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抢骨灰的畜生
    “不要啊!”白令冲撕心的呐喊一声。

    白泉星轮巅峰的实力,此刻正全力一掌对着白飞劈去,身为废人一个的白飞岂能承受得了白泉的一掌。

    这一掌劈下,他父亲白飞必死无疑。

    眼看着自己的父亲即将死在自己面前,白令冲心中除了痛恨就是绝望。

    他没有能力去阻止父亲被人一掌劈死就算了,就连顶替他父亲去死的机会都没有。

    他的心在绝望,台城白家是第一大家族,也是第一强的势力。

    白家人做事,没人敢阻拦。

    外面,一些闻声围观的路人,却是一个个叹息的摇头。

    当初威震一方的白天鹤,到死之后居然沦落到这种地步,后人被自家人欺凌辱杀,骨灰要被人抢走。

    眨眼间,白泉那一掌已经劈到了白飞的面前。

    白飞本来就是个废人,那一掌还没有劈到身上,就被白泉掌上那凌厉的能量波动震得吐血。

    就在那一掌即将劈到白飞身上之际,众人只觉得眼前金光一闪。

    咔嚓的一声,只听一阵沉闷的碎骨声响起,众人看到一具手臂断裂的身体倒飞了出去,将客栈临街一堵墙给撞塌了。

    “啊!”

    倒地之后那人才惨叫一声。

    这一声惨叫,才令众人反应过来,仔细一看却是看到倒地之人竟是白泉,他那出手的手臂被打断了,血白色的骨头刺穿了皮肤,那景象看得令人起鸡皮疙瘩。

    客栈内,白飞的面前却是多了一位少年。

    众人皆是震惊一片,这个少年到底是谁,竟然敢对白家的人动手,而且伤的还不轻。

    “你到底什么人,连我白家的事情也敢管,还打伤了我白家的人!”白清河眉头一皱,脸色有些不悦的盯着突然出现的少年道。

    这个少年敢对他白家人动手,胆子倒是不小。

    要知道白家在台城的地位之高,无人敢惹。

    此少年不但管了他们白家的事,还折断了他弟弟的手臂,胆子大,而且实力也不俗。

    刚才那一幕发生的太突然太快了,即便是他也没有看得太清楚。

    那一会儿,他也只是觉得眼中有一道刺目的金光闪过,接着他的弟弟就被打飞了出去,重伤在地,在那哀嚎惨叫!

    出手之人便是此刻站在白飞面前的少年。

    受伤吐血的白飞依旧保持着一份的清醒,当察觉到有人挡在他的身前,并且击退了白泉时,他也倍感意外。

    在这台城范围内,还有谁敢阻拦白家的人做事。

    白令冲也从一片绝望中惊醒过来,关键时刻居然有人出手救下了他的父亲。

    此时此刻,他的内心是对这位少年感激涕零,犹如在世的活菩萨。

    只是,一眼望去,那背影是多么的熟悉,他却是一时间没能想起是谁。

    “父亲,哥哥!”

    一道焦急而伤痛的声音在客栈内响起,只见秋儿着急的冲了进来,双眼通红,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他的父亲和哥哥都被人打伤了,刚才那千钧一发之际,要不是她和萧凡即使回来了,刚好遇到了那一幕,恐怕他的父亲就要被人劈死了。

    “父亲,您没事吧,女儿回来晚了,让您受苦了!”秋儿一把扶着受伤的白飞,悲痛的哭泣道。

    七八年未曾回来,他的父亲已经老了,变成了一个老头子。

    再加上受了伤,那一脸苍白的脸色,仿佛就要离开人世的人一样。

    “秋儿,我的好女儿,你回来了!”白飞伸出皮肤褶皱的手,摸了摸秋儿的脸蛋,激动的说道:“秋儿长大了!”

    自从七八年前,他的父亲白天鹤带着秋儿离开了之后,秋儿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离开的时候,秋儿不过是个小丫头,一晃眼七八年过去,曾经的小丫头已经长大了,变成得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美人了。

    白飞此时心中不知道有多高兴,七八年了,他终于再次见到了他心爱的女儿。

    之前他即将要被白泉杀死的那一瞬间,他的内心中充满了遗憾,遗憾临死前没能够见到亲闺女最后一面。

    “秋儿你走,回来干什么,快走!”白令冲对着秋儿怒吼道。

    现在秋儿回来真的不是时候,他们这一家正面临着毁灭性的时刻。

    “哥哥不怕!”秋儿止住了哭泣,脸上浮现了一抹怒气,询问白飞说道:“父亲,他们是什么人,他们胆子可真大,来干什么?”

    秋儿心中很是疑惑,他们这一家子虽然不再是台城白家之人,可他爷爷的威名还在。

    如今居然有人敢欺负上门来,把他的父亲和哥哥都打伤,甚至有人还要杀了他的父亲,来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秋儿你走,他们是白家的人,他们要抢爷爷的骨灰!”白令冲再次催促道。

    秋儿实力比她还弱,面对着清河根本没有胜算。

    况且现在背对着他的人应该是和秋儿一同而来的,那人还打伤了白泉,白清河势必会更加的恼怒,他的妹妹也会遭殃。

    “抢爷爷的骨灰,爷爷死了!”秋儿霎时双眼瞪得老大,一脸痴呆的样子道。

    爷爷的骨灰,这不就是说她的爷爷白天鹅已经死了吗?

    这样的事情她是完全不敢相信,她的爷爷是什么人,那可是绝顶强者,怎么可能就会那么轻易的死去。

    况且在大夏出发前一个月,她还收到了白令冲的来信,说她爷爷就在家中。

    现在她回来了,却是听到她爷爷死了的噩耗。

    “什么!院长死了,还有人要抢他老人家的骨灰,畜生!”陡然,萧凡身上的怒气猛然爆发,震得周围的门窗桌杯剧烈的抖动,满脸杀气的盯着白清河说道。

    院长死了,这个结果连萧凡也都非常的震惊,那可是皇家学院的院长,怎么可能就那么轻易的死去了。

    可这个消息是从白令冲口中说出来的,他想不相信都不行。

    这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人都死了,现在却有人来抢老人家的骨灰,那是大不敬。

    更何况,那是他的院长,他两个哥哥老师的骨灰,这就更让萧凡震怒了。

    “小子,你终于说话了,我看你怒火挺旺盛的,阻拦我白家做事还敢发怒,不知死活,你必须要受到我白家最严厉的惩罚!”白清河见萧凡陡然发怒,脸色更加不悦了,带着怒意对着萧凡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