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3章 叶天先生,敢问仙居何处?
    “宗师就是宗师,不同凡响!没错,我过去是带兵的,在境外执行任务时结下大仇家,他请了苗疆蛊术高手对我下的蛊,我寻遍名医都束手无策,怕是要带进棺材中了……”唐龙捂着胸口虚弱道。

    苏叶天未发话,抓起唐龙的手,两指点在其掌心劳宫穴……

    咕咕!一股热气流淌而入,老者双目猛地一亮,四肢百骸都为之一畅,这是数十年间从未有过的舒适。

    “你体内的蛊,已经被我除了。”苏叶天轻描淡写道。

    “什么!?”唐龙,唐蛮儿俱是惊愕……华夏名医都束手无策的蛊,说除就除,就算是宗师,都不能这么手到擒来吧!

    唐龙赶忙闭上眼睛,内视体内,赫然发现盘踞他体内数十年的蛊,真消失地干干净净,一时间五味陈杂,百感交集!

    “真的吗?爷爷你真的已经好了吗?”唐蛮儿双手握着胸前。

    “好了!好了!真的好了!!”唐龙三声感叹,让唐蛮儿直接红了眼眶,看向苏叶天的目光,也带着浓浓的惊奇。

    “哈哈哈哈……我唐龙走遍华夏求医问药无果,怎料晚年承蒙少年宗师相助,解我危难,此等恩情,无以为报,还望驾临敝庄,让唐龙好好答谢!!”在唐龙眼中,苏叶天已经是大贵人了。

    “举手之劳罢了,而且……”苏叶天摆了摆手,将目光聚焦唐蛮儿的下腹。

    “唐龙老先生,我有些话,想私下告诉你……”苏叶天略微凝重的话语,让唐龙嗅出了什么不好的兆头,当即收敛了笑容。

    “蛮儿,你回避一下!”

    远处的花丛中,唐蛮儿摘着花草,戏着蝴蝶,俏脸洋溢着天真烂漫的笑容,爷爷的病好了,简直没有比这更开心的事情了。

    而那棵枯萎的大树下,苏叶天和唐龙却凝重地谈着一些事情,一些不宜被唐蛮儿听到的事情。

    “唐龙老先生,家中夫人可还健在?”

    “唉……除结发妻子外,我还娶过两房姨太太,但她们相继离世了,病因也查不出来。”

    “儿女呢?”

    “我儿唐狮,已离世十七年了。”

    “果真如此。”

    “小友……这与我体内的蛊,存在关联吗?”唐龙老谋深算,当即从苏叶天神色中,发现端倪。

    “这蛊,在我曾战斗过的地方,亦有人使用过,称‘三代情灭蛊’,它真正恶毒的地方就是不马上杀死中蛊者,而是随着血脉遗传给后代,情动之时发作,一二代尚可凭借修为抵御,待三代宿主情动之时,毒性爆发至全身,神仙来了也无力回天,正所谓‘三代情灭蛊’。”

    “不知多少不知内情之人儿孙绕膝,更盼香火延续时,突遭变故,白发人送黑发人,自此郁郁而终……陪伴在老先生身边的蛮儿小姐,就是这蛊的三代宿主,且若老先生出身名门望族,那宿主应不只蛮儿小姐一位了。”

    苏叶天神色凝重地说道,他闯荡的第一世,曾经收过唯一一个弟子,是个女子,名叫叶灵儿,也如唐蛮儿这般婷婷玉立,古灵精怪,然就是被这蛊所害,凋零在最美好的年华。

    当年他苏叶天修为虽已足够,却因不了解这蛊的底细,发现之后却没有重视,待发作时已经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在自己怀中气绝身亡……而那女弟子情动之人就是当时风华正茂的苏叶天。

    “什么!?”唐龙如遭雷击般后退一步。

    “可……可我长子,次子都未出现过病状啊!!”唐龙慌道,苏叶天眉头微皱。

    “一来,令郎修为深厚,可抵御二代毒性,二来,令郎薄情寡义,从未对人动过真情!”

