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好久不见
    沐之夏正在想象着,若她是一个小仙女该多好,穿着七彩的琉璃裙在这个美丽的夜空中跳舞。只可惜,她不是。她就是安徒生童话里的那只丑小鸭,童话中的丑小鸭最终变成了白天鹅,而她却永远只是那只丑小鸭。

    美好的东西停留的永远是那么的短暂,就像烟花绽放只有那短短的几秒。教导主任就宣布观看烟花环节结束了,各班可以带队回班级开联欢会了。由于人多,通往教学楼的柏油马路显得格外狭窄,也格外的拥挤。队伍也都乱了,沐之夏这才回头找她的小伙伴,她一直觉得同学们都在她身后的,可是前后左右她看了个遍,一个熟悉的面孔都没有。

    “哎?你能不能别挡路啊?走不走啊你?”一个女生不耐烦的说。之夏先是一愣,然后立刻让开,躲到了路的最边上。路灯下,照出她小小的影子。她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走着。到了教学楼的正厅,她一眼看见了镜子前的两个人。一个男生推着一个女生从正面楼梯上去了。她觉得他们还挺配的,她承认她羡慕了。那两个人正是徐峥和莫语嫣。

    沐之夏从东面的楼梯上去了,东面的楼梯很少有人走,那一晚那个时间那个楼梯上只有沐之夏一人,楼道里非常安静,她一步一步慢慢的迈上台阶,之夏听着自己的脚步声,一步、两步、三步…………不知不觉间,她已经到了班级,她才发现她竟然是第一个到班里的。接着同学们才陆陆续续的回来,大家开始表演节目。她脸上笑着,可心里却空空的,没有人知道她那一晚是多么的不开心。

    时间如白驹过隙,又到了中考报名的时候了。段老师站在讲台上说着报名的注意事项“咱们今天要中考报名了,都给你们家长打个电话问问他们的意见,今天就把表格填了,一定要考虑好了再填,志愿报上去之后就不能改了。一定要慎重啊,赶紧跟家长商量商量。好了,下课吧。”

    沈灏走到之夏身边“你要报哪个高中啊?”

    “我也不知道,我一会儿,给我爸妈打个电话,问问他们的意见吧。”

    “哦,那行,你报完了告诉我。”

    “嗯,行。”

    之夏到走廊掏出手机给家里打电话“喂?妈妈,我们今天要填报志愿,我是考a高啊?还是b高啊?”

    “你自己想报哪个就填哪个,你自己的路你自己选。”

    “听说a高管的稍微严点,要不我报a吧?我爸什么意见啊?”

    “等一下,我给你问问啊。”只听到电话那头“闺女要报志愿,问问你啥意见。”“你告诉她,我没意见,自己的路让她自己选吧。”

    “你爸说他没意见,让你自己选。”

    “哦,那我报a吧。我挂了啊。”

    她做出了人生中的第一个比较重要的选择,之夏轻轻的推开门,却发现沈灏正在门口等着她。“你报哪里呀?”沈灏试探的问着。

    “我爸妈说,我自己的路让我自己选,我打算报a高。你呢?”

    “当初说好的,你报哪儿我就报哪儿。”

    “你自己想报哪儿啊?”

    “我也是想报a高的,你要是报b高中话,我也报b高。反正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何欣雨走了过来,拍了拍沈灏“呦,老猫,为爱报a高啦?”

    “你打算报哪儿啊?”之夏问

    “我呀?当然a高啊,咱们一起呀,听说a高去年分数线320分,比b高低好多分呢。”

    “那挺好,这样我们高中还能一起玩。”之夏开心的说。

    “瞧你那傻样儿吧。”欣雨掐了一下之夏的脸。看了沈灏一眼说“怎么样老猫?你不敢这样吧?”

    “你再掐她,我可就掐你了啊。”

    “呦,这就开始护着啦?啧啧啧。可以啊。果然是,有异性,没人性。”欣雨调侃道

    之夏趁欣雨不备,拽着欣雨的胳膊就咬了一口,咬完就跑了。算是对她乱说话的惩罚。欣雨的胳膊上出现了一圈像手表盘一样的牙印。

    何欣雨先是嚎叫了一声,看了一眼逃跑的之夏,然后举起被咬的胳膊,“老猫,她咬人,这你管不管?”

