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12章 两脚踏天,言出即是真理!
    想我唐麟从小被首长收养,七岁习武,十二岁修炼内家功,至十五岁修成内劲,达小周天,被称天赋秉异,像这样优秀的我,足足到了二十五岁,方才修炼至大周天,蛮儿小姐之前不过半步小周天,经宗师不过半柱香时间的调理,竟直接由半步小周天,跃迁至大周天!?果真是天上一日,人间一年,叶天先生,真不似人间之士啊。

    唐麟心中回想,不禁对苏叶天肃然起敬,上前恭敬作揖。

    “叶天宗师,先前是唐麟冒犯了,怀疑先生的来历,感情用事,还贸然出手,险些酿成恶果!”

    对此,苏叶天摆摆手,淡淡地说道。

    “你言重了,有我苏叶天在,根本没有恶果那一说。”

    唐麟一惊:先天宗师第一时间发现三小姐状态不对,我未配合他停车,他便徒手击碎了防弹玻璃,为三小姐调息时外放气场,十丈之内无法近身,的确,有他在,一切变数都应付自如,我说自己险些酿成恶果,岂非太高看自己了!就算之前我们动枪,怕子弹见了叶天先生,都得绕道飞啊,不,岂止是子弹,这世上的一切不利因素,在宗师脚下,都是不存……

    突然,唐麟低头一看,神色变得古怪了起来。

    “叶天宗师,你脚下。”他忍不住提醒道。

    原来,苏叶天脚踩着一坨狗屎。

    “呵呵。”苏叶天高深莫测地一笑,就如同踩到的不是狗屎,是金子。

    “万物都归属于大地,我脚下踩着的,亦是大地,没有什么不同,我先失陪一下。”说完,苏叶天转身,双手插兜向着一块大石头走去。

    唐麟和唐家数百名执事怔怔地看着苏叶天那高深莫测的背影,由衷地叹服……

    “不愧是宗师,境界非我等可企及……”

    大石头后面,苏叶天鞋底磨着那块大石头,一边磨一边骂。

    “****!!本座刚买的球鞋啊!!”

    回到车上,唐蛮儿方才从浓浓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大周天了,爷爷说我的天赋,再过半年就能到小周天,我一直为小周天而努力着,但是,我练功走岔道,回过神却发现大周天了,阿麟,我在做梦吗?”唐蛮儿不可思议地说道,浓浓的不真实感,挥之不去。

    “三小姐,这不是做梦,而是所谓的‘机缘’啊,天资和努力固然重要,但机缘造化更是难能可贵,三小姐得贵人相助,所以逢凶化吉,因祸得福,这便是‘大机缘’‘大造化’,说明三小姐命中福报不浅,可喜可贺。”

    唐麟由衷地祝福道,言语中还带着人之常情的艳羡。

    “贵人,阿麟,你的意思是,苏叶天……是我的贵人?”唐蛮儿语气莫名道。

    “是的,之前我还怀疑首长眼拙了,将叶天先生说的言过其实,现在看看,首长就是首长,眼光果是老辣,叶天先生也许真当得上是我们唐家宗家的贵人啊!之前分家那些人目光短浅,身在福中不知福,未免可笑。”唐麟感叹道。

    这时,将鞋上踩的狗屎抹干净的苏叶天双手插兜,气场十足地归来了,打开车门,跟没事人一样坐在了唐蛮儿身边,望着车外,而唐蛮儿一双大眼惊奇地看着苏叶天。

    车队发动了,苏叶天望着窗外,神色带着些凝重。

    原来,在之前为唐蛮儿理顺内息之时,他也顺便帮其检查了体内‘三代情灭蛊’的情况,果然发现了之前境界低时没有发现的变化。

    这个变化,倒不会增加苏叶天除掉蛊的难度,只会有些为难‘中蛊者’就是了。

    就是不知唐龙另外两个女儿,唐冰儿和唐芊儿,体内的蛊会否也产生了这样的变化啊,一个还好说,要是三个都……那可真是折腾人了啊。

    苏叶天用眼罩把双眼遮住,闭上眼睛,睡着了。

    “喂!瞌睡虫,别睡了,到地了,下车了!”唐蛮儿在一旁戳弄着苏叶天。

    “唔。”

