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5章 轮回天目,至高的神之力!
    唐火火彻底傻眼了,她望着苏叶天那无声的背影,浓浓的陌生和恐惧油然而生。

    这真是那个苏叶天?逆来顺受,低贱下才的苏叶天?

    苏叶天从倒地警卫身上踏过,向着门口走去。

    “站,站住!”唐火火不甘心地呐喊,却是有气无力。

    唰!

    苏叶天唰得回过头,唐火火噤若寒蝉,又是那种眼神,深邃到要把人心神吸扯殆尽的眼神。

    她浑身颤栗,再也不敢吱一声,苏叶天双手插兜向门外走去,身影消失时,唐火火绷紧的神经得以放松,双目涣散,软软地倒下……

    “绝对,不承认,苏叶天,我唐火火绝对不会承认你!”

    唐火火不甘心呢喃着。

    就这样,苏叶天离开了唐家,走时什么都没有带,所以他打算给妈妈苏叶时,发现手机也没在身上。

    苏叶天一怔,回头看了看唐家宅院的方向。

    “罢了,眼不见心不烦。”

    唰!

    夜深人静之时,身无分文的苏叶天来到一座桥洞下方,他准备在这里修炼一晚,然后再作下一步的规划。

    洞察四周,发现却无人烟后,苏叶天双目闭阖,盘膝入定。

    轮回天目·现!

    滋!

    只见,苏叶天的额头上,缓缓浮现一道缝隙,喀!缝隙向两边扩张,那是一只金光闪闪的竖瞳,其内成八边形排布着八颗黑星,此刻八星飞速旋转着,八星合围的中央突然浮现一个黑色圆点,八星旋转加剧,连成一圈黑线……

    咻!

    眼瞳中心的黑色圆点起伏不定,似有什么新生事物在经历破茧成蝶,轰隆隆!天空暗云密布电闪雷鸣……

    喀!

    某一瞬,金瞳黑色圆点处,第九颗黑星蕴育而出,金光璀璨到极致,八颗黑星停止旋转,一齐闪烁,似环绕着第九颗黑星的篝火……

    喀!喀!喀!外围八颗黑星逐一黯淡,最后第九颗黑星亦黯淡,只剩下边角轮廓,金光散去,竖瞳闭阖,缝隙消失,夜空恢复如常,一切就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

    苏叶天缓缓睁开了双眼……

    “自轮回天目觉醒以来,每轮回一世,天目即会献祭全部瞳力,拓展星星的上限,这是第九世轮回,也是我苏婆诃活的第十世了,终于将轮回天目进化到最崇高的九转,当这黯淡的九颗星逐一点亮,困阻诸天万界,亿万修士脚步的‘婆诃无量劫’,在本座之瞳下,将不堪一击!”

    轮回天目,只有苏叶天才具备的至高之力,初始状态下即具备逆天之力,也让当初的苏叶天初到三竦世界近乎横着走,引来诸般觊觎,甚至是大能们的围攻。

    在某次大劫杀中,他虽拼死逃出生天,却因受伤过重含恨而终,但那因那次陨落……他才更进一步解开轮回天目奥妙。

    唯有死亡才能触发的‘轮回转生之术’,触发后,就算是超越时间空间,让修士神形俱灭,从规则层面上彻底抹去的‘婆诃无量劫’下,都可以实现轮回转生。

    轮回之后,会跳跃到过去的时间重生,轮回一次,天目进化一次……但每次‘轮回转生之术’都有时间间隔,必须将熄灭的星星重新点亮,才能触发下一次,如果期间死了,那就真的死了,所以用自杀来催化瞳力进化这种事,苏叶天是不能做的,他性格也不允许他那么做。

    每一次轮回,他都认认真真地去拼搏闯荡,当成一次难得的试练,直到一切修士的尽头‘婆诃无量劫’,那是必死的劫难,也是三竦世界的未解之谜……

    大能修士修至临界点时就拼死压缩境界,生怕无量劫至一切归于虚妄。

    苏叶天却无所畏惧地并乐此不疲地攀登着顶点,他是万古岁月以来,唯一一个八次修炼至引动‘婆诃无量劫’存在(自重生第一世开始),因为在三竦世界中,除了婆诃无量劫外,已经不存在能杀死他的方法,身死是为了让轮回天目进化至极致。

    轮回天目九转并点亮至九星之后不会再触**回转生,九转既是极致,自此不死不灭,就算三竦世界毁灭,苏叶天亦不是毁灭!故圆满后,婆诃无量劫也挡不住他,他将跻身万古岁月以来,所有修士都无法抵达的那层境界。

    这是唯有持有轮回天目的他,才能实现的神迹。

    “不过现在的轮回天目虽有九星,瞳力却处于空虚状态,会随着我实力恢复逐步开启,现在能使用的力量,只有也只有轮回天目本身赋予我的‘三无之力’。”

    所谓三无之力,是苏叶天自身的命名。

    一曰无道之力,可以兼容世间一切性质的力量。寻常修炼者吸收天地灵气后,经仙,魔,妖三大系统转化为‘仙元’‘魔元’‘妖元’,仙元之力生生不息,魔元之力凶煞狂暴,妖元之力变化莫测,三者如水火不容,绝大多数的修士身修一道已是极致,虽有仙魔同修,妖魔同修者,但人精力有限,同修意味着平庸,终究是落了下成。

    然苏叶天自觉醒轮回天目之时,体内就开辟出三条经脉,灵气吸收容纳量非人可比,灵气入体,各行其道,互不冲突,转化为仙魔妖三者之力,并殊途同归交汇于丹田,这样就将性质水火不容的三道之力融合,完美继承了三者特性,还蕴育出全新的特性,修成的元,被称‘真元’,对他而言,仙魔妖三道,以及三道派生出的万道通通没有任何意义,是谓无道。

