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上去干呀!
    丹羽的一席话,直接说得叶风哑口无言,只好抬头望向马车后方不远处的二哥,无奈的眼神别提有多可怜。

    “丹主公,这是我叶家与奇异城的事,他奇异城窝藏杀害我爹的凶手以及帮凶,难不成你要护着不成?这未免有些说不过去吧,我爹久经沙场数十年,好不容易到了享福的时候,却被那可恶的大嫂谋杀,我身为叶家家主,这仇怎能不报?今日即便”

    躲在舞台后方的叶泽、柳月霜两夫妇哪里还能忍得住如此污蔑,相继跳上舞台,直勾勾的望着正气凛然的叶傅。

    战狂也跟着跳上舞台,盯着叶傅的双眼仿佛看死人一般。

    “大大哥?你还”叶傅目瞪口呆的望着站在台上的中年男子,至于其身后被他称之为杀父凶手的柳月霜,都直接被无视掉了。

    蜷缩在舞台下方的叶风见二哥表情夸张,双眼瞪得巨大,又听到他喊大哥,连忙弹起来回身望去,看到那张熟悉且严肃的脸庞,顿时大喜道:“大哥,你还活着你怎么跟大嫂在一起,她可是”

    叶泽对这个傻不拉几的四弟实在是无语,怒吼道:“四弟你给我闭嘴!”说完又抬头望向被惊得说不出话的叶傅说道:“我的好二弟,你是巴不得我这个当大哥的早点死是吧?你这个当二叔的居然对一个毫无修为的侄女动手,你还能要点脸不?这个暂且不说,最可恶的你居然还敢弑父,敢对爹下手,爹一生在战场上击杀魔族何止十万,居然被你这个入了魔的儿子给杀害,你到底还是不是个修士,还是不是个人?啊!!!!!”

    一个一个问题从他口中问出,一件一件的惊天内幕从他口中爆出。

    丁星见叶泽已经出现,便知道接下来没自己什么事,双手叉与胸前,戏谑般的眼神望着台下脸色阴沉的叶傅。

    舞台前方的叶风一脸茫然和不可置信,双眼闪着泪花的缓缓向叶傅走去,颤颤巍巍的说道:“二哥,大哥说的是不是真的,是不是你下的手,枉我还瞻前马后的为你做尽坏事,枉我还那般信任你,没曾想你居然是个衣冠禽兽,不对!你连禽兽都不如,我要杀了你!”

    叶风受到的打击显然不小,虽然被绑着动用不了灵气,但却依旧咬牙切齿的冲向叶傅,一副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的模样。

    “四弟,给我回来!”叶泽是又气又无奈,对着台下的叶风大喊,可惜后者却仿佛听不见般,一个劲的往叶傅冲去。

    这个傻帽!

    丹羽白眼一翻,身形一闪便出现在叶风身后,对着他后颈就是一刀掌拍下,后者立马全身瘫软倒地。

    “家主二老爷你”叶傅身后的那些叶家元老纷纷后退与其拉开距离,避免背上这帮凶的罪名。

    墙倒众人推!

    叶傅望着所有人的动作,内心复五味杂全,悲怆的脸上突然升起一丝鬼魅般的笑容。

    这些完了!

    大哥没死,打又打不过,又没有威信,家主的位置如何能保得住。

    谋杀父亲,虽然没证据,可已经说出,弑父的罪名必然会藏不住。

    一念成佛!

    一念成魔!

    最重要的是叶傅的体内早就藏了一个心魔,正在不断的把他拉向万丈魔渊。

    “哈哈哈!大哥,哼!父亲对你那般器重,再加上你又是老大,将来必定是名垂千史的伟人,是受亿万百姓敬仰的传奇,可是我叶傅不服!”

    “我不服!!!!”

    叶傅的那疯狂的呐喊声,在整个丹阳主城的城中回响。

    突然

    他头顶的天空如关灯后的黑夜一般,黑暗迅速聚拢。

    此时虽然已经临近黄昏,但天空中的变化却太过诡异。

    黑暗如翻滚的海浪,不断的吞噬晚霞的余光,彻底笼罩整个丹阳主城。

    “不好,二弟他”叶泽满脸恐惧,双眼瞪得巨大的望叶府所在的方向。

    “那那是什么?”一名被绑在舞台前方眼尖的小伙子,看到远处半空中若影若现的身影,声音颤抖不止。

    “魔族余孽?”丹羽身为丹阳主城的主公,经历过数次的魔族入侵,一眼便认出那翻涌的云层,脸色巨变的。

    丁星也好奇的望着,表示一脸茫然,虽然魔族是肯定的,但明显不是魔族入侵。

    “想不到在这里居然还能见到魔灵祭祀,看来这个凡界也不简单呀。”房子精的声音却突然响起,立马把丁星的注意力给夺去。

    “房子精,什么魔灵祭祀?凡界又哪里不简单了?”丁星好奇的问道。

    面对丁星的问题,房子精在一般情况下都会答复,

    “魔灵祭祀,顾名思义就是一种祭祀,只不过对象并不是魔,而是人,是拥有灵气的人族修士,不过这祭祀怎么会出现在凡界,真是不可思议,凡界的守护阵法如何能容下那些魔族的躯体的?”房子精解释到一般,自己也昏了头。

    丁星无语道:“拜托,你倒是先给我解释一下这个魔灵祭祀是什么玩意儿好不好,别在这里瞎猜好不。”

    “魔灵祭祀,以魔体为引,灵心溃散之时,夺取所有魔体残余魔力,炼化、吸收、凝练,至此彻底入魔。”房子精郑重其事的又继续解释道:“这种恶毒的祭祀方法一般都是魔族修士用来同化部分异族修士的!所以才因此感到惊讶。”

    叶泽脸色凝重,不敢有丝毫懈怠,身体轻轻一跃便向叶傅冲了过去,一把血红色的长枪在他手中仿佛活过来似的,嗡嗡直响。

    “房子精,这入魔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那叶傅不过一人,而在场光是凝气中期的修士就有四五个,难道还搞不定?”丁星有些不以为然,毕竟那叶傅也不过是凝气中期左右,三个对一个都绰绰有余的,至于这么紧张嘛。

    “哼!说你无知你还喜欢胡乱猜,这魔灵祭祀最厉害便是实力提升,不是简单的翻倍,而是直接提升好几个境界,说句不好听的,若是没前辈来阻止,等到那人彻底魔化,远的不说,整个丹阳主城的城中央都得遭殃。”房子精酷酷的说道。

    等他彻底入魔?干呀要等?

    丁星思维一跳跃,顿时惊声大喊道:“既然知道他魔化后难搞,那还等个屁哟,上去干呀!”

    周围的人一脸茫然的回头望着丁星,都奇怪他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叫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