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有了喜欢的人
    之夏在每一片枫叶都写上了一句话,其中有一句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她只写了上句却没有写下一句。之夏不是那种可以把喜欢大声说出来的那种女孩,但是她会为喜欢的人默默付出。在爱情里她是那种被动的,就算再怎么喜欢一个人,也不会去主动表白的那种。她喜欢他,却不会站在他面前跟他表白,因为她觉得,如果那个人也喜欢她,那么他总有一天会来主动来找她的。

    之夏本以为分班了之后的他们还可以像以前一样,可以那样打打闹闹,可是她错了。刚开始他还会来找她玩的,可后来找她玩的次数越来越少,再后来他再也不来。她总是会看见他每天从窗前经过,她的目光随着他移动着,移动着。直到他消失在她的视野,她就默默的喜欢着他。

    直到有一天之夏被人表白了,而那个人不是夏暮涵,而是他的好兄弟池宇哲。当初分班的时候,曾经的铁三角被分开了,只有夏暮涵被分在了二班,而池宇哲和刘梓恒被分到了一班。但是他们关系依旧那么好。顾苗苗也转学了,苗苗的爸妈把苗苗送到了更好的中学,听说苗苗在那里学习更上一层楼呢。自从苗苗走后,池宇哲也移情别恋了。之夏头一次觉得,原来“喜欢”这两个字是那么的随便,那么的容易,那么的没有分量。池宇哲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喜欢上了之夏,或许是从那次他对她笑的那一刻开始吧。那次集体出去拍照,好多人都堵在门口,池宇哲看到了前面的之夏,便抬手拍了之夏的肩头,之夏开始以为是谁不小心碰到的,毕竟人多,之夏也就没有理会。见之夏没有反映,池宇哲再次伸手稍加了些力度拍了一下。之夏这才确定是有人故意碰了她,回头发现竟然是池宇哲,她本以为池宇哲是有什么事跟她说的,刚想问“有事么?”,话还没出口。四目相对的那一刻,他充满深情对她笑了,笑的格外的甜,有一种让人难以抗拒的甜。之夏有点摸不着头脑,也礼貌的稍带着点尴尬的表情回了一个微笑。从那以后,池宇哲便经常找之夏一起玩,总是围在之夏身边说这说那的。有时候对之夏嘘寒问暖,天冷了让之夏多穿件外套…………之夏对于池宇哲的嘘寒问暖是抗拒的,凭着女孩的感觉,她能感觉的到池宇哲是喜欢她的。

    之夏自然是不会与池宇哲交往的,一是因为她有喜欢的人了,二是因为她觉得池宇哲的喜欢是如此的随便,苗苗转学还没多久呢,他就移情别恋了。可池宇哲还是像以前追顾苗苗那样死缠烂打。不同意绝不罢休的那种,与此同时之夏知道了一个对于她来说足以让她崩溃的消息,那就是夏暮涵跟另一个女孩表白了。她是从林晓旭那里听说的,据说那个女孩没有答应。这天之夏正在座位上背课文,林晓旭从外面匆忙的跑回来,气喘吁吁的坐到之夏座位前拿起之夏的水杯就开始“咕咚咕咚”喝水。

    “你怎么了?跑什么啊?”之夏好奇的问“慢点喝,别呛着”

    林晓旭放下水杯,喘了口气道:“之夏,我跟你说件大事,说完了你别…………”

    “哎呀,行啦,赶紧说吧怎么了?”

    “那……那个,那个……”林晓旭挠着头

    “你倒是赶紧说啊,急死我了。”之夏急到拍桌子,紧锁眉头问。

    “就是,就是那个夏暮涵跟奚玥表白了”晓旭终于闭着眼睛硬着头皮一口气说了出来,跟之夏在一起玩了这么久,之夏的小心思她还是知道一点的。晓旭能隐约的感觉到之夏喜欢暮涵,因为每次提到“夏暮涵”这个名字,之夏总是敏感,但又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之夏情绪激动的站起来噔大了眼睛看着晓旭,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林晓旭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她这才相信自己刚才没有听错,就是。之夏呆呆的坐回凳子上。

    晓旭的手轻轻的放在之夏肩膀“之……之夏,你没事吧?早知道你反应这么大我就不跟你说了。”晓旭有些自责的说

    “就算你不说,别人也会说,我迟早会知道的啊,没事,既然他有喜欢的人,那也……挺……挺好的。”她的泪水已经湿了眼眶,声音也已经微微发颤,她努力克制着,没有让眼泪流下来。

