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14章 极致美学,堪称究极艺术!
    唐虎苦笑一声。

    “叶天先生莫要腌臜在下了,未弱冠便跻身暗劲宗师,甚至身怀绝迹千年不曾现世的‘意境’,叶天先生若说自己是宗师第二,谁敢说自己是宗师第一?在叶天先生面前,鄙人唐虎,如何不瑟瑟发抖!”唐虎近乎顶礼膜拜地说道。

    唐虎是个武道中人,自然是以武为尊,而且比起其他人的惊叹,他更了解苏叶天的能力,意味着什么,价值,无尽的价值。

    “都说了,是美学,是究极艺术啊!”苏叶天不满道。

    “没错!对我等来说,宗师展示的手段,那的确是美的极致啊!”唐虎急忙诚惶诚恐地说道。

    “那我苏叶天施展你创的唐门伏虎拳,可还是依样画葫芦否?”

    “不不不!那是我唐虎至高无上的殊荣!不如说……叶天先生打的,才是堂堂正正的‘伏虎拳’,我唐虎那叫什么伏虎拳,叫‘病猫拳’还差不多!”

    “那我苏叶天之前出手击伤你女儿唐冰儿之事,你还要找我拼命否?”

    “不不不!以叶天先生之能,吹口气就可取了犬女性命,但先生仅仅将她打成轻伤,这是何等宽大的胸襟!而且这野丫头一贯自视甚高,不知天高地厚,我早就想管教管教,让她知道人外有人的道理,能承蒙宗师亲自出手,那是犬女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唐虎哪里敢拼命,叩谢还差不多!叶天先生在上,请受唐虎一拜!!”

    “那我苏叶天有资格,成为你唐家的贵客否?”

    “有有有!以后叶天先生,是我唐门最大的贵客,都还愣着干什么?吩咐厨房,给我炒最香的菜,上最烈的酒,今日唐门上下歌舞升平,为叶天先生接风洗尘!!”

    唐虎,唐家上下,已经彻底被苏叶天的手段征服了,唐虎现在有些明白唐龙为何如此礼遇,也要拉拢苏叶天了,唐家与军方关系密切,甚至有权限调动军队,但军队虽是强力保障,若碰上个人实力滔天的宗师来袭,也难保不会被钻了空子,若是有苏叶天坐镇,这最后一丝风险,也就不存在了,正可谓是天衣无缝。

    唐虎却是不知,苏叶天几日前与唐龙相见时,实力根本没有这般逆天,而唐龙所真正挂怀的,也是三个宝贝孙女的性命啊。

    毕竟,唐龙被蛊缠身多年,深知那份痛楚,唐虎蛊未发作,缺少实感,只当那是夸大其词罢了,所以未把‘三代情灭蛊’之事,放在心上,只从功利角度出发看待唐龙拉拢苏叶天一事。

    不过,也并非所有人都对苏叶天心悦诚服就是了。

    在唐家门人开始忙里忙外时,唐冰儿却默默地起身,捧着自己折断的宝剑双眼无神地离开了,唐蛮儿担心地看了一眼唐冰儿,跟了上去。

    “那种东西,算是美学?芊儿才不承认。”唐芊儿望着苏叶天的身影,清冷地呢喃一声,便转身离去。

    唐芊儿不认同苏叶天口中的美学,在她看来,知识和真理才大自然的旋律,才是真正的美。

    而唐豹从苏叶天出手开始,那双小眼就瞪得滴流圆,那是震惊到极致的表现,待他顿缓过来,已经彻底忘了之前还说人家是‘人五人六的江湖骗子’,那双小眼便紧眯成一道缝隙,其内流溢着狡黠的光芒。

    “有趣,此子,甚是有趣,虽然我不懂什么狗屁意境,但看大哥他们对此子的态度转变,定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哼哼哼,老爷子这次真是捡到宝了,若是利用好了,必能让我唐豹平步青云,就算他实力超强,小小年纪能有什么心机,只消我稍稍动动心思,必能玩弄于股掌之间。”

    原来,唐豹见苏叶天技惊四座,心里泛起小九九来,以为人家年少,没见过什么大世面,而他哪里知道人家苏叶天是个活了上万年的大魔神啊。

    而这些,苏叶天自是毫不关心的,他来便是履行和唐龙的承诺,至于唐虎和唐冰儿一开始的不友好,他也仅仅视作履行承诺的障碍,所以要排除才,至于引起如此轩然大波,说实在的,实非他的本意啊。

    “唉,真是麻烦啊,真想把事情办完,快点离开这个吵闹的地方啊。”

    苏叶天远离了喧闹的人群,打了个哈欠,却见面前站了个油光满面的中年男子,正是唐龙的二儿子,唐豹,他搓着手掌,双眼放光地看着自己,目光就像是见到了香油耗子。

    “嘿嘿嘿嘿,叶天先生,请留步啊。”唐豹嘿嘿一笑上前来。

    “有事?”苏叶天对他没什么好感,冷淡道。

    “嘿嘿,没什么事,只是和先生打个招呼,这江南市有名的娱乐场所,都由我唐豹经营,叶天先生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怕是一直在深山中修行,没有领略过这花花世界的精彩吧,这是我名下所有产业的‘黑金贵宾卡’,先生带着它,便可畅行无阻,享受最高级别的待遇。”

