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17章 有趣至极,叶天稳中带皮!
    “呵呵,苏叶天,这与你有什么关系吗?”陈子轩冷声道。

    “和我自然没有任何关系,但为了你自己好,你最好是老老实实回答。”苏叶天淡漠地问道,答案已经在他心中,他却想听陈子轩自己说。

    陈子轩咬了咬牙,望了望唐冰儿。

    “我来参加这次相亲,是为了重振家族!”陈子轩最终决定坦诚相告。

    哦?苏叶天目光微微一亮。

    哗!在场众人皆是哗然,纷纷摇了摇头,这陈子轩性格太过刚硬傲气,不懂变通,更不懂逢场作戏,这种脾气,往往是习武者的通病啊,吃不开的。

    而且按常理推算,陈子轩在唐家相亲会场中当众说出这句话,必然会失去资格!接下来怕不用和苏叶天比试,当即就被淘汰了吧!

    人们在会场中观望,望向唐麟,唐麟是唐龙的警卫员,文武双全,精明强干,算是除了唐虎,唐豹,唐氏三姐妹之外,唐家精锐中的精锐,他既然出现在这里,想必这相亲会场中的突发状况,都由他来裁定吧。

    但,唐麟仍旧选择静观其变,没有出面宣布陈子轩丧失资格,只是将目光从陈子轩身上移开,转移到

    苏叶天脸上。

    心想:叶天先生的深意,莫非是……

    “这样啊。”

    苏叶天淡淡地点了点头,没有人喜欢粉饰自己虚伪的人,苏叶天也是。

    所以,苏叶天缓缓伸出胳膊,放在桌子上,与陈子轩握在一起。

    “那就让本座看看!你这振兴家族的觉悟,有多少分量吧!”苏叶天振声说道。

    要开始了!

    众人屏住了呼吸!

    “如你所愿!”陈子轩闷哼一声,脸色胀红,显然开始发力了,而且一开始就用上了狠劲。

    然,苏叶天那细长的胳膊,就如同打入地底的铁桩般,纹丝不动!

    “嗷!!”陈子轩青筋暴起,两行鼻血顺着人中滴落在桌案上,手骨发出不堪重负的喀喀声响。

    然,苏叶天依旧面不改色,手臂纹丝不动。

    怎么可能!我已经近乎催动全部内劲,却无法将他撼动一丝,他的内家功修为,到底到了何等境界!陈子轩此刻心中大骇!

    “呵……你的觉悟,仅仅只有这等分量吗?那本座要开始发力了。”

    苏叶天淡淡一笑,手臂由被动受力转为主动发了一丝丝力,僵持不下的局面登时被打破,陈子轩的胳膊不受控制地倾倒着……

    “啊啊啊啊!!!!”

    陈子轩发出一声惊天咆哮,轰轰轰!只见,他和苏叶天手掌之间,一重重涟漪在空气中散发开来,隐隐还伴随着爆裂的声响……

    那渐渐倾倒胳膊,倾倒的速度变缓了下来,而这一丝变缓的代价,就是陈子轩整个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连带着整个身子往一边压,严格说这是犯规的,但苏叶天并不介意。

    “不错,稍稍像点样子了,但还不够啊。”苏叶天说道。

    “嗷嗷嗷!!!!!!”

    一声猛兽般的狂啸,陈子轩再次不顾一切地发力,只听喀得一声,他腕部皮肉撕裂,白骨和手筋外露,人们倒吸了一口冷气!!

    苏叶天双眸为之一凝:此子,倒也刚烈。

    鲜血从陈子轩的眼眶,鼻孔,耳孔,口中一齐喷出,最终,陈子轩手骨崩裂,鲜血亦染红了苏叶天的臂膀。

    轰!

    支撑着两人胳膊的桌案轰然破碎,余力倾泄向地面,裂缝一直蔓延到陈子轩脚下。

    扑通!!!

    陈子轩全身已再无一丝力量,后背重重摔在地上,心服口服道。

    “我,输了!!”

    在场青年才俊,无不瞠目结舌。

    一方面是惊叹于陈子轩的坚持,一方面更是惊叹于苏叶天的实力。

    人们终于开始真正认识到,这个名不经传的苏叶天,实力似乎深不可测。

    苏叶天站起身来,望着手骨断裂,躺在地上抽搐的陈子轩。

    “你很优秀,这份优秀,不足以让你通过相亲,与唐冰儿结缘,却可以庇佑你们家的陈氏武馆……”苏叶天起身,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到桌前,蹲下身去,抓住陈子轩皮开肉绽,白骨外露的手腕。

    “他,他要干什么!该不会是要折磨陈子轩吧!”

    “应该不可能,那样做只会败坏唐家名声,唐麟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那莫非,是要帮陈子轩接骨?”

    “这更不可能,这么严重的骨折,不去医院动手术是不可能了,虽然中医上有很多正骨疗伤法门,也需要借助草药和针灸,这苏叶天两手空空,什么都做不了的!”

    人们评头品足着。

    “稍稍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痛。”苏叶天说着,手掌散发出强烈绿光。

    阴愈伤灭!

