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11章 叶天在哪,哪里就有惊喜!
    厨房中,韩雅柔系上了围裙,看着冰箱中琳琅满目的食材。

    “不能让叶天天天吃外面买来的饭了,那样营养会不均衡的,叶天喜欢吃什么呢?我记得上次买的咖喱饭他特别爱吃,那就亲手做咖喱给叶天吃吧。”韩雅柔嘴角勾起一抹动人的微笑。

    回过头,她发现苏叶天正站在厨房的门口。

    “呀,叶天,你回来了呀,我买了很多食材,今后就由我来下……”

    “雅柔,我有点事要离开一段时间。”苏叶天突然郑重地说道。

    “怎么,这么突然?”韩雅柔失落不已。

    “嗯,抱歉,之前没有告诉你,多谢这段时间的照顾,这个你留着吧,里面有将近三万块。”苏叶天摸出那张银行卡递向韩雅柔。

    “不行,我不能收,这样不就搞得我,我,我被叶天包养一样吗。”韩雅柔坚决地说道。

    “再说我有手有脚的,可以凭借能力养活自己,这钱是阿姨给你的吧,你乱花的话,阿姨会伤心的,自己留着吧,叶天。”

    苏叶天微微一笑,将银行卡收了起来,看向韩雅柔脖子上挂着的一个玉坠,将手伸了过去。

    “啊,叶,叶天,你……”韩雅柔当即紧张地红了脸,带着胆怯和期待闭上眼睛。

    苏叶天轻轻抓起那玉坠,那玉坠是真玉,却算不上贵重那种。但对韩雅柔来说却很珍贵,是她去世母亲留给她的东西。

    嗡!

    苏叶天指端将柔和光芒输入玉坠中,那光芒正是精醇至极的灵气,玉石之所以值钱,是因为它们受天地灵气滋养,贴身佩戴可以养人,这块玉坠现在已经价值斐然了。

    更重要的是,只要韩雅柔戴着这玉佩,苏叶天就能感受到她的生命体征。

    韩雅柔感觉眼前有光芒在晃动,又有沁人的暖流涌入身躯,不禁好奇地睁开眼,发现了苏叶天手指发光奇妙的一幕不禁瞪大了眼睛。

    玉佩闪烁几下后光芒内敛,苏叶天轻轻松开手。

    “这是一点饯别礼……”说完,苏叶天转身。

    “叶天,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听到呼唤,苏叶天微微顿足。

    “仔细想想,你当时明明什么都没做,那些追我的乞丐就倒下了,还有那时也是,后面的车子撞过来,你的反应那么快,再加上刚才……”韩雅柔越想越觉得邪乎。

    苏叶天转过身来,魅惑一笑,作了个噤声的手势。

    “嘘……这是个秘密,不要告诉其他人,其实我是个重生的魔神~我已经活了好几万年了。”

    闻言,韩雅柔猛地怔住……

    “咯咯咯,讨厌,叶天你怎么这么逗,说的那么认真,我差点都信了。”然后韩雅柔捧腹大笑了起来。

    “就是这样。”苏叶天摊摊手一笑,向门口走去。

    “叶天魔神,你,还会回来的吧?”韩雅柔不笑了,注视着苏叶天的背影,眼神颤动着。

    “那是自然,这里是我出生的地方,也有我想要保护的人……”说完这些,苏叶天不再停留,离开了房间。

    小小的出租屋,两个人显得拥挤,一个人时,却又显的空旷,韩雅柔蹲在玄关抹着眼泪,身上还围着围裙,不过当她站起时,擦干了眼泪,露出积极向上的笑容。

    “好,重新去找个工作吧!不能让叶天失望啊!”

    “久等了~事情已经办完了。”

    苏叶天回到了车上,只见唐蛮儿一言不发,双膝盘坐在后座上,小脸严峻地闭目打坐。

    在车上练功吗?真是勤奋啊,苏叶天心想着。

    “唐三小姐不论是练功和是修业都十分勤勉,不想落后于她的两位姐姐。”唐麟正色道,同时发动了车子,车队继续出发,时间是傍晚。

    “哦,这样啊。”苏叶天淡淡地回应一声。

    “宗师年纪与唐三小姐相仿,却有如此成就,敢问师从何人?”唐麟又问道。

    “哦,没有师傅,自学成才。”苏叶天望着窗外,淡淡地说道,这是实话。

    唐麟沉默,心想:不愿意自报家门吗?想来也是,能调教出如此年轻的少年宗师,定是不出世的大能,搞不好是那种传说中的存在,很注重耳根清净,定不愿外人打扰,有机会再探寻罢。

    “路途遥远,宗师需不需要餐饮?”唐麟又问道。

    “不需要,修炼至我所在的层次,就算不吃不喝,也没有任何问题,光是吸收外界能量,就足以维持生机……”

    苏叶天淡淡地说道,这句半真半假吧,苏叶天现在炼气四重,可没到不吃不喝就能活的地步,但轮回天目给了他不一样的精彩,

    唐麟沉默,心想:就算是宗师,也该吃饭才对,那种已经‘辟谷’的大能,只存在于传说中,虽然他有些真材实料,但总感觉有些可疑啊。

    “听闻宗师先前一眼看出首长(唐龙)体内存在那恶蛊的底细,甚至翻手除却,想必对苗疆蛊术颇有涉猎,可否也认识为首长施加这恶蛊的人呢……”唐麟余光通过后视镜深长注意着后排的苏叶天。

