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曲中人
    看着个人信息面板上显示的财富数值:2灵石5016金73银,这是不加上属于萧嵩书的那个钱箱的总额。

    考虑到马上要进入到齐柳县,所以丁星必须要留足够的启动资金,可是李帅的这件事还没有彻底解决,必须得提高自身的实力防止对方来暗的,想到这里,丁星就是一阵奶疼。

    跟小新再三确定,得知后面升级不会再出现拉肚子、发出恶臭等现象后,丁星一咬牙就把足足15500枚金币全都兑换成经验值,直接升到了四级。

    听着金币哗哗哗的被划去的声音,丁星一阵心痛,刚到手的金币,还没捂热就被万能器给忽悠去了。

    “主人等级提升,开启基础內视等对应等级的各项属性、体内能量正在自主转化,请稍等......”小新的声音再次响起。

    看着对面没有了钱箱后的萧嵩书那搞笑的睡姿,丁星喃喃自语道:“看来到了齐柳县,先得把住的问题解决了,这一路从出桃村以来,就没睡过安稳觉,也不知道齐柳县的房价怎么样,看来还是得找刘若絮打听打听。”

    坐在马车上规划人生的丁星,想着想着就到九霄神外了。

    时间一晃而过,一前一后的马车便来到了齐柳县的西门外,在马夫的提醒下,丁星探出头看着高耸的城墙,唯一的感觉就是震撼,光城门高度就差不多有二十米,守城的四名官兵站在城门两侧一动不动,如四座雕像一般,不过在这伟岸的城墙衬托下,显得特不起眼。

    “吁!!!”隔着城门还有几百米,前面的马车就突然停了下来,丁星所在的马车也被迫停了下来。

    春雨从前面的马车跳下,来到丁星面前抿嘴笑着说道:“丁公子,我家小姐请你过去。”

    “美女有请,自然不敢怠慢,我这就去!”丁星嘿嘿一笑,接着从马车上跳下,跟着春雨过去。

    一走进车厢,丁星还是失望透顶,刘若絮依旧蒙着面罩,不过想到自己有事要问,于是就摆正态度的坐下说道:“刘小姐请我来所为何事?”

    刘若絮伸手拿起身旁的两个鞋盒,递给丁星说道:“丁公子,这鞋小了,穿着有点挤脚。”

    “我就说给你看.....”丁星一拍大腿,激动的正要说之前给她换鞋的事情,结果立刻就被春雨微笑着打断的说道:“丁公子,注意言行!”

    “额......,这样,我给你换40码的,想不到刘小姐的玉足还不小呀”说着丁星看了一眼她那双弯曲着的修长大腿下穿着绣花鞋的脚。

    “咳!咳!”坐在丁星对面的胖丫鬟春雨一看丁星眼神不对,连忙咳嗽提醒。

    丁星一阵白眼,看一眼又不会少块肉!真是的,大手一翻,两个鞋盒出现在他的手上。

    “春雨!”刘若絮也不动手,开口向自己丫鬟喊道,春雨很自觉的从丁星手中接过,然后开始给刘若絮换鞋。

    “丁公子,麻烦你转过身去。”春雨拿着鞋正准备换,突然又对丁星说道。

    闻言丁星只好转过头去,心想至于嘛!不就换个鞋嘛,真是的,要不是因为还有事情打听,老子早就下车了。

    接下来的几分钟内,就听到春雨在车厢内大呼小叫,激动得不行,让丁星一阵鄙视。

    实在不愿意等下去的丁星随即开口问道:“刘小姐,这齐柳县的房价怎么样?多少钱一平?”

    “房价?丁公子指的是房屋的价格吗?城内的院子大小不一,价格都在三千金币以内,不过丁先生可以选择那种带商铺的别院,我家就有,公子若是需要我可以叫管家带你去看看。”刘若絮轻声细语的说道。

    “三千金币一栋?这么便宜?”丁星惊讶道。

    一旁的春雨也点了点头说道:“是呀!县城内的价格就这么高了呀,都是属于王国,即便是买下来也只有十年的使用权。”

    丁星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只有十年产权,而且还是公家的,难怪这么便宜,停了几秒后便再次问道:“那可以自己装修整改重建吗?”