    沈灏摇了摇头,“这……我可管不了。还有,我想说就是送你俩字活该”,随即转身走了。

    “嘿?你们俩?真是…………”

    第二天,徐峥颠颠的跑到之夏那儿,“哎,之夏,跟你说个事儿。”

    “嗯,说吧,啥事儿?”之夏闭着眼睛趴在桌子上。

    徐峥坐到之夏前桌的凳子上说“昨天报志愿的时候,老猫是最后一个填的。他看完你的志愿表,他才填。这么好的人,可不多了。”

    “为啥啊?”之夏这才抬起头睁眼看着徐峥。

    “他想跟你报一个高中,怕你俩报不到一起去呗。怎么样?感不感动?”

    “我昨天都告诉他了,他这是怕我骗他啊。”之夏一脸无奈,她越来越觉得自己那件事做错了。

    “你看老猫也挺好的,是不?就在一起呗。”此刻的徐峥像媒婆一样,在努力的给人家说媒。

    之夏冲徐峥笑笑“那是早恋,哀家要以学习为重。”

    “没有早恋的人生那不是完整的人生啊。反正早恋晚恋都是恋,赶早不赶晚,你说是不?”

    “这位兄台,您那边请,远走,不送。”之夏已经下了逐客令,徐峥见空气中多了几分怒气,便默默地走开了。

    为了备战中考,何欣雨和沐之夏天天晚上一起学到很晚,怕打扰其他人休息,她俩就在床上围上个帘子,挑灯夜读。困了,就在一个床上睡了,之夏也懒得再爬到上铺去了。

    第二天化学课,由于昨晚的挑灯夜读,导致沐之夏很困,一上午都没什么精神,沐之夏刚趴在桌子上,沈灏就看见了,沈灏扯下一张纸写了几笔,团成纸团砸向她,正好砸在了之夏头上,之夏看了一下四周捡起纸团,展开看,纸条上写着“别睡了,赶紧听课。”旁边还画了一个简笔画留着口水睡觉的小女孩。之夏笑了好一会儿,抬头看了沈灏一眼点点头。

    距离中考还有一天,吃过晚饭后,大家都带着自己的小凳子,坐在操场上,开毕业晚会。

    “老猫,走啊。咱俩下去吧。一会儿我还有我节目呢。”徐峥催促着

    “嗯,马上”沈灏拿起了凳子刚走了几步,又返回去把之夏的凳子也拿上了才出去。

    “你怎么拿两个凳子啊?”徐峥瞟了一眼看到了其中一个凳子上写着沐之夏的名字。瞬间明白了“哦……原来是……”

    沈灏空出一只手紧紧的夹着徐峥的脖子“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我一会儿跳舞你得给我加油…………”

    “行行行,知道了。”

    学校也是比较良心了,为了让学生们在考前放松一下。安排了毕业晚会,这次晚会直入主题,都是节目,省去了领导讲话的环节。沈灏把之夏的凳子放到了自己的旁边,看到之夏和欣雨刚刚吃饭回来就招手示意她们过来。

    “我把你的凳子拿下来了,坐这吧。”沈灏指了指自己旁边的位置。之夏扭捏了半天,欣雨在一旁说“你就坐这儿吧,没啥的。”之夏这才坐了下来。

    “老猫,我的凳子呢?”

    “你的凳子我没拿啊。”

    欣雨指着沈灏“老猫,你……你行啊。”

    之夏站起来“我跟你回去拿吧。”

    曾浩然在后排扯着嗓子喊“欣雨,你的凳子在这呢。我给你拿下来了。”

    何欣雨高兴的招招手“行,我知道啦。”转身对之夏说“我去后面坐了啊。”之夏点点头。走时瞄了老猫一眼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曾浩然就是比老猫靠谱啊。”

    节目开始了,开场舞鬼步舞,台上站着四个带着鬼脸面具穿着黑色斗篷的人还是“鬼”?那就先说他们是“鬼”好了。音乐一起,台上的四个人,哦不,是四个“鬼”开始跳舞。那简直是帅炸了。台下的观众都在鼓掌叫好,就连平时那些板着脸严肃的的老师,此刻也露出笑容,为台上精彩的表演鼓掌叫好。

    之夏不禁感叹“哇……太帅了。”老猫在一旁看着犯花痴的之夏。

    节目接近尾声的时候,台上的四个“鬼”摘下了面具。之夏被惊到了“最左面那个不是徐峥吗?”

