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6章 双手插兜,叶天邪魅一笑!
    几名乞丐一同瞪向苏叶天。

    “小子,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苏叶天没有说话,同样的话,他没有说第二遍的习惯。

    乞丐见苏叶天不说话,摩拳擦掌地走上前去。

    就这样一秒钟后,几人如死狗伏地。

    那女子瞠目结舌。

    苏叶天蹲下身,将手伸向那女子红肿脚踝。

    “不,不要……”女子本能地抗拒。

    “别动。”

    苏叶天掌心释放一股柔和暖流,女子红肿的脚踝当即被治愈……然后,苏叶天松开了手,直起了身。

    那女子更加惊奇地看着苏叶天。

    “以后没什么事,别穿成这样在外面乱跑,自己能走就抓紧走吧……”苏叶天冷淡地说完,双手插兜离开。

    “等,等等,我叫韩雅柔,你,你叫什么?”女孩从身后叫住苏叶天,并自报名姓。

    “苏叶天。”

    苏叶天未驻足,未回头。

    “叶天,看你年龄不大,像个学生,怎么一个人在这桥洞里,是和父母吵架了,离家出走了吗?”

    苏叶天置之不理。

    “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通过沟通解决的,我上学的时候也和家里闹过别扭,自己跑去打工,回想起那时的自己,还真是幼稚啊……”韩雅柔喋喋不休。

    苏叶天驻足,皱眉,但未回头。

    这女人,怎么搞的?莫名其妙。

    他摇摇头再度起步。

    “后来我父母出了意外,我真后悔当初的不懂事。”韩雅柔落寂道。

    苏叶天刚起的脚步再次停顿。

    “所以,你也别和家里闹别扭了,快点回去吧……”

    苏叶天无言。

    “那个,要是你不愿回去,我也不好强求,你现在没地方住吧?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就,就到我那里住吧,在你回家之前,你的一日三餐和生活费我包了。”韩雅柔话音一转道。

    “呵,你就不怕引狼入室?”苏叶天回过头,玩味道。

    “不怕,因为,你不是坏人啊。”韩雅柔坚信地说道。

    这女人。苏叶天眉头微皱。

    “行吧,那先这样,日后我不会亏待你的。”苏叶天说道,他是认真的。

    “不用不用,你有那份心就好了。”韩雅柔此刻没有将苏叶天的话放在心上。

    就这样,苏叶天跟随韩雅柔到了她住的出租房,地方不大,一室一厅,家具家电倒有。

    韩雅柔为苏叶天准备了一些饭菜和水。

    “我先去睡一会,饭菜你将就着吃哈,无聊了可以看电视。”

    韩雅柔来到卧室,躺下就睡,苏叶天不禁摇了摇头。

    “真是个心大的家伙啊。”

    苏叶天吃完饭之后,就躺在沙发上小憩,身体自发吸收天地灵气。

    傍晚时,韩雅柔醒了。又穿上衣服准备去上班了,苏叶天躺在沙发上看着她。

    “抱歉,要让你在沙发上休息,我离开的时候,你可以睡床的。”韩雅柔歉意道。

    “没事,比起这个,你上班的地方在哪里?”苏叶天随口问道。

    “金城大酒店啊,怎么了?”

    “没什么。”

    “嗯,这些钱你用他去买些日用品什么的吧。”

    韩雅柔离开时,还在桌子上放了300元。

    苏叶天淡淡地看了一眼,闭上眼睛,开始修炼。

    半夜时,修炼出了一身汗,他洗了个澡后来到阳台,发现晾衣架上晒着各种颜色的内衣,苏叶天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拿起桌上的300元,苏叶天为自己买了一身外衣,然后叫了辆出租车,去了韩雅柔工作的金城大酒店,他要亲自确认下她工作的环境是怎么样的。

    金城大酒店座落在四海市较为繁华的一处商业街,按星级的话算是三星,消费档次也比较高,门口停车场内听着不少档次较高的车辆。

    “嗯?”

    苏叶天随意扫了扫停车场中的车子,突然发现了一辆很眼熟的宝马轿车,首先是车牌有些眼熟,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记性再好也不可能记住,真正令他确认车主身份的,是车身上非常醒目的喷漆,那喷漆的图案——正是男性殖器官,象征着这车主的品味。

    钱涛,四海市钱家的大少爷,这独一无二的喷漆,正是他无疑。

    钱涛正是苏叶天作为普通人以惨剧落幕的主要推手……曾经让苏叶天拼尽所有都无法与之抗衡的存在,也是最终让唐火火裸死浴室中的真凶。

    不过,在如今的苏叶天眼中,他仅仅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罢了,他现在没有兴趣去管他。

