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人生如画
    “为寂寞的夜空画上一个月亮”

    “把我画在那月亮下面歌唱。”

    “为冷清的房子......”

    ......

    “我没有擦去争吵的橡皮”

    “只有一只画着孤独的笔”

    “那夜空的月不再亮”

    “只有个忧郁的孩子在唱”

    “为寂寞的夜空画上一个月亮”

    不知不觉间,一曲结束,丁星已经起身背对着众人,深情的神色在微弱的灯光下,转瞬即逝。

    一首赵雷的《画》,让丁星的最近躁动不安的心情瞬间得以平复,这首饱富诗意的歌曲,在他的脑海中,勾勒出一片祥和的画面。

    青坡与稻田!

    彩虹与星空!

    灶炉的柴火!

    平坦的小路!

    人生如画,生来执笔,画中人忆。

    作为一个专业的作曲家,丁星对这首歌词的创作者,给予了最大的赞同,因此唱出了作者创作时的感情。

    最直观的表现就是,身后的四人此时已经沉浸在歌曲的世界中,脑海中还回放着歌词勾勒的场景。

    刘谋冷不丁的突然开口道:“丁星,橡皮是何物?听此曲的意思是擦什么的,可为何是擦去争吵?”

    “橡皮就是一种可以擦掉字的东西,此曲只是引用,并不是真正的擦掉争吵。”丁星耐心的解释道。

    被突然的问话所惊醒的其余三人,神色怪异。

    元齐率先拍手鼓掌,两女只是稍作愣神,便跟上鼓掌的节奏,一起拍手。

    “丁大哥,此曲能教我不?我也想学!”叶无心开口问道,眼中期许的目光真情流露。

    可惜丁星却是摇了摇头,说道:“此曲比较适合男的来唱,虽然女的也能唱,但是你还达不到演唱的要求,先从简单的开始吧,行吧!我就先来教你《隐形的翅膀》。”

    突然丁星又转头说道:“对了!元齐你先去上面找个安静地方把我给你准备的这个乐谱熟悉一下,试着弹奏,我一会儿再来教你,那个mp3你也带着听,多熟悉熟悉!”

    元齐闻言接过丁星手中的几张白纸,离开了练习室。

    ......

    “对对!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这个‘有’要表达出一种坚信不疑的情绪,坚信自己就一双隐形的翅膀!”

    “还有‘我终于’这里,一定要唱出那种对梦想的期望,尽量拖长音,知道了吗?”

    ......

    丁星一点一点的给叶无心讲解这首歌的重点、细节,多年创作的经验,听到一首歌,他也大致能感受到创作者或者说演唱者当时的心情。

    时间缓缓流逝,没过多久丁星就发现这个练习室与k歌房的区别,一段歌可以重复再重复,还有自动识别匹配比较功能,演唱者每唱出的一句,都会与原唱做比较,分别标示出差异,基本可以做到自动练习。

    叶无心在听过一遍这首歌之后,就喜欢上了那种节奏,那种对希望的追求,对‘翅膀’的渴望,再加上曲风又与其性格相近,让她的学习速度,让丁星瞠目结舌。

    ......

    短短两个时辰不到的时间,就已经达到了九十四点六分的高度,比丁星唱《画》的分数还高。

    而在这段时间内,刘府两父女则是闲的无聊,把茶几上的小吃,除了偏辣的牛肉之外全都被清盘了。

    好不容易等丁星闲下来,刘谋立刻拉过来问道:“丁小哥,此物的味道为何....如此之怪?老夫仅仅只尝一小块,口中就仿佛火烧般,但是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丁星呵呵一笑,说道:“县公,那肉你应该是知道的,至于那红色的,是辣椒,品尝之后,会感觉从口中到喉咙,再到胃部,都似火烧一般的灼烧,会不断的刺激着全是的感官,就会产生一种快感,渐渐的......”

    刘谋听完丁星的解释,抬手就对着他的肩膀一拍,称赞道:“丁小哥,你这里的饭菜可是比你那奇异城的还要好呀?恐怕你卖给我们的那几种调味品还只是冰山一角吧?”

    我擦!你一个当官的怎么对经商方面反应这么快!丁星闻言一愣,陪笑道:“县公说笑了,有些调味品一般人根本掌控不了,买去也没用。”

    “丁星呀丁星!你还真是个奸商,又开酒楼又卖自行车,你这次拉上无心她莫不是又有什么想法?”刘谋说着突然掐媚的上前挽着丁星的脖子说道,仿佛又变成无话不说的兄弟一般。

    看着这小老头怪异的笑容,丁星无奈笑道:“还能有什么主意,来安主城的代理权已经交给李武两家了,就只能卖点精盐、香精(实为鸡精,改名只为避嫌)这些,然后给单车打打广告,其实也是为奇异城打广告。”

    刘谋目光连闪,继续说道:“丁星呀!你说你这单车代理权怎么就不给老夫呢?你可别忘了你刚来齐柳县时是谁帮了你!”

    我擦!说得这么明显,能不能含蓄点!丁星心里一阵无语,笑道:“小子哪能忘了县公,我可是有不少东西的,你可别小瞧这些调味品,那单车的利润可是比不上这些的,一旦所有百姓都开始食用、熟悉食用、习惯食用这些调味品之后,那才是大生意,我之所以没有找你,是怕县公你压不住你上面的那些人,郡公、都公必定会眼红,到那时就不是小子不照顾县公你,而是把你往火坑里推了,而李家、武家则不一样,具体的你也应该清楚吧?”

    刘谋听到这里,脸色、动作都停止下来,在细细回味丁星的话,松开手又回到软皮沙发上坐着。

    “丁星!你也太小瞧我刘家了,就算是来安主城的肖城主,见到我爹还得叫一声刘哥,要不是因为......”

    刘若絮的话才说一半,一旁的刘谋突然呵斥道:

    “絮儿!!!”

    反应过来的刘若絮,对着刘谋吐了吐粉舌后就闭口不言,拿一块西瓜忘嘴里放。

    这一切丁星都看在眼里,大脑就开始飞速旋转,但是信息有限,实在想不通这个小小的县公跟主城的主公又有什么关系,不过还是试探性的问道:“县公,你看要不这样,我把那精盐与香精的来安主城代理权给你?这种消耗性的产品,市场可是永远都不会饱和的哟!”

    可惜刘谋却是摆手说道:“此事再议吧,再给老夫拿点酒来,还上点菜,你说的这个辣椒还是不喝老夫口味。”

    丁星点头起身说道:“好!县公稍等,正好小子打算去叫元齐下来了!”

    待他离开包厢,刘家父女四目相对,眼神频繁晃动,似乎在交流着什么,不多时两人又转头看向前方正在深情歌唱的叶无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