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 白家变故
    万朝大战场,位于大陆最中央的一片大盆地山林之中。

    那里宽广无比,是专门为五千年一次的万朝大战而准备的场所。

    此次,大夏派出百人青年团队,是按照三大联盟规定的人数和年龄组队。

    面对着强大的外**团,作为弱国小国的大夏,必定要派出最强的青年军团出征。

    作为青年一代中,佼佼者,身为大夏太子的姒皓不得不出战。

    大夏国弱,没有多少三十岁以内的青年实力能够达到星轮境界。

    虽然很多皇室成员不同意姒皓参加,但作为太子他必须要参加。

    一来他是太子,为国家未来贡献自己的一份力气理所应当。

    二来,萧凡也说了,能够在万朝大战生存下来,对自身的利益非常的大,不可放弃这样一个绝佳的机会。

    姒皓必须出行,为了以防万一,最终姒皓还亲自让出了太子之位,给了他仅有十岁的十五皇弟。

    在他十五皇弟的身上,他看到了一位仁君所拥有的气质。

    百人团队开拔,从大夏到万朝大战场,路途几亿里路途,非常的遥远。

    百人团队经过近五十天的时间,终于接近了万朝大战场,距离战场已经不过百万里路途,要不了几天就能够赶到。

    “唉,大国就是大国,不是我们这些小国能够相比的!”

    “是啊,那些大国的实力,可远比我们大夏强多了!”

    一路走来,以萧凡为代表的大夏军团也遇到了不少其他国家的代表军团。

    他们所遇到的外**团,尤其是那些大国的军团,那实力远远超出了他们大夏的实力。

    大夏这边,大多数人都是一些星轮一品甚至连命星九品的人都有。

    而那些大**团内,最弱的都是星轮三四品以上,星轮巅峰的强者很多。

    有点却让大夏军团安心,他们大夏军团虽然平均境界低,可他们有四位天罡秘境战力的强者。

    在那些他们遇到的大**团中,平均境界虽高,可天罡秘境的强者却是没有他们多。

    不过那些也仅仅是大**团而已,就如萧凡所提醒的,真正的超级大**团他们还没有遇见到。

    在那些超级大国中,天罡秘境的强者绝对很多,超级大**团到底有多强,或许只有等他们真正遇到了才能体会到。

    “大家都不必担心,前期对于我们压力不大,大家抓紧时间修炼就好了!”

    不过萧凡也让众人不必担心,前期他们的对手不会太强。

    按照规则而言,他们大夏前期只会遇到相同国家的对手,对于他们来说毫无压力。

    更重要的是,第一期时间将会进行半年,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慢慢的提升众人的实力,可以一步步晋级,为后面与大国或者超级大国的对战中提升底气。

    整个万朝大战,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都是淘汰阶段,只有进入第三阶段的国家才不会被灭亡。

    第三阶段,已经不再是为国而战,纯粹是个人团体战了,只要能够生存下来,并且有突出的表现,很容易获得三大势力的青睐,从而成为三大势力的弟子,那是整个大陆上最高规格的荣誉象征。

    还有百万里便可到达万朝大战场,时间对于众人而言已经不是太紧张了。

    五十天的路途奔波,令得众人疲惫不堪,萧凡便决定众人放慢速度,缓和一两天,慢慢前行。

    而他与秋儿却是与众人分开了,朝着西北方向千里之外的台城而去。

    台城是一座中等城镇,可对于大夏国而言,却是比神都还要大的城镇。

    台城也是秋儿的老家,七八年未归家的她,路过家乡,令她心中的思乡之情泛滥,必须要萧凡陪她回家看一眼。

    同时,早在从大夏出发前的一个月,她就收到了家里的来信,他的爷爷,皇家学院的院长就在老家中。

    作为皇家学院的学员,萧凡是非常想见到这位院长。

    “秋儿,院长真的在家,你可别骗我。”萧凡激动而又焦急的说道。

    皇家学院的院长白天鹤,也是他两个哥哥的老师,那可是一位高人啊。

    奈何在皇家学院的时光中,他却是无缘看到这位神秘的院长。

    如今知道院长就在台城白家中,萧凡的心情比秋儿更加的激动,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院长。

