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鏖战青狼
    魂断山脉外围入口。

    “地图!卖地图啦,魂断山脉精准地图,入山必备良品,先到先得。”在道路的尽头处一个消瘦的男子手托着十来张黄皮纸,扯着嗓子喊道。

    待丁星缓缓赶到男子面前时,那手绘的地图已经只剩下三张。

    “小哥,这地图多少钱一张?”丁星瞟了一眼问道。

    “一张一百金币,不议价,先到先得。”男子很是熟练的开口回答,语气也有点强硬。

    丁星闻言一愣,心里暗自嘀咕,这人做生意还真是有脾气,不过想来这也是独门手艺,于是就掏出一百金币,从男子手中接过地图。

    道别了牛气冲天的小贩,丁星拿着地图一边看一边往魂断山脉中走去。

    没多久便进入到山脉之中,同时也清楚了整个魂断山脉格局,按照他目前所在的位置,若是一路直行,横穿过魂断山脉,便抵达另一个主城浦龙主城境内。

    进入山脉中,越往西边,妖兽的实力就越强,各种危险就越多,因为整个魂断山脉是穿过西边屏障的,所以在交汇处聚集了大量的高阶妖兽,就连魔族都不愿靠近,所以才选择交汇中心以南十公里的位置来突破。

    记下地图大致分布后,丁星便收了起来,抽出腰间的青罡剑,向西北方向前进。

    这也是丁星再三考虑后才做出的决定,目前首要的就是战斗,大量的战斗,对手等阶太低也不行,太高也不行,加上西边又离那屏障裂缝处很近,所以才决定先去西北方练练手。

    虽然青湖山跟魂断山脉不能比,但丁星也跟着云华往山里跑了好几次,且那时还只是一个毫无修为的凡人。

    一路仗剑前行,全身气势外放,飞快的驰骋在山中,脚踩无数鲜艳花朵。

    许久,丁星发现好像不对,沿途一路都没遇到一头妖兽,就连小蛇小鸟都没见到,反倒是把他肚子跑饿了。

    “莫非是因为气息外放的缘故?还是因为我手中握着一把剑?这只是最低阶的武器呀。”皱眉叹息一声,丁星找了个石头坐下。

    此时正值中午,由于是夏末,倒也不觉炎热,感到疑惑的丁星便把青罡剑收起来,全身的气息逐渐收缩,慢慢的他就变成一个凡人,周身没有一丝灵力波动。

    “看来我也要学那扮猪吃老虎一套了。”丁星轻笑一声,起身便继续前进,心里却在猜想第一个冒出来的会是什么妖兽、几阶妖兽。

    刚往前走出不到五十米,突然就耳边响起沙沙的阵阵急促的细声,那是什么东西与野草、枝叶等摩擦的声音。

    来了!丁星眼角精光一闪,身体骤然停下,抽出青罡剑环视着四周,从那声音基本能够判断,来的不是一个。

    “吼!!!”

    低沉的怒吼响起,一道青色的身影出现在二十米外的小山坡上,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一共五头青色妖兽,叫不上名字,只见五头妖兽体型不大,轮廓像犬科动物狼,但那鼻子却又像猫科动物,于是丁星就直接给其扣上了青狼的名字。

    五头青狼呲着獠牙,双眼死死的盯着丁星,两边的四头缓缓挪动,逐渐把丁星围在了中间。

    丁星也没想到最先遇到的就是五头妖兽,而且看样子还是四阶妖兽,于是耳边响起了小新的那句话,那句让他气得摔门而出的话,心里渐渐升起一丝怒气。

    四阶,才四阶而已,就不信还能死在这里不成,丁星眼角一抖,握在手上的长剑一翻,微微下蹲。

    平举长剑与肩齐,冷眼凝视众兽形,丁星已进入战斗状态。

    站在小山坡上的那头稍大点的青狼,俯视着眼前这个人类,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寻常凡人见到吾等不是逃跑就是跪下求饶,可眼前这人却不一样,这让它反而不敢妄自冲上去。

    另外四头青狼却不以为然,呲牙咧嘴的对着丁星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哼声,嘴角流出灰白色的透明液体。

    面对丁星的一动不动,周围的青狼终于是忍不住诱惑,围在丁星身后的那头青狼率先发动攻击,突然扑了过去。

    丁星察觉到身后的攻击,身形一晃便要躲开,随后一剑砍向那头青狼的头颅。

    其余四头青狼也随之而动,纷纷扑向丁星,山间响起绵绵不绝的狼吼,把附近的生物全都惊动,撒腿逃离。

    剑光爪影,战斗无比激烈,一声声威慑的怒吼从青狼的口中传出,不断刺激着丁星的神经。

    五头青狼的攻击,让丁星的压力剧增,脸色异常凝重。

    只是稍不留神,青影一闪,身后就多了一条长长的爪痕,再一愣神,又是一爪划在左肩,各处伤口的鲜血顺着身体往下流。

    接连被五头畜生抓伤,情急之下的丁星,完全忘记了那什么羽灵剑起手中的长剑就是一顿乱挥、乱刺。

    同样的,五头青狼也不断用狼爪划去丁星的皮肉,把丁星爪得皮开肉绽,化身为血人。

    “来呀!来呀!”丁星披头散发、双眼通红,发了疯似的怒吼着,握着长剑再度劈下,把一头青狼的两条前腿折中砍断,后者躺在草地上,发出痛苦的哀嚎。

    “真当我是个作词家,是个文艺青年吗?个个都想来踩我一脚是吧,给我死!”丁星嘴角含着鲜血,一句句发自内心的怒吼伴随着手中长剑无情收割下的哀嚎,响彻了方圆数百米。

    从他来到这世界开始,三个多月以来,丁星感到非常的憋屈,不管是从李帅的嚣张跋扈,再到向无常的绝对压制,最后又是周鹤派人到他奇异城观光。

    短短三个多月,两次绝境被救下,数次被境界压制、逼问,毫无安全感的丁星在累积如此长的一段时间,终于爆发,把心中的不甘与憋屈,全都发泄了出来。

    一刻钟之后

    山脉中这一片空地此时只剩下一人一兽还站着,丁星单手撑着插入地面的长剑,身体摇摇欲坠,全身衣物破烂不堪,被鲜血染成了红人,但双眼始终盯着对面的那头青狼。

    对面的青狼正是先前站在小山坡上的那头,是个领头狼,一双紫褐色的狼眼注视着丁星,虽然它并未受重伤,但眼中却隐约闪过些许畏惧,楞在原地不动。

    丁星余光瞟过地面,一地的皮毛、断腿,死去的四头青狼没有一头是完整的,与最后的领头狼对视几秒后,刚拔出长剑,准备继续战斗,结果却见到对面的那头青狼的狼头一转,居然掉头逃跑了。

    意外的状况让丁星一愣,见那青狼没几秒就跑没影,他绷紧的神经一松,手中的长剑也落下,身体就向后倒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