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究竟是对还是错?
    “唉……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会儿就真想大白了啊。”欣雨好像话里有话的样子。其实何欣雨是知道沈灏喜欢之夏的,毕竟她跟沈灏是从幼儿园就认识的。他的一字一句,一个表情,一个眼神,她就能明白他心里想着什么。但是对于他们俩,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另一个是最好的朋友。她也知道之夏是有喜欢的人的,虽然那是算是很久以前的喜欢了。她不想看到任何一方受到伤害,所以她选择了沉默。

    “喂?”之夏接起电话轻轻的说了一句,电话的另一边是半分钟的沉默。之夏再次“喂?说话啊。”大约过了就三四秒,电话那头才传来一个充满磁性男孩子的声音。

    “嗯。”只有简单的一个字,气氛再次陷入尴尬,沈灏在电话的另一边还在纠结着要不要跟之夏表白。

    “我不相信他们说的,真的,我不在乎的。你那会儿想跟我说什么啊?”

    “嗯……其实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我喜欢你。”沈灏终于鼓足勇气,把藏在内心好久的话说了出来,说出来果然轻松多了。

    之夏竟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与其说她不相信徐峥和杨烁所说的,倒不如说是她不愿意相信。暂且先不说她心里还有夏暮涵,她只是把沈灏单纯的当朋友的。在某方面来讲友谊远远要比爱情走的更远一些。友情进一步是爱情,但是爱情退一步,却永远也变不回友情。

    “我……我现在还没有那个心思的。”之夏支支吾吾的说

    “没关系的,我可以等的。”

    “我……”之夏欲言又止,沈灏补充道“我真的可以等的,我们可以考一所高中,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之夏想了一会儿,沈灏现在的成绩就在边缘,他稍稍努力一下,就可以考上高中县里的重点高中或者是二高中。若是放松那么一点点,那么高中就与他无缘了。她不想这个少年因为她而变得堕落,她希望这个少年可以考上高中,到那时或许他就喜欢别人了呢。于是她许给了他一个无法实现的承诺。

    “好啊,那你等吧。等上了高中再说,好好学习吧。”

    “嗯,我一定会等到你的,一定。”沈灏非常自信的说,她一定不知道,当她说完那句话,他那种开心到想向全世界分享他的快乐的心情。如果他知道这是一个无期的承诺,那么他是否还会那么开心?

    冬天的风,吹的人瑟瑟发抖。二零一三年一月一日,又是新的一年,离中考又近了一步。元旦又到了,学校组织了学生集体看烟花。下午五点上完课后,大家就开始布置班级了,布置完成后何欣雨就拉着沐之夏去食堂吃饭了。今天食堂的饭是异常的好吃啊,几乎都是之夏爱吃的。之夏打了一份宫保鸡丁和一份糖醋排骨。打饭的大姨今天也是异常的大方给之夏盛了满满的一勺。还真是有过节的感觉呢,要是平时也这么给力就好了。之夏正想着,一个不小心就撞在了一个人身上,还好饭菜没有撒出来,浪费了可就不好了。之夏低着头,连忙说着对不起。见对方没回应,依旧站在原地。之夏抬头一看,原来是沈灏。沈灏旁边还站着令人讨厌的徐峥。

    徐峥看了一眼之夏的餐盘不禁调侃道“呦!我说沐同学,你吃的可够多的啊!不怕胖了啊?”

    之夏道“我愿意吃,你管得着吗?”旁边的沈灏用胳膊使劲怼了徐峥一下。

    徐峥没有会意,不开心的对沈灏说“哎呀,你怼我干嘛呀?”紧接着一副笑嘻嘻的表情对之夏说“小心你吃胖了,某人就不等…………唔……”还没等徐峥把话说完,沈灏就把徐峥的嘴用手捂住了。之夏站在哪儿懵懵的,沈灏尴尬的笑了笑说“没事儿,你吃饭吧,他今天没吃药。”然后沈灏一手捂着徐峥的嘴一手拖着徐峥就出去了,徐峥还在奋力抵抗着,可是就他那小身板子哪能跟沈灏对抗啊。到了食堂外面沈灏才松手。“卧槽,沈灏你小子他丫的想谋杀我吧?我差点就没气了。你这就开始护着啦?”

    沈灏双手插进棉袄两侧的口袋笑着说“我不谋杀你爸,毕竟叔叔跟我也没什么仇什么怨。”说完转身就走了

    徐峥气的跺脚大声冲沈灏喊着“老猫,你这个重色轻友的东西,有异性,没人性。”沈灏没有理他,依旧向教学楼走去。

    徐峥见状立马连跑带颠的去追沈灏“老猫,你等等我呀。”

    之夏端着餐盘坐到了何欣雨对面。“哎呦,刚刚发生什么事儿啦?”何欣雨带着调侃的意味。之夏选择装傻“啊?没什么事啊!”

    “拉倒吧,别装了我都看见了。”之夏夹起一口宫保鸡丁塞进嘴里吧唧吧唧的嚼着“唉,我现在在想我当初的决定到底对不对啊?”

    欣雨往嘴里送了满满一勺的米饭“有什么对不对的?你就是想的太多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有时候你在脑子里转了好几天的事,结果不是按照你想的那样发生的,所以说你就别想了。”

    之夏叹了一口气道“嗯,不想了,那我就多吃点饭,把餐盘里的饭都吃光,难得今天打饭大姨这么大方。哈哈……”

    欣雨冲之夏竖起大拇指“你牛,怪不得徐峥说你吃胖了…………”

    之夏举起筷子作势要打欣雨,欣雨忙求饶“错了错了”,然后两人相视一笑,继续吃饭。

    沐之夏开始怀疑自己当初许给沈灏承诺的决定对不对,若是以后他不等了,那她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若是他一直等下去,等到那一天她跟他说明真相,他会怎样?这世界上最悲惨的承诺就是,一个人一直苦苦的守着的承诺,只不过是另一个人善意的谎言而已。

    七点钟了,大家都穿上厚厚的棉袄去操场集合看烟花。每班站成两排,沈灏和之夏并排站着。先是各位领导讲话,讲了有20分钟,站在沈灏前面的徐峥就开始不耐烦了,抱怨道“怎么还讲不完了,老子是来看烟花的又不是来听你们演讲的,老子都快冻成冰棍了。”

    徐峥刚说完,校长就宣布开始放烟花。徐峥道“哎,这就对了嘛。”之夏在一旁笑出了声。虽然冬天的七点钟天色很黑,但是之夏通过余光可以感觉到沈灏在一直看着她。之夏看着前方或者看看别处,她害怕与他的眼神撞在一起。

    烟花在黑色的夜空中蜿蜒窜上天空,瞬间绽放,流光溢彩、争奇斗艳。有的像千万棵树上绽放的玫瑰;有的像流星划落夜空……烟花在空中绽放的那一刹那,把周围的上空照的很亮,可那亮光只有那一刹那。沐之夏仰着头看着绽放的烟花,而沈灏却看着此刻的她,在他眼里仿佛她才是那美丽的烟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