    “唔!!”陈子轩闷哼一声,强行忍着那痛苦。

    哧哧哧!炙热的烟气从伤口冒出,然后在人们难以置信的目光中,陈子轩的伤口愈合了。

    “这怎么可能,不用药,不针灸,只是这么一摸就愈合了,这是什么手段!!”人们被惊呆了。

    唐麟,唐冰儿,唐蛮儿……甚至是唐芊儿,都被这妙手回春的手段给震到了。

    陈子轩更是彻底心悦诚服。

    “叶天先生,请恕子轩先前狂妄!这想不到,这江南市竟出现了叶天先生这等青年才俊!”

    “人不轻狂枉少年,你很不错,但感情不能与功利混于一谈,若今后还有机会,我不介意出手帮你一次,珍重吧。”

    苏叶天深沉地说道。

    陈子轩对苏叶天深深鞠了一躬,退出场外。

    苏叶天看了看手臂上沾着的陈子轩之血。

    “我去洗洗手,失陪一下……”

    苏叶天起身向着洗手间方向走去。

    这时,一直不动声色观察着一切的莫家二少爷莫子聪,突然对身旁几名大汉耳语了一番,那几名大汉点头之后,向着洗手池方向走去。

    哗啦啦!

    洗手池旁,苏叶天正用清水清洗着自己的手臂,肩膀却被人拍重重拍了一下,看向眼前的镜子,苏叶天看到身后围了几名西装革履的大汉。

    “有事?”

    他回过头,淡淡地问道。

    “输给莫子聪少爷,否则,你的下场会很惨!”那大汉冷酷地说着,将黑洞洞的手枪,顶在了苏叶天后腰上。

    “喂喂,这好像,不太合规矩吧?”苏叶天无奈地一笑。

    “我们知道你身手强悍,想必是唐家新聘请的门客~但你再强悍,能近距离抵挡子弹吗?”那大汉冷声道。

    “你们在唐家的地盘上做这种事,就不怕没命活着走出去?”苏叶天问道。

    “呵呵呵,实话不瞒你,子聪少爷的父亲,莫家家主莫自在和你们唐家二当家的唐豹关系交好~子聪少爷和唐蛮儿小姐,从小就认识,你功夫再好,也不过是个门客罢了,你觉得无凭无据,唐家会相信谁的话呢?”大汉**裸地威胁道。

    苏叶天一言不发,在大汉看来,苏叶天已经动摇了。

    “不过,大家都是拿钱办事啊,我们当护卫的,你们当门客的不都是啊,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只要你放水输给子聪少爷,我们愿意支付你一笔不菲的酬谢,当然,这件事,要你烂在肚子里,你的,明白?”大汉威胁之后,亮出糖衣炮弹。

    “明白明白,快别拿这东西顶着我,怪吓人的,万一,走,走火可怎么办啊!”苏叶天看似慌中带急道。

    “呵呵,知趣就好!”大汉收了手枪离开了。

    “呵,本座竟被人威胁了,以前这可是杀头的死罪啊。”苏叶天嘴角勾起一抹稳重带皮的笑容,双手插兜向着会场走去。

    “少爷,事情已经办妥,那苏叶天已经答应协助少爷了!”那大汉回到场上,悄悄对莫子聪说道。

    “很好,呵呵。”

    莫子聪坐在了唐冰儿面前。

    唐冰儿淡淡地看了莫子聪一眼,然后兴趣缺缺地移开,心想:苏叶天怎么去了那么久,还不回来啊。

    “冰儿姐,其实小时候我和父亲到唐家做客时看到你练功的英姿,我就深深爱上了,武术这项运动。”

    这时,莫子聪开始了尬聊。

    “呵呵,你说武术是项运动?你对武术的理解也不过如此!武术不是运动,而是艺术,杀人的艺术,你给我记好了!”

    唐冰儿冷艳地说道。

    “冰儿姐,教训的是啊,日后看来有大把时间请教姐姐了,呵呵。”莫子聪幽幽一笑。

    唐冰儿没将莫子聪的话放在心里去,更对他没有任何好感。

    “冰儿姐之前说的话可作数?只要能在掰手腕上赢过这个家丁,就能得到冰儿姐的青睐?”莫子聪一指迎面走来的苏叶天,笑问。

    呵呵,真是不自量力!唐冰儿心中冷笑。

    “那是自然,若你能胜了他,我唐冰儿就是你的人!在场所有才俊和我唐家人都能做见证!但要是你输了,能不能不要叫我‘姐’了,谁是你姐,恶心死了!”唐冰儿振声道,言语中毫不掩盖自己的厌恶之意。

    “好!一言为定!”莫子聪成竹在胸地笑了起来。

    怎么回事,见了苏叶天之前的表现,他还这么有信心??莫非他真有什么底牌??见到那笑容,唐冰儿秀眉微蹙,但还是相信苏叶天那在宗师之上的超级实力,不是动些歪脑筋就能逆转的。

    “我回来了,午饭吃什么好呢~”苏叶天一屁股坐在唐冰儿旁边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说道。

    “给我认真点,明白?”唐冰儿嘱咐道。

    “呵呵,万物生长靠太阳,若是本座认真起来,怕是太阳都没有用武之地了……”苏叶天深不可测地笑着,看向对面。

    “哦?下一个要面试的才俊就是你?我看你一表人才的样子,敢问尊姓大名?”苏叶天望着莫子聪,玩味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