    “嗯,小坏蛋我这就带你去我爷爷,你可要做好心里准备哦,爷爷可是一个很严肃的人,不像姜爷爷那么随和。”秋儿嬉笑的提醒道:“嘻嘻,你还是先梳洗一番,换套衣服,整理仪容吧。”

    “呵呵,你不说,我一时间还忘记了。”萧凡不好意思的说道。

    打量着自己一身陈旧衣衫,和凌乱的头发,萧凡不好意思的冲向了不远处的一条小溪中。

    五十天来,他一直忙着赶路,风尘仆仆,自身的容貌一时间都忘记整理了,看上去的确是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

    现在要去见院长,可不能那么失利,有损形象。

    ……

    台城外,时至午时,本该客流蜂拥,菜香纷飞的五通客栈,此时却是冷冷清清,除了掌柜和店小二外,还有六人。

    然而,仅有的六中人,却并非是来吃饭的,其中四位年轻人,脸上笑容满面,双眼中充满了轻蔑与不屑,围堵着一位老人。

    在老人的一旁,一位青年被打的重伤,正处于半昏迷状态中。

    这老人和被重伤的青年便是这家客栈的真正主人。

    “白飞,你这老不死的,再警告你一次,赶快交出白天鹤的骨灰,如若不交,我拆了你这把老骨头。”白清河凶神恶煞的说道。

    “咳咳,白清河,我父亲白天鹤好歹也是白家曾经的家主,你这么做,对得起白家的列祖列宗么。”白飞伤心愤怒的说道。

    白天鹤不但是皇家学院的院长,也是上任白家的家主,身份地位之高。

    现在的白家家主,一直与他们这一脉不和。

    自从白天鹤不在担任家主之位,他们这一脉就受到了家主一脉的打压。

    可在一个月前,白天鹤有事出去了一趟,不久便传出了白天鹤被杀一事,令得整个白家都为之一惊。

    尤其是白飞,身为白天鹅的唯一嫡子,更是不敢相信他的父亲会被人杀了。

    可有很多人都可以作证,亲眼看到他父亲被人杀了,还被一把大火给烧了,只留下一堆骨灰。

    在骨灰中白飞也找到了他父亲白天鹅那特制的腰牌,这件事不得不令他白飞以及整个白家相信,白天鹤被人杀了。

    白天鹤的死存在着很多疑点,到底是什么人敢杀白家曾经的家主,令得众人不解。

    白家在整个大陆上,虽然比不上三大势力,确也能够挤进前五十的存在。

    这么多年来,白天鹤虽被逐出了白家,可与白家还是有关系的,要杀白天鹅也要掂量掂量身后的白家。

    如今白天鹤已死,可以肯定的是,杀白天鹅的人必定是一位恐怖的强者,其背后的势力也必定很强大。

    至于他惹上什么样的强敌,白家是一无所知。

    “老不死的,白天鹤早就被家主从白家抹去了,还谈什么列祖列宗,快点把白天鹤的骨灰交出来。”白清河十分得意的道。

    白天鹤之所以被白家抹去名字,连同他这一脉都被清除出白家,族内传言他做出了对不起白家的事情,从而被接任的家主抹去了。

    可当初白天鹤离开白家,还有很多秘密没有交代给接任的家主。

    如今白清河这么做,无非是相信白天鹤有可能将那些秘密告诉给了白飞。

    白飞又是一个被废了,不能修炼的老废物,只要抢走白天鹤的骨灰,或许能够逼迫白飞交代出那些秘密。

    “小子,想要我交出我父亲的骨灰休想,就算拼了我这条老命,也在所不惜。”白飞树皮般的双手抖动着,指着白清河愤慨的怒吼道。

    他父亲刚死去没多久,这些不肖子孙就想来抢夺骨灰,行为实在让人忍无可忍。

    身为人子,即便他白飞是个没用的废人,即便他不是白清河的对手,他也绝对不会允许他父亲的骨灰被人抢走。

    “哈哈哈啊!想当年,我们天鹤子孙一脉何其威风,有谁敢惹,可如今,一个小小的天罡第一秘境境界的跳梁小丑,也敢对我爷爷不敬。”一旁,白秋儿的哥哥白令冲吐出了一口鲜血,从眩晕中清醒过来,哭笑怒骂道。

