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被气出城
    “客官,这是您点的面。”店小二放下一碗面转身便离开,态度很不好。

    丁星看着这一碗疙瘩面,叹息一声,随后拿出一**国民女神,正吃得起劲,忽见那酒楼的楼梯缓缓走下一男两女,走在前方的男子生的很是俊俏,长发束在脑后,红光满面,双手负于背后,肩膀随着下楼的双脚前后来回摆动,腰上别着个叮铃作响的玉佩,看也没看大厅中的食客一眼。

    其后跟着的两女虽然长相貌美,但却是一身仆人打扮,一个手中托着把银色的长剑,另一个则是手握着腰间的剑,时刻打量着周围。

    这是哪个地主家的傻儿子,走路姿势如此嚣张,就不怕被人打?丁星喝了一口火红的面汤,暗自嘀咕。

    没有想象中的勇士半路挑衅,那三人就这样在众人的目送下,离开了这间酒楼。

    “那人谁呀?艳福不浅呀,有那两个滑溜的小妞陪着,这怎么大清早的就出门”不远处的一桌客人发出声响。

    “快点吃你的面吧,吃完赶紧出车,不然看你回到家怎么跟你那母老虎交代,哈哈”

    “哈哈哈吃面、吃面。”

    坐在一旁的丁星见这一楼大厅之中也没什么有用的消息,于是便住下一个房间,准备恢复经脉的伤势。

    可是当他盘坐在房内,內视经脉的情况时,客服小新的话却反而让他欣喜不已。

    体内的灵气还在不断的循着经脉全身流动,依旧是九道,但速度却快了几分,而且在那被撑破的经脉处,有灵气的残余,在不断的往身体组织里渗透。

    “小新,你确定这些灵气在我的肉隙骨隔间不会有事?这灵气留在经脉以外的地方到底有何用处?”丁星只好向客服问到。

    “回主人,既然你选择自行修炼,那小新就不能告诉你这些缘由,修行之事还是要主人你自己多多顿悟才行,之所以跟主人你说灵气离开经脉进入到身体各处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就只是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件事耽搁了任务,毕竟以主人你目前的战力,即便见到炼气四层的猎物都只能逃命这一条选择。”

    我去!我有你说得那么不堪吗?丁星白眼一翻,心中升起莫名的怒气,越想心越不甘,最终摔门而出,扔下一枚金币给掌柜,便离开了这间酒楼,向北边的魂断山外围入口走去。

    青罡剑也在他出门之前别于腰间,这样的装扮在街上并不奇怪,但还是会吸引到不少的人侧目,因为他那不短不长的头发,还是很特殊。

    这让丁星也很郁闷,现在的头发是不长不短,要束起来又不行,若不想以后总是被当做怪物看就只能继续留长。

    很快便来到北市的城门前,丁星站在距离城门不到百米的位置,见城墙上一排排的士兵手握着武器矗立。

    城墙下面还有十几名士兵守在城门口,对进入城门的人一一排查,很是严格。

    虽然此时从北门进来的人寥寥无几,但每个进入城门的,明显都不是普通人,不过面对这些士兵的检查,却并没有发火,等过了检查之后,才嘴里叨叨的念道:“什么狗屁检查,也没见有什么事情发生呀,那屏障裂缝边不是有八万多个士兵守着嘛,就连元帅都在那里,还担心出事不成?真是多此一举。”

    丁星连忙拦着那名修者说道:“这位大哥,能否借一步说话?我想向你打听个事。”

    那修者个子不高,长相普通,但背上却挂着一把比人还高的大斧,看上去很是怪异,听到问话,看了一眼丁星,便随意的说道:“有什么问题就问吧,不用整那个什么狗屁借一步的。”

    “那是,这位兄弟性情豪爽,我这里有**好酒,可否随我去那茶摊喝上一杯?”丁星说着一手从背后掏出一**二锅头,一手指向边上不远处的茶摊。

    男子皱了皱眉,见四周都是士兵,安全自然是不用操心,且对方又有酒,于是便点了点头,随丁星来到茶摊。

    丁星也隐约看到了这修者的境界修为,眉宇间五道灵气若隐若现,是炼气五层。

    仿佛感受到丁星的目光,那男子浑身气势一震,周围的灵气便向丁星压制而去,想要试探一下对方的实力。

    虽然丁星战力不行,但体内九道灵气却是实的,于是轻声一笑,翻开两个茶杯说道:“我叫丁星,还不知道这位道友的名字?”

