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小村的生活
    半个月之后。

    这日清晨,太阳刚刚露出光角,花瓣上的雨露在夏季的轻风吹拂下摇摇欲坠。

    “丁小叔,你这么这么笨呀!连这最简单的吐息纳气都学不会,看来你注定是没有仙缘咯。”云华盘坐在一旁对苦苦坚持的丁星打趣道。

    丁星此时像个高僧一样盘坐在屋顶,听到身旁云华的嘲笑,顿时身体一泄,无奈的看着他说道:“我也很无语呀,是不是真的因为我年纪太大了。”心里却叹息到,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天赋异禀,什么功法一学就会,为什么到自己却不一样,连最简单的呼吸之法都做不到,还谈什么分离出空气之中的微薄灵气来修仙。

    “丁星,你万万不可泄气呀,你若是真想要实现你的梦想,那就必须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不然谁会听你唱歌呀!除非你打算跟我们一样,一直待在桃村之中。”一旁的云沐剑散开自己周身的灵雾严肃的说道。

    “梦想!”丁星听到这两个字,眼中再次迸发出无穷的耀眼光芒。

    经过一场醉酒,云沐剑得知了丁星的情况,加之随着接下来几日的开导,让丁星不再那般迷茫,同时也让丁星真正了解到这个世界的情况。

    玄灵大陆,分为两界,凡界与玄界,凡界则是由三个大国外加一个超级大国统治,人类数量超过两百亿。而玄界则是修仙世界,虽然与凡界在统一大陆,但是却被隔开,那里是修仙者的国度,宗门林立,各大超级修仙门派都是数百万年底蕴,都有源远流长的历史。

    而这桃村,只是凡界陇西王国最西边一个远离世俗的村子,可就只是这样一个村子,就连村中的三四岁的小孩,力气都比他大,这让丁星当时就感到无地自容,于是才有接下来的修仙入门。

    可是经过了近半个月的尝试,丁星连最基础的吐息之法都学不会,不过倒是力气见长,没有了最开始那几日的不堪。

    “继续吧!”丁星苦笑了一声,继续学着云沐剑父子那般,打坐修行。

    直到大地全部被太阳照亮,三人这才停止打坐,跳下了屋顶,这也是丁星这十几天的成果,五六米的高度能直接跳下去了。

    一落地,云华就跟丁星使眼色,见丁星微微点头之后,云华笑嘻嘻的对云沐剑说道:“爹,我跟丁小叔先去山里取捕猎夹了!”

    云沐剑哪里没看到他使眼色的动作,想到丁星最近也在苦苦锻炼,是该出去好好动一下,于是就说道:“千万不要深入,天黑前记得回来。”

    “知道了,爹!”云华大喜道,想起前几日私自带着丁星去山中打猎,丁星烤的那肉,甚是美味,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虽然回来被老爹教训了一顿,但是一直念念不忘,

    丁星也想要出去改善一下伙食,毕竟寄人篱下,总不能说他们吃了几十年的东西比猪食还难吃吧。

    “云大哥,那我们就先走了啊!”丁星说完就带着云华往青湖山的方向跑去。

    云沐剑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向屋内走去。

    两人一路狂奔,很快就来到山边,速度也因此降了下来。

    “丁小叔,你上次说有一种能让食物变得更有味道的东西真的有呀?”云华自从吃过丁星的烤肉之后,就一直念念不忘。

    丁星笑道:“我从你爹说的这个世界的情况,推断应该是有的,资源这么丰富,没理由会没有盐、香料的,应该是还没被发现,也不知道这几百万年来是这么过的,居然吃的都是这样的东西,简直就是浪费呀。”

    这倒不是丁星乱说,玄灵大陆的资源可以说是地球的上万倍,但是却因为一味的追求修仙,也不知道提升一下其他方面,就好比这吃,竟然不放调料,这让口味重的丁星哪里能适应。

    “先别说了,取个夹子先烤起来,饿的不行了。”丁星越想越饿。

    云华连连点头,速度也加快了,很快就来到最近的一个捕猎夹,一拨开草,那捕猎夹正夹着一头奇怪的动物。

    “小华,这是什么动物?”对于这个放大版兔子的动物,丁星也是倍感好奇,这个世界的动物真是太奇特了。

    云华上前一手抓着那动物的颈部,同时说道:“这叫肉兔,最普遍的猎物,既是猎户的食物,又是其他肉食动物的食物,上次我们吃的那个钻地虎也是吃这肉兔的。”

    丁星闻言连连点头,也不打算细究,见云华取下肉兔,两眼放光的搓了搓手,笑着说道:“走走走,去老地方。”

    ......

