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监听徐府
    “丁老弟,你为何如此轻易的放过他们?他们可是堵我们,况且还是率先动手的,你真是没有一点血性,以后出去别说认识我惊雨行。”

    被马家的人这么一搅合,惊雨行等人也没了继续骑行的心情,一个个回到巡回车上,打牌的打牌,修炼的修炼,至于惊雨行,这是与丁星一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闲聊。

    丁星白眼道:“此事还未调查清楚,再说又不是什么大事,我们奇异城是做生意的,是要讲道理的好伐,不要总是打打杀杀的,不过我丁星最恨的便是敢欺骗我、背叛我的人,不管是朋友还是合作伙伴。他马家带来的人不过就是发发牢骚、吐吐苦水罢了。”

    说道最后,丁星的语气变得极度阴冷,惊雨行见状,嘿嘿笑道:“好吧,你是老板你说了算,我看那徐家要遭殃咯,老弟呀,你也知道守夜是多无聊的,你看......麻将桌”

    ......

    巡回车抵达试炼场之后,丁星便开始控制舞台展开,随后向元齐交代些事情便消失不见了。

    得到丁星分下来宝物的惊雨行等众修士答应了帮忙守卫安全的要求,不过附加条件却是四人一组,围着巡回车放了四张麻将桌。

    丁星对此自然无所谓,此时的他,穿梭在大街小巷之中,一身黑衣仿佛隐入昏暗的街道之中。

    避开了行人较多的路段,直奔南市的徐家。

    徐家的情况丁星早在八天前的产品发布会结束后就了解过,从各方得来的资料来看,徐家可谓是丹阳城为数不多的大慈善家族。

    每年都有许许多多的回馈活动,口碑简直好得没法说,这也让丁星非常的满意,所以当初也没多想便同意了。

    可是现在听马家那老者这样一说,丁星心里也没底了,而且这单车迟迟不发售,其中必有猫腻呀。

    自己当初可是传授了不少经商的经验的,三天时间准备已经是绰绰有余的了,结果却没想到会等这么久。

    “早知道就把调味品的代理给他们了,这行业不对口还确实是不好办。”丁星嘀嘀咕咕的对自己说着。

    虽然说是无奸不商,但丁星还是不太相信徐家能隐藏得那么深。

    等丁星到了徐家大宅院时,第一眼的感觉,便是低调的土豪。

    宅院虽大,装修却很简单,大门也只有四米宽,比叶家的大门足足小了两倍,而且颜色也也没有叶家那么鲜艳,选择的是深棕色的奇怪木头,若是走近看的话,会发现这种木头很厚实,密度很大。

    门前的两个守卫正小声的讨论着什么,丁星没有去探听,直接从侧边越过门墙进入到了院内。

    现在这个时辰还不是睡觉的时候,所以丁星直奔后院,一般来讲前院都是用来接待宾客等等的,估计也没啥好查的,真正的秘密,一般都是在后院或者地下。

    走进后院之后,丁星通过卫星实时监控,发现徐家的后院只有四五件房子还有灯光,选了一间最大的,便摸了过去。

    围着房间四周绕了一圈后,丁星发现房间的四面八方全都被护卫守着,而且房间四周至少有二十米的空草地,房子的正前方是一片小池子,池中倒影着上方的小凉亭。

    “人是没办法过去的了,不过这可难不倒我。”丁星冷笑一声后,放出一个女人拳头大小的圆盘,很薄,待丁星将其往地上一放,圆盘突然飞速旋转,外侧渐渐出现残影。

    “去吧,皮卡丘。”丁星控制着手指的平板,心里默念道。

    接着只见那圆盘继续旋转,然后慢慢沉入到泥土之中,转瞬间便不见了踪影。

    ......

    “老爷,价格不能再降了,半个月前过来的那批货已经卖完了,魔族入侵导致下边那十几个供货商贩都断了货,我们东郊那边已经所剩不多,估计最多只能撑半个月。”一老者用焦急的语气说道。

    这时一中年男子用极其平静的语气说道:“老刘呀!你这都五六十岁了,这么急躁干嘛?让你去打听的事情打听得如何了?”

    被称之为老刘的老者叹息一声,说道:“回老爷,这几日我询问过不少从来安主城那边过来的商贩,情况确实如那日奇异城的人所说,单车在来安城那边好评如潮,深得人心。那丁老板也是深受百姓的喜爱,威望很高,老爷你这迟迟不出售,就不怕......”

    “我会怕?主公府那边也是闻不得腥的虎,早早便已经派人来打过招呼让我别急着出售,汪家那调味品的价格本来就贵,所以主公也清楚没有多大提升的空间,毕竟只是满足口腹之欲,但我们这个单车不一样,价格放得如此之低,还有什么赚的,完全没必要的嘛。”中年男子说完深吸了口气,继续道:

    “有主公当挡箭牌,我就跟在后面偷偷赚一笔好了,让他们狗咬狗去,反正现在东西已经在我手上,实在不行我再转手卖出去好了,反正主公那边也不清楚奇异城卖给我的价格,这奇异城的老板还真是蠢得无药可治,居然给我这么低的价格。”

    “老爷,此事会不会太冒险?万一......”老者总是杞人忧天的语气。

    中年男子直接打断的说道:“行了,刘老,你且先下去吧,海产生意的事情我自有办法解决,只要东郊那里不出现差池那都不是事。”

    “是,老爷。”

    ......

    久久不闻声音,丁星便取下无线耳机,然后把紧贴在地板下的监听器顺着原路收了回来,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虽然大致还是没搞懂什么意思,只不过却听听出来这个徐家的家主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但算计我,居然还敢算计主公府的人,真是惹火上身,找死呀!

    “难怪敢拖这么久不出售,原来是主公搞的鬼,要是没猜错的话,这主公应该也是去月牙湾抢宝刚回来吧,我倒想看看他想耍什么花样。”丁星低声细语的说着,又想起刚刚偷听到什么东郊的,猜想这是不是跟徐家的秘密有关。

    虽然丁星也知道,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秘密,这无可厚非,但丁星还是按耐不住内心的好奇,毕竟这个世界的东西,很少有勾起丁星兴趣的。

    趁着夜色彻底落下,丁星又火急火燎的往东郊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