    男子眼中飞快闪过一丝惊讶,态度也明显缓和了许多,陪笑道:“我叫方正,来自常山郡。丁兄客气了。”

    “方正?方兄,来来!喝酒,这酒可是珍品。”说着便举起酒杯。

    方正笑了笑,鼻子猛然间闻到那就的香味,突然两眼一瞪,连忙举杯,然后一饮而尽。

    吃过一次亏的丁星这次也只是给茶杯中倒了一半,毕竟还要打听消息的。

    “好酒,真是好酒!”方正放下空杯,连声呐喊,同时哈哈大笑了几秒钟,眼角都被呛出泪花,却激动的向丁星问道:“丁兄,你这酒是从何处买的?”

    丁星闻言笑道:“方兄,这是我从一位好友那里得来,听闻他是从齐柳县的奇异城购得。”

    “对了,丁兄,你刚不是要向我打听什么事嘛,你问吧,我定会知无不言的。”方正说着拿起那**被撕掉标签的玻璃**,又给自己满上了一杯。

    一句接一句、一杯接一杯。

    花了一**价值3金币的二锅头,丁星把整个魂断山脉西边,包括屏障裂缝处的情况都大致的了解到了。

    目前在魂断山脉与两族屏障交接处的南边十公里处,陇西军团的第一、第二军团全都聚集到了那里,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应对魔族大军冲破人界屏障后的攻击。

    只不过在方正看来,魔族的攻击几万年来都是如此,每一次都是持续好几个月,最多也不过在边界处展开两族大战,魔族败北逃回人族屏障之外,此次也必定是如此。

    丁星还试图了解魂断山脉的信息,但是得到的答案却只有关于外围的资料,最多不过五阶妖兽。

    妖兽的划分也分为十阶,对应的就是炼气期的十层,至于十阶之上,方正也不清楚。

    消息也打探得差不多了,丁星又给趴在桌上不省人事的方正留下一**酒,随即便向城门走去。

    相比于进城,出城倒是方便得多,不用检查就直接放行,所以丁星出城非常的顺利,然后只需根据方正所说的路线,出城门后沿着大路一直走,走到尽头便是魂断山脉的外围入口。

    出城门后丁星才发现,这条通往魂断山脉的的路与那些官道完全不一样,最明显的就是没有阵法加持,应该是后来被人开凿出的一条路。

    路上的行人很少,但是却也不至于看不见人,而丁星就看到前方有三道熟悉的身影。

    凤溯郡城郡公府内,

    “启禀郡公,有关向县公被害一事,下官已大致调查清楚。”司马御单膝半跪在下方铿锵有力的说道。

    侧坐在主位上的一个中年男子,年约三十五岁左右,怀中抱着一个妩媚的妖艳女子,那女子身穿的分叉长裙根本包不在修长的**,盘在中年男子身上。

    “说来听听,到底是谁杀的,同时立刻派人去给我抓回来。”男子咳嗽了两声化解尴尬,对着下方喊道。

    司马御闻言眉头一皱,随即说道:“此次皆是因为一个乡长之子嚣张跋扈所引起,那人名叫李帅,是向县公的侄儿,平日里”

    “表弟?我表弟怎么了?”躺在郡公怀里的那名女子闻言突然弹坐起来,开口问道。

    司马御支支吾吾的,最后在上面一男一女的怒视下,苦笑一声说道:“李帅应该是死于丁星、萧嵩书二人之手,因为两人当日在青湖坊市卖那什么果汁、榨汁机赚了不少,后来遭李帅盯上,便想强抢,最后被杀了。”

    坐在主位上的那个男子顺着司马御的话,接下去说道:“然后向县公就去找那二人,结果也同样被杀了?”

    面对这简单的答案,司马御先是点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整理了几秒钟之后说道:“县公,我可以万分确定向县公不是那二人杀的,那两人一个是凡人,一个是炼气四层的小白,根本伤不到向县公,但向县公的死却一定跟那丁星有关。”

    坐在上位的郡公楞了几秒,随后冷声说道:“你先下去吧,再去查一查那丁星的来历,看看他背后有没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