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习惯有他2
    齐老师匆忙的走到讲台,“那个,有个事情跟大家说一下,就是咱们暑假有个活动,可以去大阪基地玩两天,还可以学一些东西。有主动想去的吗?”大家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主动说要去的。

    齐老师接着说“一个班级有四个名额,没人主动报,那我挑人了啊。之夏你可以去吗?”

    “我问问我爸妈让不让我去吧!”之夏回答道。

    “梁辰,顾苗苗和夏暮涵呢?你们能去么?你们也问问家长啊,不让去的话告诉我一声。”

    “好的,老师”三人齐声回答。

    暑假真正来袭,这天早晨,之夏早早地起床洗脸刷牙,装好要带的东西。妈妈也早早起来做了之夏最爱吃的糖醋排骨。

    “之夏,收拾好了没?吃饭了,一会儿不赶趟了。”

    “诶,就好啦,马上来。”之夏把毛巾塞进包里,从卧室出来去吃饭。

    妈妈盛了满满的一碗饭递给之夏“多吃点,不知道那里的饭好不好吃,不好吃你就买点吃昂,别饿着,饿坏了我闺女可不行。”

    之夏开心的点了点头。

    爸爸抬头看了一眼正在站着盛饭的妈妈笑着说“还能饿着她?这小吃货自己饿了会找吃的,你就别担心了”随后又把目光转向之夏“快吃,吃完爸爸送你去学校坐大巴”

    之夏嘴里塞满了米饭和排骨,满足的点点头“嗯嗯,知道了”

    没过一会儿,管理此次游玩的老师便打来电话

    “喂?是之夏家长么?”

    “嗯,是的”

    “大巴车已经到学校了,赶紧让之夏过来吧,一会儿就要出发了。”

    “好的,老师”

    放下电话的爸爸拿起钥匙,之夏慌乱的拿起背包,嘴里的饭还没有咽下去。看到如此着急的之夏,爸爸笑着说“不用着急,咱们两分钟就到了。”

    妈妈走出门去,冲之夏喊着“在那儿要多吃饭,早晚穿件外套……”作父母的都是这么操心,儿女出门的时候,很怕他们照顾不好自己,真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啊!

    爸爸骑摩托载着之夏跟快到了学校,大巴车周围都是来送孩子的父母。

    “爸爸,我走这几天你不想我啊?”

    “才不想呢,想你干嘛。”

    “爸爸,你怎么这样啊!”之夏身边的一对父女说着笑着。

    上了大巴车的之夏,推开车窗向爸爸拜了拜手,爸爸这才骑车离开……

    沐之夏、夏暮涵、顾苗苗和梁辰四人坐大巴去了大阪基地。路上之夏和苗苗聊起天来,“苗苗,你能来一起来玩真好!”

    “其实我和我哥是不想来的,但是齐老师去找我姐当了说客,然后我们就来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

    “怎么样?多好的机会,还能和我哥一起玩”苗苗又开始调侃之夏了

    之夏已经习惯了苗苗这个调皮捣蛋的小鬼了。

    第一天他们去爬山,山中的空气还真是好呢,美中不足就是被山上的蚊子咬完之后会起好大的包。山上的蚊子可真毒,比家中的蚊子大一倍。苗苗被蚊子咬了好几口,她叹着气跟之夏说“唉,我此生的红包都是蚊子给的。”

    “那你可以拒绝么?你跟蚊子说,你不要它的红包。”之夏一脸认真。

    “这个好像不行,这后宫佳丽三千,蚊子就偏偏宠我一人,就宠我,就宠我。非得把红包都给我。我能有什么办法啊。”

    之夏忍不住捧腹大笑,“你也太逗了,哈哈哈”

    “我都这么惨了,你还笑。”苗苗显然有些生气

    “好了好了我错了,我有管蚊虫叮咬的药,回去给你涂点。”

    “哼,这还差不多。”

    爬到半山腰的之夏和苗苗已经爬不动了,走在了队伍后面,暮涵和梁辰见她们落后了便回去接她们。

    “怎么?爬不动了?”暮涵看着之夏道

    “嗯,太累了,而且太热了”之夏回答

    苗苗假装生气“哥,你怎么不问问我累不累呢?”

    “那我现在问,你累了吗?”暮涵笑着,他还真拿这个妹妹没办法。

    “哼,现在才问,晚了。”苗苗走近夏暮涵在他耳边说“哥,我觉得这个人当我嫂子不错呢!”

    “嘿,你这丫头。”夏暮涵抬手吓唬苗苗。苗苗冲他做了个鬼脸。

    苗苗可是聪明的丫头,转身跟梁辰说,“梁辰,咱俩快点去赶上队伍吧,我可不想落后。”边说边给梁辰使眼色,梁辰自然是个明白人,一看便知。立刻应声到“好,我们走吧”

    苗苗和梁辰走后,之夏和暮涵的气氛略显尴尬,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第二天,他们去了矿山公园,还看了3d电影。就这样两天的愉快时光就这样结束了,虽然之夏和暮涵之间没有说太多话,但之夏觉得只要有他,她就觉得开心。

