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一章 怀疑,分道扬镳
    “萧凡你废了他!”姜青怡惊呼道。

    正好在此刻,姜青怡等人追了上来,刚好看到萧凡拔枪的同时废了宋权山。

    之前萧凡都还信誓旦旦的说道,一定要斩了宋权山,对待敌人绝对不能够心慈手软。

    宋权山都已经被重伤了,萧凡却是没有斩杀宋权山,倒是令她有些吃惊了。

    “成为一个废人了,萧兄弟你的手段可够狠的!”叶子明看着晕死的宋权山,一脸惊叹的表情说道。

    萧凡这招太狠毒了,废了宋权山的修为,比杀死宋权山带来的痛苦还要大。

    一个武星修士的尊严,可不比普通人。

    普通人一时的尊严丢失了,被人嘲笑了,无非就是没有金钱,没有地位,没有权势。

    但这些东西可以凭借自己努力得到,变得有权有势有地位。

    可修士的经脉一断,无法修复,以后再也不能修行了,武星修士会因为修为被废,尊严彻底的消失。

    “还好吧,最起码我遵守了我的承若,留了他一条命!”萧凡收起了刺魂长枪,面色平静的说道。

    这是他的最低底线,即便是不杀敌方,也得废了敌方的经脉,使其失去修为,不然后果很严重。

    至于宋权山还活着,威胁性已经不大了,也不怕宋权山回到姜振天对此事添油加醋。

    毕竟宋权山已经泄露了姜振天的秘密,应该小心姜振天才是。

    一旦宋权山把今天的事情添油加醋,闹得更大,哪天他把宋权山泄密一事捅了出去,姜振天也不会放过宋权山。

    现在的宋权山已让失去任何反抗的资格,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装聋作哑,过好下半生。

    “他到底拿了什么东西与你交换,使得你没有杀他!”姜青怡盯着萧凡说道。

    萧凡可是一个杀伐果断之人,现在却是没有斩杀宋权山,那必定是有原因的。

    况且萧凡也说了他自己遵守了承诺,没有斩杀宋权山,想必是宋权山用了什么可以抵命的东西和萧凡做了交易。

    “不好意思,这是私人之事,无可奉告!”萧凡摇了摇头,随后看着四人说道:“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你们也都对此次变异人事件有了一定了解,可以回去复命了,我们就此别过吧!”

    宋权山与他的交易,不可能让第三人知道。

    那件事情事关重大,越少人知道越好。

    如今这里的事情完结,他也该和四人告别了,因为姜振天发现了他的身份,已然无法继续和四人待下去,回到姜妍那边。

    况且他要去趟函谷关,等待着函谷关古城的出现,按照宋权山所言,函谷关古城很快就要出现了。

    他需要进去寻找关于时空之门的秘密,然后才有可能回到家乡。

    “你要去哪?”刘露关切的询问道。

    如今的情况,萧凡是不能和她们一起回去了。

    万一被副总裁姜振天抓住了,结果可想而知有多惨。

    只是萧凡今天救了她的命,尽管萧凡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此刻却也是遮不住她对萧凡的好感,关心着萧凡的去向。

    “不知道,四处走走吧!”萧凡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提醒四人道:“相识一场,给你们一句忠告,如果哪天我们成为了敌人,请不要对我仁慈,因为我不会对我的敌人有半点仁慈之心!”

    萧凡说完,便踏步离去。

    他与四人的相遇是一种缘分,在一起的经历虽然不多,却也有了那么一丁点的友谊。

    既然相遇了,便是一种缘分,他有必要提醒眼前四位短暂的朋友一句,对待敌人不能仁慈。

    这多年来,他就是从万千危险之中度过的,若是他对敌人有仁慈之心,恐怕无法走到今天。

    这就是修士的世界,残酷而可怕,有实力才有话语权,有实力别人才杀不了你。

    “我今天学到了很多东西,他给我上了重要的一课,但不管将来怎么,我都不会成为他的敌人!”林志文望着萧凡远去的身影,感叹道。

    今天,他见识了什么叫做杀人,什么是杀戮,什么是进攻,什么是残酷的现实。

    萧凡把这一切都呈现在了他们四人的眼前,若不是萧凡的存在,他们四人面对那群黑衣人就已经是死路一条。

    安逸生活二十多年,今天他们才体验到了死亡的滋味,才体验到了修行界真正意义上的残酷现实。

    萧凡不但给他们上了一课,算是修行界生活导师,而且还救了他们一命,那是恩人。

    再者萧凡的天赋如此强大,实力深不可测,到现在他们也没看到萧凡使出全部实力,这样的人不宜成为敌人。

    林志文这一番话,深得其他三人的同意。

    于情于理,真的不该与萧凡无敌,起码萧凡待他们不错,是一个光明磊落,正直的人。

    在三人感叹之际,姜青怡却是追了上去,他需要问清楚萧凡一些事情,否则心中难安。

    “你是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吗?”萧凡看着姜青怡那欲言又止的表情,说道。

    “是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都杀了副总裁的人,为什么还要接近总裁,即便是副总裁没有发现你的身份,难道你不怕总裁发现!”迟疑了好一会儿,姜青怡才开口问道。

    无论怎么说,她的这一问都是对萧凡的怀疑,现在的这种情,实在是有些难以开口。

    “你是总裁的人吧,还是和总裁有亲密关系的人!”萧凡平静的回答道:“你回去告诉总裁,我接近她没有恶意,她长得很像我的一个亲人罢了,我是因此才为了保镖一职接近她的。”

    “你怎么知道我是总裁的人,还有,你说总裁长得很像你的亲人,什么样的亲人?”姜青怡一脸惊讶的表情说道。

    萧凡知道她是总裁的人,已经令她很吃惊了,萧凡居然发现了这一点。

    可令姜青怡更吃惊的是,她母亲和萧凡的一位亲人很像。

    那位亲人到底是谁,是一位怎样的亲人,这才是关键问题。

    她母亲也曾怀疑萧凡是她素未谋面的弟弟,如今听到萧凡这样说,她不吃惊才怪。

    “没什么,就这样了,希望我们不要站在对立面,后会有期,再见!”萧凡说完,速度极快,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山林之中。

    原地,只留下有些遗憾的姜青怡,那张冰冷的脸庞露出了一丝疑惑的表情,喃喃的道:“难不成他真的会是我弟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