    这天放学后,之夏和其他几个同学留下打扫教室。之夏正在低头扫地,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是的,是他。他直直的站在门外看着之夏。

    “之夏”他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之夏不看他,此时的她,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她害怕看到他的那一刻,会没出息的泣不成声。她依旧低头扫地。

    “之夏”他再次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她再也忍不住,她慢慢的抬头看着他,泪水划过她的脸颊,流到嘴角,之夏才知道,原来眼泪是咸的。她满眼泪水的看着他,她似乎好久都没有好好的看过他了,白皙干净的脸庞,透着一种使人难以接近的气息;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眉头微微皱着,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有故事的眸子,英挺的鼻梁,微微珉着的嘴唇。让人不自觉的被他那种气场所吸引。两人隔着一段距离相对而站,四目相对。

    夏暮涵有些慌乱,不知所措,他不知道之夏为什么哭,难道是因为池宇哲的事?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知道怎么哄女孩子不哭。毕竟他没哄过,也没有经验。

    夏暮涵走上前将手伸出想要抹去之夏脸颊的泪,马上就要触碰到之夏那被泪水润湿了的脸时,顿了一下,他手慢慢放下,收回。他迟疑了一下,清了清嗓子道“你别哭了,别哭了啊,刚才奚玥也哭了,话说你为什么不答应池宇哲啊?他也挺好的。”

    他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他这主动提奚玥是什么意思?之夏有些生气“不为什么,我的事不用你管”之夏用袖子擦了擦眼泪

    “他要是敢欺负你,我会帮你收拾他的”

    她摇摇头,再次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没再说什么,她还能说什么?难道她要跟他说她喜欢的是他吗?不,她不会主动说喜欢他的。事已如此,又何必多此一言呢。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就让它烂在心里。之夏一直以为她喜欢他,他是知道的,之夏觉得他也是喜欢自己的,可这一切都只是“她以为”。原来喜欢一个人,而那个人喜欢别人竟是这种感觉。他不喜欢她也就算了,竟然还劝她跟别人在一起,或许这不能怪他,因为他真的不知道她默默的喜欢着他。

    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说过话。

    秋风萧瑟,带着十足的凉意,一场秋雨一场寒,不知下过了几场秋雨,只知此时已是深秋。之夏从书中拿出那些已经干了的枫叶,叶子还是那么的红,还是那么的漂亮,只是物是人非。叶子上还有一点点笔墨的香味,之夏把这些叶子带到了它们原来的地方,之夏把它们埋在了树下。当初是她让叶子和树分离,现在她让它们重新团聚。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叶子应该也一样的吧?有些记忆需要埋葬,有些人或许也应该忘了吧?

    寒冷的冬夜,雪花飞舞着,大地一片雪白。大街上来来往往人格外的多,街边不少店铺都挂上彩灯,玻璃门上贴了圣诞老人的贴纸,才发觉今天是西方的圣诞节。

    班级已经布置好了,装饰的特别漂亮,大家围在一起聊天看节目,嗑着瓜子,喝着果汁。大家玩的非常开心,不久这个快乐的气氛就被一个人打破。这个人便是之夏的同桌姜思妍。之夏的同桌姜思妍扯着嗓子喊“谁跟二班的宁昕说咱班程皓喜欢之夏的?害惨了之夏知道么?”

    听到这句话的之夏一脸懵逼,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这算谣言么?

    宁昕之前跟之夏是小学同学,宁昕的家庭情况很糟,父母离异后,宁昕跟着父亲生活,而母亲也重新组建了家庭。宁昕的父亲宁致远做生意发了财,在外面找了女人,而宁昕的母亲也不是省油的灯,在网上与网友聊天,跟网友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是宁昕无意中发现了她妈妈和别的男人的聊天记录。她把这一切都告诉了她的爸爸宁致远。父母离异后的宁昕就像变了一个人,她父亲会给她很多零花钱,但是却从来没有一句关心的话。她缺的却是父爱和母爱。她使劲挥霍金钱,她说,她父母变成这样就是因为钱,她想把所有的钱都挥霍完。她的性格变得冲动易怒,开始打架、抽烟、喝酒,甚至跟校外的流氓小混混扯上关系。宁昕喜欢一班的程皓,之前就喜欢。只不过那时的程皓并不喜欢她。后来他们之间有了小暧昧,谁都不知道两人到底什么关系。

    “啊?谁说的啊?”之夏好奇的问道

    “卧槽,谁说的?”程皓也一脸懵

    “我也在找谁说的呢?宁昕要找人打之夏呢,不知道谁害了你。唉”姜思妍叹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