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7章 天道轮回,苍天曾饶过谁?
    唰!

    前方的苏叶天察觉动静不对,直接揽着韩雅柔的腰肢闪现一边。

    轰!

    车子飞速驶过,韩雅柔吓出一身冷汗。

    “**!”坐在路旁宝马车中看着这一幕的钱涛一拍方向盘,怒骂一声。

    副驾驶上的史孟菲,更是恶毒地盯着两人,呲!她陡然一惊,因为,苏叶天竟是转过脸,嘴角带着莫名深邃的笑容,向她看了一眼,那笑容,却让史孟菲有心惊肉跳的感觉。

    绝,绝对不能让他活着!史孟菲心中惊骇。

    “你,没什么事吧?”苏叶天问韩雅柔道。

    “没,你又救了我一次,你真是我的福星啊,叶天。”韩雅柔抓着苏叶天的胳膊不放,依赖地说道。

    这次倒真不算救,苏叶天明白,刚才那辆车是冲着他来的,但令他愤怒的是,钱涛和史孟菲,竟恶毒到连韩雅柔都不放过。

    “看来,这几天你运气确实不太好,在家里别出去了呗,钱的事,我来解决好了。”苏叶天淡淡地说道。

    “嗯。”韩雅柔这次,却乖巧的点了点头,论年龄是苏叶天较小,但韩雅柔在他身上,却找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和依赖感。

    两人回到了出租屋中,韩雅柔去洗澡了,而苏叶天则借韩雅柔的手机,给他妈妈苏叶打了个电话。

    “小天啊!听你林阿姨说,你和火火闹别捏了,怎么回事?妈昨天打电话一直打不通,急坏了,生意都没心思做了,正准备开车赶回四海市呢!”电话那头,传来母亲苏叶那焦急的声音。

    永远不需想起,永远不会忘记。

    妈。

    即便苏叶天早已练就了一副铁石心肠,经历那么多年,再次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都不由地百感交集,好似从魔神真正地回到了那个小小的少年,不知觉……眼眶有些湿润,一时也没有答话。

    果然……人世最深刻,莫过于十月怀胎,十年养育的母子情啊,对从小没有体会过父爱,甚至一度对父亲只有恨意的苏叶天,更是如此啊。

    “喂,小天,你怎么不说话呢!?”苏叶声音更加焦急。

    “噢,妈,没事的……我手机丢了,所以用的朋友的手机。”苏叶天调整一下心绪后,用平和地声音回答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妈就怕你出了什么事……在唐家,住的不习惯?”苏叶长长舒了一口气然后问道。

    “还好吧,林阿姨对我不错,但火火对我似乎有很大的偏见,所以我觉得,自己生活也挺不错啊,尽早独立比较好呢。”苏叶天轻描淡写地说道。

    “唉,你这孩子啊,既然住不惯的话,为何不早和妈说呢?妈工作忙,没时间多照顾你,才让你寄住在唐家的,也怪妈没有考虑好你的情况,妈这就回去,一切给你安排好。”苏叶有些自责地说道。

    “不用了,妈,你不用刻意回来了,你工作那么忙了,好好休息,晚上开车不安全,这边的事,我自己能处理好的。”苏叶天温情地说道。

    “你这么体谅妈,妈很欣慰,你现在住在什么地方?”

    “一个朋友家里。”

    “男的女的?”

    “额,这个。”

    “叶天,我忘了拿毛巾,帮我拿一下毛巾。”这时,浴室中突然传来了韩雅柔的呼唤。

    “小天,妈刚才听到女孩子的声音……”苏叶的声音,突然耐人寻味。

    “啊,妈,这。”

    “没事,小天长大了,好好对人家,别让人家受了委屈……”苏叶明显已经误会了。

    “妈,你真的误会了。”苏叶天不禁都叹服,果然无论什么时候,最棘手莫过于老妈啊!

    “好了好了,快给人家送毛巾吧,对了,妈在老家还留了一张银行卡,是之前为以防万一用你的身份办的,密码是你的生日,里面还有三万块钱,够你应付的了,钥匙就在门口的花盆底下,你自己去拿就好。”

    说完这些,苏叶就挂断了电话。

    “妈。”苏叶天拿着手机,久久无法平静。

    在这一刻,他开始真正庆幸这第九世,也是最后一世的重生,能回到少年之时。

    而他也有了第一个迫切要实现的愿望。

    ——那就是报答母亲苏叶,对自己的养育之恩,另外任何曾经或今后试图对母亲不利的人,都绝不放过!

