台,一身穿迷彩军装的男子,正架着一把狙击枪,通过那高倍狙击镜,锁定着唐人饭荘大门口。

    这迷彩军装男子叫作孤狼,是一名凶名昭著的雇佣兵兼杀手,属于拿钱办事的那种,因为他枪法顶尖,心狠手辣,所以身价极其昂贵,有能力请动他出手的人少之又少。

    这次雇佣孤狼的人,并没有透露自己的名姓,只是支付了高额的酬金,让孤狼在唐人饭荘门口,暗杀一位叫苏叶天的少年人,孤狼接收到苏叶天的照片后,火速赶来占据制高点。

    他没有打听那苏叶天是什么人物,又有什么能力,为何对方愿意支付如此高额的酬金,因为那没有任何意义,在他百步穿杨的枪法下,都要变成枪下亡魂。

    突然,孤狼瞳孔一缩,因为目标已经出现在他的狙击镜中,只不过,身后还跟着一名身穿蓝色旗袍裙的少女。

    孤狼的手扣在扳机上,动了动,但并没有按下,他现在开枪,虽能击杀目标,但以狙击枪的威力,身后的女孩必会被击杀,那样也许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孤狼决定等等。

    只不过,苏叶天快要走到车上时,那女孩仍旧跟在苏叶天身后,踩着他的影子。

    孤狼是职业杀手,雇主的任务是绝对的,所以,他决定连唐蛮儿一同击杀,他稍稍调整了一下狙击枪角度,准备扣下扳机。

    唰!

    突然,苏叶天猛地停下了脚步,他察觉到了指向他的威胁!

    ‘前兆感知’,轮回天目自带的一项基本能力,被动触发,在自身将遭遇到生命威胁时,发出强烈信号,并可在一瞬间大致确定威胁来临的方向!!

    在间不容发的一瞬,苏叶天猛地转身将身后唐蛮儿揽入怀中,向着一侧倒去!

    砰!!

    枪声震碎了天空的寂静!

    “躲开了,不可能!!”孤狼不可置信地惊呼出声,而当他欲再次瞄准射击时,却透过狙击镜清晰地看到……苏叶天投来的一个眼神,那眼神,不属于人类,而属于——死神!

    就是这个眼神,生生让杀人如麻的雇佣兵孤狼开枪的手迟钝了,唰!而苏叶天已经抱着唐蛮儿,闪身到了安全地带,大批唐家枪手开始寻找目标,孤狼面色阴沉地收枪。

    任务失败。

    苏叶天怀中,唐蛮儿惊魂未定,刚才那声枪声,还有地上炸开的巨大弹孔,让她知道,自己与死神擦肩而过。

    “叶天,你,受伤了?”

    唐蛮儿注意到了苏叶天脸上的血痕,代表,刚才那一枪,足以对他造成生命危险,但他却选择不顾自身安危,救自己,这让她少女心扉,不由地大乱。

    “哦,一点小伤,不妨事……”

    苏叶天淡漠地伸出抬起手指,在伤口上轻轻抹过,绽开的皮肉就如同年糕糯米一样阖上,完好如初。

    但望着残留在手指上的血渍,苏叶天的嘴角,自这第九世轮回重生以来,首度流露出嗜血之笑。

    “嗬嗬嗬,很好,值得褒奖,将本座打出了高贵的血,唯一的奖品,只有死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