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15章 叶天先生,请让她们动情!
    “动情!?”唐龙惊诧。

    “是的,必须让她们对男子动情,情到深处,这蛊就会发作的。”

    “可这三代情灭蛊,不是发作必死吗?”

    “发作到身死,有微小的时差,这个时差,足够我出手灭蛊了,但问题在于发作时我必须在场才行啊。”说到这里,苏叶天又是略感头疼地摇了摇头。

    “那,给她们下情药行吗??”唐龙突然说道。

    喂!!你的想法很危险啊,给自己的孙女下药,有你这么坑孙女的?也许是真的着急了吧,毕竟这可是攸关性命的大事,也顾不了那么多小节了。

    然,苏叶天却摇了摇头。

    “这个是不行的,所谓的动情,指的不是**,而是情愫,不是瞬间冲动的麻醉,而是发自内心的爱慕啊!”

    只见,唐龙一双老眼深邃地盯着苏叶天,不知在打什么主意,总之苏叶天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个,我说啊。”苏叶天要打断,却被打断。

    “叶天先生,既是如此,怕没有更好的人选了!”

    “唐龙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叶天先生,请你让我三个孙女发情吧!!”

    “哦,好啊。等等!是不是哪里搞错了啊,我说会帮你的孙女除蛊,但,动情什么的……”

    “没区别吧!动情时先生必须在场,若是对象不是先生,不管怎么想都太不方便,万一出了一点差错,我那可怜的孙女就,还有,这世上哪还有男子,比得上先生更优秀的??所以要动情,需先生!不是先生,动的情我唐龙不认同!”唐龙的话听起来好有道理,让苏叶天都快理屈词穷了。

    苏叶天不说话,心想:你也该问问我的意思吧!

    “莫非,是先生嫌弃我那三个孙女?”唐龙突然说道。

    “额,这个倒也不是。”苏叶天无奈,这让他怎么回答啊,就算嫌弃,直接说出未免无情。

    “那先生还有什么顾虑?既然先生不嫌弃,我们必会鼎立支持,先生尽管放开手去干!干出了什么问题,都不用先生负责!”唐龙大手一挥道。

    “等等,你说的出问题,是指什么?”苏叶天疑问道。

    “若怀了小孩,不劳先生操心,我们唐家有专人会负责把孩子抚养成人,先生可无后顾之忧!”唐龙的话,让苏叶天,有些招架不住了。

    他赶忙喝了一口水压压惊,擦了擦脑门上的汗。

    “唐龙先生,令郎女儿中意谁,是她们自己的权力,并非我等可以干涉的了,苏某虽不能代劳,但愿意从旁相助,你意下如何啊?”苏叶天委婉地说道,意思说自己不在考虑之内,但可以从旁协助。

    “唉,即是如此,我也不好强求先生,只盼先生能保住这三个孩子的命,我唐龙愿倾尽一切,报答先生之恩。”唐龙说着深深地向苏叶天鞠了一躬。

    苏叶天急忙将唐龙搀起。

    唐龙打了个电话,差了管家过来。

    “通知这江南市,所有的青年才俊,就说明日要在我唐人饭荘内,为唐冰儿和唐芊儿相亲!”唐龙严肃地说道。

    “这!是!老爷!”管家一听这可是天大的事情啊,急忙重视了起来。

    “唐龙先生,安排相亲是何意?”苏叶天问道。

    唐龙捋了捋胡须。

    “冰儿醉心武学,鲜少出门,芊儿沉迷书海,埋身书房,让她们自己动情,还不知猴年马月!必须主动创造时机才行啊,所以,让她们去相亲!”

    “原来如此啊。”

    “但相亲对象,也不能乱七八糟才行啊,所以才要选择青年才俊,越是优秀的年轻人,动情概率也越大啊。”

    “唔,原来如此,不过她们会老老实实去相亲吗?”

    “呵呵,不老实也得给我老实!我会禁止一切武师陪冰儿练武,芊儿的书房也关掉,实在不行就烧掉!除非老老实实地‘相亲’!”唐龙没商量地说道。

    这可真是够狠啊。苏叶天感叹着。

    “当然,有一事还需先生费心。”

    “什么事?”

    “明日相亲,请先生一同前往,应对场上一些突发情况吧。”唐龙突然意味深长地说道。

    “突发情况?”

