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 首战必杀
    姜青怡被老黑强行带走了,早已经走远了的萧凡并不知道。

    若是知道,他会折返回来,直接杀了老黑。

    萧凡离开灵山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

    闹腾了近两月的宣战一事终于要到了终结的时刻,这个时刻令得众人十分的兴奋。

    逐鹿地区,随着最终时间的到来,已经聚集了非常庞大的人流,密密麻麻一大片。

    这场盛会谁也不愿意错过,万古难得一见。

    最后一天,最后的时刻,所有人都在焦急的等待,希望时间快点过去。

    第三十天,天一大亮,逐鹿古战场这片广阔的山地平原区域,早已经硝烟弥漫,各大势力逐渐登场赴约。

    古战场的周围地区都聚满了人群,最后对决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一人挑战一群古老传承的势力,万古难见。

    这一战注定是影响深远的,那一方获胜直接影响了哪一方的命运,

    萧凡,作为单一一人,没有人会看好他会赢。

    不管是从群体势力,还是个人实力,他与各大古老势力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可就是在众人认为如此大的差距情况下,萧凡依然敢挑战,发起最后一战,这份勇气和胆魄,世间谁能拥有。

    就这一份勇气和胆魄而言,萧凡已然做到了万古第一人。

    在热议狂潮之下,在众人焦急等待下,午时悄然到来,烈日在头顶照射。

    眼前的风景虽美,过不了多久这就会是残破的景象。

    在众人的期待下,在午时那一刻的到来,众人只见古战场中央的一处小高坡上,出现了一人。

    他身穿一套从地外文明那拿来的金红色的顶级宝器战甲,红色的披风随风飘扬,脸色平静的站在小高坡上,凝视着各大势力的群体。

    千呼万唤始出来,萧凡终于出现了。

    红色代表着血色,血色代表着杀戮,这是一场要用鲜血洗礼的战斗。

    那平静的脸色,那一身代表着杀戮的颜色,让众人莫不吃了一惊,这不是一位年少之人。

    “今天,不论对错,只论生死,我不死,你们就得死!”

    萧凡那带着浓浓杀戮气息的声音在整个古战场上响起,顿时令得无数人在感叹。

    这样的一句话,也只有萧凡说的出来。

    到了如今这种地步,对与错真的已经不重要了,这是生死一战,成者王败者寇,只有生与死。

    气势,庞大的气势在萧凡身上爆发,那种不屈的意志,那种庞大的杀戮之气在爆发。

    一切都已经定局,这一战只有前进,没有退后的余地。

    面对萧凡的叫嚣,各大势力在场的首领们都在沉默,到底是什么样的底气,能够使得萧凡如此的疯狂。

    但无论如何,这一战必须灭了萧凡,不然他们在世人眼中的地位和尊严将会扫地。

    “你们不是要杀我么,怎么还不动手,难道你们怕了!”见各大势力没人回应,萧凡发出了不屑的声音道。

    萧凡的不屑,刺激着所有吃瓜群众的心。

    在全世界人的镜头下,萧凡在嘲笑各大势力,这是多么雄伟的壮举。

    可这种刺激,往往会激起各大势力更大的怒意,怒意越大,这一战的趣味越多。

    公然被萧凡嘲笑,说他们怕了,各大势力的人都在愤怒,怒意涌动。

    狂暴的气息传递在整个古战场上,众人在默默的关注战场上的变化。

    “就你一个毛头小子,也想让我们怕你,不觉得很可笑吗?”天道门章宪策脸上露出一抹冷笑,说道:“我们这是再给你机会,自裁吧,免得到时候死无全尸!”

    怕,一群古老传承的势力会怕一个毛头小子,那就真的很可笑了。

    要怕也应该是萧凡怕他们才对,现在萧凡却是反过来说他们怕,那就是羞辱。

    “你这货就是个猪脑子,像你这样的猪头居然能够修炼到仙台境界,狗屎吃多了,走了天大的狗屎运!”萧凡冷冷嘲笑道。

    “哈哈哈!”

    萧凡这一番对章宪策的评价,顿时引来了全场的哄笑。

    此时此刻,整个古战场的情形都在全球转播,很多电视机前的观众直接喷了一屏幕的杂物。

    一位天罡境界的小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说一位仙台境界的大人物是猪头,还说对方修炼到仙台境界是吃狗屎吃多了,走了狗屎运。

    这一句话,讽刺贬低的味道非常的重。

    “你说什么!”章宪策怒吼一身,滔天的怒意震得四周的空气爆炸。

    章宪策的脸色如猪肝,萧凡的这番羞辱太狠了。

    不但说他是猪头,还说他如今的境界是吃狗屎吃出来的。

    一个弱者对他一个强者说出了这番言论,那是彻底的不把他放在眼里,彻底的看不起他。

    强者的尊严和地位已经被萧凡践踏个干净了。

    要不是现场有那么多人,碍于面子,他真想直接出手毙了萧凡这个令他万分嫉恨的毛头小子。

    “我说的不对吗?小爷我孤生一人来此,都想你们一群无耻之人抹脖子自裁,你却想让我自裁,是不是傻!”萧凡不屑的说道:“要战便战,往前一步者,杀!”

    “哼!你一个天罡第三秘境的小子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羞辱我天道门师长,罪无可赦,我来杀你!”

    天道门下一位青年男弟子爆怒的站了出来,扬言要杀了萧凡。

    萧凡侮辱他们天道门师长,等同于侮辱他们整个天道门。

    身为天道门的弟子,维护天道门的尊严和地位义不容辞。

    那位弟子声音刚落,已经走出了百丈,他身上的能量在爆发,朝着萧凡杀去。

    一人出击,全场人都在关注,这位第一出击的天道门弟子能否杀了萧凡。

    依照此前众人对萧凡的了解,这位天道门的青年男子想要杀萧凡,恐怕是不太现实。

    “就你一个蝼蚁也想杀我,去死吧!”

    萧凡抛下了一句不屑的话,直接朝着前方冲去。

    “我一位即将进入天罡第九秘境的强者是蝼蚁,那你算什么东西,可笑,该死的人是你!”

    那位天道门的青年弟子再次暴怒,身上的能量爆发的越加剧烈,杀意腾腾,扑向了萧凡。

    被人嘲讽的滋味总是那么的不好受,还是被一位低于自己好几个境界的人嘲讽那就更不好受了。

    “死!”

    几百丈的距离顷刻间缩短,萧凡冲过来了,对着眼前敌人近距离的一拳轰出,头头上那恐怖的能量在闪烁着可怕的气息和光芒。

    那人脸色一沉,全力爆发,一拳对着打出。

    接近对战了才只知道萧凡的恐怖,眼前这位天罡第三秘境的毛头小子能量一点也不比他差,甚至有一种更强的味道。

    咔嚓!

    轰!

    两拳对撞,霎间萧凡拳头上的攻击力暴增六倍,那一拳直接撞碎了天道门弟子的拳头,带着剩余可怕的威力,轰在了天道门弟子的身上,狂暴的能量震碎了那具身体,四分五裂。

    首战一击必杀,萧凡一拳轰杀了天道门的弟子。

    所有在观看这一战的人都不在淡定,此子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