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震惊
    姗姗来迟的刘若龙看着眼前的一片废墟,原本就稀疏的房屋此时全都倒塌,方圆五十米内秃秃的寸草不生,一把长刀直直的插在地上,刀身还环绕着淡淡的灰色灵雾。

    身后跟来的十个士兵连忙上前查看,不一会儿就三三两两的带着尸体、伤员来到刘若龙面前,说道:“团长,共七人,死了五个,重伤两个。”

    刘若龙上前一看,死了的五个已经面目全非,全身像是风化了一般,完全不像刚刚死去的样子。

    而另外两伤员其中一个已经成为血人,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的,至于另外一个人则是一头短发,除了嘴角有残余的血迹,看不出什么伤势。

    视线在七人身上扫视,突然发现那个身体被摧残得最严重的人腰间挂着一个东西,似曾相识。

    刘若龙示走上前蹲下身子抽出那牌子,放到手上一看,与自己爹爹腰间挂着的牌子一样,只不过上面却写着‘开原县’‘向无常’六个字。

    “向无常死了?这......”刘若龙脸色大变,回过头看向那两名躺在地上的伤者,眼中尽是不可思议。

    “把他们都带回去!”刘若龙摆了摆手,一行十几人便浩浩荡荡的回城。

    ......

    “你真的是我见过最弱的域商,没有之一!”坐在一把发光的椅子上,一个男子叹息的说道。

    丁星起身看着熟悉的星空,对着面前的男子无奈的笑道:“我也很郁闷呀,就卖了个榨汁机,结果就惹出一大堆麻烦,加上时间太少,要是再多给我几个月,同样也能达到炼气九层。”

    坐在椅子上的男子冷哼道:“懒得听你废话,自己去把买命钱交了,上次是我私人救你一次,顺便引导你,而这次,你把万能器给的唯一一次救命机会用了,我看你今后遇到那些真正的强者怎么办,你好自为之吧!”说完男子大手一挥。

    被扇飞的丁星就感觉像是在坐时空隧道,顿时天旋地转,大脑一阵晕乎。

    ......

    宇宙的某个星痕洞穴中。

    一道缥缈的声音响起,“你越界了!”

    之前出现在丁星面前的男子此时跪在一个石碑前,一脸恭敬的说道:“师父,徒儿知道错了,可是那小子他是唯一......”

    “够了!你知道的我都知道,用不着解释,自己去星河坎面壁,什么时候他达到要求了,你就什么时候再出来!”缥缈的声音再度从石碑中传出。

    男子苦笑了一声,回答道:“是!师父,徒儿知道了。”说完男子身形一闪,便消失不见。

    ……

    时间飞逝,岁月如梭,转眼便过去了十几日。

    玄灵界,陇西王国,齐柳县城,刘府内。

    “小姐!这颜色的口红真是好看极了,等丁公子醒过来要不再找他买点?这都昏迷了快半个月了,怎么还不醒?”穿着女仆装的春雨举着一面铜镜,激动的对着正在涂口红的刘若絮说道。

    “你个小妮子,该不会是喜欢上丁公子了吧,看你担心得,人家丁公子早在昨天晚上就离开刘府了。”刘若絮一边照着镜子一边说道。

    春雨一手捂着脸嗔道:“讨厌,小姐你又戏弄我。”

    可是对面的刘若絮却完全没搭理他,正在专心致志的画着最后一笔。

    “小姐,今天你化的这个妆,要是被其他人看到,肯定会痴迷的。”

    “尤其是这高跟鞋....”春雨就这样一句一句的说个不停,直到外面响起敲门声才停下啦。

    “咚咚!咚咚!”