    “我唐家是江南市第一名门,觊觎者也有不少,怕是会引来一些别有用心之人,若先生在场,定可保相亲顺利进行。”

    “哦,蛮儿小姐呢?之前似乎未提及啊”苏叶天又问道。

    “蛮儿那丫头还小,不宜直接参加相亲,不如,让她跟在先生身边吧,万一哪个青年才俊太优秀,让蛮儿动心了。”唐龙老眼深邃,轻轻呷了一口茶水,不动声色道。

    “哦,那行吧。”苏叶天虽然有些顾虑,还是答应下来,毕竟都答应人家了,要从旁协助的。

    就这样,唐家大小姐和二小姐相亲的消息,就在整个江南市的上流社会传开了,青年才俊和纨绔子弟们,一时都躁动不已,两女自小生得一副倾城容貌,不知多少男人甘心拜倒在她们石榴裙下,不知不觉……她们也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很多人已经激动地睡不着觉,想着明天快点到来,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穿上一身帅气西装,展现出自己风流倜傥的一面,俘获美人芳心,入唐门作乘龙快婿啊。

    翌日,唐人饭荘,也就是今日唐冰儿和唐芊儿举行相亲的会场,工作人员忙里忙外,苏叶天坐在雅座上,陪在他身边的是唐蛮儿。

    “真不知这是吹得那阵风啊,爷爷怎么会突然逼着大姐二姐来相亲,总感觉遇到你之后,爷爷就变得神神叨叨的。”唐蛮儿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嘀咕道。

    是的,要说三代情灭蛊的事情,家主唐龙告诉了唐虎和唐豹,但出于多方面考虑,却没有告诉唐冰儿,唐芊儿,唐蛮儿,包括苏叶天检查她们体内蛊的情况,都是顺手或在暗中进行。

    苏叶天打了个哈欠,没有回答唐蛮儿的问题。

    后者撇撇嘴,更加觉得苏叶天和唐龙有什么秘密瞒着她们。

    “说起来,大姐她们要相亲,为何要你过来,又为何要让我跟着你呢。”唐蛮儿又奇怪道。

    “去问你爷爷吧,我怎么知道。”

    “对了,你掰断我大姐的大宝剑,她很生你的气,找个机会,和她道个歉吧!”唐蛮儿认真的说道。

    “那把破剑一掰就断,也不值几个钱,有什么好生气的。”苏叶天不解道。

    “你不明白,那把剑,陪伴了大姐许多年,对大姐十分重要啊,昨天她回去之后,哭了好久的……”唐蛮儿有些心疼道。

    苏叶天眉头微皱,心下有些动容,仔细想来,在三竦世界闯荡时,他曾经也有一把大宝剑,却在与强敌对战中毁去了,那剑的品级虽以他现在的眼光看不上,但那种感情,并非其本身价值所能衡量。

    这么想着,他倒真感觉对唐冰儿有些歉意了。

    这时,一身中山装的唐麟走了过来。

    “叶天先生,唐龙老爷说,今天这相亲会场上发生任何突发状况,一切交给叶天先生定夺,对相亲结果,叶天先生也拥有最终的一票否决权!”唐麟说道。

    苏叶天眉头微微一皱:为何要否决呢?早点相中人,早点动情,早点去蛊,事情早点解决,我也能早点离开,不过既然唐龙这么安排了,我就应承着好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

    “好,我知道了”苏叶天随口说道。

    不多时,一辆辆顶级豪车停在酒店外的停车场,然后在一干黑衣大汉的簇拥下,那些个衣着光鲜,派头十足的公子哥们走进相亲会场中,好在这相亲会场原本就宽敞,再多人也不会觉得拥挤。

    工作人员笑着走上前去,引导他们排队,是的,必须要排队,大家都是青年才俊,老爹不是哪个上市公司的高管,就是哪个开发区的领导,但管你爹是什么,在唐家的地面上都得规规矩矩的。

    队分两列,各通南北,南边坐镇唐冰儿,北面坐镇唐芊儿,且论排队人数,显然是唐冰儿那头具备压倒性。

    原因很现实,唐冰儿是长女,父亲唐虎更是唐家长子,地位在唐芊儿之父唐豹之上,成了唐虎的女婿,显然更加吃香啊。

    不过唐芊儿似乎乐得清静,坐在屏风前,捧着一本《普希金诗词》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每有会意,便欣然微笑,甚至眼都不往排队的人扫一下,那曲高和寡的气场,更让那寥寥无几的排队者心生退意,摇摇头,去了唐冰儿那边。

    而坐镇南边的唐冰儿,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相亲队伍,不禁冷笑了起来。

    “呵呵,这么多臭虫聚在一起,场面倒也滑稽,好啊,正好憋了一肚子火,就拿你们撒气好了。”

    “冰儿大小姐,唐龙老爷吩咐,为了我唐家体面,您不得对来相亲的才俊们,动用暴力,否则,便不让大小姐练武!”这时,管家走到近前,弯腰警告道。

    “什么!?不能对他们动武!文伯,这是为何,区区一群臭虫!”

