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酒量
    “说吧,你想要赌什么?”牛立果虽然对那飞行法宝势在必得,但是面对狡猾的人类,他也不得不谨慎对待。

    丁星缓缓降落在地上,背后的两个推动器随即停止运作,直至飞行衣系统彻底休眠,丁星走上前,挥手便是一把方桌和两张凳子。

    “既然你答应赌,那我便先脱掉这飞行衣,相信堂堂的巨牛魔应该也不至于出尔反尔。”说着身上的飞行衣自动打开,毫无任何支撑点的竖立在丁星身后。

    这时突然丁星回头对远处的元齐喊道:“你过来帮我取下头顶的控制环,”说完指向自己的头顶,那是一个类似头套的青色圆环,只有手指粗细。

    被扶起来的元齐诧异的指着自己鼻子说道:“丁大哥你是在叫我?”

    见丁星点头,元齐苦笑一声,来到丁星的面前,微微踮起脚去摘他的青环,心里在奇怪,为什么上次没见到这个什么控制环?

    “把那控制环放在桌子上就行。”丁星指着前方几步远的桌子。

    随后往前小跨一步,回头把飞行衣收起来放在桌上,坐下后,对牛立果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请坐!”

    牛立果闻言,闪身上前,坐在丁星的对面。

    “小子,你到底要耍什么花样?我给你两刻钟的时间,”牛立果皱着眉头问道。

    丁星神秘的笑了笑,然后拿出四个颜色各异的酒瓶,笑道:“我丁星的酒量在这个世界上可以说是难寻对手,还从未见识过魔族的酒量,你我虽然分别为人魔两族,但古语又说道:’酒逢知己千杯少,今天我们就来赌这酒量”

    “酒?”牛立果闻言双眼一亮,长期隐藏在人族的地界,对酒是再熟悉不过,想到还有正事,于是冷声道:“小子!说正事,拿出区区几瓶酒是什么意思?”

    “赌约很简单,这里也就三种酒,白酒两瓶、红酒、蒸馏酒威士忌各一瓶,白酒又分为两种,一种是酱香型,一种是纯香型,赌约便是我二人一杯一杯的喝,谁先吐或者神志不清就算输,若是我输了,你便拿走这控制环与飞行衣便是,带上控制环后穿上飞行衣就会自动绑定,不过以我的酒量,我看这飞行衣你是拿不走的了。”丁星极度自负的笑道,话语间充满了自信。

    牛立果冷笑一声,问道:“你输了我拿走这飞行衣,那要是我输了呢?你又想如何?”

    “若是我赢了,我希望你能放过车上的那些无辜的凡人,他们都有各自的命运,不应该被牵扯进修者的世界当中。”丁星凝重的说道。

    居然要放过那些凡人?

    这小子到底在做什么打算,身为一个修士,处于如此环境之下,居然想着让那些凡人离开,真是奇葩。

    牛立果静静的打量着对面的丁星,看他神态动作并不像是在开玩笑,于是便好奇的问道:“你确定没有搞错?用你的这件飞行衣赌那些蝼蚁的性命?赌我喝酒喝不过你?”

    惊雨行等人此时也诧异得很,心里大骂丁星是个败家子,居然把珍贵的飞行法宝拿去赌二十个左右凡人的性命。

    气得他牙痒痒道:“这个丁星,真是脑子被门挤了吧!”

    “丁大哥到底想干嘛?怎么提个这样的要求?”退回到后排的元齐转头看向身旁的叶无心,问道。

    后者双眸连闪,目光始终聚集在丁星的脸上,说道:“丁大哥的想法总是那般的奇特,我们还是接着看吧!”

    ......

    丁星见他久久没有答应,于是便笑道:“怎么样?巨牛魔,若是你担心我在这酒中下毒的话,不妨直说,我丁星也愿意以我上天起誓,若是我在酒中下毒,我丁星将永世受灵魂炼狱之苦、断子绝孙......”

    牛立果冷哼一声,摆手说道:“停!你这发誓也没用,你们人族阴险狡诈,若真要赌,老牛我就一个要求,这酒得让我的手下来倒,你先喝了我再喝。”

    哟呵!这傻大个还不蠢嘛,丁星暗道,随后笑道:“我丁星身为奇异城的大老板,自然不会耍这些小动作,依你便是。”

    “好!赌就赌!”牛立果一掌拍在桌子上,大吼道,然后叫来身后一个手下。

    周围人魔两族的修士各自站在元齐与牛立果身后,对着二人还有桌上的那四瓶酒指指点点的,但更多的目光却放在了一旁的那件飞行衣上。

    那些魔修丑陋的脸上全是不屑的表情,冷笑道,

    “这人是不是傻,跟老大比酒量,简直是个送宝童子呀!”

    “哪还用得着老大呀,换我上都行,人族那点小酒量,不是我吹,我一个能和他们十个!”

    “老谢你就别吹了,几年前那次在煞风城为影魔族族长庆寿,你才喝多少,最后还不是躺在城外四日才醒过来。”

    ......

    而元齐等人,皆是一脸困惑的望着丁星的背影,小声嘀咕道,

    “想不到丁星他竟然如此大善,为了那些个凡人愿意拿飞行衣来赌。”

    “这丁大哥到底怎么想的?难道就只是想拖延时间?”

    “傻不傻呀,拿如此珍贵的飞行法宝去赌几十个凡人的性命,真是搞不懂丁兄怎么想的。”

    而作为赌约主角的丁星、牛立果二人,此时四目相对。

    “这四瓶高档酒,每一瓶都是珍藏版的,一瓶就价值上千灵石,所以光是如何打开就是一门学问,另外在细说一下赌约,这吐的话想必大家都清楚,至于这神志不清就不好评估了,这样把,每喝完一杯,对方就用手指比划出一个数,只能选择一根到四根手指,也就是一二三四这四个数,比划的时候可以慢慢左右挥动,就像这样!”说着丁星就伸出两根手指,慢慢左右挥动。

    “差不多就是这个挥动的速度,这就是二,懂了吧!只要对方说错了,那就算输,至于吐那就没什么好争议的,赌约的前提条件就是旁观者不能发出任何的声音,要是哪方发出声音也同样算输。”

    牛立果听完觉得很公平,于是回头对着他那些手下吼道:“一个个嘴巴给我闭紧,坐在地上,咳嗽给老子吞回去,放屁也要吸回去。”

    “哈哈,这放屁还能吸回去的?”惊雨行被牛立果这话给瞬间都逗笑,转头对萧石说道。

    其余人都强忍着笑容,对他示意看丁星。

    惊雨行见丁星正瞪着自己,尴尬笑道:“丁老弟你放心,为了那些凡人的性命,一会儿赌约开始了老哥保证不发出任何声音,即便真要放屁,虽然做不到吸回去,但是忍住还是可以的。”

    “惊大哥,能不能不要再提那个字,想到那画面我一个男的都觉着恶心。”元齐两眼一翻的苦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