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16章 强于武力,却不止于武力!
    苏叶天眉头紧紧皱起,没想到唐冰儿会来上这么一出。

    他没理由出这个头,按照唐冰儿订下的标准,他苏叶天若是出手,在场青年才俊拧在一起,怕也抵不上苏叶天一根小拇指啊。

    可见,唐冰儿根本没想好好相亲啊。

    “叶天先生,您意下如何?”这时,唐麟悄声问苏叶天。

    苏叶天眉头紧皱,原本他是不会接这个茬的,但他现在,因为断剑的事情,对唐冰儿有了歉意。

    “我上可以,但是条件要改一改,掰手腕输赢是一码事,不能就此彻底否定一个人,若在场才俊中,确实有出类拔萃的,不能一棍子把人家打死,私下里要给人家机会才行,若她答应这个,我就出头。”

    是的,他现在想的是促成相亲,而不是破坏相亲。

    “好,我去转告下冰儿小姐。”

    唐麟转告了唐冰儿。

    唐冰儿心想:哼,当务之急,是把这群讨厌的臭虫打发走了,其他的再说。

    “好,转告苏叶天,我答应他!另外,让他给我认真点!”

    就这样,唐冰儿身边被搬来一张凳子,苏叶天坐在了凳子上。

    在场青年才俊打量着苏叶天,不住地摇头冷笑。

    毫无出彩的地方,一无是处,放在普通人里,也许还说得过去,但跟他们这些青年才俊一比,简直不是一个档次的啊,就跟狗屎一样。

    当然,这只是这些青年才俊内心的一厢情愿罢了。

    “呵呵,这是家丁?我还道是哪里来的土鳖,冰儿啊,我谢思阳爆发力太强,他这小胳膊小腿的,我怕一不留神给他折断了啊!!”谢思阳打量着苏叶天嘲讽道。

    “呵呵,你若能给他把胳膊折断,我唐冰儿便当场和你立下婚约!”唐冰儿冷笑道。

    讨厌归讨厌,但唐冰儿对苏叶天的实力,那是绝对认可的。

    当场立下婚约!?

    在场青年才俊,纷纷瞪大的眼睛,内心极度不平衡地看着谢思阳那一副大喜过望的嘴脸,纷纷心想:这tm,怎么拍在前头的,偏偏是这个暴发户啊,这种好事怎么落不到我的头上啊!

    他们内心都希望苏叶天能胜了谢思阳,但又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谢思阳那一身肌肉可是货真价实的,动起真格来,要把苏叶天的小胳膊掰断,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哈哈!好!小子算你倒霉,你的小胳膊我就收下了,不过,你也算本大爷的福星,医药费我出,伤好了之后,可以到我家矿队上,我让你当小队长!”谢思阳竟得意洋洋地把苏叶天当即安排上了。

    “哦,那可真是多谢了啊,开始吧。”苏叶天淡淡地说道。

    啪!谢思阳的大手,抓住了苏叶天的小胳膊,猛地一用力,却惊愕的发现,后者根本纹丝不动。

    为什么会这样,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情的!谢思阳心中犯了嘀咕。

    这样的,也能被称之为青年才俊?

    苏叶天心中略感失望,虽然仅仅是掰手腕,但他却借掰手腕这件小事,来考察在场人的品性,尽量能帮唐冰儿促成一段良缘,这是他苏叶天的准则,帮人,要认认真真地帮,杀人,也要认认真真地杀。

    若这江南市所谓的青年才俊,全是谢思阳这种货色,那这个亲,不相也罢。

    嘎嘣。

    一声脆响……回荡在这相亲会场中。

    “嗷!我的手啊!!”只听谢思阳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手背重重砸在桌案上,整个身子都随着胳膊倾向一边,脸上带着难以名状的痛苦,手骨不用说……折断了!

    “看来苏某果然不适合矿队小队长一职,劳烦另请高明吧,下一个。”

    苏叶天轻轻松开手掌,摇摇头说道。

    之前那‘嘎嘣’一声脆响,在场青年才俊们都认为是苏叶天那小小胳膊被谢思阳折断了,所以纷纷摇摇头,等着一朵鲜花被插在牛粪上。

    但听到谢思阳那杀猪般的惨叫,众人呆住了,

    事实却截然相反,输掉的是谢思阳啊。

    且看谢思阳那痛不欲生,再看苏叶天那风轻云淡,可谓是压倒性的胜利,不禁冒出一身冷汗来。

    这苏叶天,竟是个深藏不露的主?

    想也是,能够代唐冰儿试验他们这些才俊,实力必定得到其认可,怎么可能是等闲之辈。

    这些之前还在遗憾没能排在第一的人们,此刻都开始庆幸了,心想幸亏没排在第一个啊,否则美人没捋到手,长久陪伴自己的手臂,也保不住了,连壮硕如牛的谢思阳都被折断了胳膊,那毫不起眼的手臂中,到底蕴含着怎么样的力量?

    果然,人不可貌相啊,唐家大小姐的相亲,怎么可能如此草率?而这自称‘苏某’的家丁,又是何来历呢?

