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2章 可以迟到,但定不会缺席!
    离开了唐家宅邸,苏叶天来到了郊外公园,仰卧在一棵枫树上,后脑枕着双臂,嘴中含着草棒,双目悠闲地注视着湛蓝的天空。

    早已习惯了战乱和杀戮的他,此刻格外享受这份难得的静谧安逸……至少这一刻,他想将一切暂时抛在脑后,单纯地小憩片刻。

    就这样,他闭上眼睛睡着了,鼻子里还冒出了泡泡,随着他的呼吸忽大忽小。

    簌簌簌,他睡着后不久,叶片开始晃动,天地间的灵气汇聚而来,涌入他体内。

    这是苏叶天的能力,哪怕是在睡觉,身体都时刻吸收着天地间的灵气,哪怕他在这颗星球上灵气最稀薄之地,也会让天地间的灵气向他这个个体所流动。

    不用刻意进行修炼,也可以自动变强,当然刻意修炼的话,效率更会飞跃。

    到了傍晚时。

    一位道骨仙风,身穿白色练功服的老者和一位古灵精怪,身穿蓝色旗袍裙的少女结伴而来,这是爷孙俩,每天傍晚都有来这郊外闲逛的习惯。

    “爷爷爷爷,上次你教我的唐门伏虎拳,我练了好久,打给你看好不好!”

    走到大树下时,少女娇笑道。

    “好,好!”白袍老者捋须微笑,老眼中满是宠溺。

    少女小脸严肃下来,两腿左右分开,重心下沉,小拳头紧攥在身侧……

    “喝!!”

    小嘴一吸一呼,胸脯一起一伏,粉拳一收一打!

    啪!

    上方树干上,苏叶天鼻子里冒出的泡泡破掉,眼睁开一丝淡淡扫了一眼树下。

    少女那一拳,在树皮上留下一个浅浅的拳印,但她脸上却浮现沮丧之色。

    “唔……比起大姐来,差得太远了。”少女失落道。

    唉。老者内心轻叹了一口气。

    唐龙,江南省唐家宗家家主,在军方身居高位,戎马一生,威震华夏,娶了三房妻子,膝下育有三子,唐虎,唐豹,唐狮,三个儿子成家后先后为唐龙生了三个孙女,唐冰儿,唐芊儿,唐蛮儿。

    大孙女唐冰儿根骨奇佳,从小从名师习武,现双十年华,实力高强并不逊色于他这个老头子多少,只是性子冰冷不近人情,二孙女唐芊儿,从小文静聪慧,敏而好学,年方十八,才学通达见识过人,但因眼界太高而曲高和寡,三孙女唐蛮儿正是眼前少女,是个年仅十六的花季少女。

    和其他二姐妹不同,她是三儿子唐狮身故留下的遗腹子,她出生不久,母亲也因为难产死了,所以她从小无父无母,就和他这个爷爷最亲,唐蛮儿也真如名字那般,刁蛮任性,但又不失古灵精怪,唐龙一向对其格外宠溺。

    所以唐龙从省会江南市到这地方的四海市休养生息时,也将唐蛮儿带在了身边。

    唐蛮儿性格很要强,不甘输于大姐二姐,所以她想要能文能武……

    “蛮儿啊,用意不用力,这样才能将你的内劲牵引出来!”

    唐龙说着走到树前,摆出和唐蛮儿出拳前相同的架势,和唐蛮儿不同的是,他双脚如扎根于大地,衣袖充盈如铁,须发也是无风自动……

    知道敬爱又崇拜的爷爷要亲自为自己演示‘唐门伏虎拳’,唐蛮儿当即瞪大双眼翘首以盼。

    轰!

    唐龙,一拳击出劲风,只听轰得一声,树木晃动,落叶纷纷,收拳时,只见一寸深厚的拳印赫然其上。

    “哇!好厉害……”唐蛮儿蹦蹦跳跳道。

    “起势虽猛而后劲不足,不过以你的修为,尚且能看就是了……”。

    这时,头顶突然响起一个不咸不淡的声音。

    唐龙唐蛮儿一齐抬头,只见头顶的树干上,躺着一名黑衣少年,口里还叼着一根草棒……

    唐蛮儿当即眉头紧皱:哪里来的毛头小子,竟敢对爷爷的拳法指手划脚。

    而唐龙双目猛然圆瞪:以我修为,竟未察觉这少年在上,若他不是平凡到如微尘之人,便是高深到我不可攀之存在,但以先前他入木三分的眼力,或是后者!

    “喂!下来……让姑奶奶我和你过两招!”

