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10章 莫欺年少,试看天地翻覆!
    唐强和唐火火四处张望着,想确定让宗家成员毕恭毕敬的苏叶天大宗师到底是何许人,怎么会和那个一无是处穷小子的苏叶天同名同姓,没错,即便铁的事实就摆在眼前,打心底不愿接受的人们也会假象出各种荒诞的‘巧合’维护自己傲慢的‘偏见’。

    但,站在这里的,只有如假包换的苏叶天,他们眼中一无是处的穷小子……

    所以,死性不改的他们,当即寻找其他借口。

    “那,那个,唐三小姐,是,是不是哪里搞错了啊,一定是重名了吧,四海市人那么多,有一两个叫苏叶天的人也不奇怪啊,一定是找错人了,这种一无是处的穷小子,怎么可能会和名满华夏的唐龙老爷子产生交集啊……”唐强牵强地扯动着嘴角。

    “对啊对啊,一定是重名了,苏叶天!这仅仅是巧合罢了,你可别想着冒充,唐三小姐的眼睛可是雪亮的,绝对不会上你的当!”唐火火鄙夷地瞪着苏叶天,警告他道。

    “叶天先生,我们又见面了,爷爷记挂着先生的恩情,但年事已高,不便长途跋涉,还望理解。”这时,唐蛮儿无视两人的话,走上前来,一反常态地客气道。

    但心里想的却是:哼,虽然很讨厌这个家伙,但分家的人看起来更讨厌,本姑奶奶就给足你面子好了。

    而苏叶天虽然奇怪唐蛮儿为何不刁蛮了,但他却是那种人辱他一丈,他辱人三丈,人敬他三尺,他敬人一尺的人,他所以当即也客气道。

    “哦,这个自然理解,若需要我登门,打个电话不就好了,何必如此兴师动众呢。”

    喂!你这个家伙还好意思说,你的电话打不通好不好!笨蛋!唐蛮儿心中已经冒起黑线了,却没有表现在脸上。

    “那怎么行呢,先生这种高人,施以逆天大神通,化解我爷爷数十年的顽疾,爷爷甚至评价先生为我唐家宗家开埠百年来最大的恩人,跟先生的恩情比起来,这小小的礼数又算得了什么?只憾时间仓促,路途遥远,不能举家来迎接。”

    唐蛮儿虽刁蛮,不代表她没有教养,相反,她受过良好教育,所以言谈举止得体有加,当然,还得看唐三小姐心情啊。

    “蛮儿小姐客气了,苏某即已到此,不如即刻启程吧,莫要耽误了正事。”苏叶天风度翩翩地说道。

    而这两人的对话,也彻底粉碎了唐强和唐火火的念想,哪里是重名的,又哪里是冒充啊,人家明明已经见过,且听唐蛮儿的意思,苏叶天甚至用高深莫测的手段治好了唐龙老爷子的顽疾,现在更是被宗家隆重迎接,显然还有‘更重要’的正事要办,唐龙老爷子那等人物,都把他当成佛供着,人家是深藏不露的香饽饽啊,哪里是什么一无是处的臭小子啊。

    唐强只感觉眼前一阵发黑,头晕目眩,但他好歹是经过场面的人,此刻还能强忍着。

    但唐火火可就不一样了,她胸口似堵着一块大石头,喘不过气来,脸火辣辣的,红一阵白一阵,脚下颠三倒四,若不是林若水搀扶着她,怕她就一头栽倒在地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唐火火不理解,不甘心。

    唐蛮儿余光一扫,将唐强和唐火火的目光尽收眼底,她嘴角一挑,抬高声调道。

    “动身之前,我爷爷曾说过,若是四海市唐家分家,确实对叶天先生照顾有加,为表诚意,愿意让其回归我宗家名下,叶天先生,你意下如何?”

    哗!

    唐蛮儿话音刚下,分家登时哗然,唐强更是双目圆瞪,双拳攥起,死死地盯着苏叶天,眼神中……竟浮现‘奢望’!

    唐火火更是无法接受,因为‘回归宗家’,这个她唐火火梦寐以求却难如登天的终极夙愿,竟只需要她打心底瞧不起的苏叶天,一句话就能实现。

    她之前还想着假如有一天她飞上枝头变凤凰,就更能把苏叶天彻底踩在脚下了,但现在……那种巨大的心理落差,让她恨不得抓着自己的头发放声嘶喊。

    偏偏,让她自己都痛恨的是,她竟隐隐希望苏叶天向着她说话,替她达成夙愿。

    唐火火用前所未有的暧昧眼神看着苏叶天,眼中荡漾着楚楚之色……就算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她仍旧把苏叶天当成了一个臭**丝——在内心偷偷爱慕着自己的,只要她给点甜头,就会点头哈腰的臭**丝。

    只不过……让她绝望的是,苏叶天甚至连眼都没往这转一下。

    “蛮儿小姐,唐龙老爷子怕是搞错了,我和唐家分家毫无瓜葛啊……”苏叶天淡淡地说道。

    轰隆!!