    唐龙双目圆瞪,苏叶天一针见血!他大儿子唐虎武学修为之高深犹在他之上,算是除宗师外第二梯队的顶尖强者,所以抗住毒性也不奇怪,否则由唐虎所生的唐冰儿,武学天赋也不会如此强大。

    而二儿子唐豹武学修为平平,为人薄情寡义,也符合苏叶天说的。

    三儿子唐狮不习武,又重感情,所以英年早逝……

    一切,都解释地通了。

    “冰儿,芊儿,蛮儿……”

    唐龙,吓得面色煞白。

    “宗师,请救救我三个可怜的孙女吧!!”唐龙慌忙就欲下跪,但苏叶天却搀住他的双肩。

    “老先生不必如此,我对此蛊也恨之入骨,此番既遇见,定不会见死不救!但是三代蛊毒性强大,与经脉连理,纵是我稍有差池都无力回天,所以需做好万全准备……”

    “好!好!宗师真乃我唐龙的贵人啊!!”

    “另外问一下,您另外两个孙女,如今什么年纪?”

    “大孙女唐冰儿20岁,二孙女唐芊儿18岁,三孙女唐蛮儿16岁……”

    “唔,这倒是奇了,蛮儿小姐不必说,冰儿和芊儿小姐……似乎已经到了动情的年纪了吧。”苏叶天稍感奇怪道。

    “唉,冰儿醉心武学,清心寡欲,芊儿满腹经纶,曲高和寡,所以从未有什么人入得了她们的眼,不过想想,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吧!”唐龙庆幸道,本以为是缺憾,却间接救了二人一命。

    “原来如此……看来也不用急于一时啊。”

    “这,她们身上带着这种定时炸弹,我寝食难安啊,恳请宗师早日解了她们的三代情灭蛊……”唐龙恳求道。

    苏叶天想了想。

    “我也正有此意……不过我需要当面面诊一下,确认她们体内蛊的情况,才好更有把握,三日后如何?”

    “好!敢问先生仙居何处?三日后我差人接驾!”

    “唔,接驾就不必了,我将联系方式给你,到时你联系我就可,现在我该回家吃饭了。”

    苏叶天把电话号码告诉唐龙之后就回家了,唐龙久久望着他的背影。

    “爷爷爷爷,那个小子跟爷爷说了什么?”唐蛮儿走上来问道。

    “什么小子!你这丫头没大没小!要尊称苏叶天为先生,宗师!”

    “哈!?爷爷不公平,虽然很感谢他为爷爷除了蛊,但,他之,之前,看,看了我的,裙底,要,要我怎么敬重他啊!”唐蛮儿红着小脸委屈道。

    “听好了蛮儿,苏叶天先生,那是我们‘唐家宗家’开埠百年来所遇的最大贵人,他不只救了我的命,还会拯救我们免于灭门绝后的惨祸,所以……莫说他区区看了你的裙底,就算是对你做了更过分的事情,那也是天经地义!”唐龙义正言辞地说道。

    “蛮,蛮儿,你……”但,唐龙见唐蛮儿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说的有点过了。

    “啊啊啊!爷爷是个大笨蛋!苏叶天是个超级大笨蛋!!”唐蛮儿负气而去。

    苏叶天回唐火火家的路上。

    “三代情灭蛊吗?没想到……竟会在这里见到其劣化版本,看来地球和三竦世界间,或存在某种微妙联系,灵儿,你是我苏婆诃闯荡第一世时所收唯一爱徒,当年我没能救得了你,在之后的八次轮回中,我不是与你擦肩而过,就是没有赶上你活着的时间。”

    “而这第九次,也是最后一次轮回,虽然是你还没有出生的时间点,我却碰到一个和你有相似遭遇的女孩,我会把她当成你的化身,救她于水火之中。”回唐家宅院的路上,苏叶天呢喃自语着。

    唐家宅院门口,苏叶天停了下来,面无表情地看着打扮妖艳,穿着时尚,正亲密地和唐火火攀谈的女子。

    史孟菲,唐火火的闺蜜,心机婊,也是为唐火火出谋划策,让沙莎接近苏叶天,然后诬陷‘强奸’的始作俑者,更是在苏叶天落魄时无底线落井下石的主要参与者之一。而且她虽表面上和唐火火亲近,实则是利用与算计,唐火火虽刁蛮任性,但心机并不算深,到死时都不知……曾经她信赖的好闺蜜,就是导致她悲惨命运的元凶。

    苏叶天如今何等心性,自然不会对这种无关紧要的小角色报以憎恨,然他既重生于此,自然也由不得她在自己面前肆意妄为……

    “呦~火火,这不是你们家那个外姓家奴吗?成天色眯眯地盯着你,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苏叶天吗!”果然,见苏叶天走来,史孟菲阴阳怪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