    没那个眼力劲的唐蛮儿掐着小蛮腰叫嚣道。

    “呵。”

    苏叶天一声轻笑,从树上跳下,喀!轻轻用手背敲了一下树身……

    唐蛮儿已经扎好马步,准备接招了……

    “……”

    然只见苏叶天双手插兜从她身边走过,搞得她就跟个打把式的一样。

    “站住,喝!”唐蛮儿一声娇喝,一记粉拳就击向苏叶天后脑,苏叶天轻轻一晃脑袋,就让她打个空。

    “混账,停下!”

    一招不中,唐蛮儿小拳头快若雨点,却见苏叶天面朝前方,双目闭合,身体如纸片般轻动,让身后那雨点般的拳头,尽数落空……

    “姑奶奶我让你停下!”

    唰!

    恼羞成怒的唐蛮儿一记里合腿扫向苏叶天的后脑勺,苏叶天无奈地摇了摇头,轻轻伸出手抓住她的脚踝,同时回头……

    “喂,我得回家吃饭了好不,额,这……”

    苏叶天当即愣住了,因为唐蛮儿高抬的腿被苏叶天抓住手中,他一回头,那蓝色旗袍裙下的风光,被苏叶天尽收眼底。

    唐蛮儿初时没反应过来,突见苏叶天那微妙的视线,“呀!!”登时俏脸红若滴血,惊叫一声收回腿去,夹紧两腿,死死用双手捂住旗袍裙的下摆。

    “我……我我,我要杀了你!”唐蛮儿皓婉一抖,竟抖落一把软剑,向着苏叶天的脖颈挑去。

    “蛮儿……不得无礼!!”

    这时……唐龙却突然喝止了唐蛮儿。

    “爷爷……为什么!!他不仅对爷爷不敬,还,还偷看我裙底……我要挖掉他眼珠子才解恨!”唐蛮儿脸色胀红地问道。

    然,唐龙没有理会唐蛮儿的无理取闹,快步走到苏叶天面前,作了一揖,可将唐蛮儿惊得杏眼圆瞪:怎么会!!就算是军区那些首长,名门富商,爷爷都没如此礼遇过,怎么会对这个毛头小子恭敬有加!!

    “恕唐龙眼拙,竟未察觉暗劲宗师在此,真是失敬!!”唐龙接下来的话,直接把唐蛮儿小嘴惊得合不拢了。

    什么!?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臭小子,是个暗劲宗师??不可能!!

    武者分三等,外劲,内劲,暗劲……由外劲修成内劲,尚需天赋加努力,而内劲高手修成暗劲宗师,需要依次打通小周天,大周天,聚三花,朝五气……将内家功夫修炼至化境,才可生出暗劲。

    暗劲无迹可寻,却是武者最强大的杀器,拈花摘叶皆为利刃,弹指吐气皆可杀人……量华夏之大,暗劲宗师也不过寥寥数人,且多是耄耋之年的老怪,怎可能在这样小的城市,遇到如此年轻的宗师!

    “爷爷,你是不是搞错了……他若是暗劲宗师,我早就……”

    哗啦啦啦!!

    这时,突然一阵异响传来,唐蛮儿循声望去,只见那颗大树的树叶惊尽数枯黄掉落,就连树皮也开始剥落,就如同被扼杀全部生机一般。

    唐蛮儿掩住了嘴唇,突然想起,苏叶天从树上跳下时,用手背轻轻敲了一下树干。

    “能做到不在树表面留下任何印痕,却将树内部的脉络摧毁殆尽,他若不是暗劲宗师,那谁是暗劲宗师?蛮儿,宗师不计较你的唐突,你却纠缠不休,无理取闹,还不快跟宗师道歉!”唐龙严峻道。

    唐蛮儿小脸委屈:明明被这个家伙看到了裙底,我却要道歉……这,这!

    “道歉就不必了,又不是什么大事……”苏叶天摊摊手道。

    哼……算你识趣!唐蛮儿内心松了一口气。

    “不,不过……之前我对你的评价也有误会!就……就原谅你的无礼了!”唐蛮儿俏脸微红道。

    “真想不到,这华夏竟出现这等年轻的宗师,真是不虚此行啊!”唐龙感叹道。

    “哦,不虚,此行?”

    “哼!听了可别吓着,我们可是来自省城大家族的,并非你这个小城市的人!”

    “蛮儿,住口!”

    “哼!”

    “宗师,敢问名姓?”

    “苏叶天。”

    “鄙人唐龙,来自江南市,退休之后就想颐养天年,这四海市风光秀丽,空气也不错,所以,就想在这边定居下来,咳咳……”

    说完,唐龙突然剧烈咳嗽了一下,一口污血吐了出来。

    “呀!!爷爷……你的身体。”唐蛮儿大惊失色。

    苏叶天眉头微微一皱,双目光华一闪间,唐龙的身体突然变得半透明起来,可以将经脉流动看得一清二楚。

    “这是……蛊,你被人下了蛊。”

    “你,你怎么会知道!我爷爷中蛊的事情!!”唐蛮儿难以置信地看着苏叶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