    二曰无相之力,风,雷,冰,火,光,暗……宇宙开辟时便写入规则中的世间万象,是一切修士趋之若鹜的力量,惊才绝艳者修道生涯中甚至可修成一到二种本源,然开启轮回天目的苏叶天,可以轻而易举便掌控世间万象之本源,是谓无相。

    三曰无法之力,无论多么高深的功法,多么强大的神通,哪怕是靠血脉才能习得并施展的秘术,苏叶天都能在一瞬掌握,融会贯通,甚至是推敲出后续的变化,正可谓世间万法俯拾皆是,是谓无法。

    无道,无相,无法,合称‘三无之力’。

    “此刻我刚重生不久,体内虽存在神魔妖三者经脉,但三者之元融合成的‘真元’却不存了,所以必须重新补充三者之力,重新凝聚出真元才可啊,之前我身体自发吸收的力量,不过让我在仙魔妖三道的炼气一重,因三者融合的效果,产生的力量足矣媲美单修者的炼气四重……”

    “那叫唐龙的老者叫我暗劲宗师,应是看得我随手一拍,就令大树枯萎,那所谓暗劲,应有同样效果,其实那一击,我用了妖族御劲法门‘《枯荣诀》’,否则我眼下修为,产生不了那种效果,驱除唐龙体内的一代蛊,也用的‘净噬化蛊手’,严格说……我此刻的境界,比起唐龙都有所不如,甚至比那唐蛮儿都不了多少啊。”

    话虽如此,但若真交手,十个唐龙都不及不上他一根手指头,就如同木炭和金刚石的区别。

    “情灭蛊毒性叠加到第三代,顽固程度增加何止百倍,且将产生诸般不可预见的变化,要洞悉这不可预见的变化,我在仙魔妖三者的境界,也至少得到‘炼气四重’方可啊,三天时间……着实有点吃紧啊,不过问题不大。”

    咻!苏叶天左手掌心浮现一个‘妖’印,咻!右手掌心浮现一个‘魔’印,天灵盖百会处浮现一个‘仙’印,这三道印记分别代表苏叶天体内妖魔仙三条经脉的起源……

    万厄妖殿最强炼气功法·地煞无量妖经!

    大日魔宗最强炼气功法·大日虚空魔诀!

    摩诃仙族最强炼气功法·天罡自在仙法!

    轰!轰!轰!

    天地间的灵气自苏叶天头顶和双手汇入,延三条不同的经络系统运行,化成妖气,魔气,仙气,于胸口膻中交泰,融合提纯成‘真气’后下汇入腹部丹田,苏叶天的力量以可喜的速度水涨船高……速度比他想象的还要快,导致外界都出现了异常。

    “啊呀啊呀,这样下去……被人发觉可就不妙了啊,这就是九转轮回天目的力量吗?哪怕此刻瞳力枯竭,基础属性却大大增强?才能在这天地灵气稀薄的末法之星上如此快速修炼?没办法,只能刻意放慢下速度了……”

    苏叶天减少了功法运转速度,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缓和下来,如此经过一夜时间的吸收,在天蒙蒙亮时,苏叶天仙魔妖三者的修为,都进入了炼气二重,和昨夜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嗯?”

    耳目清明的苏叶天察觉到前方动静不太对,睁眼望去。

    噔噔噔,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只见一名穿着性感的漂亮女子踩着高跟鞋慌慌张张地跑来,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看,几名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乞丐正在后面追逐。

    扑通!

    从苏叶天身旁经过时,那漂亮女子被脚下一绊,扑通一声摔倒了。

    苏叶天冷眼看着这一幕,英雄救美这种事他是不屑于做的,要说为什么,他苏叶天可不是什么正义的英雄,再说了天还没亮打扮地这么花枝招展,怕也不是什么正经女孩。

    漂亮女子痛苦地捂着扭伤的脚,而几名乞丐已经带着痴笑追了上来。

    “嘿嘿嘿,小妹妹,是风尘女子吧?反正都是干,和谁干不是干啊,这里谁都瞧不见,也不怕被人看见,不是吗?”一名乞丐笑嘻嘻道。

    漂亮女子六神无主地扫着四周,却发现了坐在一旁的苏叶天,见他衣衫整齐,不像是个乞丐,眼神一亮。

    “小哥哥,我被这几个流氓缠住了,救救我好吗,之后我会报答你的!”女子恳求道。

    几名乞丐也看到了苏叶天。

    “喂,小子,我劝你别多管闲事!哥几个都是烂命一条,活过今天,不在乎明天的!”几名乞丐紧张地威胁道。

    “哦,放心吧,我只是在这里歇歇脚,不会管闲事的。”苏叶天说道。

    “呵呵,小哥很识趣,一会我们几个享用完了,也让你尝尝。”乞丐们似乎松了一口气。

    几个乞丐将女子围住,开始解自己的衣服,女孩死死抱着自己的身躯,瑟瑟发抖,面露绝望之色。

    “你说你会报答我的对不对?”苏叶天却突然开声了。

    “哈?你说什么……”几名乞丐眉头皆是一皱。

    苏叶天没有理会乞丐,看向女孩。

    女孩眼中再次浮现希翼,点了点头。

    “我救你,你陪我睡一觉。”苏叶天直视着女孩说道。

    女孩眼中升起的光黯淡了下来,她摇了摇头。

    “我不想骗你,这我做不到……”

    苏叶天瞳孔微微一缩,心想:莫非……这个女的。

    “你们不能动她。”慢条斯理地说着,苏叶天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