    是的,他作为唐龙的警卫员,自然要处处为唐龙安危着想,唐龙和唐蛮儿在外散心,恰好遇到这么一名神奇少年,令他不由地心生疑窦,怀疑那并非偶然,而是别有用心之人安排的‘巧合’,那样可就细思恐极了,搞不好是有什么惊天阴谋,但调查苏叶天履历后,似乎没有这种条件,眼下听苏叶天话语可疑,那种猜测再度萌生。

    “哦……认识啊。”苏叶天淡淡地说道。

    唐麟瞳孔陡然一缩,眼神也变得凌厉。

    “哦?可否说得仔细些……”旋即,他不动声色道。

    “唔……”苏叶天认真想了想。

    “那人体长三丈,头生双脚,背生双翅,牛首蛇身,以三戟叉为法器,操纵上古禁咒,以星球为载体寄养‘蛊母’,被寄养‘蛊母’的星球会在一甲子年中逐渐被吸去生机,草木腐朽,生灵寂灭,至一百年,星辰陨灭,蛊母降世,那人前来便会前来将蛊母回收,可不巧被我撞见,连人带蛊一并轰杀了。”苏叶天一本正经地说到最后,还打了个哈欠。

    “叶天先生,恕我直言……我感觉你可疑到了极点!”唐麟话语冰冷地说道,握方向盘的手紧了紧。

    突然,苏叶天神色微变,他看见一旁的唐蛮儿小脸上虚汗淋漓,脸色红一阵青一阵。

    “停车。”苏叶天对唐麟说道。

    唐麟眉头紧皱,没有照办。

    “我说停车。”苏叶天不耐道。

    唐麟已经彻底确定苏叶天有问题,更没有选择停车!

    喀!

    苏叶天翻手将身旁防弹玻璃拍成碎片,单手提着唐蛮儿的肩膀飞身而出。

    唐麟大惊,不好!他要挟持蛮儿小姐当人质!!

    叱!

    唐麟一脚猛踩刹车,车子急停,同一时间……浩浩荡荡的唐家车队全部停车,那五六百名西装大汉尽数涌出,摸出手枪向着苏叶天围去。

    苏叶天此刻在空中滑翔,双目扫视下方,见一处空地,携着唐蛮儿飘然而下,盘膝坐于她身后,双手翻飞后按在唐蛮儿后背上,滔滔热流涌入。

    “唔!”唐蛮儿身躯猛地一震,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蛮儿小姐!!”唐麟和黑衣大汉已经围了上来,正欲上前救援,却惊骇地发现,以苏叶天和唐蛮儿周身十丈为界,似存在着一道无形气墙,任他们如何用力都被死死排斥在外。

    “麟副官,这如何是好?要开枪射击吗??”

    “不可!只要三小姐还在他身边,就不能开枪射击,让开,让我来!”唐麟爆喝一声,将穿在身上的黑色中山装脱下,众人纷纷让开一条路。

    “呵呵,宗师是吧,我唐麟不才,今日就领教下!”

    轰!

    唐麟额头青筋暴起,一个箭步冲上,青砖之上登时现出一个极深脚印,只见他步履如风,残影随行,至苏叶天十丈外时,他手掌赤红散发着热浪,收引蓄势之后,大“喝”一声,猛地拍出!

    轰!

    一重气浪炸裂开来,唐麟身前的阻力锐减,他虎目一亮,一口气冲上一丈,而后续而来的阻力,是之前数倍不止,唐麟使劲浑身解数都无力化解,终是如同断线风筝般被震飞出去,在地上翻滚数周,爬起时,衣衫破碎,满脸震怖!

    “仅仅是外放的气场,就令内劲‘大周天’的我,使尽浑身解数,连近身余地都没有,这就是宗师的力量吗?太恐怖了!若他想取我性命……再容易不过,却没有,莫非。”唐麟眉头一皱,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麟副官!”黑衣大汉涌了上来。

    “我没事!”

    “事到如今,强攻吧!”

    “不可妄动!”唐麟喝止众人,深深望着苏叶天,以及面色逐渐恢复血色的唐蛮儿。

    “果真如此,是蛮儿小姐练功过于心急走入岔道,苏叶天先生在第一时间发现,并采取措施,我却!我竟如此浅薄!这次要不是叶天宗师在此,蛮儿小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有何面目去见首长啊!”唐麟紧攥着拳头,痛定思痛!

    “呼。”

    苏叶天缓缓收了手掌,唐蛮儿睁开双眼后,不可思议地感受着自己的身体。

    “咦?我的内劲……”

    “你刚才内息紊乱,我帮你梳理了梳理,顺便帮你把全身经脉打通,你现在的功力,已经是先前十倍不止了。”苏叶天平淡地说道。

    “十,十倍不止!?”唐蛮儿眼瞪得滴流圆,难以置信。

    唐麟大步走上前去,捏住唐蛮儿的手腕,细察之后,内心的震撼已经不能用语言形容了。

    “大,大周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