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二章 算总账
    “你到底想怎样?”

    老者们一个个惊恐的打哆嗦,脸色难看的询问。

    萧勇战的实力他们已经见识过有多恐怖了,一位仙人的实力,他们是无法反抗。

    哪怕是他们的底蕴尽出,也不会是一位仙人的对手。

    如今人家咄咄逼来,张口闭口就是要灭道统,霸道的很。

    面对这样一位强势的仙人,他们也是无力反抗。

    不过萧勇战似乎也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不然他们哪里还有机会站在这里说话。

    萧勇战只是想要一个交代,一个满意的交代。

    既然有商量的余地,那是最好的情况。

    只要问清楚萧勇战的条件,能答应的就答应,避免一场灾祸。

    “很简单,你们谁也不能再动我儿子,也别想打我儿子的主意,否则我让你们满门上下鸡犬不留!”萧勇战语气冰冷刺骨,庞大的威势爆发,说道:“你们起誓吧,永生永世不得动我儿子,不起誓者斩!”

    如今的情况,他所做到的震慑力已经足够大了,只要人族和妖族起誓不动萧凡,那么他也不必赶尽杀绝。

    今日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这个完全没有问题!”

    “就这么简单吗?”

    谁都没有想到,萧勇战要的交代就这么简单,只是让他们起誓,不在动萧凡。

    就这样简单的事情,那是很容易办到的。

    不过他们还真不太相信萧勇战的话,仅仅是要一个如此简单的交代。

    “就是这么简单,只要你们能够遵守誓言,你们的道统不会有任何问题!”萧勇战点了点头,立马又变得十分恐怖的样子,警告道:“在这里特别提醒一些存有侥幸心理的人,即便我飞升了,也照样可以灭你们的道统!”

    他要的交代就是那么简单,仅仅一个誓言就够了。

    人族和妖族各大势力不在动萧凡,萧凡就有安稳的环境修炼。

    两族各大势力起誓不在动萧凡,那么泰山传承各大势力也别想再去抢。

    只要给足够的时间给萧凡,他相信他的儿子很快就可以成长起来,没有他一样可以自保。

    不过万事都有例外,在这些老家伙中,或者在那些还没有现身的老家伙中,会有人存有侥幸心理。

    等到他飞升之后,可能会有人再次违背誓言对萧凡下手。

    那样做是没用的,即便是飞升了,他一样有办法灭了各大势力的道统。

    他最后一句就是警告,警告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别越过雷池。

    “明白了,我们回去之后会通知各个分族势力,从今以后,不会再有人动令公子!”

    十几位老者连连点头,承诺各族各势力不再动萧凡。

    这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若是再有人动萧凡,岂不是自取灭亡。

    人家有一个仙人父亲的庇护,谁还敢动萧凡。

    “很好,除了姜家的人你们都带走!”萧勇战点了点头说道。

    十几位老者老实的按照萧勇战的吩咐,将地上那些重伤晕死的人都带走了,只留下几位姜家的人。

    离开的众人心都十分的羡慕姜家,姜家有一个成仙的女婿,又有得到泰山传承的外孙,声望和实力会再次暴涨。

    在外人眼中是这么看的,但事实却是截然相反。

    萧凡和萧勇战与姜家没有一点好感,反而还存在着浓重的恩怨,想要他们父子为姜家壮大声势那是不可能的。

     

    “姜家的老东西们,该滚出来了吧,有些账该算算了!”萧勇战那冰冷杀意的声音再次响起。

    同时他一手将姜振天抓去了过来,丢在了萧凡的脚下。

    此刻的姜振天还处在昏迷状态,根本不知道现在的情况。

    “父亲,你这是!”萧凡看了看萧勇战,有些疑惑的问道。

    “他是你舅舅,同时也是你的生死仇人,你想怎么处置随你愿!”萧勇战对着萧凡说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姜妍焦急和疑惑的说道。

    萧勇战的这句话涵盖了许多的事情,许多她不知道的严重事情。

    “先等等,老东西们还不出来,难道要我父子二人到你们的老巢去算账!”萧勇战再次暴怒的怒吼。

    被萧勇战再三的催促,只见两道声影一闪,两位满头白发,一高一矮的老者出现了。

    两人一出现便有些尴尬,说来说去萧勇战还算是半个自己人,还是一个晚辈。

    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就算是被晚辈呵斥,二人也不敢发怒。

    见到两位老者出现,姜妍立马上去行礼。

    两位老者可是姜家隐世不出老祖宗,她这个姜家子孙可不能失了礼数。

    “战哥,你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老祖宗们说!”姜妍焦急的询问,她很想知道到底发生怎样严重的事情。

    “很简单,你当初留下打神鞭给儿子们,你的族人却是派了人过去抢夺打神鞭,凡儿十一岁就被你族人的手下废了修为,这么多年来一直有人在追杀凡儿!”萧勇战冷冷的看了一眼两位姜家老者,对着姜妍说道。

    “什么!”姜妍瞬间心痛万分,那张精致的脸庞扭曲,心态差点崩掉。

    她的小儿子十一岁就被人废了,多年来还一直被人追杀,那得受了多大苦。

    身为人母,她早早的离开了萧凡,完全不知道萧凡过着怎样惨痛的日子。

    萧凡那些凄惨的遭遇和日子,却是她的族人所为。

    “姜振天就是其中的主谋,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人参与,儿子我也不知道!”萧凡搀扶着姜妍,说道。

    “你们两个老东西明白了,最好给我弄清楚情况,别以为我取了你们姜家的女人就不会动你们姜家了!”萧勇战逼迫的说道。

    “原来如此,当初我们姜家老祖遗留下两块具有时空移动的晶石,一块被妍儿拿走用了,另一块被其他不肖子孙哪来做出这等丑事!”

    “放心好了,我们会查清楚的,只要参与了此事的人一个不会放过!”

    姜家两位老祖瞬间恍悟,明白了其中的原委,立马立下了承诺。

    他们姜家的这位女婿可不好惹,而他们姜家的子孙却是对萧凡犯下滔天大事,不果断处理此事,后果还真的难以预料。

    “反正我现在也没事,当初的遭遇让我因祸得福,废了那些主谋的修为便可,其他人你们自己看着办!”萧凡看着两位姜家老祖道。

    萧凡的话令得两位老祖很是满意,说到底要亲自处死族内后辈,心中多有不忍。

    更何况其中不知道牵扯多少人,若是全部斩杀或者废除修为,对于姜家而言是个不小的打击。

    此事主谋之人,姜振天是一个,若是还存在其他主谋,那么其他的主谋必定是同等地位之人。

    这种领袖级别的族人地位虽高,但是到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不处置不行。

    两位老祖带着几位晕死的姜家人先回去,萧勇战却是带着萧凡和姜妍朝着灵山而去。

    所有人离去,微风吹过,焦土烟尘掀起,整座泰山之上一片凄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