    苏叶天正欲移开目光,突然发现那辆宝马车有些不对劲。

    夯叱夯叱夯叱!虽然极其微小,但车身正富有节奏地震动着。

    “哇唔……”然后,苏叶天听到里面传来女人的叫声。

    总觉得,这女人的声音有些熟悉呢。

    苏叶天走到车跟前,透过挡风玻璃向里望去,眉头突然一皱……

    ——好家伙,史孟菲和钱涛正在用不可描述的姿势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不愧是贱男和骚女啊,找一块去了。

    苏叶天无可救药地摇了摇头,正欲转身离开……

    “操!看什么看,说你呢!有种别走。”车里传来钱涛气急败坏的骂声。

    原来,钱涛正在紧要关头,突然发现窗外有人影晃动,心里一紧,竟是一泻千里,心中窝火的他,自然气不过。

    苏叶天停下脚步,车里……钱涛和史孟菲正飞快穿着衣服。

    喀!

    门开了,钱涛和史孟菲冷着脸下车,正欲推搡,突然愣住了……因为他们认出了眼前的人是苏叶天。

    “呦,我刚好路过,打扰两位美事了?”苏叶天双手插兜,纨绔地说道。

    “呵呵,苏叶天……听说你被唐家扫地出门了,跑到这里要饭来了?”钱涛冷嘲热讽道。

    而史孟菲眼光更加寒冷,似乎是纠结于和钱涛车震竟被苏叶天撞见一事。

    “呵,这都被你发现了啊,如果我没记错,钱涛啊,你女朋友是林佳贝,是史孟菲的好姐们,史孟菲,你男朋友是程坤鹏,和钱涛是哥俩好,你们俩竟然搞到一起去了,我只能说……贵圈真乱啊!”苏叶天挠了挠头皮,钱涛和史孟菲面色铁青。

    “不过,我对你们这档子烂事不感兴趣,我去‘要饭’了,再见~”苏叶天摊摊手,就向酒店中走去。

    钱涛恶狠狠地盯着苏叶天的背影。

    “不能这么让他走!这贱人肯定会把咱们的事说出去的!”史孟菲更是恶毒地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反正现在连唐火火都把他扫地出门了,一条贱命没人在乎!今晚就让他死于意外好了!”钱涛说着,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苏叶天在酒店中远远地看着韩雅柔招待客人,全程都没有什么问题,稍感放心的苏叶天正准备转身离开,突然发现不和谐的一幕。

    喀!正在专心为客人倒酒的韩雅柔,突然从身后被撞了一下,酒水撒出,落在了客人袖子上。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为您擦干净。”韩雅柔急忙用餐巾擦拭。

    “小妹妹,我这身西装可是很昂贵的,今晚要穿着它出席重要活动,你这样令我很为难啊。”那客人皱着眉头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是不小心,您看怎么样才能让您消气……”

    “这事说大大,说小小,就看你怎么做了,今晚有时间吗?我看你形象气质很不错,要不要……”那客人抓着韩雅柔的小手,还嫌不够,要把手伸到她的大腿上。

    “客,客人,请,请不要这样,我,我愿意给您赔偿!”韩雅柔挣脱了客人。

    “赔偿,你赔的起吗?不识趣是吧,叫你们经理过来!!”那客人登时变脸拍桌子道。

    韩雅柔无助地站在那里。

    不多时,经理来了……向那客人一个劲赔礼道歉,狠狠瞪了韩雅柔一眼,然后把她叫了过去。

    当韩雅柔出来时,已经哭红了眼……

    酒店门口,苏叶天走到她的面前。

    “啊,叶,叶天,你怎么来了。”韩雅柔急忙擦擦通红眼圈,但欲盖弥彰。

    “没什么,过来走走,你怎么哭成这样了?”

    “是我太笨手笨脚了……”

    韩雅柔把原委说了。

    苏叶天没有忍心告诉她,在身后撞她害她洒酒的人,正是那客人指使的,虽然动机不清楚,反正不是什么好鸟……

    “呜呜呜呜,怎么办,我失业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份薪水不错的工作啊,我怎么这么的倒霉,早上被流氓追,晚上被炒鱿鱼,呜呜呜呜……”韩雅柔崩溃地哭着。

    “你现在还有多少积蓄?”街上,苏叶天问道。

    “本来还有3500的,昨天交了3000房租,还剩500,白天给了你300,还剩200,得赶快找新工作了,呜呜呜……”韩雅柔哭道。

    苏叶天和韩雅柔两人后方,有一辆面包车。

    “髯狗,看到前面的男的了吗?撞死他!”司机髯狗的耳麦中,传来钱涛恶毒的声音。

    “钱少爷,目标和一个女人走在一起,怎么办?”髯狗对着耳麦问道。

    “呵呵,一块撞死!你不要逃逸,就按正常交通事故,我会一如既往把你捞出来的!”钱涛冷笑道。

    “好嘞!绝对不留活口!”髯狗冷笑着,爆踩了油门。

    叱!车子全速冲上。

    “呵……”前方,苏叶天轻佻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