    “这次来的才俊,家里多多少少与我们唐家都有业务往来,本着姻缘不成仁义在,所以只要对方不失礼数,我们唐家人就得以礼相待,大小姐如此激动,莫非,一开始就没想好好相亲?”管家意味深长地说道。

    “好!好!文伯,我知道了,我不会动粗还不行!”唐冰儿只能妥协。

    “那就好,老朽侍奉唐龙老爷几十年了,看着冰儿大小姐长大成人,能亲眼看着冰儿大小姐出嫁,老朽也能安心退休了啊……”文伯感慨道。

    “等等,唐家人,就得以礼相待?那不是唐家人。”唐冰儿目光在相亲会场内转着,停在苏叶天身上。

    呵呵,苏叶天那个怪胎,让他出手的话,不是更省事?反正他不是唐家人,自然也不在文伯说的范畴之内。

    唐冰儿站起身来,扫视全场,满场青年才俊目不转睛,眼神中闪烁着灼灼的光。

    “诸位,想必你们都知道,我唐冰儿钟爱华夏武道,所以我今后的伴侣,也必得是身手不凡的力士才行啊。”唐冰儿却意味深长道。

    “冰儿,那可巧了,咱们是同道中人啊!!我谢思阳最喜欢健身了,你看我这八块腹肌,我这人鱼线……**的,绝对合你口味!!”

    说话的谢思阳站在相亲队伍最前头,是一位生得很壮实的高大青年,家里是开煤矿的,算是个暴发户,所以并没有什么修养。

    “得了吧谢思阳,你那两下子,冰儿小姐何等眼界,能看上你那几块肌肉?空有力量,没有技巧,就像你那僵化的榆木脑袋般,冥顽不灵,我陈子轩从小跟随名师习武,半年前已经修出大周天内劲,父亲常说我的天资,再过几年必成为三花聚顶高手!这个场上,我才是和冰儿小姐最意气相投的人!”

    说话的名叫陈子轩,父亲是江南市陈氏武馆馆长,亦是一位有名的拳师,在江南市习武者圈子中,有不小的影响力,陈子轩虽为人轻狂,但要说资格,还真不是没有。

    而谢思阳自然与陈子轩争执了起来。

    唐冰儿嘴角勾起一抹鄙夷的笑容。

    “诸位不必争执不休,今日唐大小姐才是主角,大家争破嘴皮子,也不如唐大小姐一句中肯,且听她说说更加详细的标准吧~”

    说话的,是一个长相斯文俊美的男子,他是这江南市名门莫家二少爷莫子聪,莫家可是这江南市家族巨头唐家之下的‘御三家’之一,地位与在场其他家族截然不同,所以莫子聪话一出,那谢思阳和陈子轩当即闭嘴了。

    这时,唐冰儿亦发话了。

    “我的要求并不高,只要你们扳手腕,能胜过我们唐家底层一位不入流的家丁,谁便能获得我唐冰儿的青睐!”唐冰儿振声道。

    之所以是掰手腕,而不是比武,是因为人太多,掰手腕更节省时间。

    哗!!

    整个,整个相亲会场都哗然了起来,只是和不入流的家丁掰个手腕,就决定亲事,这未免太过草率?不是开玩笑吧!

    “诸位尽可放心,我唐冰儿身为唐家长女,说出的话,亦代表我们唐家的立场!绝无反悔的可能!”唐冰儿直接以唐家名誉保证。

    “掰手腕,那是力气活!哈哈,我谢思阳最不怂的就是这个!那家丁在哪里,让他出来!!”

    “嘁!偏偏是这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占了第一个,真倒霉!”陈子轩当即不甘道。

    在后面排队的青年才俊们亦是忿忿不平,这种好事,谁先下手,代表谁能捡到便宜啊,不少人只恨自己姗姗来迟,没有占到最好的位置。

    不过……那莫子聪眉头微皱,却察觉到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掰手腕?大姐这是搞什么名堂,她说的那个家丁又是谁啊!”唐蛮儿奇怪道。

    这时,唐冰儿目光瞟了过来。

    “苏叶天,你来!”唐冰儿狡黠一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