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风雨欲来
    新欢喜大楼的顶层阳台上,丁星躺在椅子上静静的喝着葡萄酒,看着下方忙碌的百姓,感受着异世界的夏季微风,心情特别的舒畅。

    经过两天的思考抉择,丁星把买楼剩下的七千多金币中拿出三千金币来购置各种家具、装饰品,结果到最后一计算,发现最多只能满足三层楼,除了顶楼居住,就只能满足最下面两层。

    原本这欢喜楼的一楼是一个大厅,中间有一个大大的开放舞台,周围全都是一套套桌椅,基本就是那些客人看女子跳舞的。

    经过丁星的设计,舞台被缩小,而舞台前的扇形面则是弄出一排排的座椅封闭起来,总共十三排,大约能坐下两百人不到,至于其他的地方,还是选择放置桌椅,只不过却是用的各种形状的餐桌。

    二楼的中间有一个空洞,舞台正对着的一个个包厢被设计成可以直接看到一楼舞台的开放式贵宾席,其余的地方则全都被弄成了包厢,整体的感觉就是酒楼加舞台。

    不是丁星没有更好的设计,只是这房子的主体格局不能动,所以丁星只能这样改,至于三楼四楼,暂时不打算开放,也暂时没钱去投资。

    计划是定下了,但实施起来却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丁星请来了很多人干活,可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放下酒杯后,丁星进入到器域中,打开自己的个人信息查看。

    宿主:丁星

    年龄:24

    故星:地球

    当前所在星球:玄灵星(红色字体)

    当前实力等级:4级(0/25000)

    当前权限等级:e+级

    当前器域大小:50平方

    当前财富总值:0灵石4000金42银

    当前信用财富:25000/25000金

    ......

    这信息面板上,唯一值得丁星高兴的就是那个信用财富,涨了上百倍。另一个让丁星感兴趣的就是这个等级4,按照小新的说法,自己现在已经是炼气四阶了,可是却依旧不知道该如何运用,或者说不知道怎么发挥出炼气四阶该有的实力。

    “小新!这等级4,到底拥有什么样的实力?我就感觉到力气大了、速度加快了,其他也好像没有不一样嘛。”丁星无奈只好询问自己的客服。

    小新面对丁星的问题,温和的说道:“回主人,根据我方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炼气期,其实就是修者的身体被灵气冲刷、身体被灵气洗炼的过程,几阶也就是几层,是几层就代表着体内经脉能同时被几道灵气洗炼,有的天才并不仅仅局限于炼气十层,还有炼气十一层、炼气十二层。”

    “炼气期的灵气使用方法是习得一门基础功法,来引导体内流动的灵气,附灵武器或者掐灵决技法,这两者在万能器分别对应的是在武器类与修炼类中的武器与功法战技,请主人自行查看”

    “有关更高境界的解释,需主人你达到炼气九层。”

    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听到小新这样系统化的解释,丁星自然明白过来,自嘲般的笑道:“原来自己是少了一门功法,真是修个糊涂仙呀。”

    随即丁星便打开修炼类的面板,在上面搜寻修仙的入门功法,这种功法在这个世界其实很普遍,只是他一直都没接触到罢了。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趁着大楼装修,丁星便开始修习基础功法,学习如何操控体内的灵气以及附灵武器等等。

    本来丁星还打算找本流弊的逆天功法,结果小新却建议说等到了凝气期再决定选用什么属性、什么风格的功法。

    至于武器,丁星只是花了100金不到的价格,买了一把最低阶剑,品级为低阶下品法器‘青罡剑’,那些稍微高阶的法宝动辄十几万、上百万金。

    虽然丁星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的法宝、武器划分,但是却知道自己购买的这把剑是最低级的,因为最便宜,那些高阶的不但贵,而且需要的权限也很高。

    日复一日,欢喜楼日夜兼程,每天都忙碌不停,时间可能快就过去半个多月。

    丁星把事情大方向确定,其他的全都交给了萧嵩书,所以这半个多月最忙的就是萧嵩书,而丁星则是每日清晨吐纳,然后锻炼身体、修炼随缘剑法,最后又打坐炼气,仿佛回到了高中时期沉浸在作业当中般,一进入修炼恍如与世隔绝。

    直到有一天。

    “丁公子,丁公子,萧总管从早上出去买东西就一直没有回来,那些下人都等着领工钱回家呢。”一阵高频率的敲门声打断了丁星的修炼,一个像是管事的中年男子在门口焦急喊道。

    难道出事了?丁星慌忙推开门,冷声说道:“他出去多长时间了?去哪里了,带了多少人出去?”