    “小姐,老爷叫你去前厅一趟!”门外的一个丫鬟开口喊道。

    刘若絮闻言继续涂完这最后一下,才放下口红说道:“好了,你去告诉爹爹,我马上就过去。”

    刘府的前厅中,此时坐着三个人,门外站着约五十个士兵。

    “蹬蹬!蹬蹬!”清脆的敲击声从后院的走廊上传来,坐在前厅的三人说着声音望去,只见一穿着红色长裙的蒙面女子走了过来,头上扎着一个马尾辫,头发的后半部微卷且自然向下竖立,脚下的红色怪异鞋子正是发出声音的源头。

    “絮儿,你这在家中怎么还蒙着面纱,这里又没有外人,”刘谋略带怒气的说道。

    刘若龙这时笑道:“妹妹,你这脚下穿的什么鞋子?挺好看的,回头我给你嫂嫂带几双回去。”

    坐在刘若龙对面的一个中年男子也笑着道:“若絮真的是长大了呀,当初我离开齐柳县去上任的时候,她还在府上到处跑跳呢,现在都亭亭玉立,成了大人了。”

    刘谋对着那男子说道:“司马兄,这一晃就是十五年过去了,要不是此次向无常的事情,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见上一面呐。”

    刘若絮这时缓缓把面罩摘掉,露出一张精致的脸蛋,轻声一笑,露出明眸皓齿、柳叶弯眉,以及淡红色的绛唇,宛若仙女下凡。

    “爹爹,哥哥,司马叔叔,好看吗?”刘若絮像个调皮的小公主,做出可爱的表情向三人问道,让三人哈哈大笑。

    “好了!找你过来是有事问你,有关于那丁星的事情,你了解多少?”刘谋直接无视刘若絮那瘪嘴的傲娇,严肃的问道。

    一听是有关丁星的,刘若絮不明所以的来了精神,笑着说道:“爹爹,你说那丁星呀?他的言行举止完全不像是坊市那种地方出来的人,我第一次听到有关他的消息是在祭祖完了后回程的路上,听闻他在坊市卖果汁,以及他杀了李帅的传言。不过最重要的就是他还有储物装备。”

    “什么?储物装备?他有储物装备还在街上卖果汁?”刘谋顿时就皱起眉头质问道。

    刘若絮点了点头说道:“我试探过他,他并没有否认,而且你看我这一身,就是他卖给我的,当时他就是穿着这一身,变成女声骗过了牛叔,坐上我的马车才躲过了城门边界检查的。”

    刘若龙一听丁星闯入妹妹的车厢,顿时站起身问道:“妹妹,他可有对你毛手毛脚?早知道就昨晚就不该让他走,这个该死的色胚子,我说他怎么那么急着要回去,原来是.....”

    “哥哥,你瞎说什么呢?就他!一个凡人而已,怎么可能碰到我!”刘若絮顿时脸颊浮现起红晕,嗔了一眼刘若龙说道。

    此话一出,大厅内的其余三人两两对视,眼中净是疑问。

    刘若龙深吸一口气,震怒道:“啊呀呀!我的妹妹呀,你被那小子骗了,真是气死我了,虽然他的实力不能伤害到炼气九层的向无常,但是却是有炼气四层的实力的,这个混蛋,我现在就去把他抓过来。”

    “站住!哥哥,我能确定,在与我同行的那个时侯,他确实只是一个凡人,可是为什么这才过去一个月多点他就有炼气四层的实力,我就不清楚了。”刘若絮说着摇头表示不解。

    “这......怎么可能?他已经是成人,怎么可能还能修炼,而且境界提升得这么快。”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他一定是隐藏了实力,一定是的!”三人皆是不信,这公西皇朝三万年的历史,因为从来没有听过哪个在成年之后才开始修炼的。

    刘若絮俏皮的哼道:“你们都不信我!我可是炼气十层的修者,就算他当时是炼气四层,也不可能瞒得了我,爹爹你们还有事吗?没事我出去逛街了啊,我都跟无心约好了。”

    刘谋溺爱的摆了摆手说道:“去吧!去吧!有空去看看那小子在捣鼓什么,我也是刚知道那小子买下了欢喜楼,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呀。”

    对着其余两人行完礼,刘若絮便与守在侧门外的春雨一起坐上马车离开。

    “司马兄,你看向无常这事?”刘谋见女儿走后,转头对下方的司马御问道。

    司马御起身笑道:“刘兄,此事我还要去青湖坊、环西乡一趟,郡公其实也不想管这个变态的事情,只不过他那小妾毕竟是向无常的女儿,这耳边风的威力你是见识过的,所以此事必须得查清楚,那小子暂时不用去管,我会派人暗中监视,要是真如他昨晚所说,是其他强者所为,我自然不会动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