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13章 叶天出手,威震龙吟山庄!
    “完了,他进入状态了,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了!”唐蛮儿崩溃地捂住了脸。

    “呵呵,冰儿,你怎么看?”唐虎一笑,发问道。

    “求之不得,我还没有和宗师交过手,希望他不会让我失望!”唐冰儿那冰冷的双眸中,升腾着战火,她早恨不得上去试试了。

    “宗师吗,三年前,老夫便和华夏国一年逾古稀的宗师交过手,当时看却是遥不可及的存在,但现在嘛,老夫自认有一战之力!”

    唐虎说着,虎目中竟也跃动起战火来,伸出大手,解着唐装扣子。

    “既然叶天先生执意要指教,鄙人唐虎,和犬女唐冰儿,唐家三十名内劲武师,便领教下宗师的高招,我们也不仗势压人,叶天先生若有擅用的兵刃,尽可提,我命人到唐家兵冢取来。”唐虎振声道。

    “不必了,本座擅用的兵刃,非尔等所能持有!”苏叶天淡淡地摇了摇头。

    “呵!兵器无情,先生,小心了!”唐虎怒极而笑,大手一挥,三十名武师如下山猛虎般冲向苏叶天,刀枪棍棒一并招呼而去。

    “呵呵,这可真是惹人怜爱啊。”

    却见苏叶天瞥了一眼唐蛮儿,然后闭上双眼,身形如同叶片般轻盈地游走在乱刃之中……

    幻影舞叶身,苏叶天为他的爱徒叶灵儿,量身定制的身法,将身体与风融于一体,自如变幻身影规避风险,施展时姿态轻灵美奂,如同随风起舞的树叶般,可惜身法犹在,伊人已逝。

    苏叶天身怀‘无法之力’,各种精妙术法拈手即来,他又是个性情中人,在不需要刻意用出什么招法时往往即兴发挥,方才那一瞬他余光瞥见唐蛮儿侧脸,忆及叶灵儿,不觉一套‘幻影舞叶身’便舞了出来,那梦幻般的身姿,可惊艳到在场不少女子……

    尤其是唐蛮儿,在苏叶天身法舞出的一瞬,她的魂魄就似被吸扯了进去,魂不守舍地望着在乱刃中起舞的苏叶天,不自觉竟是红了眼圈。

    在众人都陶醉于苏叶天那绝美的身法时,场中三十名武师心中可是叫苦不迭,他们可没空欣赏美,苏叶天那游刃有余的身姿就是对他们莫大的嘲讽。

    他们铆足了劲发动狂攻,动用了或深或浅的内劲,有效攻击范围不再局限于兵刃挥击范围,甚至是周边都附带小范围气劲攻击,如此一来,可供苏叶天闪避的空间就小了。

    而他也不需要再闪避了,低腰避开数人轮砍,俯身一记扫堂腿卷起一地乱叶,须臾间双眼一扫完成定位,并释放出不多不少三十股微妙气劲控住那些悬浮树叶……心念一动。

    唰唰唰!

    飞叶攒射八方,所有武师身姿定格,叮叮当当,伴随着金铁落地的脆响,武师们怔怔地看着在方才一瞬间,手中被叶片一齐切断的兵刃,再看看慢悠悠地起身,拍拍手跟没事人的苏叶天,都惊得说不出话来。

    苏叶天射出的飞叶,连钢铁兵刃都能切断,那切断人的咽喉,岂非轻而易举?能在一瞬间准确切断三十人手中的兵刃,那在一瞬间取走他们的性命,岂非信手拈来?

    暗劲宗师,太可怕了!

    这三十名内劲武师心中震怖,将手中兵刃齐齐丢掉,哪还有胆子再度发难啊。

    “都给我让开!”

    一声冷艳的娇喝,只见唐冰儿从天而降,拔出身后长剑,毫不客气地向着苏叶天天灵盖劈去。

    唰!

    苏叶天一个闪身便退出十丈远。

    轰!

