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决裂
    “来了来了!”

    丁星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发现已经是清晨该修炼的时间,暗自感叹着时间过得之快,同时推开门说道。

    “丁小叔,爹爹已经在等你了。”云华转身就向大厅那边走去,略带兴奋的说道。

    这小子!什么事情这么兴奋?丁星一头雾水的只好跟着来到大厅。

    云沐剑见两人到来,微笑道:“小华,你先去吐纳半个时辰,我教你丁小叔一套拳法,一会儿再教你那残云剑法!”

    小华屁颠屁颠的离开后,丁星问道:“云大哥,你要教我拳法?什么拳法?”说着丁星双手搓了搓很是期待。

    云沐剑点了点头道:“是的,以你的身体情况,只适合拳脚功夫,一般的兵器你还不一定适合。”

    丁星脸憋得通红,没办法,自己拿都拿不动,更别提什么法了。

    “哈哈!老哥我教你的这套拳法不需要太大的力气,只不过你每天的身体锻炼可不能停,跟我去后院吧!”对于丁星的实力,在生活中可没少见识,云沐剑也只是一句玩笑,接着就带丁星去后院学拳法去了。

    ......

    半个时辰后。

    云沐剑站在一旁看着丁星轻飘飘的挥舞出手臂,轻笑道:“这套漂漂拳的核心点就是飘逸,值得注意的是你也不要太柔了,不然打在对手身上就是挠痒痒,对于力道的掌控一定要多加练习,这拳法是从玄界传出来的,练到登峰造极时,杀伤力可远远超过寻常技法,我先去教小华剑法了,你自己多加练习。”

    丁星见云沐剑走后,叹息道:“大哥呀,你确定没有逗我?漂漂拳?好吧,我现在也就能修习这个。”抱怨完了之后,丁星又把今日的身体锻炼完成,这才来到前院内。

    转身看向大厅屋顶,小华此时还在吐纳,丝丝雾气缠绕在其周身,这时练气十层的标志,体内灵气达到饱和以致灵气外放。

    楞在原地回想起云大哥给他说过的境界划分,练气十层,接着是凝气、筑基、金丹、灵婴、分神、天玄、虚仙共八大境界,除了练气有十层,后面七个境界都是初中后期,这是玄界的境界划分,但是在凡界,最高的也不过凝气期,只有极少的筑基强者,更强的修者全都在玄界。

    随着天边的太阳全部升起,云沐剑两父子跳下屋顶,来到丁星的面前。

    “丁小叔,要跟我去山里吗?”云华走到一旁的架子上取下弓箭与短刀,来到丁星面前说道。

    丁星自然没有拒绝,于是两人就相约走出了村子,向青湖山走去。

    ......

    出了村子没多久,丁星就笑道:“小华,先带我去青湖的中游段,我觉着那里有我跟你说的盐”

    “丁小叔,你说的是真的吗?但是你怎么知道那里有盐的?”云华双眼一亮,开口说道。

    丁星保持神秘微笑的说道:“我猜的!你先带我去看看。”

    “可是那里......,好吧!”云华黝黑的脸上露出一丝为难之色。

    难道哪里有什么问题?丁星皱着眉头问道:“小华,不能去那里吗?是不是有危险?”

    云华先是点点头,然后又摇头,最后笑道:“走吧,小叔,我带你去,危险倒不至于,就是有点远,要是耽搁一下就不一定能在天黑前赶回家了。”

    “你担心这个呀,没事,到时候我跟你爹说,而且应该也不会耽搁的,只是去搞点东西而已。”丁星催促道,因为这二十来天吃得实在是太过清淡,但是又不好花信用财富去买,毕竟完全解释不通来源。

    两人一直向青湖的中游段跑去,沿途路过很多防止狩猎夹的地方,不过都准备等回程的时候再收。

    ......

    花了好几个小时,两人才到达青湖的中游段,眼前的景色让两人都停了下来。

    在湖边有一个堤坝,一边是青色的湖水,一边是火红色的熔浆,堤坝边冒着层层的雾气,右边火红的熔浆从山体流出,又沿着一条小沟挨着堤坝流向山体内,仿佛只是出来透透气一样。

    “丁小叔,那是岩浆,温度很高,我们绕过去吧!”云华向后退了两步说道。

    可是丁星却盯着堤坝左边的那一条长长的雪白色晶体,情不自禁的向前走去。

    “小叔!你干嘛,不要过去!”云华连忙上前拉住丁星,顺势就把他往后拉了好几米,同时吼道:“小叔,你不要命啦,那可是岩浆,爹说了,那岩浆温度极高,就算是元婴期的强者都不敢碰。”

