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 小偷风波
    两天之后临近黄昏之时,

    丁星从西市靠近城门一座废墟之中的大洞之中走出来,拍了拍身上的扬尘,深吸一口气的说道:“啊!忙乎了两天两夜,终于回来了,也不知道他们”

    话还没说完,丁星转头看向木别墅所在的方向,突然看到刀光剑影在闪动,同时空气中的灵气波荡巨大,暗道不妙。

    “该死的,难不成有人闹事?”丁星眉头紧锁,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战斗发生。

    刚从城门冲出,就见两方人马正在门头处打斗,惊雨行、元齐等十几人全都在场,另外一边则是一个年轻男子领头,身后跟着数十个修士,其中一个矮小的修士被搀扶着,明显受伤不轻,站在中间位置的是柳长风与司徒清等修士,不过这群人却是在充当看戏一样的角色。

    各种术法满天飞,震得那门头晃晃悠悠的,门头上的奇异城横幅眼看就要掉下来了。

    “都给我住手!哪里来的抛皮,在我奇异城的地盘撒野?”丁星怒气冲天,拿着扩音器把声音调到最大,放声喊道。

    众修士手上的动作皆是一顿,转头望去。

    “丁大哥,你回来啦!”

    “丁兄!那人是小偷,偷走了我们的台球,娄师弟亲眼所见。”

    “谁呀,这么嚣张!”

    “胡说八道,我南风羽的手下又岂是那等偷鸡摸狗之人,你再敢说上一句,我今日非得把你嘴撕破不成。”

    “就是,我们主子可是燕南王国的五王孙,岂会看上你们这些乡巴佬的东西。”

    在场数十张嘴顿时叽里呱啦的说个不停。

    司徒清这时走上前说道:“羽公子,此事还请你消消气,查一查你手下的储物装备有没有便知,何须大动干戈,毕竟别人都说亲眼所见,而且你那手下也确实是出门被逮个正着,你这护短也护得太明显了吧!”

    西田县的柳长风想要插嘴,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因为看那五王孙的脸上很是难看,自己又身为王城下下下属城池的县公,若是敢插上一句话,指不定这县公也到头了。

    丁星双手叉于胸前,看好戏般的盯着南风羽、司徒清等人。

    捋了捋那飘逸的长发,南风羽提起嘴角的笑容冷哼一声道:“司徒叔,我敬你是我二叔好友,才尊称你一声叔,别给脸不要脸,我南风羽做事还轮不到你这个小小的司徒家二老爷插嘴,今天这事不管我手下拿没拿,都没完,奇异城,什么玩意儿。”

    柳长风脸色苍白,毕竟他是刚投下五万的灵石,这要是被上级盯着,想要发展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而一旁的司徒清也是面容铁青,撞了一脸灰的他,只能咬碎牙往肚子里吞,默不作声的打量着南风羽。

    丁星见没人接话了,于是便大笑道:“原来是燕南王国的五王孙南风羽呀,真是久仰大名,在下便是奇异城的老板,丁星,不知道你想要怎么个没完法呢?”

    南风羽皱眉打量丁星,见他一身装扮、外型都比较古怪,于是倒也引起他几分注意,于是笑道:“原来你就是老板丁星呀,你也别说本王孙欺负你,想要再我燕南王国做生意,没有我王室的帮助,必将寸步难行,今日你奇异城的人出手打伤我的手下,总得拿出点赔偿吧?我也不狮子大开口,跟你明说吧,我看上你这片地方,你就赔给我便是。”

    “噗嗤什么?你说你要我这个海边度假休闲场所?赔给你?你脑子没秀逗吧?我凭什么赔你?还有,你那手下现在还把我那套台球藏在储物戒中,你还想我赔给你?想不到你贵为燕南王国的王孙,居然是如此横行霸道的,也难怪你会跑来这西边的城池,我看你是在王城名声太臭,迫不得已才来这边的吧?”丁星毫不示弱的讥讽道,说得南风羽哑口无言,脸色是越来越黑。

    就这样被对方怒视着,丁星又笑道:“羽王孙是吧?你知道我奇异城的传扬速度又多快吗?不出半个月,我能让整个燕南王国,甚至是整个公西皇国的百姓、修士知道,你南风羽是个包庇手下偷窃,强权勒索,不分青红皂白的可笑王孙。”

    南风羽脸色变得越发铁青,对着丁星怒吼道:“胡说八道,我南风羽的手下不会做这等事,你休要强加罪名,说话要讲证据的,若是你能拿出证据,我南风羽二话不说便立刻宰那混蛋。”

    丁星此时却是眉头一皱,见南风羽的语气并不像是在演戏,难道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手下的那些事情?还是说这个王孙的演技已经超过自己。

    “证据?你要证据是嘛?”这有何难?我奇异城的商品只要不是通过出售流出的商品,都是有印记的,就算是一颗小小的台球也是一样,更何况你那手下偷的还是斯诺克一整套二十二颗台球,你说他偷来有什么用呢?这玩意儿又不值几个钱,想要直接找我要就是了,只要说出你燕南王孙的身份,想要多少没有呀。”丁星摇头笑道,然后指着南风羽身后人群中的一个身背两把大斧的男子,继续说道:“你,给我出来,真以为你们这兜兜转转的把那一盒子台球轮换地方我就找不到了?我奇异城的东西都敢偷?那可都是有印记的。”

    南风羽闻言脸色一沉,因为从丁星的神色来看,基本可以确定是自己这边的手下偷了东西,而且还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东西。

    “铁牛,东西是不是在你身上,是就赶快交出来,要是让我知道你敢骗我,我立刻宰了你,让你家中的妻儿成为孤儿寡母。”南风羽阴沉的说道,语气极度强硬。

    那大汉脸色大变,双手背在身后紧握着双斧,空气突然间凝固,安静了好几秒,最后实在是顶不住压力,回头看向其身后的那位。

    众多修士都不想背锅,于是抬头看向天空中的晚霞。

    “对不起!羽王孙,东西确实是被人偷出来的,就在我身上,只不过不是我偷的,是”铁牛把一个盒子拿出来之后欲言又止,心里却在想着要是说出来的话,今后还有谁敢与自己接触。

    南风羽听到回答,顿时明白过来,怒不可遏的大吼道:“快说!到底是谁偷的,是不是周亚岚!那个混小子,还以为长大之后成熟了,没想到还是受不住手,真是罪不可恕,来人,给我拖出去砍了。”

    远处被搀扶着的那个修士顿时脸色苍白,口中咿咿呀呀的想要说什么,但明显受伤太重,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慢着,这偷东西的人可不是那个受伤的修士,你可别砍错人了。”丁星突然阻止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