    苏叶天将眼罩拉下,只见车辆停止一个豪华的广场上,整个广场的地面用纯白色地砖铺就,墙壁,围栏,装饰物等,全部是顶级规格,还有数个大型喷泉,人工草坪,完全可以当作一个观光景点。

    路两旁侍立着西装笔挺的男子,路中央是一张长方形红色地毯,自苏叶天所处的车门而起,一直蔓延到视线尽头……

    “恭迎叶天先生驾临‘龙吟山庄’!”这呐喊声回荡在天际。

    龙吟山庄,唐龙所率领的江南省江南市唐家宗家栖息的庄园,怀抱1200公顷后生态山地资源,2公里长的自然山溪流水流淌其中,别墅临水而建,山林、溪流、瀑布、拱桥、别墅,广场,泳池,温泉相印成趣。

    其本身就是华夏国屈指可数的园林艺术瑰宝,也无怪唐蛮儿笑话四海市唐家的宅子风一吹就会倒了,这龙吟山庄,果是气派不凡。

    只不过,这龙吟山庄就算再壮阔十倍,也难入苏叶天的眼啊,这种规格在他闯荡过的三竦世界,只是修士的标配啊,比起豪华程度,修士更看重其实际价值,天聚祥云,地涌金莲,灵气浓郁,可令修炼事半功倍的洞天福地,才是首选。

    上一世苏叶天在三竦世界闯荡时,居住在‘三荒禁地’,三荒禁地位于神,魔,妖三族疆域交接的三不管地带,不属于任何一方。

    仙魔妖三者栖息之地天地规则各不相同,异族踏入后,各方面都会被削弱,这三者交接处规则更是混乱,任何一方踏入都是自寻死路,但拥有轮回天目‘无道之力’的苏叶天,正是例外。

    他占据三荒禁地,创立‘天道宫’,接壤三族,抑制着三族的战乱,制衡着整个三竦世界,可谓是前所未有的壮举。

    其实,苏叶天不是一个喜好和平的人,他额上寄宿的轮回天目,时刻渴望着战争的到来……怎奈他的三位小娇妻,暗天魔后,火蝶郡主,灵池幻仙,各自在魔妖仙三族中身居高位,所以三竦世界的和睦,关系到他家庭关系的和睦,家和万事兴,是何时何地都不变的道理。

    苏叶天下车之后,和唐蛮儿一道走上了红毯,唐蛮儿一直观察着苏叶天的反应,却见后者神色淡定如常,不禁撇了撇小嘴,有些不乐意了,但转念一想:也许是因为没见过这么气派的地方,因为惶恐和感动,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吧。

    “喂,我家这龙吟山庄可好?比起你住的那个破房子,是不是气派多了!”唐蛮儿挺着胸脯道,等待着苏叶天夸奖。

    “唔,马马虎虎吧,作为地球人来说,已经很不错了。”苏叶天淡淡地说道。

    “那你到底是哪个星球上的人啊喂!”唐蛮儿没好气地说道。

    “是啊,我到底算是哪个星球的人啊……”苏叶天还真被问着了,摩挲着下巴陷入了思索中。

    真是不可理喻的大笨蛋啊,宗师都是这样的大笨蛋吗?唐蛮儿翻了翻白眼,心下吐槽着。

    “哇,大伯,二伯,大姐,二姐!”唐蛮儿兴高采烈地说道。

    苏叶天循声望去,只见红毯尽头,站着四人,中间是两名中年男子,两边是两名年轻女子。

    中间站位稍稍靠后的那中年男人,梳着大背头,油光满面,眉宇和唐龙相似,却不同于唐龙的道骨仙风,果敢刚毅,而是充满了些油滑和奸诈之感。

    通过唐龙先前的描述,苏叶天已经猜出了他的身份,唐龙的二儿子,唐豹啊。

    而且,这个人似乎命不久矣了啊。苏叶天深深看了那唐豹一眼,然后将目标转向一边。

    只见唐豹旁边那芊细娇小的女子,约莫十八岁年纪,皓臂如玉,美腿无暇,童颜**,小脸玲珑剔透,五官亦无任何瑕疵,眼角一泪痣更添性感,鼻梁上那小巧眼镜,与那知识女性特有的清冷相配,天衣无缝,芊芊如玉,唐芊儿是也。

    中间那站位稍稍靠前的中年男人,高大魁梧,不苟言笑,虽人到中年,精气神之鼎盛,丝毫不下二十岁的小伙子,往那里一站,就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那可不是身板魁拔就行得通的,他气场之强,不容小觑。