    站在门外的是来装修的工头老李,面对这个幕后老板,恭敬的说道:“回公子,萧总管带了两个人出去,他应该是去买装饰花去了,不过昨天好像说过要去招厨师,但是他临走前我特意跟他说过,到正午时分大楼的整改就会结束,要给工人清算报酬,可是现在都快要天黑了,还没见人回来,你看我们这都等了一个下午了......”

    “说吧!一共多少钱?”丁星说着就准备给他结算。

    老李尴尬的笑道:“不多,就剩这几日的没给,一共112金46银,真不好.....”

    丁星也没等他废话,直接掏出120金说道:“我给你120金,多的算我给你报酬,我要出去一趟,在我没回来之前,帮我看好这栋楼。”

    一下子多了近八金币,老李没有丝毫犹豫,傻笑的哈腰点头说道:“是是是!丁公子放心,我一定在这里日夜守着。”

    打发了老李,丁星直接冲出了大楼,背上的青罡剑收入器域,腰间别着一把金色血薇。

    此时正是黄昏,由于是夏季,还留在外面的人很多,丁星却茫然的站在拐角口,看着过往的行人、马车,苦笑道:“我该去哪里找呀,早知道花钱给他请两个保镖,叫他带那些下人根本就没用,唉!”

    在这茫茫人海中,在这个偌大的陌生县城中,丁星感到一阵深深的无力感,最后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县公的女儿刘若絮身下,因为他在这齐柳县城中只认识她一人。

    正当他准备回头派人去刘府求助时,从路边突然走出两个魁梧大汉,站在丁星的面前直勾勾的看着他。

    来得到挺快,丁星下意识的摸向腰间的金色血薇,但随即转念一想,同时对着两名大汉说道:“找我的?”

    “丁星,主人请你过去,他说你应该认识这个!”说完从背后掏出一个木盒,对丁星打开。

    一看到里面的东西,丁星一咬牙,心中的怒火仿佛随时爆发,直愣愣的瞪着两名大汉,握着金色血薇的手不断的颤抖。

    那是萧嵩书的两根手指,萧嵩书给他看过,小拇指的下侧有一条长长的刀疤,虽然当时丁星没有问他为什么。但是却记住了这条疤。

    “带路!”冷冰冰的声音从丁星口中说出。

    ......

    刘府内。

    大堂之中人满为患,齐柳县的各个官员、富商齐聚一堂,三两成群的在谈笑风生。

    主位上坐着一个老妇,年约六七十岁,穿着一身火红的华贵服饰,脸上红光满面,那伴随着深深皱纹的笑容一直挂在她的脸上。

    这时一个中年男子从后堂走出来,笑着对众人说道:“各位同僚,各位齐柳县的人们,今天是我娘亲的六十寿辰,再次感谢各位的光临,到场的人实在太多,要是有照顾不周的,还请多多见谅。”

    “刘县公客气了!能参加刘老夫人的寿宴,那已经是万分的荣幸了,何来照顾不周呢。”

    “就是就是!”

    “......”

    就在这时,一个士兵来到刘谋的身边,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刘谋的脸色当即就变了。

    好几秒后才回过神来,对周围一脸神情凝重的宾客笑道:“我有事需要处理一下,招呼不周,招呼不周。”说完就回头离开了前院,来到了后堂。

    “消息是否属实,那向无常可真到齐柳县城外了?他在这个时候跑来我齐柳县做什么?”此时的刘谋与大堂内的他神色截然不同。

    “回县公,下面的暗哨来报,好像是为了一个叫丁星的人,目前已经抓了那丁星的伙伴,估计是逼丁星出城。”身旁的士兵小声的说道。

    “丁星?就是那个与絮儿一起回来的小子?看来他是铁了心要为他侄儿报仇了,既然絮儿答应保他,不管那小子是不是真的有本事,我也要保下他,你叫若龙带上些人赶过去,那个死变态向无常,要不是督查正好在齐柳县,我非把他留下不可,真是个败类。”刘谋一提到向无常,脸上就是久现不退的厌恶感。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