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火玩大了
    “想必萧兄有所担忧,但我向你保证,我们之间的联盟绝对对双方都大有好处。”七皇子姒皓,看出了萧凡在忧虑,郑重的保证道。

    看着姒皓那副郑重的模样,萧凡心中在思考,这个七皇子要和他结盟,到底为了什么。

    七皇子身为皇子,地位尊贵,但是在他的面前,并没有摆出一副皇子的臭架势。

    话语之中自称我而不是本皇子,从这一点上看,这个皇子似乎还真的有诚意要与他结盟。

    当萧凡的眼光瞟向馨儿和秋儿的身上时,萧凡心中感到了一丝无奈,冷不丁的又上了这二人的贼船啊。

    她们两个是在搭桥铺路,为的就是今天七皇子要和他结盟之事。

    仔细想想,似乎与七皇子的结盟,馨儿和秋儿也不至于坑他,毕竟她们和他以及他的两个哥哥之间关系密切。

    “你倒是说句话啊,难不成馨儿你都怀疑,她可不会坑你。”

    见萧凡半天不吭一声,秋儿急了,催促道。

    这个结盟是她建议撮合的,若是谈不拢,她两边都不是人,很没面子啊。

    “萧凡,你就答应七皇子吧,你们之间的联盟,只会令对方得益。”馨儿也劝说道,萧凡一直在沉思,不给个态度,场面也太尴尬了。

    “七皇子,不是我不愿意和你结盟,你总得给我一个说法吧,我可不能贸贸然然的和你结盟。”萧凡说道。

    和七皇子结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场结盟来的太突然,虽说有馨儿和秋儿做保证,但他还是要七皇子一个解释,为何要和他结盟。

    只有了解了七皇子的目的和用意,他才能真心的与对方结盟。

    “好,这也是应该的,萧兄,我和你都有共同的敌人,那就是我二哥太子,姒无痕……”七皇子姒皓真诚的解释道,向萧凡阐明了他为何要结盟的原因。

    听完姒皓的解释,萧凡内心豁然开朗,明白了姒皓的目的何用意,自然能够结盟。

    据姒皓刚才的解释,在姒皓还只是十岁孩童的时候,他曾经无意间目睹了有人悄悄的毒害了他的母妃。

    当时就把他吓傻了,居然有人去毒害他的母妃。

    只是到第二天,他从痴傻中清醒过来,想要去告知他的父皇母妃被谋害一事之时,整个皇宫却是传出他的母妃是自己想不开发疯了,喝毒药而死,而且还是他的父皇颁发的说辞。

    这样的一件事,令得姒皓震撼不已,他的母妃明明被人毒害的,却被说成了发疯,喝毒药自尽而亡。

    当时姒皓虽然只有十岁,但是心智比较成熟,知道其中必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只能够装聋作哑,什么也不知道。

    这十年来,他一直在暗中调查母妃被杀一事。

    有一天他却是在太子府见到了一个身型相貌,和当年毒害他母妃之人很相似。

    在他进行一番深入的调查之后,种种迹象表明,当年谋害他母妃的幕后之人,就是太子。

    只是其中的原因,他还没有调查清楚。

    而太子想要谋害萧凡一事,也被姒皓查出了一点眉目。

    太子势力很大,大到有时候他的父皇都只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不知道,这也就是姒皓要找萧凡结盟的原因所在。

    “七皇子,你很坦白,既然如此,我同意你的结盟意见!”萧凡最终下定了决心,与姒皓结盟。

    既然他们有共同的敌人,多一个盟友多一份力量,毕竟对方是七皇子,在如今的朝堂之上还算是很有实力的。

    不过萧凡心中也是深深的知道,七皇子找他联合,多半都是看到了他的两个哥哥的势力,神甲军。

    七皇子拉上他结盟,间接的就等同于搭上了神甲军这艘巨型战舰,日后行事更有底气。

    有一点,萧凡却是非常佩服姒皓,他既然能够查出一点点表面上关于太子暗杀他的事情。

    就这一点而已,姒皓的情报工作做的非常好,这也是萧凡愿意结盟的原因之一。

    一番细谈之后,萧凡同馨儿和秋儿才离去,而明天,他要和姒净心生死战场对战,得先回去准备。

    竖日,日上三竿,生死战场的外面无比的热闹,聚满了人。

    最近火爆的萧凡,今天又要与人在生死战场对战,而对象却是淮安王之子姒净心。

    这场战斗,无疑是引起了热心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们的兴趣,有热闹看的日子过的才舒爽。