    回去的路上,之夏看着路边的风景。微风轻轻的吹在之夏的脸上,柔柔的,暖暖的。不知不觉大巴已经到了学校。

    一个暑假就这么过去了,听说再开学要重新分班了,之夏整个假期都在祈祷着,她希望可以和他继续在一个班级。虽然有时候的他很让人讨厌,但有时候又觉得这个人其实没那么讨厌。之夏觉得跟他在一起打打闹闹已经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九月如期而至,金黄色的银杏叶铺满林荫小道,枫叶红透枝头,在那样的甬路上散步真是浪漫呢,尤其是在黄昏的时候。之夏早早的来到学校,走在林荫小路上,她觉得这样的景色美极了,她精心挑选了几片枫叶子,打算做书签。据说在枫叶落下之前就接住枫叶的人会得到幸运。而能亲眼目睹枫叶成千成百落下的人可以在心底许下一个心愿,在将来的某一天就会悄悄实现。如果能与心爱的人一起看到枫叶飘落,两人就可以不分开。

    林晓旭看见正在捡树叶的之夏,便向她蹑手蹑脚走来。走到之夏跟前,狠狠的拍了之夏“嗨!之夏,干嘛呢?”

    之夏抬头一看竟是晓旭,拍拍胸脯说“哎呀,你吓我一跳。我捡树叶呢。”

    “我怎么没看见你跳啊,你跳一个给我看看。”晓旭一脸较真的说

    之夏被晓旭逗笑了“你这个人可能有毒,你是来找茬的吧?”

    “诶,之夏,我问你个问题啊”

    “说吧什么问题。”说着之夏便起身

    “仔细听啊,一只蜘蛛从几十层楼上掉了下来,那么请问它为什么掉下来的时候,只看见了它的五条腿?”

    之夏想了一下“可能是在掉下来的途中摔卡掉了。”

    “不对,是因为它的另一只腿放在了胸脯上说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哈哈…………”林晓旭笑的差点背过气去

    “林晓旭,你………………”之夏斜着眼睛盯着她

    “你捡树叶干嘛?难道你要学黛玉葬花?人家葬花你葬树叶?”晓旭调侃道

    “不是啦,我就是觉得挺好看的,想做几个书签而已。”说着之夏又拾起了几片叶子

    “嗯,是挺好看的,对了,刚才我看了分班名单哦,你在一班,咱们两个还在一个班呢,哈哈,你说这是不是缘分。”晓旭一脸开心的样子

    “那你知道夏暮涵在哪班吗?”之夏连忙问

    “他啊,他好像分在了二班”

    听完消息的之夏,立马跑向了公告栏,她还是不太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她与他的同班同学的关系到此结束了,与其说不太相信,倒不如说她不愿意相信这件事。她要亲眼看见他分在了二班才肯死心。

    “喂,之夏你干嘛去啊?我话还没说完呢。喂,你干嘛去?”晓旭大声喊着。

    晓旭一脸茫然“之夏怎么了,听到夏暮涵在二班咋就跑了?难道…………”晓旭自言自语道

    公告栏前围了好多人,之夏拨开人群,终于挤进去了,之夏一眼就看见了夏暮涵的名字,“夏暮涵”这三个字不知从何时起在她这里变得很重要,很醒目,就像一篇文章中特意加黑加大的字,使她一眼就能看见。公告栏上清楚的写着:夏暮涵七年二班。之夏又看了一下自己所在的班级,果然是一班。此刻她觉得公告栏上的字有些扎眼,之夏心里莫名的失落,在去班里的路上像丢了魂一样。以至于夏暮涵在后面喊她的名字,她完全没有听见。

    他快跑了几步赶上了她,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我刚才喊你,你怎么不理我啊?”熟悉的声音在之夏耳边响起,是的,是他。

    之夏看到是暮涵,立刻露出了笑容,仿佛所有的不开心都随风吹散,“啊?你刚才叫我了?那个不好意思啊,我没听见,嘿嘿。”之夏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好吧,原谅你了,你自己在想什么呢?那么入神?”

    “没想什么,我能想什么啊。”

    “难道是…………你在想我?”暮涵自恋的说

    “切,你少自恋了,我才不想你呢。”之夏有点害羞但还是装出一副很硬气的样子。

    “你就是想我了,你看你脸都红了,哈哈”

    “才没有,你闭嘴啊”说着,之夏便举起手来拍打着暮涵的后背

    暮涵忙举起手遮挡“行行行,大姐我错了,我跟你开玩笑的我们一起去教室吧,这回咱俩不在一个班级,可没人在你后面烦你了,你是不是特别开心啊?”

    “是呗,我可开心了,终于没人烦我了”之夏一脸得意,其实她内心是失落的。

    “你怎么这样啊,虽然不在一个班,不过我们还是隔壁班嘛,我还是会去烦你的。”暮涵一脸得意

    到了班级,之夏便把捡的叶子,小心翼翼的夹在书里,她还在有些叶子上面写了字,她选了几片特别漂亮的枫叶,想等叶子干了做成书签送给夏暮涵。“他应该会喜欢吧,虽然不在一个班级了,但还是隔壁班嘛也不远。”之夏想着,想到这里她开心的笑了。

    “嗨,同学,请问这里有人么?”

    之夏抬头看向声音的发出者,还是一个挺漂亮的女生呢,有点婴儿肥,但是很可爱。“没有,没有”之夏连忙说

    “好,那我就坐在这里了,以后我们就是同桌了,我叫姜思妍。”

    “你好,我叫沐之夏。”

    “以后我们要相互照顾了呦!”思妍开心的笑着,露着一口好看的小白牙。

    “好啊,相互照顾,相互学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