    春雨点了点头说道:“可以的,不过需要得到地土司的批准。”

    哟嚯!那我不是装防盗门还要审批?不过有县公的女儿在,应该问题不大,得到答案后,丁星说了句告辞便下马车离去。

    回到后面的车厢内,发现萧嵩书还在睡,也就没有叫醒他,坐在车厢内,打开窗帘看向城门,经过这么一会儿的耽搁,天色彻底降了下来。

    路上的行人也熙熙攘攘的向城门走去,看着天色下降,他们的脚步也有明显的加快。

    就在丁星快要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前面的马车终于是缓缓前进,慢慢的向城门走去。

    此时的丁星内心并不激动,反而还想抽支烟,虽然为了她戒过,成不了荧幕前巨星的他,一直在自暴自弃,虽然那段时间靠写歌写剧本赚了很多钱,但却从来没有想过要保护好自己的嗓子,抽烟、喝酒样样不差。

    不自觉的,丁星就哼唱起了自己在京都酒吧卖唱时修改翻唱的一首《消愁》

    “当你走进这新酒场,背上所有的梦与想。”

    “各色的脸上各色的妆,没人记得你的模样。”

    “三巡酒过你在角落,固执的唱着苦涩的歌。”

    “听我在喧嚣里被淹没,你拿起酒杯对自己说:”

    “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

    “唤醒你的向往,温柔了心房,”

    “于是可以不回头地逆风飞翔”

    “不怕心头有雨,眼角有霜。”

    “一杯敬故乡,一杯敬远方,”

    “守着你的善良,催着你返航。”

    “所以南北的路从此不再漫长”

    “灵魂不再无处安放。”

    “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

    “支撑你的身体,压迫了肩膀。”

    “虽然从不相信所谓地久天长,”

    “人生苦短何必念念不忘。”

    “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

    “宽恕你的平凡,驱散了迷惘。”

    “好吧,天亮之后总是潦草离场,”

    “清醒的人最荒唐!”

    “好吧,天亮之后总是潦草离场,”

    “清醒的人最荒唐!”

    不知不觉间,投入感情的丁星的声音越来越大,一前一后的马车早已经驶入了城门,但是后面却跟着许许多多的百姓,仿佛是随着歌声一路尾随的跟在马车后面。

    坐在前方马车上的刘若絮,口中还在轻声的重复着刚刚的歌词,“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这丁公子到底经历过什么磨难,才能做出这样的诗。”

    春雨坐在一旁笑道:“小姐,要不把他请过来问问?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他念的诗这么好听呢!”

    可是刘若絮却摇了摇头说道:“不了,现在已经进城,再请丁公子来我车厢的话,那我成什么人了,反正丁公子也待在城内,以后会有机会的,牛老,快回家吧,爹娘肯定也着急了,路上耽搁的时间可不少。”

    “好咧!小姐”牛老说完就是一阵猛鞭抽下,前面的两头畜生一声吼叫,随即脚步开始加快。

    身后的马车见前面加速,也跟着加速,飞快的在城内奔驰。

    “诶!别走呀,再念一首呀,真好听!”

    “对呀,刚刚那位公子简直就是天籁之音呀,再念一遍呀。”

    “......”

    跟在后面的那些百姓望着离去的马车,只能站在原地叹息,仿佛那歌声只是惊鸿一现,很快就消失在嘈杂的街道上。

    “老大!你刚刚念的是什么诗,真好听!虽然我听不懂是什么意思。”被丁星歌声惊醒的萧嵩书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的老大,仰慕的说道。

    丁星笑骂道:“你小子,这叫歌曲,不是诗,听不懂就对了,有句话叫做初闻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所以听不懂才好!”

    萧嵩书茫然不知其意,很快眼珠一转,凑上去嘿嘿问道:“老大!我可以学吗?”

    “看情况吧,说不定以后也能让你当巨星。”丁星笑了笑,然后拉开车厢正面的门帘对马夫说道:“大叔,把我们送到最近的酒楼就好了,不用跟着前面那辆马车。”

    结果那车夫立马就是一个急刹,马车停了下来,车夫回头就是一个微笑,指着外面道:“公子,这就是齐柳县西市最大的酒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