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嚣张的风凌成
    被刘谋请进府中聊上几句,喝了杯茶之后,丁星就起身拱手说道:“县公,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了,不知无心小姐在哪,我还有点东西要给她。”

    刘谋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丁星,似笑非笑的对大厅外喊道:“老牛,带丁公子去找小姐。”

    找小姐??老大哥呀!我不好好一口呀!丁星双眼凸起的看了一眼刘谋,连忙起身跟着牛老‘不情愿’的向后院走去。

    ......

    后花园内,

    “无心,操作就是这样操作的,带上耳机你今天就多听听,然后把这歌词记下就好了,这样在这个世界上,这首歌就完全归你了。里面还给你存了几首跟你风格相似的歌,你有空闲时间可以听听”丁星缓缓说道。

    叶无心低头把玩着这个奇怪的小方块,看着上面一闪一闪的字体,甚是好奇,随后接过丁星递过的两个耳塞往耳朵里戴。

    “哼!”刘若絮看着对面的两人,双手叉于胸前,娇哼一声转过头去。

    丁星看了一眼傲娇的刘若絮,楞了几秒后又拿出一个mp3,递过去说道:“刘大小姐,我都说了没骗你,你就是不信,不过我也在乎,这就当是我赔罪可好?”

    刘若絮转过头瞟向丁星修长的手,目光始终盯着那一闪一闪的彩色音阶跳动,却不说话。

    嘿哟!还这么傲娇,丁星尴尬的说道:“好吧,既然刘大小姐不领情,那就当我没说。”说着就要收回。

    一见丁星的手往回收,刘若絮突然出手,一把抢过去握在手中,嘴角与头微微翘起,依旧不想与丁星说话的样子。

    丁星嘿嘿一笑,起身就要离开,突然想起门外的单车,于是又再次坐下对叶无心说道:“无心,那单车我就收回去了,晚点我过来接你还是你明早与六大小姐一起去奇异城?”

    无心戴着耳机,仿佛没听到一样,动也不动。

    对面的刘若絮见状,连忙下逐客令的摆手说道:“你快走吧,今日无心就留在刘府,明日一大早我就会带她去的,对了!你说的单车是什么?”

    “啊!没什么!就是我的马车,既然如此我就先告辞了,拜了个拜!”丁星慌张的摆手向大门跑去,一会儿就消失得没影了。

    走出刘府后的丁星,嘴里叨叨道:“要是让这女魔头得到这单车,摔倒几次后,下次见面又要给我脸色看了。”

    来到单车旁大手一挥,单车消失,再一挥,那辆帅气的摩托车出现,丁星嘴角微微上扬,看向东方。

    “风凌成!我倒要看看你要把我怎么样!”

    抬脚坐上去,油门一轰便连人带车冲了出去。

    ......

    松甘县西城外。

    无数个身影遍布方圆百里,全是一个个士兵在找寻着什么。

    大帐内,

    “大帅!搜遍了方圆百里,还是没有发现五皇子的身影,倒是找到一个奇怪的东西,甚是奇特。另外从几个县城的县公口中得知,曾有人提前通知他们撤离,那人一路向东南逃离,身下那蓝白色的坐骑速度极快,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齐柳县,也就是当初我们及时赶到的那个县城,想必那人应该知道些什么。”一军团长单膝跪地恭敬的托起一个盘子说道。

    公西陨坐在主座上睁开眼睛看向那奇怪的东西,通体亮黑,棱角分明,正对面还能看到一块圆形的水晶,走上前颠了颠这东西的重量,收进储物空间说道,

    “传令下去,留下陇西军营的一个军团,其余军团全部由各自元帅、军团长带回军营。”

    大元帅的命令没人能违抗,那人应了一声,便退出大帐。

    空荡荡的大帐内,公西陨呆在原地愣神了许久,随后身形一动便消失不见。

    ......

