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19章 魔神在上,何人胆敢造次?
    苏叶天身后,唐蛮儿停下了捶背的动作。

    “阿咧?好奇怪,我为什么会无法抗拒叶天的话语,为他捶背?”回过神来的唐蛮儿,神色茫然中带着惊骇,却又脸色微红。

    在一片鸦雀无声中,苏叶天站起身来向前走去,莫子聪急忙吓得后退一步,然叶天根本未理会他,从他身边经过之后,停在一名西装大汉一丈外。

    那大汉正是之前在洗手间中,带头用手枪顶着苏叶天的后背,威胁他的人。

    然那大汉此刻满头大汗,哪里还有之前半点嚣张的气焰,他和他的少爷,从一开始就彻底低估了苏叶天的地位。

    “拿出来。”苏叶天淡淡地说道。

    “什,什么?”大汉声音颤抖,因太慌乱没反应过来。

    “你怀里的东西!”苏叶天冷冷地说道。

    大汉颤抖的手伸入怀中,摸出一把漆黑的手枪。

    唰!苏叶天手掌一伸,就将那手枪隔空摄了过去,惊起一片哗然。

    苏叶天好奇地把玩着那把手枪,甚至将眼堵在枪口,向着内部观察,也真是不怕走火了。

    观察了半天之后,他稍稍了解其构造,将弹夹弹了出去,用大拇指将其内的子弹一颗颗扳了出来。

    叮咚!叮咚!金灿灿的子弹落地,发出清脆的声响,回荡在这诺大会场中,也震撼在人们的心中。

    虽然不知道苏叶天要做什么,但他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却让人为之侧目,纷纷屏住呼吸,看这个身份高贵的神秘少年要做些什么。

    叮咚!又一颗子弹落地,弹夹中只剩下最后一颗子弹了,苏叶天将弹夹复位,嘴角带着神秘笑容走到了那大汉跟前,举起手中枪,对准了大汉脑门。

    “叶,叶天先生!”大汉吓得双腿发软。

    喀!

    苏叶天邪魅一笑,手腕一转,将枪口调转,枪柄朝前,大汉愣住了。

    “拿着。”苏叶天说道。

    “我,我不敢!!”大汉惶恐。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苏叶天沉声道。

    “遵,遵命!”大汉颤抖着接过枪,内心叫苦不迭。

    “很好,手别抖,拿稳了。”

    苏叶天一笑,退到一丈之外,右手食指对着身后一勾。

    哗~!唐冰儿面前的水杯,其内的水拧成一股如同水蛇游走到苏叶天跟前,后者淡淡一笑,手指如同魔法棒般转动,然后那水蛇就如同有灵性般攀附其上,最终在指尖压缩成一枚龙眼大小的水球!

    水虽至柔,但压缩到极致的水,甚至可轻易击穿钢铁!

    呲!

    这一手隔空御水的本领,震得在场人们倒吸一口冷气,特别是那些深谙武道的行家们,更难掩心中震怖。

    内劲高手可用内劲隔空御物,但隔空操纵水这种至柔无骨的流体,甚至随心所欲地操控形状,需要无比精细的操控,但苏叶天不仅操控自如,甚至能强行将之压缩,足以见得其御气本领,已经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唐冰儿身子虽不能动,两眼却一眨不眨地盯着苏叶天。

    其他人内心皆怀着这种疑问。

    “呵,你之前威胁本座时,质问本座就算再强悍,能近距离挡子弹吗?本座就不躲不闪,让你开上一枪!”苏叶天霸道一笑。

    哗!一语激起千层浪,相亲会馆中炸开了锅啊!!

    “这怎么可能!太乱来了!武道高手中的确有凭借高超身法和观察力,在枪手开枪的一瞬提前规避一说,但挡子弹,闻所未闻啊,就算是横练铁布杉硬功练到极致,抵挡小型手弩已经是极限,子弹,绝无可能,就算他是宗师,也很难在这个距离下,安然无恙!”唐冰儿内心惊骇到极致。

    “喂,他脑子坏掉了吗!阿麟,快点阻止他乱来啊!”唐蛮儿焦急地对唐麟说道。

    唐麟紧紧凝视着苏叶天。

    “我认为叶天先生既然敢说,定是有把握!”唐麟最终笃定道,唐蛮儿急得直跺脚。

    “哼!不管了,这种家伙,被打死算完!”唐蛮儿虽这么说着,眼神中却还是担忧不已。

    “这,这,叶天先生,开枪之后,万一出了什么三长两短,小的担待不起啊!”要说最惊骇的,当属那西装大汉了,他苦楚地说道。

    “呵呵,若你一枪打伤或者打死本座,之前你和你家少爷犯下的事情,一笔勾销。”苏叶天冷魅一笑。

    莫子聪那本已死心的脸,登时浮现出光彩,他猛地瞪向西装男子,眼神中带着着狠毒和阴戾之色。

    西装大汉已经知道自家少爷的意思了,是要自己照着苏叶天的话去做,且那眼神中的意思,是要自己下死手啊!

    “得,得罪了。”西装大汉只能照办,他双手握住枪,举起后对准一丈外苏叶天的额头,不过因为他太过紧张,枪口不断地颤抖着。

    “呵呵,机会只有一次,瞄准点哦。”苏叶天幽幽一笑。

    “呼。”西装男子深吸一口气,那颤抖的枪口终于稳定。

    所有人屏住了呼吸。

    这时,苏叶天右手缓缓抬起,拇指和食指作手枪状,之前那压缩的水滴悬浮在指尖。

    “这,这是?”见苏叶天不寻常的举动,西装大汉惊疑不定。

    “别紧张,本座只是打算用这滴水,将你的子弹挡住罢了。”苏叶天轻描淡写地说道。

    呵呵,区区一滴水,怎么可能挡得住子弹,苏叶天,虽然不知道你什么来头,你死定了!莫子聪内心冷笑。

    “给我瞄准他的脑袋,狠狠地打!”然后莫子聪阴戾地喊道!