    众人再看向苏叶天的目光,已不能同日而语……

    “呵呵,看来你与我唐冰儿果然没有任何缘分可言啊,真是遗憾啊。”唐冰儿冷笑道。

    “小子!本大爷谢思阳记住你了!这笔帐没完,咱们走着瞧!”

    谢思阳被贴身保镖扶起,捂着自己断掉的胳膊,气急败坏道,然后就悻悻离去了……同时也决定,之后就给苏叶天一个好看,唐家虽大,想必不会在意区区一个家丁的安危。

    “干得不错,继续,帮我把后面的人都打发掉吧!”唐冰儿对苏叶天说道。

    对此,苏叶天不置可否。

    “呵呵,下一个,到你了。”苏叶天淡淡一笑,看向第二位青年才俊,那才俊和谢思阳的粗犷不同,白白净净,生得很文弱,而且鼻梁上扛着一副眼镜,那弱不禁风的样子,一看就不是唐冰儿的菜啊。

    “那,那个,我,我还小,现在只想好好学习,先,先不了……”那才俊自知怎么敢跟苏叶天比拼蛮力,他可不想手腕被掰断啊。

    那才俊对苏叶天算是有误解了,后者之所以掰断谢思阳的胳膊,是因为那谢思阳狂妄自大,且出言不逊,苏叶天才略略让他长点记性罢了,若是其他才俊彬彬有礼,就算能力平平,苏叶天也绝对不会为难他们,甚至不会让他们输的太难看,充分顾全他们的体面。

    “好,那请自便吧。”苏叶天淡淡地说道。

    那青年才俊起身离席。

    “我,我也是,是家里逼着我来的,就是来凑个热闹,果然还是算了哈哈……”第三名才俊也跟着弃权了。

    “弃权!”

    “我弃权……”

    “我也弃权!”

    如此,后方一大票人都跟着弃权了……不过没有马上离场,而是在远处观望着事态进展。

    “呵呵,有自知之名吗?平庸是平庸,倒也不坏。”苏叶天淡淡地笑道。

    “这个苏叶天……说话总是老气横秋的,仔细想想刚来唐家时也是,还自称‘本座’,让人听了就火大,但更火大的是,这家伙偏偏强的跟个怪物一样!他就没有什么弱点吗?不知道弱点的话,我什么时候才能让他好看!”一旁,一直默默观察着苏叶天的唐冰儿心中吐槽着。

    在多数青年才俊都选择弃权的时候,一位衣着光鲜的男子却走了过来,正是之前说谢思阳是空有一身闷劲的肉疙瘩,家里开武馆,大周天高手陈子轩。

    “喂,你叫什么名字?”满脸傲气的陈子轩,走到苏叶天桌前。

    “哦,冰儿小姐不是已经说过我的名字了吗?”苏叶天问道。

    “没记住!那时候你也没那个资格,但现在,你稍稍有资格让我知道你的名字了!”陈子轩傲气道,好似被自己问名字,是荣幸之至的一件事。

    呵呵,所谓的恃才傲物吗?有点小本事的年轻人通病。

    “苏叶天。”苏叶天想着,淡淡地说道。

    “呵呵,哪个叶?哪个天?”陈子轩问道。

    “一叶障目的叶,一手遮天的天~”苏叶天淡淡的说道,语气很是平淡,声音却很是洪亮。

    “哦?”闻声,那在相亲会场北面,一直捧读着《普希金诗词》,对南面相亲场上发生的一切,充耳不闻的唐芊儿,突然抬了抬眼,第一次对苏叶天投去了认真的目光。

    “很好,苏叶天,以你的身板,能在力量上碾压谢思阳那个肉疙瘩,凭借的定非身体力量,而是内劲,虽然我看不出你的境界,但我陈子轩,自认不会输给你!”陈子轩高傲地坐下后,将他虽不粗壮,却精炼的胳膊,放在了桌面上,表情志在必得。

    “陈子轩果然不打算弃权!”

    “那小子虽狂,但也有资本,才二十岁出头就有大周天内劲,那苏叶天乍一看才十七八岁,对上谢思阳那个空有肌肉的莽汉尚游刃有余,对上陈子轩这大周天内劲武者,怕是难说了!”

    “这么看,陈子轩是势在必得了!陈家武馆前两年还行,自从今年春天时被一个来自江北的神秘高手踢了馆,声势愈渐式微,没有什么比攀上唐家这棵大树,更能东山再起了!”

    苏叶天耳目清明,将这些议论尽收耳底后,目光深长地打量着陈子轩。

    “陈子轩,我只问一句,你是真心想和唐冰儿谈恋爱,还是仅仅想着重振你家的武馆?”苏叶天突然问道。

    陈子轩猛地一怔!

    唐冰儿也诧异地打量着苏叶天,显然是没想到他竟一本正经地问出这等问题,不禁心想:这家伙,难道不是在出风头,而是真的在帮我相人吗?

    唐冰儿终于开始意识到了,苏叶天被强大武力掩盖的人格魅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