    “叶天……”浴室中,韩雅柔再度呼唤。

    “来了。”无奈,苏叶天给韩雅柔送去毛巾。

    浴室的门拉开,韩雅柔伸出手来……从门开的缝隙中,苏叶天不小心看到她光洁的侧身,一时有些莫名。

    韩雅柔红着脸将毛巾接过,然后闭上门。

    苏叶天坐在沙发上想着一些事情,不多时,韩雅柔围着浴巾走了出来,脸上还残留着些许红霞。

    “那个,叶天,晚上你不要睡沙发了,到,到床上睡吧。”韩雅柔红着脸道。

    “我睡床,你睡哪?”苏叶天抬眼,想当然地问道。

    “我,我睡里头,你睡,外,外头。”韩雅柔脸更红了。

    苏叶天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韩雅柔。

    “我,我觉得叶天果,果然不是坏人,所,所以……就算睡在一张床上,我也放心。”韩雅柔双手食指指肚顶在一起,扭扭捏捏道。

    “赫赫。”苏叶天却是淡淡一笑。

    “啊,怎,怎么了吗。”韩雅柔娇羞道。

    “没什么,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不过,我不习惯和别人睡在一张床上,所以,我还是睡沙发就好了。”苏叶天平和地说道。

    “哦,这样啊。”韩雅柔脸上浮现淡淡失落。

    “我,我晚上睡觉不关门,你什么时候想睡床了,就,就过来。”小声说完这些,韩雅柔红着脸小跑着进了自己的房间。

    苏叶天无奈地一笑摇了摇头。

    然后,闭上眼睛,他开始修炼……天蒙蒙亮时,他在仙魔妖三道的跻身炼气三重,只要再进一重,就有能力诊断唐蛮儿的三代情灭蛊产生何种异变了。

    只不过,炼气三重到四重,难度比之先前稍大,离约定的时间就快要到了,苏叶天决定专心致志地攻克。

    翌日韩雅柔在家中休息,苏叶天回了一趟自家老宅,将母亲留下那张银行卡拿了,去银行取了些钱,买了些生活必需品回来,然后就开始专心致志地修炼。

    他在修炼之时,四海市唐家,唐火火的母亲林若水正和苏叶天的母亲苏叶通完电话,知道了苏叶天没事的事情。

    “人呢?还打算回来?”

    一旁正在看着报纸的唐家家主,也就是唐火火的父亲,林若水的丈夫‘唐强’冷冷问道。

    “不回来了,苏叶另有安排。”林若水微蹙着眉毛说道。

    “哼!走了省事,一无是处的穷小子,看着就碍眼!”唐强冷哼道。

    “别那么说,叶天那孩子平庸是平庸了点,但品质很不错啊。”林若水皱眉道。

    “一无是处的人,就只剩下品质了呗,可惜没什么用啊,要给火火找对象,首先考虑的是家世,能不能让咱们唐家如虎添翼!我看钱家的大少爷钱涛就是首选啊!”唐强不以为然地说道。

    “钱涛,那小孩心思太花,不会真心对咱家火火好的,我反对。”林若水冷淡地说道。

    “这些儿女私情都是次要,让四海市唐家分家,尽快回归江南市唐家宗家才是正道啊,唐龙老爷子在军界的威望,那可是华夏屈指可数的……”唐强这么说,意思就是说以家族利益为重了。

    林若水眉头一皱,心想:绝对不会让火火成为家族利益的牺牲品。

    此时,在四海市郊外依山傍水的一栋别墅中,唐龙拄着拐杖,在古香古色的房间中品着茶水,而唐蛮儿百无聊赖地坐在一边。

    “爷爷,那个苏小……苏先生的电话,还是打不通吗?”唐蛮儿摇晃着小脚,差点说成苏小子。

    “嗯,不过无妨,我已经拖人去调查先生的下落了。”唐龙轻轻呷了一口茶水说道。

    “哼,不会是故意给了个假号码吧!”唐蛮儿冷哼道。

    “荒谬,先生何等高人,岂会信口开河,定是另有隐情。”唐龙反驳道。

    叮铃铃。电话响了,唐龙放下茶杯,接听电话。

    “嗯,嗯?这样啊,好,我知道了……你让人准备准备,要气派隆重,但不要暴露我们的目的,明白?”听对面说完后,唐龙交代道。

    嘟。

    挂断电话。

    “怎么了?爷爷。”唐蛮儿问道。

    “调查出苏叶天先生下落了,他是四海市水木中学高二的学生,寄住在这四海市的……唐家。”唐龙话语和面色皆带着些许复杂,以及惊诧之意,显然这事也出乎他的预料。

    “四海市唐家?那不是咱们江南市唐家,在江南省内的分家之一吗,在分家中排名还是垫底的,苏叶天寄住在那里?他是有多穷啊……哈哈哈!”唐蛮儿却是抚掌笑道,倒不是刻意地去嘲讽,是从小养尊处优养成的习惯罢了。

    “头发长见识短,以苏叶天先生的能耐,若是他有那个意思,莫说是这江南省,就算全国,乃至帝京的大家族,绝对重金礼遇,这样的高人,已经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其价值的了,能被咱们遇上,那是几百年修来的福分吶,若是这四海市唐家分家,对叶天先生照顾有加,那为了示好……让其回归宗家,也是必要之举啊。”

    唐龙感慨地说道,同时已经决定,如果有必要,就让四海市唐家分家归宗。

    “嘁,瞧爷爷一副捡到宝的样子,对了,爷爷之前是让宗家的车队去迎接了吧,我正好闲着,也跟着过去可以吗?”唐蛮儿突然发问道。

    “你?过去干嘛……”唐龙呷了一口茶水。

    “去见识见识最底层的分家什么穷酸样子。”唐蛮儿本想这么说,但好在是改口了。

    “去亲自‘迎接’苏小,咳咳!叶天大师啊!”唐蛮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去可以,但不得无礼,明白吗?”唐龙嘱咐道。

    “好好,明白明白……嘿嘿。”唐蛮儿大眼滴流一转,鬼马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