    若单论修为高深,此人怕不在唐龙之下,地位更是比一旁的唐豹要高一些。

    那此人应是唐龙长子,唐虎无疑了。

    那站在唐虎右手边,气场同样强大,身后背着一把古朴长剑,身材高挑,冷艳无双,寒冷到这盛夏都感到一丝凉意的劲装女子,就是唐龙的大孙女,唐冰儿了。

    在苏叶天打量他们时,他们同样也在打量着苏叶天。

    唐豹见苏叶天身上穿的都是地摊货,脚下还踩了双,球鞋,心下冷笑:呵呵,如此兴师动众去请个人模狗样的江湖骗子回来,连看不看就我们体内被下了蛊?老爷子竟也相信,怕真是老眼昏花了啊。

    唐芊儿面无表情,那双眸子在苏叶天脸上淡淡一扫,就移开,不再关注。

    谈不上讨厌,也谈不上对眼,总之就是无感就是了,唐芊儿是知识女性,只一眼就确定这个男人和她没有任何交集,至于他是不是什么宗师她才不关注,她对武刀弄棒的一点不感兴趣。

    唐冰儿死死盯着苏叶天,那眼神恨不得将他看穿,身为一个嗜武如命的武痴,对她而言,武即是正义,武即是生命,她对自己的天资和努力怀有强大自信,听闻有这么年轻的宗师存在,她不认同,不相信,除非,打到她心服口服。

    而唐虎上前一步,一双虎目,凌厉地注视着苏叶天,眼神流转着寒芒。

    苏叶天感受着唐虎身上不善之意,双手插兜道:“你那凶恶的眼神,是为何?”

    唐虎凌厉地注视着苏叶天:“家父唐龙尚未归,这唐家由身为长子的唐虎,也就是在下主事,不管家父对先生评价如何高,终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要成为我唐家的贵客,首先证明你的资格!”

    “哦,如何证明?”苏叶天幽幽道。

    唐虎背在身后的手指一勾。

    唰!

    三十名生龙活虎的武师,各持刀柄呼啸而来,将苏叶天团团围住。

    “很简单,将我唐家这三十名身怀内劲的顶级武师,放倒便可……”唐虎震声道。

    苏叶天歪了歪脖子道。

    “这些人根本就不够看的,在本座面前,只能充当炮灰,不若,你,连同你身边那个一脸凶恶的小丫头(唐冰儿),一起上吧……”

    “什么!?”一语激起千层浪,不论是夹道而立的千名唐家侍从,还是三十名生龙活虎的内劲武师,还是以唐虎为首的唐家核心,都被苏叶天那狂放不羁的话语惊到了。

    “他不过是个尚未弱冠的少年,竟称呼已经二十岁的冰儿大小姐为‘小丫头’?那老气横秋的口气,他以为自己活了多少年了!”唐冰儿的贴身侍女们当即听不下去了。

    “唐虎老爷早已跻身五气朝元多年了!离修出暗劲只差一步之遥,宗师之下鲜少有敌手,再加上唐冰儿小姐‘三花聚顶’近乎圆满的内劲,配合凌厉的唐家剑法,又有三十名或小周天,或大周天的武师助阵,就算是对战真正的宗师,都未尝不能一战,此子顶多算是少年宗师,就算境界到了,年龄限制下,战斗经验又有几何?简直是太狂妄了!”

    而不少对武道颇有涉猎的明眼人们,此刻都暗暗摇头,对苏叶天失望不已。

    “喂,你没搞错吧,我大伯比上了年纪的爷爷还要厉害,大姐配合上剑法,战斗力怕是也不逊色于爷爷,这三十名师傅最弱的都比之前的我还要厉害,最强的甚至比阿麟还要厉害,你再怎么厉害,也太勉强了!”

    唐蛮儿秀眉微蹙道,不过她神态流露出隐隐关心之意,显然是担心居多,她内心不希望苏叶天出丑。

    “虽然很难以置信,但看叶天先生胸有成竹之貌,必是有相当把握,我等还是静观其变吧……”唐麟深沉地说道。

    “叶天先生,你此话当真?”唐虎眉头悬针纹紧锁,虎目逼视着苏叶天。

    “快,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唐蛮儿急忙小声提醒。

    “我苏叶天两脚踏天,言出即是真理!”苏叶天掷地有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