    “这郡城果然是与众不同呀,也不知道都城、主城、王城、皇城又是怎么样的呢?”丁星骑着摩托停在凤溯郡西市城门前感叹道。

    凤溯郡的城墙要比齐柳县大两倍不止,而且隔着老远都看不到郡城的两边,可见这大城之辽阔。

    齐柳县城距离郡城并不远,至少相对于丁星的摩托车来说,并不是很远,仅仅三个时辰不到就已经抵达。

    至于最终的目的地郡公府,随便找个人问问就清楚了。

    随着丁星骑着摩托进城,一如既往的吸引着道路两旁所有人的目光,就连坐在马车里的三三两两,也纷纷掀起窗帘看向窗外。

    考虑到还有一个时辰不到就要到黄昏了,丁星没时间去理会那些百姓的目光,直奔郡公府而去。

    ......

    郡公府内,

    正躺在椅子上喝茶、享受下人按摩的风凌成被大厅外响起的脚步声给惊醒。

    “禀郡公,府外有一公子求见,他说他叫丁星。”

    丁星?他居然找上门来了?风凌成两眼一道异样的光芒闪过,起身摆了摆手示意下人退去,然后说道:“让他进来吧!”

    站在大门外打量着这豪华府邸的丁星,被守卫领着进门而去。

    一进门,就看到体型消瘦、纵欲过度的风凌成,果然正如刘谋所说,此人还真是看起来弱不禁风。

    “风郡公!”丁星微笑的上前拱手说道。

    风凌成坐在主座上,细细打量丁星,见他面容俊俏、体型修长,虽衣着奇怪,头发齐肩,暗道果然跟资料上所说的一样。

    “你就是丁星?我以为你会躲得远远的。”风凌成怪异的笑道。

    “躲?我为什么要躲?我可是良好市民呀。”丁星冷笑道。

    风凌成凝视了他一眼,说道:“不用拐弯抹角了,说吧,来找我所为何事,若是来求情的,那你后半生就待在大牢里吧。”

    嗯?难道真不是他?丁星皱着眉头,许久后才开口说道:“前几日有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暗杀我,可惜他们实力不济,被我给反杀了,其中我还听到了什么三夫人的词句,我也不想杀人的呀,我好害怕的,所以我想来问问郡公,这该如何是好?”

    望着丁星这楚楚可怜的模样,风凌成眉翘微微皱起,佯怒道:“此话当真?”说着突然体内气势一处,瞬间逼近下面的丁星。

    丁星两眼一瞪,暗道不妙,慌忙抵挡。

    “想不到你居然是炼气九层!两个月前我听司马御说你不过炼气四层,他既然敢骗我,来人,把司马御给我叫过来。”望着丁星抵挡的气势,风凌成一改先前软弱的模样,两眉毛直接竖起,震怒道。

    随后又缓缓起身,俯视着丁星道:“小子,我很佩服你的勇气,竟敢来质问我,就算是我妻妾动你又如何?既然来了,那也省的我去找你了!”

    丁星站在原地双脚发软,滔天的气势压在头顶,深知自己心神只要一松,便会双膝跪地。

    咬牙切齿的苦苦支撑,怒视道:“风凌成,你什么意思!”

    “说吧!李帅、向无常是不是你杀的,还是说你背后的那位?你居然敢找上门来,想必那人也在吧?出来吧!”风凌成冷笑连连。

    丁星这才恍然大悟,难怪这郡公先前一直不动我,居然以为我上面有人,冷声道:“我丁星一生光明磊落,做过就是做过,没做就是没做,李帅确实是我杀的,但向无常,我也不知道是谁杀的,我就只是砍了他手臂一刀,堂堂郡公却仗势欺人,颠倒黑白,你想要知道我上面的人?好!这是他给我的东西,给你,接着吧。”

    说着丁星突然双手一翻,两颗近似圆柱形的东西刚还被手掌握住,双手交叉拉掉保险环,扔向前面的风凌成,心里暗自骂道,“让你嚣张,看我怎么玩你的!”

    见两坨东西飞来,风凌成也好奇是什么东西,但转念又觉不对,足足高出他两个境界,他居然还能挣脱。

    刚接住那两个东西,风凌成突然发现下面的丁星嘴角既然扬起诡异的笑容,暗道不妙。

    “嘭!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