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不理她
    第五节政治课。

    上课铃响之后,一个皮肤黝黑,戴着黑色窄框眼镜,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走上讲台,仔细看时那黑色的短发中藏着一些白发。这便是政治老师,高一(3)班的班主任,也是沐之夏的班主任。班主任姓戴,由于体型的缘故,沐之夏便给他取了个外号“袋袋熊”。

    “请同学们把政治书翻开,今天我们要讲第三课多彩的消费。由于刚开学不久,刚结束了军训没几天,所以我们慢点讲,先适应一下高中课程……”

    沐之夏直直地坐在那里,还在想着早上的事,看沈灏早上那个样子,一定很心痛吧?毕竟她骗了他,骗了他这么久,他肯定有些接受不了吧?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要骗他的,当初只是想让他有动力嘛,可是现在却变得这么麻烦。也许当初说明白,他也就不会陷的这么深了,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伤害了他。

    “沐之夏,你来说一下树立科学消费观念的内容。”袋袋熊一脸严肃的盯着沐之夏。

    沐之夏这才回过神儿,站了起来,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问题。

    李晓男小幅度动作地把书往沐之夏那边挪着,然后指了指答案的位置。沐之夏直接拿起书照着读了一遍。

    “背着说一遍,刚才我都给时间背了。”

    什么?给时间背了?什么时候让背的?她错过了什么?沐之夏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竟然马上到了午饭的时间了。

    沐之夏放下书,又偷着瞄了一眼,凭着刚才的记忆,才开口回答问题。

    “量入为出,适度消费。避免……避免,避免盲……从,避免盲从……”沐之夏磕磕巴巴地背着,也憋红了脸。她觉得这节课糟糕透了,丢死人了。

    这可急坏了李晓男,李晓男擦身子往沐之夏那边挪了挪,假装低着头看书,然后给她吹风。

    “避免盲从,理性消费。”李晓男用气声说着。

    “哦,避免盲从,理性消费,”

    “你先站会儿,李晓男,你来背一遍。”

    “量入为出,适度消费;避免盲从,理性消费;保护环境,绿色消费;勤俭节约,艰苦奋斗。”李晓男一口气把答案都背了出来。

    “好,你俩都坐吧,沐之夏注意力集中啊,都一节课了,也不知道你寻思啥呢?”

    老师唠叨完了这些,下课铃也就响了。

    “行了,下课吧。”

    李晓男和沐之夏在人潮拥挤中下了楼,去食堂吃饭。

    “沐之夏,你怎么啦,还想着早上的事儿啊?你也够可以的,袋袋熊的课你也敢走神儿。”

    “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觉着对不起他。我是不是特坏啊?”沐之夏看着李晓男。

    “你想的也太多了,当初你骗他,也不是你的本意,你不是想给他动力让他奋进嘛,那又有什么错呢?”

    “可是,就算没有那所谓的动力,沈灏也会考上呢?”

    “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你考虑这些有用吗?我就问你有用吗?能挽回什么吗?不能吧?”

    沐之夏点了点头。

    “之夏,咱俩快点走。”

    猝不及防,李晓男拽着沐之夏冲向食堂的大门。

    “干嘛,干嘛这么着急?我差点拌到了。”

    “哎呀,急着看人。”

    “看人?看什么人?”

    沐之夏打完饭,环顾了一圈,终于在靠窗边的位置看到了李晓男,沐之夏端着餐盘走了过去。

    “你今天怎么找了个这么远的位置?害我找了半天。”沐之夏拿起勺子拌着饭。

    “看你后面那桌的后面那桌。”

    沐之夏回头,嘴里叨咕着:“后面那桌的后面那桌,你直接说第三桌不就完了,那桌咋的了。”

    “你看那个戴黑色框眼镜的那个,穿着校服那个,现在往嘴里送饭的那个。”

    “废话,不都穿着校服呢嘛。那个……那个不是之前从我们班调走的那个孙浩南吗?”

    “是啊,就是他,我说的就是他。”李晓男的眼睛还在盯着第三桌那个男生,而他却丝毫没有察觉。

    “你喜欢他?”沐之夏小心地问着。

    “嗯。但是他有喜欢的人。”李晓男低下头,言语中显露着失望。

    回班级的路上,沐之夏抬头就看见了迎面走来的沈灏,她已经笑脸相迎,刚准备打招呼,可对方却好像不认识她一样,擦脸而过,眼神没有在她身上多一秒的停留。

    沐之夏回头看着沈灏离去的背影,瞬间觉得有些陌生。她有些怀疑,这个叫沈灏的男孩子,她是否真的认识?

    李晓男扳过沐之夏的肩膀,“行了,别看了,既然他选择你们做路人,那你也当做不认识他好了。”

    沐之夏点了点头,二人往班级走去。

    越是想躲避谁就越是能看见谁,一连几天,沐之夏总是能看见沈灏,但每次见面的场景就像复制粘贴一样。

    复制:擦肩而过。

    粘贴:擦肩而过。

    遇到尴尬不说,沐之夏还觉得无比愧疚。

    晚上,沐之夏写完作业,正要准备上床睡觉,却收到了何欣雨发来的短信。

    何欣雨:睡了吗?

    沐之夏:还没有。

    刚编辑完短信,按了发送键没几秒,何欣雨就打了电话过来。

    “在干嘛?”

    “刚写完作业准备睡觉,然后你就给我发短信了,再晚个几分钟,我可能就要进入梦乡了。”

    “那看来我还挺会挑时候的。对了,你和老猫怎么啦?”

    “你消息可怪灵通的,老猫跟你说啦?”沐之夏掀开被子,靠在床头。

    “没有,我听我姐说你俩在学校最近别扭的很,碰见都不说话,所以我就问一下喽。”

    “他那天跟我表白了,然后我就拒绝他了,把真相告诉他了,结果就是你知道的样子喽!”

    “哦。”

    “不是我不理他,是他不理我,我总不能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吧?我说让他忘了我了。”

    “你俩的事情我也不好说什么,唉,我也不能帮着他劝你答应,也不能帮着你劝他放下。”何欣雨言语中充满了无奈。

    她不能帮任何一个人,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关系变得这么僵硬,却插不上手,说不上话。

    “我知道,你就别操心我俩的事儿了,你和曾浩然呢?”

    “我俩?我俩也不在一个学校,偶尔联系一下。他在高职那个学校挺好的,应该……应该有好多人喜欢他吧!”

    一说到她和曾浩然的事儿,就变得有气无力,何欣雨一心喜欢着曾浩然,可曾浩然似乎只当她是朋友。她最害怕听到的消息就是,他有女朋友了。

    “打起精神来,你要相信,总有一天他会看见你。”沐之夏听到听筒那边传来“哗啦,哗啦”的翻书声。

    “这么晚了,你还在看书啊?”

    “对啊,化学方程式还没会背。”

    听着何欣雨的声音,像是要睡着了。。

    最后,何欣雨和沐之夏互道了晚安,就挂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