    “滋滋滋!”青色火苗不断烘烤着兔肉,被撑开的骨架在云华有规律的转动下,发出诱人的声音。

    “小华,你说你爹会不会找到这里?这青湖到底有多大呀?”丁星站在一旁看着面前的青湖,口中喃喃道。

    云华笑道:“丁小叔,这你就放心吧,这青湖从村外那里一直延伸到青湖山深处,除非爹他进山,否则是不可能知道我们在这里开小灶的。”

    “小华,你说我们这样吃独食是不是不好呀?秋雨也没尝过,我看我们还是带回去吧,这样以后每天都能在家吃,不用总跑出来。”丁星也知道,凡事要从根源解决。

    “嗯嗯,对的对的。”云华连连点头,只不过双眼始终是望着面前的烤肉的。

    而在身后的不远处,一双深邃的眼睛在时刻盯着两人,嘴里笑骂道:“亏我还一路暗中保护,居然跑来开小灶,真是......”

    见前方两人已经吃了起来,黑影连连闪烁,消失在林中。

    ......

    由于没有空间装备,所以两人只能用蛮力扛着拖着把那些猎物带回村子,不过看他俩满脸红光的表情,就知道已经是吃饱喝足了的。

    回村之后自然是没忘正事,当晚在丁星与云华二人的边教边做下,一家人在屋外的阳台吃着烤肉喝着酒,夜幕降临的微微凉风不但吹得几人神清气爽,也把烤肉的香气吹到了村中的各家各户。

    于是一场普通的晚饭就变成了全村人的夜宴,渐渐的从烤肉架变成了篝火堆,几个与丁星差不多大的年轻男女激动之余,开始翩翩起舞,围在篝火旁的村民们脸上都是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看着那些村民们脸上的笑容、那眼角的皱纹和粗糙的双手,丁星不经意间又响起了自己的父母,想来对于儿子的失踪肯定很难接受吧。

    坐在丁星身旁不远处的云沐剑见他脸色不对,于是拿着酒壶起身来到他身旁坐下,笑道:“丁老弟,你这烤肉实在是太好吃了,我得先感谢你,然后再提村民们谢谢你呀。”

    丁星知道自己的神情肯定逃不过自己这云大哥的眼睛,于是对他投去感激的眼神,举起手中的酒壶,回答道:“云大哥你就不要客气了,我这一直住在你家总得做点什么,你这样说我都有点惭愧了,唯一能做的还是满足一下自己的口腹,还希望嫂子不要见怪呀。”

    云沐剑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先是一愣,然后凑上前在丁星耳边小声的说道:“所以我还得感谢你呀,你嫂子那个厨艺就那样,但是我又不能说,所以....”说完露出一丝苦笑。

    丁星闻言哈哈大笑,大声说道:“喝酒喝酒!”

    周围淳朴的村民也没那么多的花花心思,听到丁星呐喊,纷纷举起手中的酒壶,大声喊道:“喝酒!喝酒!”

    ......

    当丁星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日上三竿了,穿好衣物走出门就发现小秋雨坐在客厅内写字。

    “秋雨,你哥去哪了?”丁星上前问道。

    云秋雨抬头看了一眼丁星,笑嘻嘻的说道:“丁小叔起床啦,羞羞,小叔你还睡懒觉,哥哥跟爹爹去收夹子了,昨晚上的烤肉太好吃了,爹爹早上说村子里没剩多少肉,就带着哥哥去山里了。”

    丁星一脸尴尬的笑着,被一个小女孩说睡懒觉。

    “好吧!秋雨你继续练字,我出去逛逛!”

    见丁星就这样走了,秋雨嘟着小嘴碎碎念道:“坏小叔,出去玩都不带我,娘亲要我练字,小叔要是带我就肯定可以的。”

    ......

    今天倒是这近二十天来第一次睡懒觉,主要是那酒后劲太大,平常都是一早就起来锻炼,练习云沐剑教他的防身拳法、以及修习那吐息之法。

    当他走出村口时,却发现除了湖边便无处可去,其他地方都太危险了,算算时间,距离云大哥他们回来的时辰还早,于是就转身回屋。

    见到丁星回来,小秋雨以为是要带她出去玩,于是小脸甚是兴奋,正要开口,却听丁星问道:“秋雨,你知道你爹爹的鱼竿在何处吗?”

    秋雨闻言一下子就不开心了,嘟着嘴不说话,小手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小储物房,小声的说道:“钓鱼!钓鱼!爹爹喜欢钓鱼,怎么丁小叔也喜欢钓鱼,都不知道带秋雨出去玩,哼!不理他了。”

    丁星哪里懂得小丫头的心思,见到她俏皮的表情,轻笑了一声便走进储物房,几分钟后就背着鱼竿向村外的青湖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