    生死战场大门一开,一众人疯狂的涌入,寻找位置。

    而生死战场内,萧凡和姒净心早已经到场,在军官面前阅读对战书条款。

    这份战书,并不是生死签,其他的条款却是不变。

    当众人知道这不是一场生死战时,多少有些遗憾,却能够理解,或许双方都不想闹得太僵,教训教训对方一番就罢了。

    “嘿嘿!萧凡,今天我要当着全场的观众好好修理你一顿,让你在整个神都丢尽脸面。”姒净心坏笑的看着萧凡道。

    “是吗?你就这么有自信,为何那个丢尽脸面的人是我,而不是你呢!”萧凡很是平静,姒净心自以为是,殊不知最终丢脸的人会是他。

    “看你不慌不忙的样子,我心里就不爽,在开打之前,我告诉你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你想不想知道?”姒净心带着贱贱的笑容盯着萧凡道。

    “说吧!”萧凡背负着双手,很想知道姒净心葫芦里到底装着什么药。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是,这件让姒净心开心的事,绝对与他有关。

    “嘿嘿,你的住处是在北区最西端的那座普通大宅子吧。”姒净心微笑道。

    “是又如何?”萧凡微皱着眉头,这个姒净心还在暗中调查他,连他的住处在哪儿都知道。

    “不好意思,因为你得罪本王子,为了本王子心中那口怨气,本王子今天不但要教训你,还要放火烧了你的房子,估计现在房子已经被点着了。”姒净心一脸得意的说道,能够烧了萧凡的房子,那可是大快人心的一件事。

    且,烧了萧凡的房子,让他得知这个消息,必定会大怒,大怒之人,战斗之中势必破绽百出,有利于让他好好羞辱萧凡一顿。

    “姒净心,你这把火玩大了,你可知道你烧的府邸是谁的!”萧凡霎时震怒,大声怒吼道。

    姒净心居然派人去烧统帅府,用心真他妈的恶毒。

    不过姒净心的行为是不可能得逞的,统帅府内高手如云,岂能会被人点火烧掉。

    显然姒净心是不知道那是统帅府,不然他也不敢放火烧统帅府。

    但是姒净心这把火玩的太大了,纵火烧房子,若是统帅府内几百号人都是普通人,今天恐怕就要遭殃了,他的这个手段太毒了

    神甲军统帅府,姒净心也敢去纵火,这把火是真的玩大了,烧到了神甲军身上。

    “哼!一个暴发户的府邸,想烧就烧,你奈我何!”姒净心非常得意,萧凡被他激怒了。

    萧凡没有回应,只是冷漠的看着姒净心,冷漠之中却又带点杀气。

    就算在场的围观群众们,此刻也是震惊,姒净心真的去烧萧凡的府邸,那这种手段就有些卑劣了。

    仔细看看萧凡,却是十分的震怒,还对姒净心起了杀心,似乎姒净心这把火玩的很大,起码对于萧凡来说很大。

    “喂喂,你哑巴了,是想去看看你的府邸烧成什么样了,可惜生死战场规定,要么跪地求饶认输离开,要么被击败之后离开,如果你选择前者,我非常乐意接受。”整整一刻钟,萧凡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手,姒净心不耐烦的说道。

    “你觉得放火烧了我的房子很高兴吗?姒净心,你这把火玩大了,你这是在找死,神甲军统帅府也敢烧!”萧凡冷冷的说道。

    此话一出,全场震动,若是姒净心烧的真是神甲军统帅府,那么这把火是真的玩大了。

    神甲军统帅府邸,就如同神甲军一样神秘,没人知道在哪里。

    就连姒净心此刻也是傻眼了,心里奔溃,他烧萧凡的府邸,居然是神甲军的府邸,若真是这样,这把火非得烧死他不可,他这是自己把自己往火坑里推,欲哭无泪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