    唐强如遭雷击,脸色煞白……

    “告诉唐三小姐,你和我唐强,和火火,和我唐家毫无瓜葛!你的,明白?”这可是他唐强之前咄咄逼人地指着苏叶天的鼻子,亲口说的啊!

    是他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啊,也彻底葬送了家族的未来,若原来回归宗家虽难,但尚且有一丝希望,现在……这一丝希望之火,也彻底熄灭了。

    “完了,彻底完了,得罪了宗家,莫说是回归了,自身都难保了……”唐强的天已经塌了。

    唐火火更是面如死灰……但与其说真正击垮她的,是不能回归宗家,倒不如说是苏叶天从头至尾对她的不屑一顾。

    “呵。”但听闻苏叶天的话,唐蛮儿嘴角却勾起一抹小恶魔的笑,似乎这才是她想要听到的回答。

    “哦,既是毫无瓜葛,那我们也不便多此一举了,我回家后告诉爷爷,不用准备回归的手续了,那咱们就打道回府吧,叶天先生,请和我同乘一辆车。”

    唐蛮儿作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苏叶天得体地点了点头,与唐蛮儿一道上了车。

    至此时,唐麟和那五六百名西装男子方才直起腰板,然后风风火火地上了车,后队变前队,浩浩荡荡地驶离落日大道,只留下唐家分家一干门人呆若木鸡,噤若寒蝉……

    “火火!”

    突然,林若水惊叫一声,唐火火竟是面色煞白地瘫倒在地上。

    “老公啊,火火晕倒了!快,快想想办法!”林若水急忙求助唐强。

    然,唐强攥着双拳,一动不动地伫立在那里,望着绝尘而去的宗家车队。

    ‘噗’得一口老血吐了出来,昏厥在地。

    “老公!!火火!!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把他们送去医院啊。”林若水对着唐家分家家丁喊道。

    登时,整个四海市唐家鸡飞狗跳了起来。

    待将唐强和唐火火送去医院时,林若水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她的好闺蜜,苏叶天的妈妈苏叶打来的,想也是问苏叶天和唐火火怎么样了吧。

    林若水回想着自己之前的谎言,和之后的种种,不禁自嘲一笑,将电话挂断了。

    “自作孽,不可活啊,小叶,我已经没有资格做你的闺蜜了,小天,现在阿姨高攀不起的人,是你啊……”

    正所谓一步走错,满盘皆输,就是这么个道理吧。

    今日之事,便是曾经如日中天的四海市唐家,日渐式微的起点,而苏叶天和唐火火之间的纠葛,并未因此而中断,但毫无疑问,今日之事,足以改变唐火火一生了。

    唐蛮儿和苏叶天乘坐的红旗l5轿车上,上了车,刁蛮任性的小公主唐蛮儿本性毕露。

    “哼,之前只是看在你对爷爷有恩情的份上,才破例给你面子的,你可不要真以为本小姐很敬重你,你这大色狼宗师!”

    “啊,这样我就放心了。”苏叶天双手捧着后脑勺,歪着脑袋看着窗外的风景,纨绔一笑道。

    “哈?你放心个什么啊!”

    “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呢。”

    “什么!?大胆苏叶天,本小姐在你眼中,就是这么阴暗的人吗?”唐蛮儿气呼呼地说道。

    苏叶天突然转过脸,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唐蛮儿。

    唐蛮儿突然怔住了,近距离看,苏叶天这张脸还挺秀气的,而且那深邃的眼神,好似这世上最神秘的宝藏,让这个年纪的少女,很容易被吸扯进去。

    “你,你看看,看什么呀……你!”唐蛮儿脸红心跳道。

    “真像啊……”苏叶天感慨道,唐蛮儿的神态举止,一颦一笑,像极了他曾经珍惜无比的弟子叶灵儿了。

    “你这家伙,怎么光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就不能好好和人交流吗?”唐蛮儿抱怨道,但脸上依旧残留着红霞。

    苏叶天神秘一笑转回脸去,更惹得唐蛮儿瘪嘴连连,却对眼前这个少年,不由地更加好奇了。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苏叶天问道。

    “那还用说了,我们唐家在江南市的庄园啊,特别气派呢!比你住的破房子气派多呢!”唐蛮儿洋气道。

    “哦,能不能等一会,我有点事情要去办。”苏叶天说道。

    “什么事情,不能让人代办吗?”

    “一点私事,不会耽误太久。”

    “喂,你该不会打算偷偷跑掉吧。”

    “不会,放心好了,就在这里等我就行。”

    叱。

    车子停下,苏叶天下车……唰得闪身消失在原地。

    “哇!!突然就不见了,我眼花了吗??”唐蛮儿揉了揉眼睛。

    “这种诡异莫测的身法,果然不是等闲之辈!”负责开车的唐麟双眸为之一凛道。

    唰!苏叶天以肉眼不见的超高速穿行着,在临走之前,他得去跟‘韩雅柔’道个别啊,毕竟人家对他照顾有加,不能不辞而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