    “嗯,是他”

    “我去,徐峥可以啊,深藏不漏,他绝对是被逗比特质耽误的舞者。”沈灏笑了笑说“我也这么觉得。”

    这四个少年俘获了众多小迷妹的芳心啊。台下一大群迷妹大声喊着“凌寒最帅……”周围的其他女生也在讨论着凌寒。

    “凌寒好帅啊…………”

    “是啊,跳舞也好帅啊……”

    “…………”

    “最右边的那个男生是谁啊?看着眼熟呢。”之夏问道

    “他是三班的凌寒,我们隔壁宿舍的。跳舞特帅你也看到了。”

    “我觉得人也特帅。哈哈。”听到之夏夸别的男生长得帅沈灏有些不开心。

    看完节目后,大家都拿着自己的凳子回到班里,中考的最后一天,一起走过了那么多个日日夜夜的人,马上就要分离。班主任段老师在讲台前面看着班级的合影,终于还是没有忍住,眼泪掉了下来。台下的大家一边安慰着段老师,一边擦着自己脸上的眼泪。之夏自然也是哭的稀里哗啦,毕竟大家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啊。过了一会儿段老师回了办公室,沈灏走到之夏桌前“别哭了,刚才老师在这了,她要是不在这,我早就过来了。别哭了昂。”沈灏温柔的看着之夏,之夏也抬头看了一眼沈灏,擦了擦眼泪。

    中考结束后,成绩下来了,之夏如愿以偿的考上了a高,沈灏也是,整个班级只有沐之夏和沈灏考上了a高,今年的a高的分数线出奇的高。何欣雨选择去了其他的高中。

    这天之夏早早的起来,梳了个马尾,穿了那条妈妈新给她买的牛仔连衣裙。一双平底小白鞋。

    “妈,我走了啊。”之夏今天格外的高兴。她要去学校取毕业证啦,那可是她人生中第一个毕业证书呢。

    “去吧去吧。”

    学校还真好多人啊,到班级第一眼就看见了何欣雨。

    “欣雨,你来的好早啊?”之夏看欣雨旁边还有另一个陌生女生不禁问道“这是?”

    “这是我姐,是a高的哦,以后你们就是校友了。”欣雨说

    之夏的目光越过何欣雨,仿佛在找着什么。

    何欣雨在之夏眼前打了个响指“看什么呢?找老猫啊?他说他不来了,让我给他把毕业证带回去。”

    “哦,我没找他。”

    “切,你就装吧。”

    取完毕业证的沐之夏高高兴兴的准备回家刚走到学校门口。一个身影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她觉得很熟悉,却又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之夏脑海中那个模糊的身影也渐渐清晰,终于看清了那个人的脸。是他。她从未真正忘记过他,他在她的脑海中日渐模糊,却始终无法抹去。他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她模糊的记忆立刻变得清晰且更加深刻。就好像一瓶珍贵的红酒,把它放在最好的地方,不轻易触碰,用时间来掩埋。慢慢的忘记它的存在。直到有一天,主人剥开时间这层灰霾。它成为了更珍贵的东西,更加的难以忘记。

    “。”夏暮涵笑着说。他还是以前的样子,没有太大变化,不过个子到是高了不少。再次相见,是谁都没有料到的事。

    “是啊,,你来我们学校干嘛啊?”之夏逆着光看着他。那天他穿了一件蓝色的半袖,一条七分牛仔裤。一双灰黑色的运动鞋。

    “我是陪曾浩然来的。”

    “曾浩然?你们……?”

    “曾浩然我们俩的家离的很近,我们是发小。你们认识?”

    之夏笑笑“我们一个班。”

    “哦,这么巧啊。”

    “是啊。”

    “我先过去找曾浩然了。”说完就从之夏的身边过去了。

    之夏目光追随着他的身影,直到他离开她的视线消失不见。她才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