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放了她,饶你们不死
    “说本将军是叛徒!一个蝼蚁,哪里有你说话份!”霎间,何庆成暴怒,一股强大的气势爆发,直接冲向了司徒韬。

    那凶猛的气势扑来,震得司徒韬胸膛炸裂,一口鲜血吐出,轰的一声将阁楼撞破,掉落地面上,被卫兵擒拿下。

    司徒韬不过是一个命星四品的蝼蚁,在他这位镇守边疆,星轮一品的将军面前居然如此的放肆,辱骂他,实属找死。

    “何庆成!”姒皓立马暴怒,身上的气势在爆发,能量在翻滚。

    他没有预料到他曾经的亲信,居然当着他的面,突然对司徒韬出手,重伤了司徒韬。

    司徒韬的境界的确是低,在星轮高手的面前的确是蝼蚁般的存在。

    但那是他盟友的兄弟,也是就他的兄弟,即便是蝼蚁,也不能允许别人这样伤害司徒韬。

    “七皇子,乖乖投降吧,不为你着想,也要为月公主想想啊!”一旁,那位陌生人开口说道。

    “什么!月儿,你对她做了什么?”姒皓脸上的怒火变得更旺盛,盯着眼前这位陌生人说道。

    今天这一幕发生的太突然,他完全没有防备。

    娰月是他的亲妹妹,现在又不在他的身边,听到陌生人拿娰月说话,姒皓内心的担忧和怒火呈阶梯式的爆发。

    这位陌生人可是太子的人,娰月一旦被抓回去,下场会很惨。

    “七皇子别发火嘛,我们只是把月公主请回了神都而已!”何庆成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道。

    这次能够把七皇子一伙人一网打尽,他的功劳甚大,到时候可是会得到太子的重赏啊!

    “何庆成,狼心狗肺的东西,亏我那么相信你,你却出卖了我!”姒皓大声怒吼,能量陡然爆发,整座阁楼都被那强大的能量波动震塌。

    何庆成真的动手了,把他妹妹给带走了,现在正送往神都。

    姒皓万万没有想到,他一直以来十分信任的亲信何庆成,把他出卖的那么彻底,连招呼都不打,就提前对她妹妹下手。

    这是要拿他妹妹的性命威胁他,要他就范被擒。

    “这不能怨我,我也是有苦衷的,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也是跟随形势发展做出了正确的选择罢了,谈不上出卖!”何庆成没有一点的愧疚,非常平静的说道。

    现在是太子得势,太子的实力非常的恐怖,不是他所能对抗的。

    太子知道他与姒皓的关系,若是他选择站在姒皓这边,无疑是与太子作对,到头来他也只有死的份。

    抛开他自己不说,他还有妻儿父母和一个小家族,若是他与太子对抗,他的家人也会随之遭殃。

    再者,太子给了他丰厚的报酬,为了家人和自己的前途,他也只能抛弃忠诚,选择了识时务。

    这是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在何庆成的心中,在绝对实力的面前,忠诚一分不值,只有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七皇子,乖乖投向吧,别反抗,否则我不保证当场失手杀了你!”陌生人再次开口警告道。

    “你叫什么名字,想杀我没那么简单!”姒皓愤怒中保持了清醒的头脑,盯着几丈之外的陌生人道。

    这个人是太子派来的,实力很强,到现在他也没有看穿此人修为到底有多强。

    总之眼前的陌生人,实力不在他之下,这是一位劲敌。

    “默箫,投降吧,虽然同为星轮五品境界,但是你出生在这个弹丸之地,底子没我强,注定要输!”默箫自报姓名,非常自信的说道。

    默箫虽然很自信,但是没有选择立马出手,只是静静的看着姒皓。

    而姒皓,此刻内心的希望在逐渐减弱,脸色愈加的凝重,眼前的默箫来自于大地方,大劲敌一个。

    天空中,雷鸣时而响起,细雨蒙蒙,一时间,姒皓与默箫和何庆成都安静的对峙着。

    此时,远在泰源城北面五千里之外,萧凡正火速赶来。

    他的心中不安,总觉得要出事,一个时辰之内,奔袭上万里路程。

    如今距离泰源城不足五千里了。

    在泰源城北面千里之外,一群黑甲军队,正驱赶着豪华马车囚笼,押送着娰月回归神都。

    “混蛋,你们快放了本公主,要是让我皇兄知道了,饶不了你们!”

    马车之内,被囚禁的娰月脸色着急惊慌,对着押送的士兵们大声喊道。

    现在的情况对她而言是致命的,两个时辰之前,何庆成把她抓了起来,交给了这支黑甲军押回神都。

    一旦她落到了太子的手中,不但她会面临着死亡,就连他的哥哥也会因为她放弃逃跑的机会,赶回神都,到时候她们兄妹只有一起死了。

    “公主!认命吧,七皇子现在都自身难保,他还能对我们怎么样!”

    “没错,谁叫七皇子与太子殿下作对,和太子殿下的人都得死!”

    “你们这群混蛋,坏人!”

    娰月心中除了愤怒就是无奈,她都被偷偷押送走了,此刻的姒皓,情况恐怕真的比她好不到哪去。

    “混蛋,坏人!”

    马车之内,娰月喋喋不休的在怒骂,在宣泄着心中的愤怒。

    久而久之,哭泣的声音掺杂着怒骂声之中。

    现在娰月感到很无助,很悲伤,似乎一切都快要成定局了。

    “嗯!那骂声好像是娰月的声音!”急速南下的萧凡,在路过一处山谷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不远处的一片山林中传来了熟悉的怒骂声。

    娰月,自从第一次见到他,就骂他是坏蛋,那种声音他再熟悉不过。

    带着疑惑,萧凡停止了南下,转向奔赴山林。

    当他赶到那片山林的时候,只见一对黑甲军押送着一辆豪华的囚笼大马车,那怒骂的声音正是从马车内传来的,马车内的人真的是娰月。

    “看来我所担心的事情真的发生了!”萧凡脸上一沉,直接出现在前面,拦住了黑甲军的去路,身上杀意逐渐释放出来。

    “什么人,胆敢拦住军爷的去路!”

    “你可知道我们是太子殿下的人,胆子不小啊,找死!”

    看到有人拦在了前面,而且身上充满了杀意,来者不善!

    “放了她,饶你们不死!”萧凡脸色冰冷,浑身杀意缭绕,在细雨中穿梭,一步步朝着黑甲军逼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