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4章 通通推倒,方是拨乱反正!
    而苏叶天就如同没听到一般,依旧双手插兜若无其事地走来。

    “哎呦呵,装聋作哑,算是默认了?”史孟菲眉头一挑道。

    “呵呵呵,总比两面三刀,口腹蜜饯,想着怎么攀高枝,不惜算计自己闺蜜的蛇蝎女人要强得多吧。”苏叶天冷冷地说道。

    史孟菲瞳孔骤然一缩。

    而唐火火却不爱听了,当即呵斥道:“苏叶天!你这是什么态度,人家说你两句怎么了,反正也是事实!你一个男人怎么说话比女人还要恶毒!给我和孟菲道歉,立刻!马上!”

    哒。

    苏叶天从两人身旁经过时,脚步微顿,突然转目对向史孟菲的双眼。

    噔!噔!

    史孟菲神色猛地一怔,噔噔倒退两步,回过神来时,冷汗已经惊出一身。

    那眼神,是怎么回事!史孟菲心惊。

    是的,那眼神没有丝毫凶恶之意,只是深邃,深邃到如同黑洞,让人迷失自我,对视的一瞬,史孟菲就如同心脏被一只大手攥住。

    而苏叶天此刻双手插兜,若无其事的从两人身旁经过,走入唐家大门。

    “好啊你!不仅不道歉,态度还如此恶劣,苏叶天,今天晚上你别想吃饭!”唐火火喊道。

    而史孟菲心有余悸地注视着苏叶天的背影,目光突然恶毒。

    “火火,这样是没用的,饭还是要给他吃的。”。

    “啊?为什么。”

    “给他饭里下上泻药,然后支使他一直干活,让他拉在裤子里!”史孟菲恶狠狠地说道。

    “啊?这样会不会太……”唐火火为难。

    “我是你的闺蜜,他对我如此不敬,说明内心对你也没有多少尊敬,如果不惩治,今后还不知道怎么蹬鼻子上脸,我都是为了你好啊,反正只是教训下,又死不了人。”史孟菲怂恿道。

    “……好吧,我知道了,改天再来找我玩哈。”唐火火说完就进了门。

    史孟菲望着二人的背影,阴冷一笑。

    苏叶天回到自己房间,看到垃圾桶里堆满的抽纸,再看看地上被踩满脚印的色情杂志,不禁摇头苦笑:“唉……当年的我,还真tm是个臭**丝啊。”

    笑着将那些色情杂志捡起,翻了翻……上面那些所谓的性感美女,如今在他眼里都一无是处,在三竦世界闯荡那么久,什么样的仙女没见过,不过比起仙气飘飘的仙女,他更喜欢妖气腾腾的妖女和魔气汹汹的魔女就是了……

    因为要轮回的关系,他一直没有娶妻,至轮回第八世,也就是上一世,他方才娶妻,于三竦世界迎娶的正妻,乃是魔族‘暗天魔后’,实力和美貌都是首屈一指的魔女女皇。

    第二房迎娶的妖族‘火蝶郡主’,那叫一个妖媚如火,灵动似蝶啊,经常与正妻争风吃醋,连苏叶天都颇感无奈,幸好有出身仙族的三房妻子‘灵池幻仙’从中调停,才能在大事上和睦……

    坐拥仙魔妖三族娇花为妻,这可谓三竦世界的一段佳话啊,也让无数人提起苏叶天的名号就气得牙痒痒,却无可奈何。

    “唉,当时她们对我穷追不舍,我告知她们三个我轮回尚有一世,终有一天要离开,她们却无怨无悔地跟着我,现在我轮回了,不知她们可曾断了对我的念想啊。”苏叶天想起在三竦世界的三个娇妻,不禁无限唏嘘。

    他却没想到,念想不仅未断,反而在未来某一天冲破了时间和距离的桎梏,是的,那三位找过来了,不过那是后话了。

    喀!