    丁星见云华一脸怒色,摆了摆手笑着解释道:“小华,没事的,你看到那个雪白色的东西没有?那就是盐!”说话间又指向那贴在堤坝边上的雪白晶体。

    云华听到是盐,脸上并没有露出惊喜,只是严肃的说道:“那也不行,太危险了,走吧,我们收了夹子就回去。”说着就拉丁星向后走。

    我去,到嘴的盐不要?丁星暗自叫苦,连忙开口说道:“小华,那真的是盐呀,我们就在边上取点,带点回去尝尝嘛,不然我们就白跑一趟了,你相信小叔,非常美味的。”

    可是云华却丝毫不为之所动,拉着丁星就向来路走去。

    “我跟你说呀,一旦那烤肉上撒点盐,那味道......”丁星一脸激动的对云华坐着思想工作,叽里呱啦的说个不停。

    过了没多久,云华突然转头瞪着丁星。

    “真的!就带.....我....”说到一半的丁星被回身的云华瞪得有点不知所措,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但是手还是指向那堤坝边的盐。

    “我去,你在这里等着。”云华说完就松开手,把丁星向内一拉,自己走向了堤坝。

    “呼!这万事开头难呀,不过只要尝到那味道,一定会爱上它们的。”丁星长出了一口气,心想终于是苦口婆心的劝动这小子了。

    ......

    “丁小叔,这点够了吧,够吃两顿了吗?”小华捧着两片巨大的树叶,里面差不多装有四五斤盐,来到丁星面前问道。

    “额......小华呀,这东西每顿只需要一点点,这都够吃一年的了,走走走,收夹子,回去大吃一顿。”丁星见盐到手,试了一下味道,然后便催促着回去。

    两人一边往回走,一边沿途收夹子,本想使用器域空间,但是又怕解释不清,毕竟小华可不是小孩子,不好忽悠,只能两人拖着猎物得尸体向村子里赶。

    等到两人山外的青湖边时,突然见到村子那边燃起了熊熊的烈火,狂风下的阵阵巨烟犹如一条雾龙在翻滚。

    “不好!”丁星二人脸色巨变,楞在原地犹如死机一般。

    “咚...”手上的猎物掉在地上,丁星跟着云华冲了过去,用尽了身体所有的力气。

    ......

    “爹!娘!妹妹!”云华跪在地上苦苦的哀嚎着,看着眼前这一片火海,那些由木头搭起来的房屋此时烧的只剩下几根歪七八扭的主梁。

    “不!爹爹那么厉害,一定不会有事的。”云华自言自语的说着,站起来就向火堆里冲,双眼变得通红,在面前的火光照射下显得格外的恐怖。

    丁星见他情绪不对,连忙上前想要拉他,毕竟面前是一片火海,而且大量燃烧造成周围氧气急剧减少等危险因素太多。

    “滚开!”云华一把甩来丁星抓住自己的手,瞪着丁星怒吼道。

    丁星那羸弱的身体直接被甩飞好几米,双手后撑在地上,看着小华那厌恶的眼神,还感到一丝丝杀意,一脸难过的开口说道:“小华,我......”

    “嗖!”

    黑影一闪,云华手握一把短刀抵在丁星的脖子上,一切发生得太快,丁星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小华,你......”丁星瞪大了双眼,看着身旁半蹲着的云华,一动不动的撑在地上微微仰着头不敢乱动。

    “丁星,是不是你带的人来,我爹跟我说过,这个村子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你才来一个月不到就出事了,是不是你!你告诉我,为什么偏偏是今天,你要带我去找什么盐,为什么!!”云华一字一句咬着牙说着,非常激动。

    丁星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来,如果说是,他一定会被立刻割断喉咙,顿时心凉了半截,连忙说道:“小华,你在说什么,怎么会是我?我一直跟你在一起呀。”

    面对他的解释,云华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无助的双眼变得非常的陌生,让丁星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

    ......

    随着时间的推移,火势渐渐褪去,只留下一堆燃烧殆尽的木灰残渣。

    “呜呜呜......”这时一个小女孩的哭声响起,云华先是一愣,然后转头望向村子内。

    “哼!我一定会查明真相的,要是你在背后搞鬼,就算是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杀了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说完收回小刀,猛地一推。

    丁星倒飞出去,倒在地上,头磕在碎石头上,不争气的昏了过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