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一枪换一命
    “要臣服也是你臣服于我,不,你只有死路一条!”

    萧凡手掌之中剑芒跳动,金霞闪闪,千万道剑芒瞬间甩出,就如一团星云轰然炸开,十分的绚丽,爆炸的威力使得整个广场都在下沉。

    广场周围的围墙建筑,都在那一刻破碎崩塌,皇宫大殿的房梁也被震裂,摇摇欲坠。

    刘少聪手中长剑一横,旋转一圈,无数的剑芒形成一道大圆圈,剑火璀璨如日月,朝着前方斩去。

    轰!

    剧烈的剑芒碰撞,产生轰烈的爆炸,整个大地都在撕裂,崩塌,爆发出炽盛的火光。

    一剑碰撞,二人都被逼退十几丈,强大冲击力使得二人都被波及,嘴角挂着一丝血迹。

    轰轰轰!

    闪烁的剑芒在广场的天空中闪烁,光华璀璨,二人此刻就如同光束一般快,手中剑芒不断的挥斩而出。

    每一道剑芒的碰撞,都会产生剧烈的爆炸,那威力足以摧毁万吨巨石。

    整个广场之中,爆炸声不绝入耳,闪烁的剑芒,肆虐的风暴,爆炸的火光,撕裂着大地。

    仅仅是十几息的时间过去,二人已经交手数千次,广场的泥地都被二人的疯狂战斗削去几层,凹陷坍塌。

    激烈的碰撞,使得二人血气能量膨胀爆发。

    此时,即便二人不战斗,他们身体周围的能量都足以使得坚硬如铁的兵器爆碎。

    轰轰!

    大战如火如荼,激烈震撼,二人疯狂的输出,无数的剑芒碰撞,使得二人身上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伤痕。

    但是此时的二人根本就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奋战。

    萧凡,他隐忍了五年多,五年多的煎熬岁月,使得他备受折磨。

    如今找到了幕后黑手之一,不干死对方誓不罢休。

    刘少聪,五年策划在此一战,萧凡的身上有太多他想要的东西。

    但是对方很强,背景不一般,对方也不可能轻易就范。

    若是杀了,恐怕他想要得到的东西永远也得不到。

    唯有用绝对的实力,彻底的征服对方,那才是上策。

    “吼!”

    久战不下,刘少聪急了,愤怒一吼,如兽王的一鸣,气势提到了极致,十分的恐怖,周围的空气都被他的声波震得爆炸。

    战斗了那么久,萧凡的战力已经被他摸清楚了。

    萧凡的确是个妖孽,能量雄厚,源源不断,战力滔天。

    他的强大不是没有道理,拥有远古佛门功法的萧凡的确是恐怖。

    但是这一切都该结束了,没必要再继续下去。

    刘少聪咆哮,震天动地,带着非常可怕的力量冲向了萧凡。

    在他冲到萧凡跟前之际,他手中的长剑突然一变,换成了一杆金银色长枪,朝着萧凡便是一枪刺来。

    这一枪,十分的恐怖,力量惊天,一枪足以洞穿一座山头。

    刘少聪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得萧凡措手不及,金色的拳头猛然砸下。

    咚!

    威力爆表的一枪,被萧凡一拳强行震开,他的拳头却是被长枪此处一道深深的伤痕,鲜血如喷泉般直流,森森白骨清晰可见。

    “该结束了!”

    刘少聪大叫一声,身法极快,威力爆表,手中的长枪快速的朝着萧凡刺杀。

    每一道枪芒都带着恐怖的力量,足以撕裂命星九品以下之人的身躯,非常的可怕。

    这一刻,萧凡也是震惊无比,额上大汗淋漓。

    此刻的刘少聪已经爆发出了最强的战力,加上他手中的那杆长枪,威力更是可怕。

    如今的他,就算是全力一战,也不是刘少聪的对手。

    毕竟二人之间,相差了三个境界,境界的差距在此时便显露了出来。

    此时此刻,山穷水尽的时候,萧凡将逍遥功法发挥到了极致。

    虽然能够巧妙的避开刘少聪的枪芒,但是对方的攻击实在是太凶猛,即便是擦过,枪芒的余威也能撕裂萧凡皮肤。

    很快,萧凡全身数十道伤痕出现,宛如一个血人一般,全身都在滴血。

    他的气息在减弱,刘少聪的攻击已经无懈可击。

    噗!

    一枪,刘少聪如闪电一般,一枪直接洞穿了体力不支的萧凡的左肩臂,鲜血四溅,整杆枪都插在了萧凡的肩膀之上。

    “你还不臣服!”刘少聪手握长枪,将萧凡插在了地上,带着浓浓的笑意说道。

    现在,只要他稍微用力一挑,虚弱的萧凡就会被他挑破身躯而亡。

    他现在是真正的掌握了萧凡的命运,五年多的努力终于快要实现,他期盼这一刻太久了。

    刘少聪此时看向萧凡,就如同恶狼看见了羔羊,恨不得立马把萧凡吞下,毛骨不存。

    “你的死期到了!”

    陡然,被插在地上的萧凡带着微笑,冷冷的开口道。

    他的手中打神鞭再现,对着眼前的刘少聪便是一鞭子抽下。

    那一刻,刘少聪欣喜若狂,心中的喜悦如决堤的洪水奔放,他寻找了五年的东西,就在眼前,真的在萧凡身上。

    那一刻,他的手朝着打神鞭抓去。

    “啊!”

    然而,当他的手触碰到打神鞭之际,无尽的痛苦使他惨叫,手掌被萧凡抽碎。

    此时,他就像是被扔入地狱烈火之中,也如同被扔入了滚烫的油锅之中,除了痛苦还是痛苦,其他一概不知。

    就在此时,萧凡手中一道金色的剑芒闪烁,带着恐怖的威力,斩向如木鸡的刘少聪,硕大血淋淋的人头落地,断头处鲜血如喷泉急射,刘少聪断头身亡。

    咚!

    萧凡一脚踢开了刘少聪的无头尸体,将肩膀上的金银色长枪拔出,插在了地上,看着那双眼尽是痛苦,死不瞑目的人头,冷冷的说道:“呼,受你一枪,要你一命,值了!”

    他的惨败和战力下滑都是装的,他被刘少聪一枪刺中,也是故意的。

    他后期的一切迹象,为的就是要找机会接近刘少聪,使用打神鞭近距离的攻击刘少聪。

    打神鞭是他的王牌,也是终极底牌,绝对不能够有闪失。

    在刘少聪那种强势的爆发下,他没办法一击必中抽中刘少聪,否则他会很麻烦。

    可惜的是,刘少聪自信过头了,也不知道他一直寻找的打神鞭有何作用,惨遭了萧凡的毒计,他的自信把他自己推向了死亡。

    “这下,对于你是真的结束了,对于我,才刚刚开始!”萧凡抬头望向天空,淡淡的说道,脸上露出一丝轻松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