    砰!西装大汉牙关一咬,扣动扳机。

    u!同一瞬间,苏叶天指尖水滴发射出去!

    叮当~手枪抛出的空弹壳落地的声音久久回荡,人们瞪大了眼睛,连呼吸声都听不见了。

    “叶天先生,再次让我们见证了奇迹!”唐麟心潮澎湃。

    “连枪都杀不死他?他真的是无懈可击的吗?”唐冰儿荒诞不堪。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胎,到底经历了什么,才强到这种地步!”唐蛮儿双眸惊颤。

    苏叶天淡笑着立在原地,举起的手缓缓放下。

    喀!而西装大汉高举的手枪,握柄以上的部分,竟是整整齐齐地被削掉了,一滩水糊在大汉眉心,并顺着他的脸颊淌下。

    扑通!西装大汉匍匐在地,如同被玩坏了发条人偶般。

    苏叶天居高临下地望着他,深不可测地说道。

    “你是拿钱办事,没有人会和钱过不起,本座认同你说的话,但是,有的人你注定得罪不起,没有人会和命过不去,为什么放你一马呢?因为本座浑身充满了知性……”

    “多,多谢叶天大师饶命之恩!”

    那西装大汉对苏叶天顶礼膜拜,但深深烙入心灵的阴影,让他此生再未能握枪……

    苏叶天负手而立,身影伟岸而又高大,古井无波的脸上,是让人看不透的深邃。

    “妈的,玩脱了啊,这人类世界的火器,威力果真了得啊,我此刻实力用出的‘压缩水炮’在抵挡子弹,削断枪身后,竟无法击穿区区人的头骨了,原本用枪指着本座的人必须死,这是规矩,但这一次,只好破例了,毕竟一次未击杀成功,再出手一次,有损本座的品格!”

    而苏叶天心中,却是mmp了。

    不过这种情况下,不杀,似乎比杀,更能震慑人心就是了。

    唰!

    苏叶天猛地转过身。

    扑通!

    早已被苏叶天手段震到精神崩溃的莫子聪,瘫坐在了地上。

    “你之前说,要他瞄准本座的脑袋,狠狠地打,对吗?”苏叶天迈步走向莫子聪。

    “误,误会,都是误会啊!我早已看出区区子弹奈何不了叶天大师,才出言助兴的啊!我,我还是个孩子,请叶天大师放我一马吧!”

    莫子聪手脚并用地向后爬行着,哪里还有半点大家门二少爷的风范啊?

    “呵呵,还想当新郎官吗?还想和唐冰儿大小姐,来日方长吗?”

    “不当了!不当了!打死都不当了!我视冰儿如姐姐,怎会有半点非分之想!”

    “姐姐?”苏叶天面色一寒,俯下身去说道。

    “记住,你这种货色,不配称呼冰儿为姐姐!”

    唰!唐冰儿眼神骤然一亮。

    “对,我不配!我不配!”

    “还有,也别出去说你是蛮儿的发小,她和你完全不同,她是纯洁无瑕的璞玉,而你是充满污垢的狗屎!”

    唰!唐蛮儿眼眸骤然一闪。

    “对,我狗屎!我狗屎!”

    “给我滚!”苏叶天指着门口。

    然后,来时风光的莫家二少莫子聪,灰溜溜地跑了。

    此时,这相亲会场的角落中,有一并不怎么起眼的男子,望着莫子聪狼狈的身影,又望了望苏叶天,嘴角勾起一抹幽深的笑意。

    “莫家二少莫子聪虽然不足为惧,但大少爷莫子伟却是个劲敌,这苏叶天看起来来头不小,眼下这当口若他出了什么事,莫子聪想是脱不了干系,也自然把矛头指向莫家,就借这唐家怒火,帮我摆平障碍好了。”

    他悄然摸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离开时,他深深看了一眼苏叶天的方向,目光又在唐芊儿的位置挺了挺,双眼微眯。

    “哦?御三家,这次果然都有备而来啊,不光是莫家还有我们战家,连鬼家都,待我‘战刃海’扳倒了莫家之后,就轮到你们了,鬼家!”

    战刃海幽幽一笑,离开了相亲会场。

    唐芊儿面前,一长相邪异的青年坐了下来。

    “你好,芊儿小姐,在下江南鬼家‘鬼炎’,久仰芊儿小姐博学,特来讨教……”鬼炎邪异地一笑。

    “烦请不要打扰,我……”唐芊儿抬起头,眼神却突然茫然了,因为,鬼炎手中摇晃一个怀表,眼神魅惑。

    “哦,好的。”唐芊儿竟鬼使神差地说道。

    莫子聪走后,唐麟走到苏叶天身旁。

    “多谢叶天先生顾全唐家利益,未要了那莫子聪小命!”

    苏叶天微微点了点头,是的,虽然他在三竦世界杀伐果断惯了,这里毕竟是地球啊,唐龙对自己毕恭毕敬,那自己做事不能只考虑自己了,这是苏叶天行事的准则。

    苏叶天扫了扫满场被震住的青年才俊们,摇了摇头。

    看来这所谓的青年才俊也不过尔尔,这亲,不相也罢。

    “嗯?”突然,苏叶天察觉到了什么,看向唐芊儿的方向,双眼微微一眯。

    “呵呵,催眠术?果然如唐龙所料,一场相亲,真是招来不少牛鬼神蛇啊。”

    苏叶天无奈摇头,双手插兜大步向唐芊儿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