    唐冰儿手中长剑将地面劈开,锐利的剑气荡开地面,向着苏叶天推进而去,望着避无可避的苏叶天,唐冰儿嘴角勾起一抹倨傲的笑容。

    “又是跳舞,又是飞叶,花里胡哨,不过尔尔……”

    “出现了!唐冰儿大小姐的‘唐门裂地斩’!就算远离了剑的攻击范围,在那凌厉的剑气下,也无路可退!那宗师飞叶斩铁的确了不起,但同样的事情,冰儿小姐的剑气也能做到!”

    “呵,这种程度的剑气,甚至不配我用手去接,吹口气就够了。”苏叶天心中一笑,果真张开嘴吹了一口气。

    “冰儿小心!”眼力最老辣的唐虎,当即大喊一声,唐冰儿面色惊变。

    咻!

    一道白练从苏叶天口中射出,将那剑气硬生吹散后爆射向唐冰儿,幸亏后者在听到唐虎呐喊时便有准备,举剑格挡在身前。

    咣!只听一声闷响,唐冰儿立足不住,向后急退而出,一只手掌在身后顶住了她。

    “爹爹,是我大意了。”唐冰儿心有余悸道。

    “喂,我虽然已经活了几万年,但看起来没那么显老吧,小丫头。”一个纨绔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在身后扶着唐冰儿的不是苏叶天是谁??

    “混账!”唐冰儿恼怒地挥剑向后斩去。

    “呵。”苏叶天淡笑间伸出两指,轻轻夹住了那剑身,任唐冰儿如何用力猛抽,都纹丝不动。

    “这剑,在我‘吐气’之下竟未折损,倒是不凡。”苏叶天有些意外地说道。

    “那还用说!这剑名为‘工布’,是华夏国位列肩膀的上古名剑,传闻是天外玄铁炼制,岂是你可以……”唐冰儿神色倨傲。

    咣!

    然……苏叶天两指轻轻一别,那工布剑身,竟是应声两断,唐冰儿彻底傻眼了。

    “阿咧?不好意思,我想试试他的成色,结果不小心,抱歉,要不之后我给你一把……”苏叶天挠挠头,无奈地说道。

    “开什么玩笑,你给我去死啊!”爱剑被折,唐冰儿彻底失去了理智,全力一掌击向苏叶天。

    “在战斗中轻易失去理智,可是会死的,就让本座亲自给你上这一课吧。”

    苏叶天郑重地说道,双眼一睁间,一堵无形气墙在身前三尺生成,唐冰儿一掌击上后,那气墙将她的掌力成倍反震了回去,她闷哼一声,拖着一条血线重重地飞了出去,落地后不省人事。

    “冰儿!”

    唐虎急忙上前查看,见唐冰儿口中冒血,俨然受了内伤,当即勃然大怒。

    “岂有此理!”

    哗!

    唐虎将唐装掷于空中,一马当先冲出!!

    轰!脚下地砖登时开裂,唐虎已欺身到苏叶天一丈开外,只见他挺胸收腹,双拳收束腰际,姿态如猛虎扑食,拳出之际,那滔天拳势激起暴乱气流,隐隐有猛虎的低吼伴随,令人闻风丧胆!!

    这唐门伏虎拳,正是由唐虎创制的,他盛怒之下,这一招竟是毫不留情,在场所有唐家人都屏住了呼吸。

    苏叶天双手背在身后,双目古井不波地注视着唐虎,悄然攥紧了拳头,然后……竟然摆出了和唐虎相似的架势、

    “那个架势,莫非,是我们唐门伏虎拳!太乱来了吧!!那招需要苦练才可修成啊!”唐蛮儿惊呼一声道。

    “唐门伏虎拳乃我唐虎所创,融百家拳纲精髓于一炉,夺天地之造化,窥日月之玄机!就算你是宗师,想依样画葫芦,也未免太瞧不起我唐门武学!”看着要用相同招数和自己对拼的苏叶天,唐虎冷笑一声道。

    “哦,这么大个葫芦,我苏叶天更要画画看了。”苏叶天淡淡地说道。

    “呵,今日你若以其他招数,我唐虎自认不是对手,既然你自取其辱,那就休怪唐虎要占这个便宜了……喝!”