    当年在他爷爷当家主的时候,他们这一脉那是何等的威风,有谁敢惹。

    可如今一个天罡第一秘境的白家子孙,却是敢在直接称呼他爷爷的名字,现在还要明目张胆的想要抢夺他爷爷的骨灰。

    “呵呵,白令冲你都说了,那是想当年你们是很威风,可如今你们这一脉不行了,除了你,只不过还有你父亲这一个糟老头子,我白泉不才,星轮境界巅峰又如何,照样一口气把你吹死。”一旁,白清河的弟弟白泉一副盛气凌人的道。

    一朝天子一朝臣,世间都有四季交替,更何况是人呢。

    十几年前,白天鹤当家做主的时候,他们这一脉的确是非常的威风。

    加上白天鹤的实力之强,他们这一脉的声望达到了顶点。

    可惜的是,白天鹤做出了一件事,一件有损白家利益,有违家规的事情,使得白天鹤失去了家主之位。

    为了惩罚白天鹤,使得白天鹤这一脉都被清除出白家。

    白家不能绝情,白天鹤虽有错,但多年为白家做出了许多好事,念在这点情分上,白家只分了一点点小产业给白天鹤一脉,现在的这家城外的客栈便是其中唯一的产业。

    被废前的白飞确实强大,一个小小的星轮巅峰境界小子,随便一巴掌就能拍死一群,可如今修为被废,没有靠山,任谁都可以凌辱你。

    而白令冲,虽为星轮巅峰境界,可之前被白清河打成重伤了,实力大损,连白泉都打不过。

    “行了,你们两父子别在这儿死撑,赶快交出白天鹤的骨灰,要不然,我就杀了你们。”白清河恐吓道。

    白家的很多秘密都还没有交出来,身为人子的白飞必定知道一些,即便是不知道,或许白天鹤会以别的方式让白飞保存起来了。

    对于白家的秘密,连家主都非常想知道,只是碍于面子,白天鹅刚死不久,不敢出面索要罢了

    如今他白清河出面索要,只要能够要回那些秘密,他也算是立了一大功,回去之后家主必定有丰厚的奖赏。

    “想要我交出我父亲的骨灰休想!”白飞坚决的说道:“你们这么做是想要要挟我,好让我交出父亲留下来的,关于白家的一些秘密吧,可惜我没有!”

    白清河兄弟二人的行为非常的明显了,无非就像是想要获得他父亲遗留下来的白家秘密。

    可惜的是,关于那些秘密连他都不知道,他怎么可能交的出去。

    “真的没有,难道白天鹤没有留下任何秘密给你保管?”白泉冷漠的说道。

    白飞说他不知道,谁会相信,傻子才会相信白飞的话。

    作为白天鹤唯一的嫡子,怎么可能会一点秘密都不知道。

    “真的没有,父亲被杀一事,事发突然,根本就没有遗留下任何东西,即便是有也该在那场大火中烧没了!”白飞一脸怒意的解释道。

    他知道他的解释可能不起作用,但必须要解释一番,因为他的身上真的没有所谓的白家秘密,他怎么可能交的出来。

    如今只有他们父子两,他是一个废人,他儿子只是星轮巅峰境界,有被白清河重伤了,根本不是白清河二人的对手。

    刚才白令冲强出头阻拦,被白清河打伤了。

    他能够用嘴说清楚就用嘴说清楚,不想再看到他的儿子再次受伤被欺打受苦。

    “哈哈哈!你不说我还忘记了,听说白天鹤的腰牌没有烧掉,估计秘密就在腰牌之上,交出来吧!”白泉放声大笑道。

    在那场烧掉了白天鹤尸身的大火中,白天鹤的尸骨化成了灰烬,唯有他的腰牌没有烧掉。

    那可是特制的腰牌,如果说白天鹤将秘密带在身上,又可以安全的将秘密纪录保存下来的话,那块腰牌正是最好的储藏之所。

    “别在这儿浪费口舌了,要杀要刮,随你便!”白飞双目逐渐暗淡了,义愤填膺的说道。

    这一劫他们父子两是躲不过了,既然躲不过那索性就不躲了。

    至于想要他们主动交出白天鹤的骨灰,以及刚刚白泉所说的腰牌,白飞是绝对不会主动交出去的,除非他们父子死了。

    “好,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去死吧,等你们父子死了我们亲自找出来!”

    白泉怒吼一声,身法迅速,爆发出强烈的能量,双掌抡动,朝着白飞一掌劈下。

    作者空无痕说:两章一起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