    苏叶天将那些色情杂志统统扔进垃圾桶中,心念一动,连同其内的纸巾焚化。

    “本座已经不是过去那个臭**丝了,本座即重生回少年之时,那便将曾经懦弱的自己,不堪的自己,无能的自己,通通推倒……方是拨乱反正!”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苏叶天,这是你今晚的饭!”门口的家仆说道。

    开门后,见盘中菜色丰盛,苏叶天不禁想唐火火这刮得什么风,事若反常必有妖,他再定睛一看,就发现了端倪。

    原来如此,在饭里下药的事件提前了,应该是史孟菲那个贱人出的主意吧,正好。

    “唐大小姐交代,吃完饭后去打扫仓库,不得延误。”家仆说道。

    “哦,我知道了。”苏叶天淡淡地说道。

    家仆走后,苏叶天冷冷地看着桌上的菜,然后面无表情地吃了起来,重生这段时间身体自发吸收的力量,虽然微不足道,也不是区区泻药可以奈何得的,不过只是有些心凉罢了,他好心在唐火火面前点破史孟菲的真面目,她不仅不信自己,反而听信史孟菲的话,给自己下药。

    吃完了饭,苏叶天来到了仓库,里面杂乱无章,是刻意弄得很乱,就算是专业的家仆,没有两个小时都整理不完的,唐火火只让他一个人整理,没有其他人打下手,显然就是让他抽不开身。

    苏叶天开始整理,而唐火火则在外面监视着一举一动,只等苏叶天泻药一发作,就进去嘲笑他……

    然,十分钟过去了,里面依旧是有条不紊整理工具的声音,没有任何异常的迹象。

    二十分钟,三十分钟,已经到了泻药发作的最后时限,这时,整理仓库的声音突然停止。

    唐火火嘴角终于勾起一抹轻笑,大摇大摆地走上去,推门前还不忘捂住鼻子皱起眉头,咯吱……门开了。

    “苏叶天,你这个吃白饭的,不好好干活,竟然偷……”只不过,话还没说完唐火火就愣住了,只见杂乱无章的仓库此刻焕然一新,一粒灰尘都不见,闪闪发光……

    苏叶天架着胳膊倚在柱子上,低着头,哪有半点泻药发作的人,该有的样子!

    “哦,活的话,已经干完了。”苏叶天冷淡地说道。

    “饭呢,饭你没吃??”唐火火皱眉问道。

    “哦……吃了啊,很丰盛,怎么了,饭有什么问题吗?”苏叶天微微抬头,审视着唐火火。

    “哦,没,没什么问题……”唐火火微微心虚道。

    “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可以回去休息了?”苏叶天说道。

    唐火火咬了咬牙,仓库整理成这样,就算鸡蛋挑骨头都做不到,再加上她此刻心虚,只能点了点头。

    苏叶天冷淡地从唐火火身边经过,唐火火不甘心就这样一无所获,所以冷着脸嘲讽了起来。

    ——“呵……真想不到,你还是个当家仆的料啊!如果我没记错,你妈妈以前也是个打杂的吧!你那个跑掉的老爸也是个打杂的,两个打杂的杂交出来的种,果然也是个……”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唐火火撞翻了一张桌子,她捂着已经红肿的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苏叶天。

    “苏叶天!你,你敢打我?你区区一个家奴,竟然敢对主子动手!?”

    “家奴?我什么时候成你家的家奴了,你又什么时候成了我的主子了,唐火火,你是不是一直觉得,我妈将我送到你们家,是图你们家的地位和金钱?”苏叶天捏着唐火火的下巴问道。

    “难道不是吗!下贱的人,还能有什么高贵的想法!看到你那副恶心的嘴脸我就反胃,真搞不懂我妈妈为何愿意引狼入室!你现在还敢打我,对我动手动脚,你等着好了,我这就和我爸爸妈妈说,让他们将你打到四肢残废,扔到街上当乞丐!”唐火火歇斯底里地喊着。

    “呵呵,这样啊,那不用麻烦了,你们这个唐家家门,我苏叶天还不稀罕呢,我自己走。”苏叶天冷笑一声。

    “唐大小姐!”这时,听到嘶喊声的唐家安保人员拿着警棍一涌而来,将这仓库团团围住。

    唐火火捂着脸从地上站起,胸口因为羞怒而起伏,嘴角却勾起一抹冷笑。

    “呵呵,苏叶天,虽然不知道今天你中了什么邪,变得那么嚣张,但现在你还能嚣张地起来吗?跪下来求我原谅你,只要你跪下来求我,承认你的母亲和你都是贱人,我倒是可以……”

    “聒噪!”

    啪!!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唐火火转了几个圈倒地,另一边脸也肿了,而门口的警卫全都傻眼了。

    “啊啊啊啊啊!给我打!打断他的腿!!打死了算我的!!”唐火火再也无法忍受,怒喝一声。

    “是,大小姐!”

    众警卫提着警棍一拥而上。

    苏叶天冷冷地转过身,一股无形的气场扫荡而过……众警卫脚步戛然而止,下一瞬扑通倒地,仓库鸦雀无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