    唐虎大喝一声,双拳携带着虎虎风声,轰向苏叶天!

    “呵呵,号称伏虎拳,却只扬起一阵风尘,未免难看,罢了,本座就变出个虎来给你伏伏……”苏叶天淡淡一笑,悄然运劲。

    唐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分明看见,苏叶天收束于腰间的双拳,那熊熊外放的拳势,化成了两只形神兼备的虎头,虎口只是微微一张间……

    “嗷!”

    震天虎啸伴随着滔滔气浪排山倒海而来,唐虎双拳凝聚的拳劲,如同家猫撞见野虎,吓得抱头鼠窜,消失的无影无踪……

    唐虎前冲的步伐戛然而止,整个人呆立在原地……不可动弹。

    “这是……意境!?”唐虎颤抖着说出这两个字,神色带着荒诞。

    当唐虎口中脱口而出‘意境’二字之时,这偌大的龙吟山庄,鸦雀无声。

    “意境?才不是那种东西,这是美学,本座苏叶天的暴力美学!”

    苏叶天收了单拳,竖起一根手指,十分考究地说道,不过他本人的观点,却被一片哗然声给淹没了。

    “什么!?那传闻中,将道法深谙到极致,才能蕴育出的神奇变化??那不是理论上比修炼出暗劲,还要难上无数,只有华夏国上古时期寥寥数位大能有此神迹,至近现代早已绝迹的传说吗!”在场有见识不凡之辈,当即失声,直勾勾地看着萦绕在苏叶天单拳上的虎头。

    “为何大家都那样惊讶?意境,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是很厉害的玩意吗?”唐蛮儿惊奇地问道。

    “蛮儿小姐没听说过也在情理之中,那等境界离我们太过遥远,一直被当成轶事津津乐道。唐麟说道。

    “那比暗劲宗师还要了不起吗?”唐蛮儿又问道。

    “嗯。”

    唐麟点了点头。

    “哇,怎么说?”唐蛮儿问道。

    “内家功虽高深莫测,修成的内劲却实实在在,靠着积累而壮大,故暗劲宗师虽极其罕见,却并非没有,道法却不同了,它存在于天地间,却如镜花水月般虚无缥缈,天资卓卓者或能把握住一丝脉络,将其融入到招式中,增益其威能。”

    唐麟话语一顿,继续说道。

    “但要将招数修出‘意境’,可不单单是把握住一丝脉络了,而是将天地道法了然于心,甚至凭借着招数将之具象化,产生惊天地泣鬼神的威力,毫不夸张地说,就算是蛮儿小姐或者是我所处的大周天之境,若能参透意境,怕都能在一时半刻间,与宗师打的难解难分啊!”

    闻言之后,唐蛮儿已经知道‘意境’意味着什么了,小嘴惊得合不拢了。

    “那,经苏叶天这暗劲宗师之手,使出的意境,威力又如何?”唐蛮儿望着风声鹤唳的‘虎头’,肃然道。

    “我不敢断言,但境界相同甚至是更高一筹的宗师,可以凭意境之力碾压是肯定的是!”唐麟讳莫如深道。

    “碾压,宗师?这苏叶天究竟是何方妖孽啊。”唐蛮儿惊叹道。

    从苏叶天使出意境之时,唐虎就失去了一切战意,愣在原地不动了。

    咻!

    苏叶天单拳虎头消散,暴乱的气流也渐渐平息,只留下布满疮痍的大地,和目瞪口呆的人们。

    “你不打了吗?为何瑟瑟发抖。”苏叶天望着在三丈外瑟瑟发抖的唐虎,淡淡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