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白家的秘密
    刺目的光芒渐渐减弱,爆炸的声音逐渐的停息,被攻击后的场景被呈现了出来。

    众人看到眼前的场景时,一个个脸上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一个个都是震惊无比。

    眼前,那白家府邸依旧存在,在刚才那种恐怖的爆炸中并没有被毁灭。

    只是多毁灭了几所房子,白汉年等白家子弟都还活着,每个人的脸上既有惊恐,又有死里逃生的喜悦。

    “怎么可能,白家竟然没有被灭,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看金银战神的脸色,一点也不觉地意外,没有丝毫的变化,难道他们已经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或许是吧,白家有高人存在!”

    众人疑惑无比,半年前,实力只是稍微比白家弱的幻剑门都灭了。

    今天同样的方式,同样的出手之人,却是没能够灭了白家,把白家摧毁,令人意外。

    面对着这样的结果,众人却是看到金银战神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似乎眼前的结果早已经预料到了。

    白家能够在刚才的爆炸中幸存下来,或许是真的有高人存在,挡住了刚才攻击。

    “如此恐怖的攻击能够阻挡下来,背后的人一定是非常的强大!”凝视着前方的白家,萧凡心中嘀咕道。

    他的两位兄长能够有如此恐怖的实力,能够毁灭实力排名第四十三的幻剑门,这是萧凡所预料不到的。

    他的两位兄长,是真的恐怖的。

    在他的内心里,对于两位兄长的崇拜之意越来越强烈,他想要达到那种高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同时,他也能够意识到,能够阻挡那种攻击的人,也绝对不会弱。

    “混账东西,你就是这样打理家族事务的!”

    就在这时,一道怒斥的声音如同雷霆一般响起。

    众人知道,这道声音是骂白汉年的。

    作为暂时管理白家的主事人白汉年,使得整个白家陷入被灭的局面,的确是个混账东西。

    听到那暴怒的声音,白汉年惊恐不安,被吓得连忙跪在了地上,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暴怒的声音一落,只见两位白发飘飘的老者出现在白家府邸前。

    其中一位是白家现任家主白天祥,另一位却是萧凡、萧云、萧风和秋儿的老熟人,皇家学院的首席长老姜云。

    姜云的出现,令得萧凡和秋儿甚是吃惊。

    馨儿已经离开了,作为馨儿的爷爷怎么还在这个世界上。

    在二人的心中不难猜测,刚才那一波恐怖的攻击,应该就是姜云化解的。

    “姜爷爷,你可要为秋儿做主啊!”秋儿两眼泪汪汪的跑到了姜云的身边,委屈的哭泣道:“二爷爷的子孙要抢我爷爷的骨灰!”

    “好好好,秋儿丫头不哭!”姜云安抚着秋儿,看了一眼白天祥说道。

    “我知道怎么做,姜前辈放心,还请秋儿放心,二爷爷知道怎么做!”白天祥随后脸色一怒,看着跪在地上白汉年,一巴掌抽在了白汉年的脸上,怒骂道:“逆子,全部都给我滚回大厅!”

    白天祥的发怒,令得整个白家的都是一片恐慌,都乖乖的滚回来白家大厅。

    作为事主的白飞和白令冲,时隔多年,再次被请进了白家府邸。

    萧凡三兄弟也跟着姜云,进入了白家。

    “你大伯的骨灰也敢叫人去抢,目无尊长,无法无天了,说,是谁动的手!”白家大厅内,白天祥盯着白汉年怒喝道。

    “父亲,父亲我真的没有叫人去抢,是晚辈们太鲁莽了,一时做错了事!”白汉年惊恐的辩解道:“是白清河和白泉做的!”

    要说抢白天鹤骨灰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他真的没有吩咐人去做。

    白清河和白泉去客栈找白飞的麻烦,他也不知道。

    至于二人胆大妄为,做出抢夺长辈骨灰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他也是没有预料到的。

    现在的他,真的是被这两个蠢货害惨了。

    “鲁莽,那是你无能,我白家的脸面都给你丢尽了!”白天祥一脸怒意道:“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天理难容,白清河和白泉废除修为,连同他们一脉逐出白家,永世除名,至于你白汉年,带着你的子女去给你大伯守墓一千年,不满一千年不可再回白家!”

    这样的处罚一出,对于白清河和白泉而言那是毁灭性的打击。

    对于他们这一脉而言,也是毁灭性的,他们那一脉被彻底的清除出了白家。

    而白汉年对于自己的处罚却是庆幸了许多,一千年的守墓,这种处罚已经算是很轻了。

    白天祥这种处罚,没人敢反对,也令得整个白家上下都甚是惊讶。

    当初整个白家都清楚的记得,当年他逐出白天鹤一脉出白家的时候,是多么的无情,并且对白天鹤有很深的怨言,极为不顺眼。

    虽为两兄弟,可为了家族的控制权却是水火不容。

    今天为了平息白飞等人心中怨恨,却是给了他的亲儿子白汉年如此重的处罚。

    这种处事方式,即便是萧凡三兄弟也是看不懂,白飞三父女同样是看不懂。

    看不懂归看不懂,当所有人白家晚辈人离开了,大厅内只剩下萧凡三兄弟,白飞三父女以及姜云时,白天祥却是猛然跪在了地上,双眼热泪留下。

    “大哥啊,你怎么就这样死了,到底是谁杀了你!”

    萧凡等人能够感受到白天祥身上的那股愤怒,失去亲兄弟的愤怒。

    这一刻,白天祥与白天鹤的关系,似乎并不像外界人所了解的那样,二人势同水火,如同仇家一样。

    此刻,萧凡只感受到了白天祥对于白天鹤之死,感到无比的悲痛和愤怒,那是一种无比纯正的,失去亲兄弟情感的爆发,并不是虚假的。

    白天祥和白天鹤的关系极其的好,血浓于水的关系,并不是势同水火的那种关系。

    “二叔,你和父亲到底怎么回事?”白飞好奇的询问道。

    他二叔白天祥不是很痛恨他父亲么,两人势同水火,老死不相往来。

    怎么刚才白天祥的那一叫,却是无比的愤怒,为他父亲被杀而愤怒,对他父亲充满了无比浓密的亲情。

    他这一问,把除了姜云之外之人的心声都说了出来。

    “这是我们白家的秘密,事关生死存亡的秘密!”白天祥压制住了心中的怒火,脸色无比严肃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