    唐豹从怀中摸出一张做工顶级的黑金卡片,双手递向苏叶天。

    “哦,你有心了。”苏叶天打了哈欠,漫不经心地接过卡片放入自己的怀中,从唐豹身边走过。

    参加完唐家为他准备的接风宴,他就回到了唐虎为他安排的房间中,并驱散了来招待他的所有侍女和侍者,在三竦世界创立天道宫后,比这好多少倍的待遇,他已经享受过了,此刻重生回少年,只想享受那难得的清闲幽静罢了。

    闺房中,唐冰儿坐在床上,床边放着一罐浆糊,她举起了工布宝剑。

    喀!然,那剑身挺立片刻之后,自中间折断,断口处还粘连着些乳白色物质,那是浆糊,唐冰儿试图用浆糊把断剑粘住,但似乎失败了。

    “呜呜呜呜,万能胶粘不住,浆糊也不行,我的工布……”唐冰儿将抱着膝盖哭了起来。

    “大姐,别难过了,剑断了可以重铸嘛。”唐蛮儿在一旁安慰道。

    “你懂什么,工布可是上古铸剑师欧冶子所铸的三把名剑之一,采用独特的铸剑工艺,就算是重铸了,也不是工布了!”

    “那,让大伯给你物色一把比工布更好的剑就是了。”唐蛮儿说道。

    “你不明白的,这把剑,对我而言,不仅仅是一个物件啊,是无法替代的,不是它不行的……”唐冰儿伤感地说道。

    是的,唐冰儿习武之初,诸般兵刃都不称手,直到将唐龙早年寻到的宝剑工布握在手中,她便知这把剑是自己的本命,年月一久更是爱不释手,就算是吃饭睡觉,出席重要活动,都要贴身佩戴,宝剑对她而言,视若爱人一般。

    所以当它折断在苏叶天手中,就如同苏叶天亲手折断了她的爱人,她怎能不失去理智,当即和苏叶天拼命,最后被打的吐血不止就是了。

    “苏叶天,我一定要让他好看!”越想越是憋屈,唐冰儿气呼呼道。

    “大姐,你就别怪叶天了,他也不是故意的啊。”唐蛮儿却为苏叶天开脱起来。

    “蛮儿,你,竟然包庇外人!”唐冰儿猛地抬起眼来。

    “不是的,姐姐,我怎会包庇外人,但咱们习武讲究恩怨分明啊,大姐的确是技不如人嘛。”

    “呵呵,技不如人,蛮儿,你长本事了啊!”

    唐冰儿冷笑一声,一掌竟是向唐蛮儿肩膀拍了过去,当然她没有伤唐蛮儿的意思,只是想表达下不满,所以根本未用全力。

    唐蛮儿双眸一缩,本能地一掌就对了上去。

    只听‘砰’得一声,气浪在房间中炸开……将这房间中的陈设震倒不少。

    “大周天!?怎么可能,之前你不才半步小周天,怎么可能有如此飞跃!”

    唐冰儿感受着手掌上传来的力道,瞠目结舌地看着唐蛮儿。

    “回唐家的路上,我在车上练功,一时心急走入岔道,是苏叶天为我调理内息,半柱香之后,我就到大周天了,说实话,我到现在还云里雾里的,一点真实感都没有呢……”唐蛮儿感慨万千地说道。

    闻言,唐冰儿彻底震怖了。

    “十七岁的暗劲宗师,吐气将我的剑气击溃,余波将我连人带剑震飞出去,后发先至我身后将我扶住,两指轻轻一别,将我的工布剑折断,靠外放的内劲,挡下我盛怒之下搏命一掌,甚至将我反震出内伤,和爹爹对战,依样画葫芦施展唐门伏虎拳,融入那传说中的‘意境’,打的我爹爹怀疑人生,呵呵,这样还不够?”

    “半柱香,区区半柱香,让我半步小周天的妹妹到了大周天?小周天到大周天,就算是唐家习武天赋最高的我,都修炼了足足三年整啊,苏叶天啊苏叶天,你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啊!”唐冰儿的内心,已经被浓浓的惊骇所取代了。

    傍晚时,唐龙终于回到了龙吟山庄,听说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唐龙急忙赶来和苏叶天致歉,苏叶天自然是挥挥手,说无妨。

    然后二人自然谈到有关‘三代情灭蛊’这件正事,并在唐龙的安排之下,苏叶天为唐氏三姐妹详细地面诊了一番。

    “叶天先生,情况如何?”密谈室中,唐龙略显焦急地问道。

    “唉,果真如此啊,她们三个人都产生了这种始料未及的变化,这可真是伤脑筋。”苏叶天略感头疼道。

    “什么样的变化!?还先生请不要隐瞒!”唐龙焦急不已地问道。

    “这蛊彻底融于经脉,要将之除却,需等其现形的瞬间。”苏叶天说道。

    “如何现形?”

    “此蛊发作时,自会现形,也就是说,必须让她们……动情才行啊!”苏叶天想了想唐冰儿,唐芊儿,唐蛮儿那三个极品,烦躁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