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形势微妙
    “快快快,把肇事者包围起来!”

    数千的神都护卫军一赶到现场,立马就将神甲军反包围了起来,把神甲军当作了肇事者。

    远处,围观的群众们,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神都护卫军居然把神甲军包围了起来。

    看看这种行迹,再看看此时淮安王脸上的笑容,神都护卫军明显是来帮助淮安王的。

    赛侧看着神都护卫军的反包围,冷笑连连,淮安王死不投降,应该是等待着护卫军的救援。

    大队赶到,在神都护卫军中走出了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此人正是盖青赫。

    他的双眼冰冷,表情冷漠,他看了看淮安王点了点头,又看向赛侧道:“神甲军违反神都法制秩序,肆意杀人,罪该当诛,束手就擒,否则别怪本都督当场把你等诛杀。”

    盖青赫的声音冰冷震耳,充斥着杀意,围观的群众们一个个震惊无比。

    这个都督一上来就要斩杀神甲军,胆子忒大了。

    淮安王此刻却是无比的高兴,盖青赫来的太及时了,手握生杀大权的盖青赫果真是够本事。

    “盖青赫,你还没搞清楚情况,就想格杀我们神甲军,你觉得你有这个本事吗?”赛侧盯着盖青赫,冷冷的笑道:“还是说当年你没有当上神甲军统帅,心怀怨恨,此刻想趁机踩神甲军一脚!”

    此话一出,所有人皆被震住,无比的震惊,眼前的这个盖青赫当年参加了神甲军统帅选拔。

    但是他没有成功,而是被萧云和萧风选上了,此时的盖青赫可能真的是对神甲军心神怨恨,不分青红皂白,要踩上一脚。

    从目前的情况上看,不管赛侧所言是否是真的,此刻的盖青赫的确是想踩神甲军一脚,都已经扬言要当场诛杀神甲军。

    “赛侧,几年不见,原来你还在神都,实力强大如你,也甘愿在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手下做事,真是让人意外。”盖青赫为皱着眉头,赛侧的那句话戳中了他的痛点,他语气变得更加的冰冷,带着杀气道:“不管真实情况如何,你带人杀了这么多人,我身为神都护卫官岂能不管,先镇压你们再说。”

    盖青赫的这番话无疑是证实了赛侧的话,他真的参加过神甲军统帅的选拔。

    而现在这个神甲军的指挥官,似乎和盖青赫以前认识,实力也不俗。

    同时,盖青赫是真的要踩神甲军一脚,正如他自己所言,身为神都护卫官的他,不可能容忍赛侧在神都大肆杀人。

    “盖青赫,劝你一句,最好别多管闲事。”赛侧眉头微皱,这个盖青赫对神甲军的怨恨不浅,似乎真想插一杠进来。

    如果他真的插一脚,那么今天的事情就难办了,毕竟盖青赫不是简单的人物。

    如今萧云和萧风不在神都,他很难把盖青赫,以及一些还未有插足进来,却即将要插足进来的大人物压下。

    但是,淮安王如若不处置,神甲军的威严何在,日后恐怕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敢上门挑衅神甲军了。

    “今天这事我管定了,况且神都的安危是我负责的,你们神甲军肆意妄为,还杀了那么多人,我想不管都不行!”盖青赫语气强硬的说道。

    无论如何,这件事他一定要插足进来管,毕竟一方和他在暗地里是一个利益集团,另一方却和他有些恩怨。

    “神都的护卫官果真是权利滔天,不分青红皂白,就可随意处置他人,以往的神都,恐怕有不少冤魂死在你手里吧!”

    就在此时,萧凡赶来了,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

    盖青赫的话,他都听到了,果真是强权之人可以为所欲为,不用分是非黑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萧凡的话无疑是激怒了盖青赫,居然有人敢这么骂他,污蔑他,双眼冰冷的看向萧凡之际,双眼之中惊讶的神色一闪而过。

    “心儿,大胆贼子,快放开我儿!”萧凡的出现,淮安王立马暴怒,冲着萧凡大吼道。

    因为此时的萧凡,手中正抓着如死狗一般的姒净心。

    看到自己的儿子身受重伤,被敌方拿住,他岂能不怒。

    “笑话,你儿子派人暗地里想放火烧我的府邸,你这个做父亲的后脚却派府兵想要抢占我的府邸,你们父子如此卑劣,做了伤天害理的事,你觉得我会因为你的一句话放了这个垃圾!”萧凡嘲讽道:“不过有点我确实很佩服你,说起坑自己儿子的手段,你绝对是一流的玩家。”

    萧凡抓姒净心前来,一是为了让他作为淮安王府犯罪的证人,二是让他充当人质,怎么可能轻易就放人。

    况且现在神都护卫军的都督不分是非,要镇压神甲军,帮助淮安王,他就更没有理由放姒净心了。

    这个人质,或许可以让淮安王妥协。

    “当街斗殴,重伤他人,你的罪责也不浅,你也一并拿下,废你修为!”盖青赫双眼冰冷的杀意爆发,盯着萧凡说道。

    盖青赫无理的指责,萧凡极其的愤怒,眼前这个人仗着手中的权力,为所欲为,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姒净心是被他在生死战场打伤的,而盖青赫却是向他强行施加罪名,说什么当街斗殴,重伤他人,还要废弃修为。

    盖青赫此时的表现,是真的无法无天,他说一个人什么罪就是什么罪,他有先斩后奏的权力。

    萧凡本想怒愤一喷,却被安拦下,让赛侧处理。

    “盖青赫,你捏造事实的能力不是一般的强,这个废物是被萧凡在生死战场打伤的,上万人都可以作证,而你却在这里强行施加罪名,要说为所欲为,滥杀无辜,你最合适!”赛侧发怒道:“只要你敢动萧凡,我保证你活不过明天!”

    “是吗?几年不见,你的口气倒是挺狂了,当年你不还是败在我的手下,如今你更不可能是我的对手,你有什么资格威胁我!”盖青赫嘴角向左微微翘起,很是不屑的说道,一个手下败将也敢威胁他的生死。

    “当年的我的确是败给了你,但是今天的我,绝对有能力斩杀你,不信你就动手试试!”赛侧非常的自信,话语中充满的杀气,大喝一声道:“神甲军听令,护卫军敢进攻,格杀勿论,一个不留!”

    “这次的事情是真的闹大了,看这架势,神甲军似乎也要和护卫军开打啊,神甲军真的这么凶猛,无所畏惧!”

    “妈的,打吧,最好把那个盖青赫给杀了,这个杀千刀的不知道整死了多少人!”

    远处,一群吃瓜群众们都惊呆了,这次的事情是彻彻底底的闹大了,神甲军要对护卫军开战了。

    人群之中,也有无数人在咬牙切齿,心中默默诅咒,盖青赫这个刽子手仗着手中权力,不知道暗中害死了多少人,这个恶毒之人最好被斩杀于此,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